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阳萧君泽 第27章 朝阳的阴险并不讨厌

小说:沈朝阳萧君泽 作者:厉王的替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马儿受了惊,发狂的逃窜。

  朝阳撑着摔下马受伤的手臂躲在石块后面。

  她的手腕已经惯性脱臼了……

  疼的额头冒着汗珠,朝阳心跳加速。

  这一步依旧是险棋,她要想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能慌……

  汗珠顺着下巴滴落,被烈火逃跑吸引视线的雄狮瞬间掉头,一步步冲着朝阳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朝阳用力握紧双手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只要这一局她能赌赢,一切都会往有利于萧君泽的方向发展。

  “嗖!”一只羽箭冲着雄狮的方向射了过来。

  那雄狮吃痛,呲牙冲着袭击自己的方向,飞快扑了过去。

  朝阳惊慌的抬眸,萧君泽!

  他来做什么!

  “小心!”朝阳起身,慌乱的跑了过去。“萧君泽!”

  萧君泽摔下马,测滚了一圈,冷静的拉箭,冲着雄狮的头部射了过去。

  那雄狮吼了一嗓子,箭射偏再脸上,怒意越发浓郁。

  “萧君泽!”朝阳惊慌的扑了过来,几乎是下意识护在萧君泽身前。

  全身缩紧的厉害,朝阳以为这一爪子一定会抓在自己身上了,可并没有。

  萧君泽抬剑挡住那雄狮的爪子,另一只手下意识抱紧了朝阳。

  朝阳的身体僵了一下,直到萧君泽把她扔在一旁,才慢慢回神。

  萧君泽……骨子里其实是善良的。

  “想死滚一边去!”萧君泽骂了朝阳一句,肩膀被雄狮抓伤。

  朝阳心口发紧,眼眶微微有些泛红。

  她是在心疼萧君泽吧……

  “别杀它……”朝阳拉住萧君泽的手,将药粉撒在剑上,掉转了箭头所冲的方向。

  萧君泽的身手在奉天绝对是榜上有名,当初那么多杀手在避暑山庄围杀都能让他逃脱,这只雄狮自然也不在话下。

  萧君泽看了朝阳一眼,这女人眉宇间透着一股子浑然天成的杀意。

  难道真的是西域杀手?

  “嗖!”长箭冲着远处射了过去。

  “这箭上涂抹了什么?”见雄狮被引开,萧君泽冷眸问了一句。

  “醉香引……”朝阳小声开口。

  萧君泽的眸子瞬间暗沉,抬手扼住朝阳的脖子。“本王是不是说过,让你不要自作聪明。”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人用血锈香让烈火和雄狮发狂,想要除掉你……我们,何不一箭双雕,就算陛下要调查那雄狮发狂,也与我们无关,查到底也是裕亲王的罪过……”

  朝阳没有挣扎,痛苦的开口。

  萧君泽猛地松开手,吃痛的捂了下伤口。

  “你受伤了……”朝阳紧张的扶着萧君泽,想要帮他处理伤口。

  “滚!”萧君泽用力甩开朝阳,往坡下走去。

  朝阳摔在地上,手掌摁在石头上,疼的撕心裂肺。

  隐忍的站了起来,朝阳一瘸一拐的跟上萧君泽。

  没关系,就算被误解,就算总是在受伤,只要萧君泽能达成所愿,只要她和娘亲能活着离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密林中。

  乍暖之时,各家子弟都热血澎湃的猎杀林中猎物。

  血汗气息四散,格外吸引嗜血的猛兽。

  那雄狮在萧君泽处吃了亏,本就暴躁,又因为血锈香发狂,这会儿杀意极重。

  “什么声音?”

  裕亲王正在猎杀一只小兔,身边有人疑惑的问了一句。

  “嗷!”一声闷响,马上的人便不见了踪影,被一只脸上插着长箭的雄狮拖下,瞬间血腥气四散,那人的脖子被咬断,惨不忍睹。

  “啊!”尖叫声在密林传出,那雄狮暗沉着眸子嗅了一下,嗜血的眼神锁定了坐在马上一脸惊慌的裕亲王。

  “保护王爷!保护王爷!”

  混乱之外,朝阳捂着手腕站在远处。

  “你做了什么?”萧君泽侧目问了一句。

  “在裕亲王身上,放了醉香引。”朝阳低头,不敢看萧君泽的眼睛。

  方才在营帐,裕亲王拉扯朝阳的时候,她在对方身上抹了醉香引。

  萧君泽挑了挑眉,这个女人……真的是让他很惊喜啊。

  “果然是一箭双雕,你倒是好计谋。”这是第一次,萧君泽正眼看了朝阳。

  朝阳心里动了一下,小声开口。“裕亲王现在还不能死,差不多……您该出手了。”

  指了指萧君泽手中的弓箭。

  朝阳笑了一下。

  萧君泽的手指微微发麻,居然……被朝阳的笑迷了眼。

  这个妖女!

  冷哼了一声,萧君泽翻身上马,冲着那雄狮放了一箭。

  裕亲王被那雄狮抓的满身血痕,不死也吓没了半条命。

  朝阳安静的站在高出,眼底透着一丝阴霾。

  裕亲王萧承恩,当年如果不是他,胤承也不会被打,不会逃离,不会失踪……

  ……

  春猎盛会在裕亲王的重伤中告一段落。

  朝阳走路有些跛,手腕和脚腕都疼的厉害。

  管事太监看着被抬来的猎物,扭头看着隆帝。“陛下,是厉王猎杀雄狮。”

  隆帝眼底闪过一丝精光,扬了扬嘴角。

  “陛下!陛下您要为儿媳做主,陛下!”

  隆帝还没来得及开口,裕亲王的王妃就哭着跪在地上。“那雄狮突然发疯,兵部尚书家的公子当场被扑杀,王爷……王爷也受了重伤。”

  隆帝眼眸沉了一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历年来,凶险的猎物都是被磨去牙齿利爪的,怎么会出现这种伤人的事情。

  太监紧张看着地上的雄狮,分明没有被处理过。“不知……是不是饲养那边出了差错。”

  “彻查!”隆帝的声音很冷,威慑十足。

  “陛下,定然是有人图谋不轨,那雄狮冲着我们家王爷就去了,太可怕了。这背后的人其心当诛,实在歹毒!”裕亲王妃哭诉,趁着惊慌难控指着萧君泽开口。“厉王,我们家王爷对你最好,你为何要害我们,你们可是兄弟啊!”

  隆帝深意的看着萧君泽,这件事……有些超出他的控制了。

  萧君泽冷眸看着裕亲王妃,不屑解释。

  “皇嫂这话是什么意思?那雄狮像是被什么迷了心智,见人就啃咬,君泽也为了救我而受了伤,这种毫无根据血口喷人的话,可不是嫂嫂这种豪门贵女应该说出来的话。”朝阳蹙眉护着萧君泽,知他不善与妇人辩论。

  萧君泽看了朝阳一眼,这女人竖起利刺的感觉,居然并不让人讨厌。

  扬了扬嘴角,萧君泽没有阻拦朝阳,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能让他惊喜到什么程度。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