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阳萧君泽 第298章 沈云柔的心狠手辣

小说:沈朝阳萧君泽 作者:厉王的替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4:45: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既然担心,就不要在这添乱,想跪着祈福那就在这跪着,可若是嘈杂打扰了陛下休息,可别怪陛下无情。”朝阳冷声开口,所有的出发点都是打着胤承的旗号。

  这些人愿意跪着那就跪着,但嘴巴要安静。

  几个人面面相觑,也不敢猜测胤承到底有没有醒过来,一旦真的打扰了陛下休息……

  何况,这若是跪着,要跪到什么时候?

  “姐姐,既然陛下已经无碍,那妾身就先行告退了,这几日辛苦姐姐,若是有任何用得着的地方,姐姐尽管吩咐。”冯婕妤率先起身,恭敬的拂了拂身子,冲朝阳笑了一下。

  朝阳看了冯婕妤一眼,倒是个聪明的。

  点了点头,朝阳示意她先行离开。

  其他人一看冯婕妤先撤了,那她们这几个不受宠的,还跪在这里做什么?

  “娘娘,宫中险恶,前朝后宫从来都是相辅相成,您来之前,宫中无正主,这些女人不受宠幸,怕是要掀起波澜。”常山走了过来,善意提醒。

  朝阳最讨厌留在宫中与这些女人勾心斗角,不是怕她们,是不屑于与他们计较。

  “这宫中最受宠的女人是哪个?”朝阳随意问了一句。

  “便是那带头离开的冯婕妤。”

  朝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确实,那个冯婕妤是最聪明的一个。

  “她的家室背景如何?”

  “冯婕妤家中背景并不雄厚,反而那些……”常山压低声音。

  朝阳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

  奉天,边关三十二城。

  谢御澜带领木家军与原谢家军对抗。

  “将军,为何要叛变。”副将红了眼眶。

  “大虞皇帝杀我全家,以前的谢御澜已经死了。”谢御澜同样红了眼,声音沙哑。

  “将军!”副将握紧手中的长剑。

  “各为其主,得罪了!”谢御澜不会辜负萧君泽和朝阳的信任,死守城池。

  “将军……”副将重重跪地,冲着谢御澜磕头。“您说得对,各为其主,今后……便是敌人。”

  谢御澜握紧长枪,点了点头。“你们,都要好好的。”

  谢家已经毁了,这是前车之鉴。

  谢御澜希望所有人都能平步青云,但伴君如伴虎,选择有时候大于努力和能力。

  ……

  主帅军营。

  “陛下,司马烈攻势太猛,大虞边关军也下了死手……”

  萧君泽坐在作战图前,沉默了很久。“司马烈……这是在报私仇。”

  从司马烈的作战方式上来看,他是要将木家军斩尽杀绝。

  “司马烈与木家军有仇?”萧君泽蹙眉。

  “陛下,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司马烈与木景炎沈清洲一辈,并无瓜葛。”

  萧君泽有些不解,如若没有仇恨,绝对不可能这般狠辣。

  “继续查。”司马烈不会这么无缘无故痛下杀手。

  “是!”

  “朝阳那边如何?”走出营帐,萧君泽侧目问了一句。

  暗卫躲在暗处,恭敬开口。“朝阳郡主已经到了大虞,大虞皇城禁严。”

  “她……可有回来的意思?”萧君泽担心,朝阳被胤承强行困在皇城。

  “郡主没有要回来的意思。”暗卫摇头。

  萧君泽眼眸闪过一丝受伤。“是她……自愿的吗?”

  “陛下,郡主应该是自由的。”暗卫不想打击萧君泽,可这是事实。

  萧君泽手指有些发麻的握紧,点了点头。

  萧君泽其实早就应该明白,朝阳替嫁的那些日子,已经耗尽了对他全部的好感。

  “陛下!木怀成将军受伤!”

  “陛下,木将军重伤!”

  萧君泽心口一紧。“军医!”

  ……

  奉天,关外。

  “王爷!朝阳郡主离开木家军,已经去了大虞。”

  萧承恩的脸色一沉,用力握紧双手。

  “青鸾那边……还能撑多久?”

  “正常临产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手下怕青鸾撑不住。

  “一个月……”萧承恩握紧手中的缰绳。

  “王爷,您不能再去大虞了……”手下担心,他若是离开的时间再久一些,怕是京都风云变幻。

  “还有一件事,王爷……我们还未探查真假。”手下慌张跪地。“木家军有人传,说萧君泽并没有死,就在军营。”

  萧承恩眼底闪过一丝怨恨,周身的气压越发浓郁。“萧君泽没死?”

  “还未知真相。”手下摇头。

  “想办法潜进军营,探查清楚!”

  如若萧君泽没死,他一定让萧君泽永远消失在边关。

  “是!”

  ……

  奉天,皇城。

  “皇后娘娘,太医说……

  小皇子这是积食。”

  “积食?”沈云柔眯了眯眼睛,这不就是吃多了?“废物,去叫薛神医来。”

  婢女赶紧低头,去找薛神医。

  冷眸看着床榻上的小家伙,在所有人都退下以后,沈云柔揉了揉眉心。“小东西,吃多了都生病,娇气!”

  小家伙晃动软萌的小手,冲沈云柔笑。

  沈云柔原本冰冷的气压瞬间瓦解,四下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伸出一个手指。

  小家伙笑着抓住沈云柔的手指,温热软萌。

  沈云柔只觉得心口颤了一下,身形有些僵硬。

  “皇后娘娘。”殿外,薛京华走了进来,脸色微微有些惨白。

  “薛神医,看起来气色很差啊?”听见动静,沈云柔快速扯回手指,周身的气压瞬间再次冷凝。

  “偶感风寒。”薛京华低头。

  “那些废物都治不好小皇子,还不快来看看。”沈云柔冰冷的话语里微微有担心。

  薛京华赶紧上前,探了下颈部,摸了摸小肚皮。“娘娘,皇子这是积食,微微有些上火,调整下奶娘的伙食。”

  应该是奶娘吃了辣的东西,才让小皇子上火。

  “臣这就开药,分次服下便可。”

  沈云柔眼眸暗了一下。“嗯,本宫知道了。”

  薛京华刚离开,沈云柔便起身走了出去。“去查一查奶娘最近的伙食,不是按照太医署的规定?”

  “是!”

  婢女离开没多久,太医署的人就送来了汤药。

  婢女小心翼翼的去喂小皇子,可因为没有掌握好量将小皇子呛哭了。

  “啪!”沈云柔上前就是一个耳光。“废物!”

  伸手拿过婢女手中的汤碗,沈云柔小心翼翼的吹了吹,去喂小家伙。

  婢女惊恐的看着沈云柔,平日里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居然也会有母爱……

  这孩子又不是她生的。

  “娘娘,是那奶娘太过喜吃辛辣,太医署的饮食寡淡,她偷偷吃了些辣……”婢女调查清楚,赶紧来禀报。

  沈云柔拿着汤勺的手僵了一下,冷眸回头。“管不住自己的嘴,留着有何用?杀!”

  婢女身体颤了一下,低头离开。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