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阳萧君泽 第242章 蛊人尸体已经找到

小说:沈朝阳萧君泽 作者:厉王的替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慕容灵嘴里塞满了点心碎渣,惊恐的看着倩儿,随即喉咙里发出悲鸣。

  “呜呜……”

  萧君泽……不会死的,萧君泽没有死。

  “陛……下……”慕容灵的嗓子沙哑的疼痛,撕裂般的喊出两个字。

  不会死。

  “我比你更希望陛下还活着,所以……我们更要齐心协力。”倩儿看了眼四周,偷偷开口。“陛下的暗卫已经偷偷来信,陛下还没死,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慕容灵惊慌的看着倩儿,紧张的捏着她的手腕,全身发颤。

  这是真的,倩儿没有骗她,萧君泽没死。

  他没死。

  “你放心,在这件事上我不会骗你,毕竟骗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如今裕亲王萧承恩带着遗诏和六皇子回来了,沈清洲手里有皇后所生的‘皇子’……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他们两方狗咬狗,注意力不会放在我们身上。”倩儿眯了眯眼睛,起身要走。“我们身为陛下的妃子,自然要替陛下分忧解难,若是我们能帮陛下除掉这两大隐患……”

  “那将来陛下归来,无论是前朝后宫再无威胁,你我……可就是陛下唯一的功臣。”

  想一下,到时候陛下该会是怎样的恩泽。

  慕容灵的眼眸闪过一丝坚定,只要萧君泽没死,只要她的陛下还活着,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哪怕粉身碎骨。

  只要萧君泽能回来,她要报仇,她要将沈芸柔欠她的,加在她身上的伤痛全都还回来!

  ……

  皇城,翊坤宫。

  沈芸柔刚刚‘生产’完,慵懒的靠在榻上,微微蹙眉。“吵死了!”

  刚下生的孩子会哭,沈芸柔有些心烦。

  “娘娘……奴这就将孩子抱下去。”奶娘紧张开口,想要将孩子带走。

  “不必了,带过来,本宫瞧瞧。”沈芸柔抬手,让奶娘将孩子抱过来。

  这孩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也是经过重重挑选的,应该生来便是人中龙凤。

  萧君泽出事,他的大皇子刚刚‘出生’,就算是面子也要做到十足。

  “嘻嘻……”小家伙刚被沈芸柔抱在怀里,就不哭了,笑着去抓沈芸柔的手指。

  柔软的触碰像是一道不轻不重的击打,让沈芸柔的呼吸有些凝滞。“小家伙……”

  “娘娘,孩子和您这是上辈子就有的缘分!”奶娘赶紧跪地,笑着开口,想让沈芸柔对孩子多些好感,这样……这可怜的孩子,也不至于太过悲惨。

  为了留下这孩子,沈芸柔在孩子出生后就让人杀了所有知情人,包括孩子的生母。

  凡是知情的,活下来的人一个个都詹战战兢兢,生怕哪怕又被灭口。

  “是吗?”沈芸柔冷笑,手指被小家伙抓在手里。“眼皮都还没睁开呢,就知道谁的手指硬了?”

  逗着小家伙笑了一下,沈芸柔自己都愣了一下。

  也许母性是女人的天性吧,可眼前这个孩子,仅仅只是一枚棋子而已。

  “韵儿。”将孩子交给奶娘,沈芸柔下了床榻。

  大宫女走了进来,示意不相干的人都退下。“娘娘。”

  “萧承恩回来了?”

  “是。”大宫女点头。

  “呵,带了先帝遗诏?”沈芸柔眯了眯眼睛。

  “还有六皇子。”婢女有些担心,这先帝生前就忌惮丞相沈清洲,自然不仅仅留了一份遗诏。“陛下生前最器重的就是老臣范哲淹,这个人可是柴油不进的老顽固,萧承恩手中那份遗诏,十有八九就是他给的。而且……这个老臣门客众多,学生众多,不好对付。”

  “老臣老臣,先帝都死了,他这般忠心,不该随先帝去?”沈芸柔冷笑。“赶紧送他上路吧。”

  “是!”宫女点头。“丞相也是这么吩咐的。”

  沈芸柔扬了扬嘴角,他们父女齐心,就不怕这奉天被别人抢了去。

  带着先帝遗诏来又能如何,就算是萧君泽回来了,她都不怕。

  “萧君泽那边,确定死了?”沈芸柔眯了眯眼睛。

  “南疆大公子亲自来信给丞相,说确定萧君泽应死了。”宫女点头。

  “南疆扶摇公子?”沈芸柔楞了一下,这个人什么时候和父亲有了交涉?

  “大公子和丞相一直有秘密往来,何况……南疆现在政权更迭,大公子上位便需要各国支持才能稳固朝政,不过也是利益使然。”

  ……

  南疆,毒谷。

  “阿木!”阿雅噩梦中惊醒,惊慌的看着四周。

  “阿雅!”扶摇紧张的跑到床榻边,松了口气。“怎么样?还疼吗?”

  阿雅委屈的撇了撇嘴。“好吓人。”

  “你乱跑什么,你要吓死你爷爷。”扶摇又生气又心疼。

  “扶摇……我去了禁地,对不起。”阿雅先认错了,然后四下看了一眼。“是阿木送我回来的吗?”

  “

  阿木?”扶摇楞了一下。

  老者上前,脸色有些苍白。“你去了禁地?”

  “爷爷……”阿雅又委屈了。

  “阿雅!”老者气得心口疼,扶着床榻开始咳嗽。

  “外公!”

  “师父!”

  朝阳熬药回来,见老者身体不适,吓得赶紧上前。

  “爷爷,呜呜,阿雅知道错了。”

  “那人居然没有杀你……”

  老者深吸了口气,随即有些惊愕。

  “是阿木呜呜……爷爷,是阿木救了我。”阿雅擦了擦眼泪,视线落在朝阳身上。“姐姐,对不起……阿雅骗了你,伤你和小傻子的蛊人没有死,阿雅一直将他养在后山,是他救了阿雅。”

  朝阳惊愕的捂住嘴,声音有些发颤。“师父,那蛊人还未成年,阿雅身上的伤确实是成年蛊人所伤。”

  扶摇的脸色也沉了一下,他让人放火烧杀的,是救阿雅的蛊人?“不可能!蛊人生性残暴,他不会救人,只会杀人!”

  “不是的,阿木不是这样的,阿木很乖。”阿雅着急的喊着。

  “外公,阿雅小孩子心性!”扶摇不相信。

  “行了……”老者撑着床榻摇头。“阿雅有你外婆的天赋,那蛊人听她的,不足为奇。”

  “可……”扶摇楞了一下,可他的手下手,蛊人已经死了。

  “公子!火焰以扑灭,山洞中找到了蛊人的尸体。”

  就在这时,药芦外传来暗卫的禀报声。

  空气有些凝结,朝阳紧张的看着阿雅。

  随即,一声响亮的哭声响起。“扶摇坏!阿木是我的!呜呜!我要阿木!”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