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度文学 www.microdu.com

江寒必恋术经典语录江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江寒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倚楼望明月写的《当不成赘婿只好去做儒圣了》,主角是江寒。主要讲述了:穿越到儒道的世界,成为国公之子,这波属实生在了终点线上。 然而悲剧的是,皇帝赐婚,开局就要和传闻中“豢养面首,荒淫无道”的宁月公主成婚。 只因不想做个憋屈的赘婿,江寒只能入学府,混个秀才文位。 谁知这一混,就混成了儒圣…… 皇帝要他死,那就把公主推上女帝宝座。 蛮族想要蚕食大夏?那就打! 西域番僧想要入主中原?那就灭! 妖族想要奴役大夏子民?那就踏平了! 犯我大夏者,虽远必诛!…

《江寒必恋术经典语录》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大夏京都迎来了今年第一场雪,这场雪下得飘飘扬扬,为繁华的京都染上一层明霁色。

万籁俱寂,灯火阑珊。

清晨的卫国公府,却传来了一阵悲戚的哭声。

“不好了,老爷!江寒少爷夜宿教坊司,让宁月公主发现,带人堵住了后门。”

“完了!少爷钻狗洞逃跑卡住了,被宁月公主打死了!”

卫国公江震声惊怒交集,僵在原地。

这逆子平时便不学好,文不成武不就,又因是庶子继承不了爵位,自己才向圣上求恩典,指望他做个驸马爷。

谁知道这逆子竟然到教坊司鬼混,还给公主抓了个正着,若按往常,他就该拿出家法好好惩戒这逆子,再向圣上负荆请罪。

但如今人已经被打死了,江震声只觉万念俱灰。

便在此时,屋里的婢女又惊喜的喊道:“老爷,老爷,少爷又活过来啦!就是……好像疯了……”

……

卫国公府西侧的院子里,江寒此刻正出神地凝望火炉中滚烫的炭块,神情呆滞又带着些许茫然。

“我大抵是真的穿越了……我真傻,我单知道喝酒不能开车,却不知道喝完酒不能吃头孢……”

刚刚消化完记忆的江寒仍有些恍惚,真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啊!

这个国家叫大夏,但却和记忆中的夏朝完全不同,制度上像明朝,人文上却有点像唐朝,宗教上独尊儒道。

而原主则是大夏卫国公的庶子,勋贵之后,未来的驸马爷。

原本九月底就要和当朝的嫡长公主宁月成亲,马上就要成为驸马,却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称宁月公主恣淫放荡,与白马寺僧人有染,私底下还养过不少面首。

原主心情阴郁下跑到教坊司喝花酒,大骂宁月公主荒淫无耻,放话绝不娶她。

结果他这边刚说完,那边消息就传到宁月公主那里去了。

宁月公主直接带着人堵住了教坊司的门,逮住了原主,让人乱棍把原主给打死了。

“没想到我竟然穿越到一个庶子身上,还刚刚骂了公主……这下子估计公主是不用娶了,不过听说这宁月公主私通和尚,真要娶了,岂不成了房遗爱?”

江寒松了一口气,庆幸的笑了笑。

“你这逆子犯了这种大错,竟然还有心情笑!”卫国公恼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江寒抬起头,就看到江震声手上拿着鸡毛掸子径直走来。

卫国公身材魁梧,面相宽厚,身上有一股剽悍的猛将气息,手中的鸡毛掸子“啪”的一声劈空抽来。

江寒想躲,奈何身体太虚,这一鸡毛掸子直接打在手臂上,痛得他惨叫一声,忍不住怒道:“你打我干嘛?”

待看清了此人是自己的父亲,声音不禁为之一虚。

卫国公心中气极,手上的鸡毛掸子劈头盖脸的乱抽。

“我打你干嘛!我让你去教坊司!我让你骂公主!”

