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阳萧君泽 第165章 得不到就要毁掉

小说:沈朝阳萧君泽 作者:厉王的替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正阳殿。

  萧君泽回到皇宫便昏迷不醒,整个人虚弱到了极致。

  “不是让陛下早些回宫?怎么……”薛京华有些责备,难道不知道自己体内还有蛊毒吗?

  “陛下自己不肯……”手下有些慌乱,是他们陛下自己不肯回来,因朝阳郡主远行……

  江南之地要尽快收回。

  薛京华叹了口气,每次毒发刮骨祛毒都是一场生死较量,这样的折磨,萧君泽能承受多久。

  “你们都出去吧。”薛京华咳嗽了一下,胸口再呼吸的时候隐隐作痛。

  沈清洲就是个疯子,摔了他那一下几乎摔断了他的肋骨。

  眼底闪过一丝怜悯,随即摇头叹气。

  聪明如沈清洲,这辈子却活在自己的仇恨里,不能自拔。

  感情世界里,谁先动了清,谁动了情,都是输。

  因为爱,所以变得愚蠢,自欺欺人。

  不过是可怜人罢了。

  ……

  毫无疑问,在外人眼中,沈清洲这辈子是成功的。

  奉天权倾朝野位高权重的丞相,整个奉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甚至,只要他想……哪怕万人之上再无一人压顶,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这些年,他为隆帝铲除异己,为了除掉长孙家以及其他势力威胁,甚至不惜将自己置于险境……

  可到头来,一直在算计他的,却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帝王。

  ……

  皇宫,正午门。

  沈清洲的手下都在宫门外候着,马车也在门外。

  沈清洲步伐很快,也很虚浮,感觉像是随时都会摔倒在地上。

  “丞相……”手下惊慌的跑了过去,搀扶着沈清洲。“大人……可是身体不适?”

  “去别院……”他要去见隆帝身边那个疯癫的老太监。

  手下有些不解,但沈清洲要求,他们还是不敢不从。

  一路上,沈清洲的脸色苍白的吓人,一句话都没说,一个字都不问。

  他不相信……

  他怎么能相信……

  朝阳不会是他的女儿,绝对不是。

  白狸……如若朝阳真的是他的女儿,白狸为什么不说……

  他还是不愿意相信。

  薛京华,定然是故意的,故意骗他。

  “传信给西峰,停止任务……不要动,朝阳……”马车上,沈清洲还是慌了。

  一面安慰自己,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不会是真的……

  可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他不敢想。

  马车外,手下愣了一下,想问原因,可这不是他们该问的。

  “是!”

  ……

  三十二城池,关外。

  朝阳站在关口,一身红色嫁衣。

  “郡主,上车吧。”马车上,秀儿眼眶有些泛红。“外面风大。”

  朝阳回眸,看了眼奉天,一步步上车。

  身后,木怀成的视线始终在朝阳身上,握着缰绳的手一寸寸收紧。

  “郡主,这金冠凤衣,按礼制……”秀儿小声开口,不想让朝阳真的去和亲。

  前路迷茫,一切还未可知。

  若是真的去和亲,谁又知道那大虞宫廷比奉天好了多少。

  不过就是从一个牢笼跳到了另一个牢笼罢了。

  “穿。”朝阳淡淡开口,安坐在马车上,任由婢女为自己束发穿衣。

  她要前去和亲,是为了木怀成。

  她必须让木怀成功成身退,而不是被朝中之人抓住把柄。

  她想要木家在奉天安稳活下去,不求大富大贵,但求平安顺遂。

  “朝儿,已至关外,大虞的将士就在前方等待。”马车外,木怀成小声开口,单手抓着缰绳,另一只手始终放在佩剑之上。

  那些要动朝阳的人,会在关外动手。

  此时,各国高手怕是都在暗处,蠢蠢欲动。

  他们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轻而易举让大虞得到。

  得不到,就要毁掉。

  朝阳坐稳在马车中,深吸了口气。“哥哥,此去一别便是无期,望哥哥珍重。”

  木怀成垂眸,没有说话。

  他的心口很疼,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

  侧目看着马车,木怀成欲又止。

  扶摇说的对,他对朝阳有了不该有的心思……

  “朝儿,这是最后的机会,过了这栈桥,就没有回头路了。跟哥走吧……哥,带你走。”木怀成想,他应该也是疯了。

  当年他还小的时候,听家里讲起叔叔木景炎,说他放弃了大好前程,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就是为了带一个女人离开。

  那时候木怀成不懂,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一个男人丧失理智,放弃家国天下,义无反顾到连命都不要。

  果然,还是那时候年少无

  知……

  朝阳紧张的握紧双手,珠帘遮面,眼泪在眼眶凝聚。“哥哥……木家需要你,朝堂需要你,怀臣哥哥……也需要你。”

  木怀成什么都没说,他没有告诉朝阳,他回不去了……

  他与萧君泽的赌约便是安全送朝阳离开,牺牲他一人,保住整个木家。

  “朝儿,你还有反悔的机会……”

  马车停在栈桥前,木怀成迟迟不肯下令过桥。

  手下紧张握着缰绳,不知道他们的将军是怎么想的。

  “将军……无论您做什么选择,属下都誓死追随。”身后,副将几人恭敬开口,声音悲壮。

  他们都不傻,都能看出他们的将军……眼中只有朝阳郡主一人。

  “哥哥,朝儿还有退路。”朝阳笑了一下,眼泪不争气的涌了出来。“归程凶险,兄长一定要活着回到奉天,无论如何……都要活着回去。”

  木怀成垂眸,许久没有说话。

  沈清洲的人不会让他活着回到奉天的。

  ……

  关外,大虞将士守在十里外,乌压压数万人,如同兵临城下。

  过了矮地,木怀成心口一惊。

  大虞……迎亲需要出动上万人马?

  这是表达重视……还是其他?

  手心微微有些出汗,木怀成蹙眉,再次下令停车。

  两军开战也不过如此……

  “先去看看什么情况。”木怀成让副将先行。

  “是!”

  马车内,朝阳心口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小声开口。“秀儿,对面如何?”

  秀儿从马车外走进,紧张开口。“郡主,大虞将士……千军万马,这不像是迎亲,倒像是要开战。”

  朝阳的呼吸有些凝滞,和亲是假……趁机对奉天出兵?

  三十二城池虽以和亲的名义还给了奉天,大虞也已经撤兵,可……千军万马等在关外,这是什么意思?

  大虞的皇帝是打算过河拆桥?

  “哥哥……”

  惊慌的掀开车帘,朝阳往外看了一眼。“大虞是想趁机开战?”

  否则,怎么可能聚集如此多的兵马。

  “他们若是而无信,哥哥绝不会让你落入虎口……”木怀成拔剑,只要大虞有趁机发难的意思,他就是拼死也要带朝阳离开。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