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阳萧君泽 第233章 木景炎是奉天的笑话

小说:沈朝阳萧君泽 作者:厉王的替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个月后。

  南疆毒谷。

  朝阳的伤势已经好利索了,武功也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在毒谷的这段时间,朝阳每日练功采药,从未放松警惕。

  她是要离开毒谷的,毒谷也保护不了她一世。

  “今日这是什么毒?”老者让朝阳将手腕放在几个黑色的瓦罐中,严厉开口。

  朝阳微微蹙眉,忍受着瓦罐中毒物的啃咬。“师父,是青花蛇……”

  “下一个。”

  朝阳将手拿出来,手背上有两个血印,手腕处已经发黑。

  忍着疼痛将手放在了另一个瓦罐中,朝阳咬牙忍住。

  “这是什么毒?”

  “回师父,是响尾蝎……”

  老者点了点头,再次开口。“如今天下毒物多以五祸之毒入药,三青最毒,响尾为次,你要知道师父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中毒次数多了,便会让身体产生抗毒性,此后若是遇到有人下黑手,不至于瞬间失去抵抗能力,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为自己解毒的办法。

  “朝阳明白。”

  “老头坏!”

  角落里,萧君泽心疼的看着朝阳,双手被老者绑住,怕他上来捣乱。

  “坏老头!”

  萧君泽手指握紧,生气的看着老者,这么折磨朝阳,还说是为了她好……

  虽然这样能锻炼朝阳的抗毒性,可太过残忍。

  以前,他做过很多对朝阳残忍的事情,可现在,他连看她受伤都不忍心。

  “师父,三个月期限已经快到了……他体内的蛊蝶可有动静?”朝阳紧张的看了萧君泽一眼,他能不能撑到蛊蝶破茧。

  “还未有成熟的迹象,不过也快了。”老者漫不经心,能不能活下来都要看萧君泽的造化。

  萧君泽的心也有些收紧,蛊蝶的阴狠他也曾经听说过,破茧而出时会冲破皮肤,运气差会直接顶破内脏,让宿主当场死亡。

  很多人承受不住这种痛苦,死于自杀。

  他……没有把握扛得住。

  ……

  南疆,皇宫。

  宁河郡主自囚禁朝阳后便一直称病,老皇帝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眼看就要驾鹤西去。

  “大公子今日怎么有闲情来我这后宫庭院?”宁河坐在院落修剪开到正艳的牡丹花,手指轻轻用力,硕大的花朵便掉在了地上。

  “娘娘似乎很有闲情。”扶摇上前,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可那个笑容在宁河看来异常寒冷。

  北柠警惕的看着扶摇,随时打算出手护着自己的主子。

  扶摇先一步伸手,扼住北柠的脖子。“你以为,本王没有武功……就能让你肆意妄为?”

  北柠惊慌的看着扶摇,明明他完全没有武功,为何还能出手如此快速。

  “宁河公主,这个身份若是用的不顺心了,大可换个身份,对我的人下手,你好大的胆子。”扶摇原本不想来招惹这个女人,她一直未曾对朝阳下手,可最近几日,她居然发了疯的让人入毒谷,杀朝阳。

  宁河的双手慢慢握紧,呼吸发颤。“朝阳与我,与白狸,是家事。她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人?”

  “老皇帝一死,本王就封朝阳为后,我的女人,你说呢?”扶摇将北柠推了出去,一步步靠近宁河。“我与你合作,将朝阳送到你面前,是让你历练她,而不是要她命的。”

  一开始,扶摇是确定宁河不会杀朝阳,所以才将朝阳骗进宫。

  也算是和暗魅楼的约定。

  可最近宁河突然一反常态,对朝阳杀心四起。

  “你要娶朝阳为后?”宁河猛地站了起来,眼眸透着震惊。“你疯了?”

  扶摇是个很聪明的人,知道什么该要什么不该要,也知道有舍有得。

  朝阳身上背负的太多,娶了朝阳就意味着与西域,与暗魅楼为敌。

  他不仅仅要保护好朝阳,还要谨防其他各国趁机围攻南疆。

  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管好你自己,不要再动我的人。”扶摇冷眸再次看了北柠一眼,算是对她的警告。

  转身离开,扶摇没有多说。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想让任何人去伤害朝阳。

  他能因为朝阳与暗魅楼合作,也能因为朝阳……与暗魅楼撕破脸。

  总之,只要他不想,谁也别想伤害朝阳。

  封她为后,是拿整个南疆和皇位做赌注,护朝阳安稳。

  他就是要让那些蠢蠢欲动,觊觎朝阳的人知道,朝阳的身后,是整个南疆。

  是他扶摇……

  看着扶摇离开,宁河慢慢后退,摔坐回座椅上。“妖精……”

  这个朝阳,与她母亲一样,就是个妖精!

  “娘娘……”北柠有些担心宁河。

  “你去杀她了?”宁河声音有些无力,小声问了一句。

  北柠快速跪在地上,身体有些发颤。“是……”

  “可是查到了什么?”宁河知道,北柠不会这么擅作主张的,定然是查到了什么消息。

  手指发麻的握紧扶手,宁河最怕的就是听到关于朝阳的身世。

  她怕这一切,都是白狸设的局。

  “朝阳根本不是木景炎将军的女儿。”北柠眼眶泛红。“他们都在骗您。”

  木景炎也好,白狸也好,都在骗宁河……

  宁河苦涩的笑了一下,红了眼眶。

  都在骗她……

  北柠紧张的看着宁河,她听到消息后却比自己想想的要冷静的多。

  “下去吧……”

  宁河声音有些无力,让北柠下去。

  “娘娘……”北柠声音哽咽,不放心宁河。

  “无妨……”宁河起身,身形有些寂寥。

  无力的走了几步,宁河连发疯的力气都没有了。

  手指慢慢碾碎身边的花瓣,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起来……

  木景炎,他当真是爱白狸爱到了骨血中。

  为了不让宁河在他死后伤害白狸和孩子,他连这种谎话都说的出来。“你就这么……心甘情愿的给别人的女儿当爹吗?木景炎……”

  宁河的手掌被玫瑰的利刺扎破,暗红的鲜血顺着指缝涌出。

  北柠远远的站在院外,心疼的别开视线。

  所有人都在骗她……

  也许宁河谁都不在乎,可她是真的在乎木景炎。

  可偏偏,骗宁河最深的人,也是木景炎。

  “北柠……”

  空气沉寂了很久,宁河笑了,笑的有些冷。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让自己活在自我欺骗的笑话里。

  她以为木景炎只是认错了人,爱错了白狸,如果一开始木景炎就知道她不是白狸,那肯定是会爱她的。

  现在她才明白,她错了,大错特错。

  无论她是谁,无论当初救木景炎的人是不是她,木景炎都会爱上白狸。

  他爱白狸,爱白狸身上的光环,爱这个处处占尽优势的女人!

  为了这个女人,他一个封狼居胥少年成名的将军,生生活成了奉天的一个笑话!

  “不惜一切代价,杀了朝阳。”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