江寒吓得心中一颤,可不敢还手,拔腿就往门外跑。

“给老子抓住他!”卫国公怒吼一声。

两三个膀大腰圆的家丁就飞扑而上,把江寒老鹰抓小鸡一般给抓住了。

卫国公操着鸡毛掸子走上前,往江寒大腿上恶狠狠的抽过去,“你这个逆子,我让去睡花魁,我让你钻狗洞!我让你丢老子的脸!”

江寒痛得直叫,却也躲不了,心中叫苦不迭,那是你儿子江寒干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江震声抽了十来下,便把鸡毛掸子往地上一丢,沉声道:“你这逆子,到教坊司鬼混便算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说公主的坏话,你难道不知道她是你未来的老婆吗?如今消息必然传到陛下那里,若陛下震怒,你要我卫国公府跟着你陪葬吗?!”

江寒低眉顺眼,不敢说话。

按理说勋贵之后去教坊司也没什么,京都里的勋贵之后,文人书生都去过,甚至以睡花魁为荣。

哪怕是官场应酬,也多选择教坊司。

坏就坏在原主不仅去了教坊司,还骂了公主。

辱骂公主这个罪名哪怕是普通人也得被斩首,何况原主还是公主未来的夫婿。

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不仅卫国公府丢脸,天家也失了颜面。

江震声喝道:“把这逆子给我绑了!”

“爹,你……你想要干什么?”江寒一惊,可这会他浑身伤痕累累,痛得厉害,也没力气逃了。

两个家丁拿来绳子将他捆了起来,总算看在他受伤的份上,没勒得太紧。

江震声叹了一口气,看着他道:“我也是为了你好,绑你去认罪,总好过等陛下发难。待会进了宫,见了陛下,你便磕头认错,若陛下原谅了你,此事尚有还转的余地。”

“若陛下不肯呢?”江寒忐忑道。

“那你就去死吧!我江震声从此没你这个儿子!”

江震声挥了挥手,让人把江寒绑着上马,出了卫国公府,朝皇宫出发。

路上江寒看着宛如清明上河图里的街市,心想如果是做梦,是肯定梦不出这么真实的街景的,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爹,要是陛下原谅了我呢?是不是还要娶那个宁月公主?”江寒开口问道。

那公主太蛮横了,江寒想想都觉得害怕,这种女人要是娶进门,自己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

江震声心不在焉的骑着马,听到声音,烦闷的瞥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想娶公主?你怎么不去死?”

江寒松了一口气:“不用娶公主就行。”

江震声道:“要是陛下原谅了你,你就入赘到公主府去,省得老子天天见到你心烦!”

江寒眉头一皱,父亲这句话是真是假?在这个世界这入赘公主跟娶公主完全不一样。

入赘公主说好听了是驸马,说不好听的就是个仅供生育的奴仆。

江寒心里想着事,嘴上顺着话道:“爹你怎么能让我入赘?要是我入赘了,以后你死了谁给你送葬啊?”

江震声气不打一处来,拿起马鞭就恶狠狠地往他屁股上抽了一鞭,“混帐玩意!我有你大哥就够了!”

江寒痛得眦牙咧嘴,心想自己怎么那么嘴顺就说出这句话?难道是原主的身体在作祟?

对于这个大哥,江寒也有点印象,大哥叫江锋,三十岁,乃是一介武夫。

在羽林卫当统领,不过原主和他关系并不好。

2.

大夏皇宫有明清建筑之风,宫墙高数丈,檐牙高啄,琉璃宫长龙般延绵而去。

踏入午门,一股神秘厚重、宏伟大气便扑面而来。

江震声押着江寒进午门,过九龙桥,来到滴水檐下,高声道:“陛下,罪臣携逆子江寒前来请罪!”

太监很快就将消息传进紫极殿。

紫极殿内,夏启帝高高坐在龙椅之上,下方分成两列王公大臣。

一个大太监来到夏启帝身旁:“陛下,门外卫国公带着江寒前来见驾。”

夏启帝微微颔首,声音威严:“让他们进来!”

