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天尊 第一百一十四章尽释前嫌

小说:云天尊 作者:绝版八零 更新时间:2021-06-16 01:04: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青木尊者徐徐落下身来,而后走至云天面前,后者也是一个激灵,露着一张带血的小脸冲他灿笑了两声:“多谢师叔及时出手相助,要不然的话我这条小命恐怕就要丢了。”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现在他这师叔心情极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很糟糕,不由得他又小声问道:“师叔!石魔山那里出了什么事吗?”

  青木尊者本想训斥他两句,刚才要不是他赶来的及时,这小子可就真的危险了,但看到他一脸的关切之色后又是有些心软了下来。

  许久之后他方才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又面朝石魔山,面色略微恢复了一些平静,一字一顿道:“覆天印被盗了!”

  云天一脸的疑惑:“覆天印?”

  青木尊者却没有在多说些什么,脸色微有些沉闷,显然他这几日之内心情也是时好时坏。

  他抬手猛然一挥,浩瀚魂力席卷而出,自他面前的空间一阵抖动,转而化为了一道漩涡光门,他当先走了进去,待云天将青月吼收归境天之后也是跟着走了进去,光门随之缓缓闭合,空间又再度恢复了平静。

  就在他们的身影消失之后没有多大一会,这里的上空突然传来了阵阵破空之声,而后紧随着数道身影便自空中的荒兽身躯上落了下来。

  这些身影皆是身穿浅绿色袍服,其上铭有各种植物图纹,一看便是青阳家的人。

  其中一人在略作环视之后,眉头微微皱了皱,便朝着他身边的一位老者恭声道:“五长老,刚才我分明感觉到这里有着天儿的一丝气息,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这开口说话的人正是青阳家的少族主,青阳木杉,他们在赶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那些被冰封住的那些猎家下人,其中有着几人还有些气息,略作询问之后便急着赶了过来,生怕云天出什么事,可似乎还是来晚了。

  那名老者面色看上去有些复杂,目光也是跟着扫视了一圈之后便又落至青阳木杉的身上,开口道:“少族主,我那……外孙!……真的在这里吗?”

  青阳木杉看得他这般表情自然也是知道为什么,他与青阳云儿当年可谓是青梅竹马,家族之内里里外外都认为他们将来肯定会结为道侣,没想到青阳云儿后来与云家的云风私定了情义,他当时也是一度懊恼,以至于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在见到过青阳云儿,可那毕竟是当年的旧事了,时隔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是慢慢的想开了,如今也是释然了。

  “五长老!当年木杉一时情难自已,做了一些蠢事,后来导致你与云儿妹妹父女感情出现破裂,实在是晚辈的错,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都该放下了!”

  青阳木杉面上带着一丝伤怀,但他又很快的平静了下来,冲着他身边的老者微笑道:“但天儿毕竟是您的亲外孙,难道您就一点都不曾想过他吗?这小家伙如今还真是成就不凡,前些时日更是听说他将猎家的猎震给击杀了,恐怕现在的他在这东界年轻一辈中都能排的上号了!”

  那老者正是如今青阳家的五长老,青阳痕,实力达到了玄灵境5层顶峰,在炼丹术上更有着非凡的成就。

  那老者微微转了下头,目光不经意间看了一眼那云城所在方向,他的眼中也是涌现出深深地思念之色来,许久之后,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中竟有着一些湿润。

  “少族主,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夫我是真想他们啊!尤其是我那外孙,从他出生到现在我都未曾看过他一眼,他还不知道有没有我这么外公呢!每当听到他的一些消息,我都恨不得立刻前去看看,但老夫这些年下来实在是觉得愧对你啊!”

  青阳木杉闻,心头也是百味陈杂,但很快的他的面上便是出现一抹欣慰之色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如今已经有了灵儿,早已经满足了,更何况天儿还这般如此优秀,我现在拿他也是当亲生的一般。”

  “好!好!好!”

  那青阳痕满脸的喜色,心中的那抹期盼开始变得越发强烈了起来:“此事过后我得常去云城走走了,要不然还不知道云万山那老东西会不会在我那外孙面前提到我呢!”

  青阳木杉也是微笑着摇了摇头,正要在说些什么……

  不料,自他们头顶上空,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声若惊雷,震得那青阳痕都是微微一愣。

  “老家伙!亏你还记得你还有个外孙?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可对得起他吗?”

  狂风过处,一道巨大荒兽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这群人面前,一名老者自那兽背上跳了下来,怒视着青阳痕,随后,一男一女也是跟着跃了下来,难得俊逸洒脱,女的温婉尔雅。

  那青阳木杉和青阳痕也是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幕搞得一阵发愣,待缓过神来之后,前者在看到那位靓丽女子身影的时候,面上突然涌出久违的柔情来:“云儿!好久不见了……!”

  那青阳痕也是死死地盯着那一直怒视着他的老者,而后又将目光定格在了那柔弱女子的身上,他的面皮都是开始忍不住抖动了起来,面上的表情显得极为复杂,有伤怀,有尴尬,更多的却是那种久违的喜悦。

  而后,他冲着云万山也是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死老东西,你将我那外孙都给搞丢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居然还敢朝我发火?”

  许久之后,他二人皆是相视大笑了起来,笑声经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