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阳萧君泽 第257章 萧君泽与朝阳相遇?

小说:沈朝阳萧君泽 作者:厉王的替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4:41: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公子,您受了伤……”萧君泽身手很好,可却因为后背的疼痛行动缓慢了些。

  被蛊人所伤,毒素早就已经侵入五脏六腑,若不是蛊蝶入体将毒素吸走,他活不到现在。

  “嘘~”萧君泽吹了一声哨,四周开始飞来一群蓝色蛊蝶,颜色亮丽,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那些蛊蝶在不断产卵,不断的壮大,从一开始的十几只,变成了如今的一群。

  萧君泽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些蛊蝶居然与他心意相通,愿意听他调遣。

  “咳咳……”控制不住的咳嗽了一声,萧君泽捂着胸口隐忍了下后背的伤口。

  蛊蝶在他身体中孕育破茧,不但没有在他体内胡乱冲撞,反而还在破茧后一直追在他身后。

  萧君泽不清楚这算不算雏鸟效应,只知道这些蛊蝶对他没有攻击性,但对除他以外的人,极具威胁。

  那日从毒谷离开,木怀成将他放在马车上,本以为自己撑不过蛊蝶破茧的疼痛,因为真的太疼了……连他自己都已经放弃了。

  垂眸看着自己咳出来的鲜血,萧君泽却笑了一下。

  能活着,已经是上天恩赐。

  能让他有命再见到朝阳,已经……知足。

  经历过一次生死,人总是会看透很多事情。

  曾经他不能理解朝阳想要的自由,经历过这次生死,他突然能懂了……

  自由,是随心所欲,无论身在何处,心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小姐!”马贼的铁钩勾住了柳茗烟,婢女失声尖叫。

  “嘭!”萧君泽用力斩断铁链,将柳茗烟护在身后。

  柳茗烟受伤,抬头看着萧君泽,因为疼痛眼眶泛红。

  那一瞬间,她感觉站在她身前的男人……仿佛是一座大山,

  那是一种安全感,也是心灵的颤动。

  从前,柳茗烟不明白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从未有男人让她心动过。

  柳家富可敌国,她从小都是被捧在手心长大的孩子……

  可这一刻,柳茗烟心跳加速。

  “君公子,小心!”

  柳茗烟的心纠在心口,萧君泽身后,有马贼偷袭。

  萧君泽没有告诉柳茗烟自己的名字,他说自己叫君泽。

  萧君泽本就受伤,被那马贼的大刀重伤,好在那蛊蝶能迷惑对方,让对方开始发疯,互相残杀。

  很快,马贼互相残杀,场面残忍。

  所有柳家人惊恐的后退,慢慢凝聚到柳茗烟身边。“小姐……蛊蝶,这是南疆阴蛊,他是控蛊之人……”

  南疆控蛊之人多在蛊村和毒谷,整个南疆对于控养蛊之人既敬又怕,尤其是这些养阴蛊的人。

  由于南疆毒谷老者的铁律,养阴蛊之人都属于……歪门邪道,人人得而诛之,自然让人害怕。

  “公子……”柳茗烟惊魂未定,这才反应过来,萧君泽肩上落着的蓝色蝴蝶,是阴蛊。

  “你们惧怕它们?”萧君泽能看得出来,这些人在害怕。

  “小姐,阴蛊害人,他是控蛊者!”

  “小姐!蛊蝶怕火,快点火杀了这些蛊蝶……”蛊蝶刚刚救了他们,他们却因为忌惮和害怕,想要放火杀了它们。

  “阴蛊害人,公子还是远离它们……”柳茗烟也惊慌的看着萧君泽,她只是担心。

  “害人……”萧君泽冷笑,摇了摇头。“我只知没有它们,我们都会死在这……”

  有人说阴蛊害人,敬而远之,有人说阴蛊是歪门邪道,见之杀之。

  可萧君泽现在才明白,所谓的阴阳,从没有善恶之分。

  善恶都是相对的。

  有人罪大恶极却极其孝顺,是难得一见的孝子。

  有人积德行善,却对自己的妻子拳打脚踢视而不见。

  何为善,何为恶。

  什么是阴,什么又是阳。

  “柳小姐,这段时间叨扰了,救命之恩以抵消,告辞。”萧君泽面色有些苍白,死里逃生,是这些蛊蝶救了他。

  没有蛊蝶,他萧君泽早就死了。

  被木怀成带走的那段时间,是他里死亡最近的一次,心跳停止,连呼吸都变得微弱。

  是这些蛊蝶,用它们的鳞粉将他唤醒,让他从沉睡中醒来,挣扎着离开。

  蛊蝶致幻,能让人彻底死在幻境中,也能让人在幻境中清醒。

  蛊蝶的毒让他梦到了朝阳。

  是很美的朝阳,太阳初升起的地方,朝阳与早间的阳光同在。

  “君公子……”柳茗烟有些慌,知道萧君泽生气了。

  他很维护这些蛊蝶。

  养蛊之人都爱惜自己的蛊,萧君泽自然也不例外。

  可蛊蝶是阴蛊,没有感情,无法养熟,只会反噬自身罢了。

  “那公子身上的伤很重,是蛊蝶破茧的伤,他这是在用自己的命养那些蛊蝶,被蛊蝶蛊惑了吧。”见萧君泽离开

  有人小声嘀咕。

  “我看也是,这公子挺好的人,早晚死在这蛊蝶身上。”

  “我听说这些蛊蝶善于蛊惑人心,这公子肯定是被蛊惑了。”

  柳茗烟忍痛握紧手指,她不能看着萧君泽被蛊蝶吞噬。“可有杀死蛊蝶,彻底让君公子解脱的办法?”

  “听说蛊蝶怕火,想办法聚集到一处,放火烧死便是。”

  柳茗烟蹙眉,点了点头。

  她一定要帮他脱离这些害人的阴蛊。

  视线扫过自相残杀而死的蛊兵,柳茗烟有些不忍看。

  马贼虽然死有余辜,可毕竟……罪不至此。

  这般,真的太残忍了。

  ……

  南疆驿站。

  “陛下!”影卫到处找不到萧君泽,已经猜到他回去边关战场。

  惊慌的扶着萧君泽,查看后背的伤势。“陛下……您这是……”

  不要命了。

  他身上的伤,静养个十天半月都未必能好,何况是这般颠簸。

  这样下去,就是不要命了。

  “咳咳咳……”萧君泽扶着胸口咳嗽的厉害,手掌中全是血迹。

  蛊蝶破茧还是伤了他的部分内脏,除非静养,否则很难愈合。

  可他……不放心朝阳。

  “嘭!”

  驿站楼下传来猛烈的撞击声,然后是打架的声音。

  “陛下,您先歇着。”影卫紧张将萧君泽护在身后,走出去探查情况。

  楼下,是朝阳与何顾。

  两人到了南疆边关,被人盯上了。

  “小姐,上楼。”何顾蹙眉,护朝阳上楼。“我拦住他们。”

  朝阳被逼楼上,打算先逃走。

  毕竟这些人是冲着她来的,不会太过为难何顾。

  “嗯……”突然,身后一只手捂住朝阳的嘴,将人抱在怀里,拉进房间。

  朝阳下意识握紧手中的匕首,想要反击,却听见那人声音沙哑的开口。

  “朝儿……是我。”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