几分钟后,江震声带着江寒踏进大殿,来到夏启帝面前,下跪行礼:“老臣见过陛下,我已将不孝子江寒带来,请陛下发落。”

接着对着江寒低喝道:“还不跪下!”

江寒这个时候可不会说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的话,当即朝着夏启帝跪下,偷偷抬起头瞅着夏启帝。

这夏启帝穿着明黄色衮冕,端坐在龙椅上,神色庄重,不怒自威。

两边文武擎笏而立,队伍庄严。

这就是皇帝和百官?这架势比上辈子的最高会议还要庄重,让人感觉莫名的心慌……江寒咂咂嘴,心中暗暗想着待会该怎么办。

夏启帝瞅了江寒一眼道:“难怪婚期将至,还跑到教坊司鬼混,这性子果然是由着自己的。”

江震声道:“陛下恕罪!是老臣管教无方,才教出这等逆子!逆子,还不赶快认错!”

江寒道:“江寒知错,求陛下饶命!”

夏启帝目光审视着江寒,沉声道:“朕为你们定好婚期,你不知感恩戴德,竟然还跑到教坊司鬼混,听说你还敢骂朕的女儿?怎么?觉得朕的女儿配不上你吗?”

皇帝的声音虽然平静,却更加令人惊心悼胆。

肃静的紫极殿中,王公大臣均是沉默,气氛严肃。

我怎么知道教坊司的女子好不好,我又没睡过……江寒颌首低眉,这番话也只敢在心里说。

卫国公后背冷汗涔涔直下,连忙道:“陛下,是老臣教子无方!请陛下恕罪!臣必……”

夏启帝淡淡打断:“江寒,既然你声称绝不娶宁月,便到宫中做个宦官侍候朕吧!”

做宦官?

那不是太监吗?

江寒先是一愣,紧接着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他没想到这狗皇帝竟然要阉了自己!

自己好歹也是国公之子啊,真要让自己做宦官?

这狗日的封建社会……

让我做太监还不如直接去死!

两个大太监朝江寒走来,笑得阴瘆瘆的:“江寒公子,随我们走吧!”

江寒心中一颤,后退一步,急忙高呼道:“陛下!我没有说过绝不娶宁月公主啊,我也没有诋辱宁月公主!江寒对宁月公主只有钦慕之情,哪里会诋毁公主清名?这些都是谣言!求陛下明鉴!”

原主最大的过错不是去教坊司,而是骂了公主,并且说出那番宁死不娶公主的话。

如果没有那番话,最多便是口头教训一番,再严重也只是取消婚约。

如今只有否认自己说过那番话,才有可能保住命根子。

卫国公上前跪下,磕头道:“求陛下看在老臣年迈的份上,饶过这逆子!臣知这逆子顽逆,不足以娶公主,愿意让他赘入公主府,由公主管教。”

两边的王公大臣纷纷侧目。

入赘公主府就等于把儿子送给了皇家,从此不能参政做官不说,若是公主想要让江寒改姓,他都得改姓。

卫国公为了平息陛下的怒火,也真是舍得了。

上边的夏启帝尚未说话,右列便闪出一个大臣,朗声道:“启禀陛下,江寒昨晚夜宿教坊司,诋辱公主,教坊司中大有人证。此等藐视天恩之徒,绝不能轻易饶过,否则便是姑息养奸,只会给其他驸马带来榜样!”

江寒看了那人一眼,依稀记得好像是宋国公贺连松,是文臣,和自己父亲素不对付,心中暗骂这狗日的,竟然落井下石。

他心念急转,高呼道:“陛下,江寒绝没有侮辱过公主!这些全都是别有用心之人制造的谣言!宁月公主美名在外,又端庄娴淑,我对宁月公主爱慕已久,时常作诗称颂公主,知道陛下赐婚更是欢喜至极,哪会侮辱她?更不可能拒绝这桩婚事。”

江寒声音微缓,继续说道:“更何况谣言还说公主将我给打了,更是笑话!公主温柔娴淑,哪会闯入教坊司那种肮脏的地方,更何况动手打人?她还要不要名声了?必是奸人眼红造谣,欲诬蔑我和公主,坏我们的婚事,求陛下明鉴!”

