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阳萧君泽 第230章 萧君泽被老者欺负

小说:沈朝阳萧君泽 作者:厉王的替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蛊人居然异常的安静,低着头蜷缩着后背。

  蛊人的血有毒,阿雅用布条将自己的双手包裹,以免弄伤。

  不过,她从小也与蛊虫为伍,就算是蛊人的毒应该也伤害不到她。

  小心翼翼的用小手安抚着蛊人的脑袋,另一只手用力去拽他后背的木刺。

  “嗷!”可能是因为太疼,蛊人嗷了一声,将阿雅甩了出去。

  阿雅小小的身躯磕在了身后的石头上,昏了过去。

  鲜红甜美的血液顺着额头涌出,这对蛊人来说是致命的吸引。

  蛊人的呼吸有些急促,控制不住的快速上前,想要张口去咬阿雅。

  后背的木刺已经被拔出,蛊人动了下胳膊,暗绿色的瞳孔突然一僵。

  从来……没有人帮他解决过疼痛。

  伤口开始慢慢愈合,蛊人呲牙隐忍的快速后退,他好像在控制自己,不想让欲望伤害到阿雅。

  ……

  药芦。

  朝阳醒来的时候躺在海棠花树下。

  “醒了?”老者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身为我老者的徒儿,连最基本的蛇毒都解不了?”

  “师父……”朝阳有些惭愧,那紫夜草能解毒,可她是摘来给萧君泽的。

  “这么好的草药留给那傻小子,浪费。”老者将紫夜草拿在手中,深意的笑了笑。

  朝阳松了口气,没用紫夜草……老者也能帮她解毒。

  “蛇毒的滋味不好受吧?”老者走到朝阳身边,试探了下朝阳的脉搏。“从明日开始,一日尝一毒,自行解毒。”

  不要怪他心狠,物竞天择,若想活下去只能靠自己。

  朝阳垂眸,恭敬作揖。“是!”

  “师父,他怎么……”朝阳跟着老者走进药芦,就发现萧君泽还可怜兮兮的被绑在床上。

  “娘纸,呜呜……”萧君泽嘴里塞着布条,可怜兮兮的喊着,简直比看到了救星还激动。

  “血液上涌容易使毒素加快运行,阉了他能活的长久。”老者似是在报复。

  朝阳一脸懵,耳根微微有些泛红,转头就走。“师父说的都是对的……”

  “娘子……”萧君泽第一次感受到了绝望……

  朝阳不仅不管他,还说阉了他是对的?

  瞬间耸了脑袋,萧君泽像受了委屈的孤狼,落在平原被人欺。

  “对了,师父,百晓堂的暗卫,是您让他留在毒谷的?”朝阳知道老者不可能真的对萧君泽下手,侧目问了一句。

  “那暗卫身手不错,如今想动你的人太多,有这么个人在身边也好。”老者点头。

  是沈清洲求他,让那暗卫留在朝阳身边。

  “谢师父。”

  “呜呜……”萧君泽还想挣扎一下,觉得自己还能被拯救。

  老者阴森森的瞅着萧君泽,故意逗他。“越挣扎越疼,放轻松。”

  “老头,你别太过分!”嘴里的破布让萧君泽吐了出去,见老者一脸认真的样子,急得挣脱开绑住自己的麻绳,下床跑了出去。

  “看这不是治好了?手脚都有力气了。”老者跟着走出门外,笑意不减。

  萧君泽磨了磨后槽牙,在朝阳面前还要装傻。“娘子……”

  朝阳已经离开毒谷前院,萧君泽没有看见朝阳的身影。

  “别找了,过来干活,强身健体。”老者开始指使萧君泽干杂活。

  萧君泽咬了咬牙忍了,既然要留在朝阳身边,就要保证这老头不赶走自己。

  “老头,你和我奉天有仇?”老者已经知道萧君泽没傻,萧君泽也不再伪装。

  老者没有回答萧君泽的问题,只是手指僵了一下。“你母亲没有教你尊敬长辈?”

  萧君泽磨牙,长辈最起码要有长辈的样子,上来就要阉了他……如何尊敬?

  “先生,您和我奉天有仇?”怕老者向朝阳告密,萧君泽忍了。

  “杀子之痛,算不算的仇?”老者将草药扔到萧君泽面前,让他扛着去屋顶晾晒。

  蛊蝶的虫卵在体内能加速伤口愈合,在虫卵没有破茧之前,宿主身体会异常的强壮,这段时间若是不好好锻炼,到蛊蝶破茧之时……如何撑住。

  “那您为何还救我……”萧君泽有些不解,杀子之仇,血海之深。

  “上辈人的恩怨,如何降罪在你身上,朝儿今日为了你命都不要,做师父的,何必伤后辈的心。”老者摇了摇头,将那株紫夜草放在萧君泽面前。“为了摘这草药给你解毒,朝阳被断崖蛇所伤,宁愿自己扛着毒也要将草药留给你。”

  萧君泽的呼吸有些凝滞,担忧的同时又有丝丝心颤。

  朝阳……还是在乎他的,对不对?

  “去哪?干活!”见萧君泽要跑,老者眼眸瞬间暗了下来。“我这徒儿心不在宫廷,饶是我孙儿扶摇都不配,你?”

  老者鄙夷,哼了一声。“更不配!”

  摇了摇头,老者

  继续分拣草药。

  无论是扶摇萧君泽,还是大虞的皇帝胤承,都是皇家之人,也是各国君王。

  朝阳命中不凡,但却不该选择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

  她要的自由,只有远离这些人……才能真正得到。

  萧君泽的手指麻了一下,他知道老者的意思。

  朝阳想要的自由,不是被人牵在手中的风筝。

  她向远离朝堂,远离后宫,她想要的……是他们谁都给不了的。

  萧君泽承认自己自私,他想带走朝阳,把她困在深宫……困在自己身边。

  “我很贪婪,天下和朝阳,我都要……”

  ……

  大虞,开山王府。

  “老头,你给我出来!”

  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吓得后院的小厮直躲。

  这动静,不用问都知道是他们家郡主回来了。

  “老头!”

  书房。

  开山王吓得直躲,钻在了桌子下面。“就说我出去了,出去了!”

  小妾翻了个白眼,极不情愿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衫。

  这开山王战场如猛虎,就怕自己这个长得嫁不出去,身高八尺有余的女儿。

  “哎哦,这不是郡主,郡主怎么回来了?”小妾开门,仰着头冲御澜郡主笑,这个子比她爹开山王都高出半个脑袋,让人看着脖子疼。

  也不知道这御澜郡主是吃什么长大的,在军营吃了马饲料?

  “滚开,我爹呢?”御澜郡主气压冷凝。

  “你爹……”小妾直擦汗,这不仅开山王害怕这女儿,她们这些做妾的哪个不怕?

  偏偏人家是正室所出的嫡女,打不得骂不得,当然……也打不过。

  就这身板,男子也让她一巴掌呼死。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