微度文学 www.microdu.com

沈念如圣采儿(沈念)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沈念如圣采儿)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钟灵灵写的《她超会撩,阴鸷霍爷疯狂沦陷》,主角是沈念。主要讲述了:【表面阴鸷冷漠·实则宠妻无度的霸总VS表面软萌可欺·实则一点就炸的小画家】 一场算计,沈念差点在监狱度过后半生。 为自保,她履行婚约,嫁进权势滔天的霍家。 新婚当天,霍景枭冷漠警告:“协议期内,互不干涉,少在我眼前晃悠!” 婚后半年,霍景枭将她抵在墙上,低声诱哄:“我房里养了只小白兔,要不要去看看?” 沈念:“……” * 传闻,云城首富霍家掌权人,不近女色,嗜血薄情,人人闻风丧胆。 直到某天,众人亲眼看到,那位冷面阎罗,圈着一个娇滴滴的姑娘,低声求饶:“念念,我错了,你别哭,也不准让我睡沙发!” 姑娘一抹眼泪,桃花眼里凶光毕露:“滚!” 大佬厚脸皮的贴上去:“好,回家给你滚一个。” 众人:“???!!!” 自此,人人皆知,沈念是霍景枭的掌心宝,碰不得,也动不得。…

《沈念如圣采儿》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美人……醒醒,我不喜欢玩死尸!”猥琐的声音响起。

沈念猛然惊醒,一张小脸煞白,潋着水光的桃花眼里凶光隐现。

一个秃顶男站在床前,油光满面的脸上挂着猥琐的笑,手上还拿着皮鞭。

“小美人,你爸妈把你送给我了,你就好好享受。”

秃顶男用皮鞭勾起沈念的下巴。

沈念根本无法反抗!

她的双手双脚死死的被绑着。

这一切都要拜她的渣爹渣继母所赐!

为了投资款,居然把她卖给一个变态!

“小美人,你好香啊。”

秃顶男已等不及,低头凑近沈念,油腻的手勾起她柔顺的长发,猥琐至极的闻嗅。

沈念忍着恶心,贝齿咬唇,做出一副可怜勾人的模样。

“叔叔,你先放开我吧,我想穿那套衣服。”

她看向对面的白墙。

那里挂着一排布料极少的睡衣。

秃顶男一喜:“好好好,给你换,马上给你换!”

说着,他解开麻绳。

刹那间,沈念利落抬腿,直往男人的鼻梁踹。

力道强劲,秃顶男被踹飞半米远。

“啊!!!”男人捂着鼻子,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溢出。

“你敢耍老子?!你以为你能跑得掉?外边全是我的人!”

沈念丝毫不理会,快速跳下床,往门口跑去。

“咔哒,咔哒……”

该死!

门打不开!

“妈的,臭婊子!老子今天玩死你!”身后的男人逐渐逼近。

谩骂间,男人一把薅住她的长发。

沈念被迫仰头,余光瞥见鞋柜上的开瓶器。

秃顶男的脸快要贴近她。

一股酒臭和体臭扑面而来,让人窒息。

沈念飞速抓起开瓶器,朝后用力一扎!

“呃……”尖锐的开瓶器直插进男人的喉咙。

男人仓皇的退了两步,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

“咚”的一声,秃顶男砸在地板上。

鲜血从他的喉间涌出,慢慢流到沈念脚边。

沈念靠在玄关处,惊魂未定的喘着气。

不会死了吧?

死了就麻烦了。

她正想上前察看,窗外的警笛声划破黑夜,由远及近。

……

#鼎瑞酒店命案

#死者是丰蓝科技副总

#沈家

三个热搜词条在榜上挂了一天。

网友讨论的热火朝天。

“好吓人!那个男的脖子上插着开瓶器!血流了一地!”

“有个穿连衣裙的女人被带走了。”

“长什么样?有照片吗?”

