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阳萧君泽 第362章 萧悯彦是真的单纯?

小说:沈朝阳萧君泽 作者:厉王的替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4:45: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是朝阳?”

  朝阳进了雅间,那个坐在窗边的少年先开了口。

  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沐浴在萧悯彦身上。

  朝阳一时有些慌神,许久才反应过来。“朝阳见过六皇子……”

  “既然是朝阳郡主,那应该就是大虞的皇后了,悯彦应该向您行礼。”萧悯彦起身,冲朝阳作揖。

  朝阳轻声咳嗽了一下,缓解自己的尴尬。

  萧悯彦的眉宇太像少年时的萧君泽……

  方才她进门,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过去。

  一时看的有些痴傻,朝阳缓了很久才冲萧悯彦笑了一下。“六皇子客气了,不知道六皇子找我有什么事情?”

  收敛了眼底的惊愕,朝阳淡然的问了一句。

  “我可以叫你姐姐吗?”萧悯彦紧张的看着朝阳。

  朝阳愣了一下,这是什么要求?“皇子随意。”

  皇家之人身份尊贵,不过……既然她被封为奉天的郡主,六皇子叫她一声姐姐也不为过。

  “姐姐,我和皇帝哥哥长得最像了,对不对?”萧悯彦话语透着单纯。

  朝阳感觉萧悯彦有些不按套路出牌,是真的单纯,还是……

  “啊,是,皇子与陛下眉宇间相似极高,尤其是陛下少年时期。”朝阳点头,说的倒也是实话。

  “可是,皇帝哥哥好像不喜欢我了……”萧悯彦一脸失落。

  朝阳有些看不清六皇子的目的,知道她出宫去了木家别院,还知道让人在木家别院等她,将她约到这里来……

  如今又表现的单纯洁白,活像一只被欺负的大白兔。

  “六皇子找朝阳来……”朝阳有些耐不住性子了,她可不是很闲的那种人。

  “姐姐,听二皇兄说,皇帝哥哥最信任和听的就是姐姐的话,悯彦不想离开皇城,不想去江南之地,姐姐能不能帮悯彦求求情……”萧悯彦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声音哽咽。

  他在求朝阳,让萧君泽收回成命。

  “江南之地乃是奉天粮仓,陛下将江南之地给了皇子,足以见得陛下对皇子的重视和信任,这么好的肥差,为什么要求情?”朝阳蹙眉。

  “悯彦只想留在哥哥身边,至于其他,从来不感兴趣。”萧悯彦摇头,抬手擦了擦眼泪。

  “皇子……”朝阳第一次见男人哭的这般我见犹怜……

  好在对方是个少年,看起来年龄不大,所以倒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但一个大男人这么说着说着就哭,也是在是罕见。

  仔细想了想,除了谢允南那个哭包,好像再也没见过这般能哭的人了。

  只是谢允南长相极柔美,他不说话没人知道他是个男人。

  但萧悯彦不同。

  萧悯彦和萧君泽七八分相似,虽是少年模样,但却十分硬朗。

  “姐姐……我不想走,我也不想管理什么江南之地,也不想管理什么粮仓,我只想留在哥哥身边,求求你帮帮我,我不知道要找谁……”萧悯彦的哭腔越发浓郁,手足无措。

  朝阳安静的看着萧悯彦,如若不是对方太会演戏,那就是……过于单纯了。

  可在皇宫之中,这般单纯的人,真的能活得长久吗?

  除非,是萧君泽保护的太好了。

  “陛下和皇子的感情还真是让人羡慕。”朝阳试探的看着萧悯彦。

  萧悯彦这才收敛了哭腔,像是很自豪的点头。“嗯,皇帝哥哥对我是最好的。”

  朝阳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若有所思。

  “皇帝哥哥说永远都不会丢下我,会永远陪着我,我也说过永远不会背叛他,所以……我不能食。”萧悯彦垂眸,眼眸不易察觉的沉了一下。

  萧君泽也绝对不能背弃他……

  所有人都可以,只有太子哥哥不可以。

  “六皇子,陛下真的很在乎你,也真的为你考虑了,他之所以让你去江南之地,是想让你远离这些阴谋和权斗,您也应该理解他。”朝阳并不打算去求萧君泽。

  当初她因为萧悯彦的死埋怨过萧君泽,如今……

  她哪还有脸因为萧悯彦去找萧君泽。

  “姐姐……”见朝阳没有要帮他的意思,萧悯彦又哭了。

  眼泪掉落在桌面上。“悯彦不想走……”

  “六皇子也是大人了,要懂得陛下的良苦用心。”朝阳见萧悯彦并没有别的意思,起身看了眼窗外。“时辰不早了,皇子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朝阳先行告退。”

  萧悯彦委屈的擦了擦眼泪,没有强行留朝阳。

  这短暂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离开雅间,朝阳蹙眉回眸看了一眼,萧悯彦……

  一个单纯到如同孩童的少年,是自己想多了?

  如若萧悯彦真的有心计,应该满心欢喜的前往江南之地,因为只有守住了江南之地,才能扼住萧君泽乃至整个奉天的命脉。

  当年的先帝对长孙

  家起了杀意,就是因为曾经的江南是长孙家的囊中之物。

  在先帝想要起兵与西关柔然蛮族开战的时候,与长孙家主的意见背道而驰,整个江南在那一年未交出一粒粮,以旱涝无收为理由,生生断了三军的粮草和军饷。

  这件事,乃是正面与皇权较量,先帝那般睚眦必报之人,怎么可能会不想尽办法除掉长孙家。

  “皇子,长孙先生那边说……辛苦您了。”门外,手下走了进来。

  萧悯彦单纯的面容瞬间覆盖冰霜,嘴角上扬,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我帮了长孙无邪这么大的忙,他可要好好谢谢我。”

  “那是自然。”门外,长孙无邪自己走了进来,气压冷凝的让所有人发颤。

  “我帮你约出朝阳,你的目的是什么?”萧悯彦有些不解,是要对朝阳动手?

  可看长孙无邪的样子,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只是为了见见朝阳?

  “自然是为了我们的计划。”长孙无邪坐在榻上,伸手拿过萧悯彦手中的茶盏,换了一边,喝了一口。“你的茶凉了。”

  萧悯彦少年的脸上微微透着不悦。“我的茶凉了,那也是我的茶,你不要染指。”

  长孙无邪笑了。“谁说一定是你的茶?这酒楼是我的,这茶自然也是我的。”

  萧悯彦脸色越发泛白。“你答应过我。”

  “别紧张!”长孙无邪看着萧悯彦。“他除了是你哥哥,还是我长孙无邪的表弟,我曾经答应过姑姑,会护萧君泽周全,保他性命,自然不会食。只是,你要明白一个道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那就永远都不会向任何人低头,除非……你能将他拉下神坛。”长孙无邪再诱惑萧悯彦。

  “哥哥不需要做皇帝,他并不喜欢……他只需要留在我身边就好,我会保护好他,所有的危险和杀戮,让我一个人来便是……哥哥只需要躲在我身后,什么都不用做……”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