江寒的反应不由得让江震声诧异,这个逆子平日里只会吃喝玩乐,什么时候开窍了?竟然能说得出这番有理有据的话?

他也登即附和:“陛下,我儿虽说不肖,却也不会公然诋辱公主清名,此事怕是奸人造谣,还请陛下明查!”

宋国公目光落在江寒身上,这江寒居然也有些急智,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件事若查下去,必定归于谣言。

毕竟宁月公主也要颜面的,天家也要颜面的。

但随即,宋国公想到了什么,说道:“陛下,这江寒在京都实乃有名的纨绔,据说连平仄韵脚也分不清,实乃一个草包。他说自己时常作诗称颂公主,简直可笑!此子为了自保竟然撒谎欺骗陛下,欺君罔上,罪在不赦!”

江寒心中咯噔一下,完了,倒忘了原身是个不爱读书的,自己就不该多说那句话。

这下子变成了欺君之罪,罪当斩首。

夏启帝高坐龙椅,气态沛然:“周鸿雁,朕记得这江寒曾在国子监读过书,诗文如何,有举人文位没有?”

国子监祭酒周鸿雁摇头道:“陛下,这江寒当初在国子监中便不学无术,常常捉弄老师,诗文狗屁不通!休说是举人文位,便连秀才文位也没有,充其量便是个童生。”

大夏文人若是具有文位,便能掌握超凡的神异。

比如举人文位有唇枪舌剑,出口能够伤人。

秀才文位能纸上谈兵,化文字为兵刀。

童生文位是最低的文位,但也能目明耳聪,夜能视物。

而听周鸿雁说,这江寒甚至还不如童生。

夏启帝失望的摇了摇头。

江寒坚难的咽了口唾沫,“谁说童生文位便不能作诗了?陛下明鉴,江寒绝无欺君!”

可他这番辩解在诸臣眼里却显得苍白无力。

宋国公道:“陛下,既然江寒说自己时常作诗称颂公主,不如让他将诗作拿出来,若真拿得出来便也算了,证实此事确是谣言,若是个草包,便以欺君之罪严惩!”

江震声心中暗恨,这老家伙落井下石,非要致我儿以死地!

夏启帝居高临下的俯视江寒,声音威严低沉:“江寒,既然你自称对公主爱慕已久,休说朕不给你机会!

朕限你三十步,为宁月作诗一首,作得出来,词意通顺,朕便当你没说过那些话。

作不出来,便是欺君之罪,休怪朕砍了你的狗头!”

他一挥手,大太监上前,为江寒解了身上的绳索。

卫国公江震声顿时面露苦笑,这个逆子他是知道的,哪里会作诗,平日里背一首诗都得用好几天。

三十步作诗,这不是为难他吗?

宋国公目光瞅向江震声,表情严肃,目光却流露几分玩味。

王公大臣都是微微摇头。

乍一看陛下像是给了机会,可实则谁都知道卫国公江震声是马上打仗的武夫,他的儿子也均无诗才。

江寒此番必死无疑,说不得还会连累了卫国公。

然而这一刻,江寒内心却是欣喜若狂,看着宋国公也觉得顺眼了许多,他高声道:“多谢陛下给我机会,不过无须三十步,我早有腹稿,七步便能作得诗来!”

七步?

这小子怎么如此狂妄?

朝中诸公和夏启帝都是一愣。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1. 非常值得一看的小说,作者的写作技巧让人叹为观止。

    书友195
  2. 可以看出作者非常用心,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得非常到位。

    书友194
  3. 作者细腻入微地描绘了角色的内心世界,让人读后感触颇深。

    书友193
  4. 此书仿佛穿过时空的长河,把时间和空间无限拉近。

    书友192
  5. 这部小说充满了关于爱、家庭、友情等方面的思考。

    书友19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