“她头上蒙着衣服,看不见脸。”

“啧啧……大半夜的跑去跟副总开房,还闹出人命,估计是钱没谈拢。”

“楼上恶意这么大?”

“我说的是事实,那女人是沈家大小姐。”

“她老爹的公司最近资金紧张,估计是买女求荣。”

“呵,说不定是她自己想攀附权贵,非要扯上她爹。”

……

网上讨论的正激烈,霍氏集团的官微突然发布了一则声明。

[首先,昨日沈念女士并没有出现在鼎瑞酒店,

其次,网上关于沈念女士的言论,皆为谣言,

最后,沈念女士作为霍氏少夫人不需要攀附任何权贵。]

此消息一出,网上瞬间炸了。

#霍氏少夫人

#霍景枭已婚

这两个词条冲上热搜榜首。

官方紧接着发布澄清通告。

受伤男子只是伤势过重,并没有死亡。

……

沈念作为此次风波的主角,此刻正戴着手铐,安静的坐在会见室。

一晚上的审讯,让她有些疲惫。

清丽的小脸苍白到几近透明,柔顺微卷的长发凌乱的搭着肩。

有种落魄美人的脆弱感。

她的对面坐着一个珠光宝气的贵妇。

贵妇保养得当,一张鹅蛋脸红润紧致。

“小念,你受苦了,阿姨一下飞机就听说你出事了,吓的差点犯心脏病!”

沈念漆黑的眸子里有些疑惑。

她并不认识眼前满脸关切的贵妇。

邱淑珍看她迷茫的神情,有些失落。

“你是不是忘记阿姨了?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你妈妈是我最好的朋友。

可惜我一结婚就出国了,连她去世时都没能回来看一眼。”

提及母亲,沈念心中泛起一股酸涩和委屈。

她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她的父亲沈磊,在她妈去世的第一年就另娶徐莉。

继母徐莉是个极其虚伪的人。

人前对她嘘寒问暖,人后对她拳打脚踢。

沈念的童年阴影大多来自于那个恶毒的继母。

没想到想现在都24了,还会被那个女人算计!

一想到那个女人,沈念黝亮的桃花眼里闪过一抹凶光。

“小念,你别怕,阿姨回来了,这次就让我替你妈妈,好好护着你。”

邱淑珍握住沈念的手,温柔的拍了拍。

“那头死肥猪命大,没死成,你这也属于正当防卫,不用负法律责任。

丰蓝科技一听跟他们打官司的是霍氏,也立马表示和解。”

邱淑珍看向沈念,温声说:“小念,跟阿姨回家吧。”

沈念垂眸思索,翘长的眼睫遮住眸中情绪。

现在这个情况,她只能接受帮助。

刚打算点头就听见贵妇长叹一声气。

邱淑珍突然变脸,沈念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了?”

“没什么,阿姨一看到你,就想到我儿子。”

邱淑珍有些咬牙切齿:“混账东西快29了,连个女朋友也没有!”

话题转变的太快,沈念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一双流盼生光的桃花眼微微睁大,干净清澈。

邱淑珍越看越喜欢。

她此次回国,就是冲着沈念来的。

沈念这个儿媳妇,她认定了!

邱淑珍循循善诱:“小念,不如你做我儿媳怎么样?阿姨肯定不会亏待你。”

沈念:“……”

她扯出一丝尴尬的笑,“阿姨,这太草率了……”

“不草率!你们本来就有婚约!我和你妈妈约好了的!”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婚约,沈念持怀疑态度。

邱淑珍又怎会看不出她眼中的迟疑。

她长叹一声,掩面假哭。

“阿姨这几年身体越来越差,说不定再过两年就要归西了。

小念,你真的不能帮阿姨圆了这个心愿吗?咳咳咳……”

沈念藏在桌下的手悄然握紧,神色有些犹豫。

邱淑珍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帮助她的代价就是要履行婚约。

她不想吃牢饭。

现在就算铁心要打官司,也耗时耗力。

经过昨晚,她已经深刻体会到,这不是人呆的地儿。

沈念很快就做好决定。

“好,我答应你。”

“真的吗?!太好了!”

