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阳萧君泽 第327章 萧承恩下跪求朝阳

小说:沈朝阳萧君泽 作者:厉王的替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4:45: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景黎,领旨受罚。”禁军还想求情,但景黎已经接受惩罚。

  “统领,五十军棍……太重。”禁军紧张开口,再次求饶。“陛下,统领只是一时糊涂,罪臣之女已经伏法,求您饶了统领。”

  军中棍罚与宫中不同,军棍是中空的铁棍,里面塞满沙子和纸屑,一棍打下去是会骨头断裂的。

  五十军棍……

  会要人命。

  “景黎领罚。”景黎再次开口,气压低沉。

  禁军不敢多说,既然景黎认了,他们便无法多说什么。

  萧君泽沉默了许久,转身离开。

  这是他给景黎的罚,也是给他的赏。

  如今,能让萧君泽信任的人不多了,但愿景黎能担的起他的信任。

  “陛下,您如此惩罚景统领,就不怕……皇后娘娘趁虚而入?”阿福有些担心,一瘸一拐的跟在萧君泽身后。

  阿福一直都是跟着萧君泽的,萧君泽失踪,沈芸柔虽然不敢明着动萧君泽身边的大太监,但暗地里没少用手段。

  宫中多是趋炎附势之人,阿福早在长孙皇后失宠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

  所以他能撑下来,能活着撑到萧君泽回来。

  “让太医看过了吗?”萧君泽停下脚步,视线落在阿福已经溃烂的腿上。

  阿福心慌的拂了拂身子,还好有衣服遮挡,否则便是污了圣目。“谢陛下关怀,薛神医已经看过了……无非就是留点后遗症。奴才命贱,无妨……”

  萧君泽眼底的情绪有些暗沉,转身走了几步,声音沙哑。“你是跟在母后身边的人,宫中的传可是真的?”

  阿福走着的脚步僵了一下,惊恐的抬头看着萧君泽。

  陛下,是怀疑了吗?

  “陛下,成年人总有自己的路要走,无论是瘸着还是爬着,您说是吧?”阿福是个聪明人,否则也活不到现在。

  无论是爬着,还是跪着,总要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

  长孙皇后当年是不是有私生子,是不是与外人不染,是不是对先帝不忠,都不重要了。

  路是要自己走的。

  没有人能陪着谁一辈子。

  萧君泽深吸了口气,居然没有一个太监活的通透。“阿福,你身上受的苦,朕都会替你讨回来的。”

  阿福眼眶有些泛红,直直的跪在地上。“陛下……奴才命贱,不要紧的,只是景统领……”

  阿福还是担心沈芸柔会离间景黎,所以他想壮着胆子替景黎求个情。

  “朕不怕她离间,就怕她不离间。”萧君泽冷笑了一声,径直离开。

  这个时候,就是他与朝臣,与沈芸柔之间的博弈。

  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萧君泽抬头看了眼天色。

  “母后……你看这宫中之人的嘴脸,太过肮脏了。”见惯了肮脏的黑暗,萧君泽会越发想要留住身边的光,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

  当初误以为慕容灵就是在避暑山庄救自己的那道光,所以哪怕不爱……他也要努力强迫自己用慕容灵想要的方式留住她。

  可后来他才发现,他想要的不过就是肮脏世界的一抹干净纯白罢了。

  除了朝阳,再也没有人能让他如此偏执了……

  “朝儿,别怪我。”萧君泽压低声音,垂眸握紧双手。

  这次朝阳入宫,他就不打算放她离开了。

  他还是……自私,偏执,又疯狂的想要将朝阳困在自己的牢笼中。

  ……

  京都,城内破庙。

  朝阳揭了皇榜,讽刺的看着萧承恩。“皇帝还没死呢,裕亲王就敢张贴皇榜了,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萧承恩坐在角落里,满手都是鲜血。“帮我……救人。”

  “王爷求人的方式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豪横。”朝阳走进破庙,倒吸一口凉气。

  青鸾满身是血,蜷缩在角落里,疼痛仿佛已经到了极致。

  “你给她吃了什么?”朝阳紧张的走到青鸾身边,摸了摸脉搏。

  “你给的堕胎药……”萧承恩声音有些低沉,还透着杀意,若是这药不管用,他要朝阳陪葬。

  “你可……真狠。”朝阳再次深吸了口凉气,脸色一沉。“求生欲真强啊……”

  青鸾的求生欲太强了,但这求生欲是作为母亲对孩子的保护。

  那堕胎药其实是催生的药物,因为南疆女多数怀的都是死胎,催生下来也是死去的孩子,所以与堕胎药无异。“从未见过……南疆女一身蛊毒压身,胎儿居然还活着?”

  朝阳也震惊的看着青鸾,快速试探她的鼻息。“师父笔中记载,南疆女天生体阴,无法生育,就算是有孕也是死胎,我给你的药没有问题……可青鸾怀的是活胎,小家伙求生欲很强。”

  两种药都是催生的。

  青鸾对孩子的保护欲也很强。

  惊愕的看着已经快奄奄一息的青鸾,朝阳心口是震撼。“这腹部的

  伤……”

  “她想刨开腹部,救孩子……”萧承恩声音有些发颤,低头撑着眉心,眼睛发胀。

  朝阳抬头看了萧承恩一眼,朝阳摇了摇头。“你不配。”

  萧承恩,配不上青鸾。

  南疆女多断情绝爱,她们是以牺牲女人的生育能力来炼制蛊虫的。

  这么一来,在男人眼中……她们就成了只能利用的工具,却不会为之付出真心。

  不能生育的女人,对于这些男人来说一文不值。

  萧承恩什么话都没说,只要朝阳能救青鸾。

  “既然身边已经有了新的南疆女,为何还要执着救她,就算是她活下来也无法回到从前了。”青鸾已经为了这个孩子损耗了太多元气,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控蛊了。

  朝阳在来的路上听到了蛊铃声,这说明萧承恩身边还有新的南疆女。

  “我的事情不用你多问,你只需要救活她……否则本王要你陪葬。”萧承恩声音有些发颤。

  他不愿意承认,他和青鸾……在跌落悬崖之后,一直都在互相救赎。

  失忆时候的萧承恩,对青鸾也动了心。

  可他还是恢复了记忆,他无法忘记苏婉儿,更无法回应青鸾的感情。

  就这样……让青鸾活下来,远离他,这是最好的选择。

  “裕亲王,就算我不救,您也杀不了我。”朝阳冷笑。“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当初萧君泽找您求药的时候,您可是让他跪下了。”

  “朝阳!”萧承恩声音发颤的看着朝阳,知道朝阳是故意的。

  “救她,让她恨我……带她走。”萧承恩终是妥协了。

  青鸾是南疆女,朝阳带她走也是情理之中。

  起身掀起衣摆,萧承恩直直的跪在了朝阳面前。

  朝阳的身体僵了一下,她根本……没想到萧承恩能为了一个南疆女,做到这一步。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