邱淑珍精神一震,拉起沈念就要离开。

走前,她看向西装革履的律师,“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与此同时,规模宏大的霍氏集团。

许泽端着托盘,敲响总裁办公室的门。

“霍总,老夫人托我给你送个东西。”

皮质沙发椅上,刚结束一天工作的男人,眉宇间挂着一股慵懒劲。

他单手扯开领带,修长的手指解开两个扣子,露出白皙精致的锁骨。

一张俊脸完美的像是每一处都经过精雕细琢。

霍景枭冲许泽微扬下巴。

许泽颤颤巍巍的揭开托盘上的红布。

红布底下是两个小红本本,上边印着“结婚证”三字。

霍景枭琥珀色的眸子一沉。

他掀起眼皮看向许泽,幽眸里似结着冰霜,让人不寒而栗。

许泽硬着头皮说:“老夫人还让我给你捎句话,

她说她刚刚把你老婆捞出来,正在家里等你团聚。”

霍景枭那张无可挑剔的俊脸,瞬间阴霾笼罩。

他咬咬后槽牙,锋锐的下颌线紧绷着。

强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许泽端着托盘的手都不稳了。

“嗡嗡嗡……”霍景枭的私人手机震动,消息跟洪水似的涌进来。

“你结婚了?!!”

“你居然不是gay???”

“铁树开花!恭喜恭喜!”

“铭轩楼888包房,位置已留好,恭迎你和嫂子大驾光临!”

2.

沈家别墅。

沈贝贝穿着蕾丝睡裙,斜躺在沙发上,手里捧了个平板。

网上的消息越看越生气。

细长的小眼睛里闪着妒忌和恨意。

“妈!沈念那个小贱人搭上霍家了!!”

徐莉早听到了消息,妆容精致的脸上闪过一抹阴毒。

“本以为能一次弄死那个贱妮子!”

“就是啊!现在我们怎么办?!

她嫁进霍家了!那可是霍家!她老公是商界奇才霍景枭!!”

沈贝贝越说越委屈。

嫉妒的怒火快要烧毁她的理智。

徐莉也不甘心。

要知道,有多少千金挤破头都想嫁给霍景枭!

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霍景枭,样貌优越,能力超群。

他刚接手霍氏,就力排众议,顶着压力扩张商业版图。

如今,霍氏集团的产业遍布全球。

不仅是云城,哪怕是全国都找不出第二个霍氏。

霍家可以说是豪门之首,权势滔天。

“宝贝,先别着急,我不相信霍家会要一个野丫头!

妈先派人去打听一下,我们再想办法。”

徐莉摸摸女儿的头,眼中闪过精明的算计。

贱妮子就算真嫁进了霍家,她也要想办法让霍家抛弃她!

……

雁南台。

劳斯莱斯绕过喷泉花园,停在气派的别墅门口。

沈念跟着邱淑珍下车。

“小念,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邱淑珍牵着她走进雕花大门。

一个穿着衬衫马甲的小老头迎上来。

邱淑珍向她介绍:“这是管家张伯。”

张伯露出一个温和的笑,白花花的一字胡特别有喜感。

沈念回以微笑。

“我们先去看看婚房!”

邱淑珍激动的拉着沈念上了二楼。

宽敞明亮的卧室里。

红色四件套极其抢眼,上头还铺满了玫瑰花瓣。

“喜欢吗?”邱淑珍笑嘻嘻的问。

“还有其他的。”还没等沈念回答,她又拉着沈念上了三楼。

三楼的主卧被改造成了画室。

里边画布、画架、画笔应有尽有。

“你以后在家也可以画画。”

沈念连忙摆手拒绝,“阿姨,我的工作室里有画室,不用单独给我准备了。”

邱淑珍不赞同的看她一眼,“你那个工作室离的远,来来回回跑着也麻烦。”

话毕,她眉飞色舞的提醒:“小念,你该改口了。”

沈念红润的唇瓣翕动,在邱淑珍期待的目光下,叫了一声,“妈。”

“哎~”邱淑珍听的眉开眼笑。

“别跟妈瞎客气,走走走,都饿了,去吃饭。”

……

餐厅里,灯光昏暗。

长形的餐桌上摆着欧式蜡烛台。

台上是爱心形的香薰蜡烛,空气中尽是暧昧的香味。

沈念清丽的小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邱淑珍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

“阿姨吃过了,你自己慢慢吃,别着急啊。”

话毕,她转身飞快离开。

与此同时,门口响起了张伯的声音。

“少爷,少夫人在餐厅等你。”

霍景枭脱下外衣递给张伯,好看的眉宇间压着怒气。

“哪来的少夫人?”霍景枭冷声问。

张管家装作没看见他脸上的阴戾之气,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霍景枭冷哼一声,迈动长腿走向餐厅。

一个穿着白色吊带裙的女人映入眼帘。

女人露出的直角肩晶莹白皙,微卷的黑发随意的搭在肩侧。

见来人了,小女人有些惶恐的站起身,清丽出尘的小脸苍白无血色。

看向他的桃花眼怯生生的,像是误入狼窝的小白兔。

如果霍景枭足够了解沈念,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沈念那张脸极具欺骗性,任谁看了都以为她软萌可欺。

其实她精着呢。

沈家不做人,她从小吃百家饭长大。

睡过天桥底,和流浪汉抢夺过地盘,在流氓混混的棍棒下逃生。

这样的成长环境,养成了她一点就炸的暴脾气。

餐桌上,两人都在打量对方。

沈念微微眯眼,若有所思。

直觉告诉她,眼前的男人不好惹。

男人穿着白衬衣,黑西裤,身高腿长,极具压迫感。

一张俊脸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倾倒。

沈念倒不是颜控,她只是被他的眼睛吸引了注意力。

狭长的眼型,双眼褶皱很窄,琥珀色的瞳孔像是蛰伏在暗夜中的猛兽,危险又充满神秘气息。

“娶你不是我本意,离婚吧。”男人冷漠的声音响起。

沈念皱了皱眉。

这个男人讨厌她。

她不是上赶着讨人喜欢的那种性格。

于是也冷下脸来。

“你去和邱阿姨说,跟我说没用。”沈念不爽的呛声。

霍景枭幽沉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诧异。

小姑娘看着没脾气,声音也软绵绵的,偏偏说出来的话很硬气。

霍景枭被甩了脸色,周身的气息更加阴冷。

“我是在通知你,反正你不同意,这个婚我也可以离。”

霍景枭的神情冷硬,修长的手指拿起刀叉,开始慢条斯理的切牛排。

一副不把沈念当回事的样子。

沈念咬咬唇,黑眸里怒意隐现。

“那就麻烦你帮我跟阿姨说声对不起,阿姨帮了我,我心怀感激,以后有机会一定报答。”

沈念不卑不亢的扔下话,抬腿就走。

霍景枭的唇角勾起一抹讥笑。

长了一张软萌脸,脾气倒是不小。

沈念还没走出餐厅,邱淑珍不知从哪窜出来。

“不准走!”她张开双手拦在沈念面前。

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拐来的儿媳啊!

“小念,你别听他瞎说!他脑子有问题,让妈来解决,你先上楼休息啊。”

邱淑珍边说边朝张伯挤眉弄眼。

张伯立刻拉起沈念的手腕,“少夫人,楼上也备了菜,请跟我来。”

沈念不悦的皱眉,想甩手挣脱。

没想到小老头力气挺大的,她竟然挣脱不开!

这特么练家子吧?

沈念被强行带上楼。

……

“啪”的一声。

邱淑珍一掌拍在餐桌上,桌面上的刀叉震三震。

霍景枭丝毫不为之所动。

邱淑珍见这招没用,悄悄收回发红的手。

又一声“咚”。

邱淑珍双膝跪地,两手抱住霍景枭的长腿。

“儿子,妈求求你了,

你就看在妈好不容易养你长大的份上,全了妈妈的心愿吧。”

邱淑珍是真哭了。

梨花带雨,脸上的妆全花了。

她想起那段灰蒙蒙的过去。

霍景枭垂下眼睫,邱淑珍绝望的神情也让他想起了一些事。

安静的精神病院里,邱淑珍像案板上的死鱼一样,了无生机。

把她折磨成那样的,正是婚姻。

霍景枭放下刀叉,冷声问:“你和那个畜生结婚了也过的不幸福,为什么非要把我也推入婚姻?”

提到霍父,邱淑珍的神色有些恍惚。

她很快回神。

“这不一样,妈是遇人不淑,

你不会的,小念是个特别好的孩子,你要是能和她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

儿子,咱们家没有一个正常人!

正因为这样,才需要小念,她就跟个小太阳似的,妈相信,有了她,霍家也能像普通人家一样,充满温情。”

霍景枭冷笑一声,似乎是听了什么无稽之谈。

他看向邱淑珍,幽冷的眸子寒光毕现。

“在豪门世家里找温情,你还是那么天真。”

见感情牌没用,邱淑珍起身,拿起桌上的餐刀,对准自己的心房。

“我不管,你要是不答应,今天我就死在这里!”

霍景枭冷冷开口:“死吧。”

这下邱淑珍彻底没辙了。

场面一时僵持不下。

邱淑珍咬了咬牙。

今天必须让沈念留下!

要不以霍景枭冷情的性子,这辈子都没人能靠近他。

下了决心,邱淑珍对自己也下起狠手来。

尖锐的刀尖眼看就要刺穿衣服。

“啪嗒”一声。

霍景枭阴沉着脸,打掉了她的手中的刀。

邱淑珍满脸泪痕,她哀求着。

“就试试也不行吗?你试试吧,实在不喜欢再离也行……”

霍景枭沉默,俊脸阴鸷,白皙的额角青筋隐现。

体内的暴戾之气快要让他失去理智。

邱淑珍跌坐在地,哭的快晕厥了。

“都怪妈妈,妈妈当年要是有本事,也不会让你被那个畜生带走,这样你就能像个正常人了……呜呜……”

哭声不会让霍景枭觉得同情,只会让他觉得烦。

他没有同理心,无法共情。

世界一流的心理医生给他下的诊断是:反社会人格障碍。

对此霍景枭嗤之以鼻。

霍氏近几年的慈善捐款金额高达12位数。

他这么可能是反社会人格?

但不得不接受的是,在夜深人静时,霍景枭体内的暴戾因子在吞噬他的理智。

哭声刺耳。

霍景枭单手拎起邱淑珍。

“你不怕我杀了她?医生不是说我迟早会成为社会的败类?”

霍景枭讥讽的声音,听的邱淑珍心痛如绞。

她摸了摸霍景枭头发,温柔的说:“不会的,我儿子那么优秀,妈妈相信你。”

霍景枭的神情松动。

片刻后,他松开邱淑珍,寒声警告:“一年时间,一年后让她滚。”

这是妥协了!

邱淑珍当场上演了她最拿手的川剧变脸。

表情立刻从悲痛欲绝转为喜笑颜开。

“好,一年就一年,别吃了,赶紧上楼培养感情!”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作者用心之笔,为读者勾勒出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书友4
  2. 小说如一首动人的诗歌,传递着作者深刻的思想和情感。

    书友3
  3. 作者笔下的故事令人感到非常真实,无论是情感还是细节都十分传神。

    书友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