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朝阳萧君泽 第399章 朝阳还在乎萧君泽?

小说:沈朝阳萧君泽 作者:厉王的替嫁王妃 更新时间:2021-07-22 14:45: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陛下若是要对星移动刑,那就先罚我吧。”朝阳冷声说了一句。

  萧君泽蹙眉,生气朝阳太过护着这个星移。

  “陛下,这个人私闯后宫,无视宫规,您若是不惩罚……臣妾和后宫众女眷……”倩儿声音哽咽,跪在地上。“陛下,您要为臣妾做主。”

  “陛下,此人祸乱宫闱,若是再传出当年的传闻……”倩儿再次开口,声音有些发颤。

  显然,她在试探萧君泽的底线。

  这段时日,宫中关于先皇后的传太多,有人说先皇后祸乱宫闱,与来历不明之人在宫中产下一女,也有人说先皇后在后宫私养男人。

  倩儿的话音刚落,萧君泽的气压就已经让人害怕。

  “臣妾听闻这大晚上的又有人私闯宫廷后院,妄图祸乱宫闱?”院落外,沈芸柔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被宫女扶着。

  “皇后不在宫中休息,出来做什么。”萧君泽冷眸看了沈芸柔一眼,这么快就来了。

  “陛下,臣妾是这后宫之主,没有管好后宫是臣妾的错。”沈芸柔拂了拂身子。“陛下,此人是朝阳郡主的药童,是为了给皇子看病来的,既然是臣妾同意入宫的人,不如交给臣妾处理?”

  沈芸柔想要走星移的处置权。

  “皇后娘娘,祸乱宫闱的罪名,朝阳承受不起。”朝阳冷眸看着沈芸柔,威胁的意味浓郁。

  小皇子的天花可还没有完全根除,若是沈芸柔现在做对她不利的事情,她定然不会再医治。

  “皇后娘娘明察,此人无故闯进后宫内殿,无论是什么原因,其罪当诛。”倩儿赶紧开口,想借沈芸柔的手处置星移。

  沈芸柔眯了眯眼睛,看了萧君泽一眼。“先帝在位时就曾下旨,外人不得召不得入后宫,任何男子无论什么理由进入后宫,格杀勿论。”

  朝阳的心口紧了一下,沈芸柔这不是在逼萧君泽处置朝星移,这是在给萧君泽的伤口撒盐。

  显然,当初先帝的这条格杀令是针对长孙皇后和那个男人的。

  “陛下……”见萧君泽脸色暗沉,朝阳上前了一步。

  在沈芸柔和萧君泽面前,她自然是要站在萧君泽这边。

  “陛下觉得,这个药童,要怎么处置?”沈芸柔步步紧逼,目的根本不是除掉星移。

  萧君泽的手指已经握紧到泛白,所有人都能看出萧君泽的隐忍。

  长孙皇后是他的底线,而沈云柔总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皇后娘娘,星移是我的人,也是毒谷出来的医者,宫中有,病者不忌医,听闻怜嫔娘娘夜里经常被噩梦自扰心神不宁面容枯黄,是早衰之症,这才让星移前来探望和送药,如若这样就祸乱宫闱,需要净身,那太医院的太医署,改为太监署不是更好?”

  见倩儿和沈芸柔都给星移扣祸乱宫闱的帽子,朝阳冷声改口。

  沈芸柔眯了眯眼睛,冷笑。“没有陛下允许,就算是你……”

  “听闻小皇子是早产,可朝儿给小皇子看天花的时候,却发现小皇子的脉搏健稳,不似早产之状。”朝阳打断了沈芸柔的话,声音不轻不重。

  沈芸柔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微微有些泛白。

  见朝阳替自己解围,萧君泽的阴霾仿佛瞬间消失,扬了扬嘴角,站到朝阳身后。“竟有此事?”

  “朝阳郡主……有些话可不能乱说。”显然,沈芸柔还是慌了。

  她如今唯一的把柄也就是这个小皇子了。

  “星移奉我的命来给怜嫔送药居然被诬陷祸乱宫闱?”朝阳叹了口气,有些惋惜。

  沈芸柔隐忍地咬了咬牙,视线落在倩儿身上。

  倩儿显然更慌了,她当然知道小皇子不是沈芸柔亲生的,不过是陛下碍于沈家的权势没有揭穿而已。

  “既然朝阳郡主说了……那怜嫔可还有异议?”沈芸柔咬牙开口。

  倩儿可不敢这个时候得罪沈芸柔,只能紧张地抬头看着萧君泽,想看看萧君泽的态度。“陛下……”

  朝阳手指慢慢收紧,如若是萧君泽让人陷害星移,他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萧君泽站在朝阳身后,视线一直都在朝阳身上,有些灼热。

  朝阳方才帮他解围,是因为在乎吧……

  “既然郡主说了,这个药童只是来给你看病,那就不必大惊小怪了。”萧君泽看都没有看倩儿一眼。

  倩儿跪在地上,无力地垂坐。

  虽然明知道自己只是萧君泽的棋子,是萧君泽用来除掉慕容灵和慕容家的棋子。

  可倩儿的心口还是闷疼得厉害,呼吸发颤。

  就算只是棋子,她也是后宫嫔妃。

  来历不明的男人闯入她的内殿,而且闹得人尽皆知……

  萧君泽不仅不给她留任何脸面,还如此明显地包庇朝阳……

  如今在宫中之人眼中,她倩儿就是个笑话。

  一个连清白都不被陛下在乎的笑话。

  “陛下

  所极是……是倩儿误会了……”倩儿无力地开口,苦涩的撑着地面笑了一下。

  算计到今日,除了得到这个空有其表的身份以后,她依旧一无所有。

  从前她羡慕慕容灵,羡慕慕容灵是慕容家的大小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以肆无忌惮的嚣张跋扈。

  那时候她就想,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也要爬到高处,再也不做仰人鼻息之人。

  可当她费尽心思爬上来了,却依旧只是个笑话。

  这后宫的女人注定就是悲哀的,手中无实权,全都要依仗眼前这个冷漠男人的宠爱,如若被他偏宠便是三生有幸鸡犬升天,如若哪日失宠,那就是万丈深渊,无间地狱。

  “既然只是一场误会,那臣妾……就先行告退了。”沈芸柔冷眸看着朝阳一眼,这次是她太大意了。

  “娘娘……”身后,宫女有些害怕,她也只是听说了这件事,想让沈芸柔趁机踩踏一下朝阳郡主的气焰,没想到会让朝阳郡主反压……

  沈芸柔哼了一声,径直离开。

  这件事出的太突然,沈芸柔自己也很清楚,一定是有人故意利用星移来算计朝阳。

  既然有人要算计朝阳,那她自然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草率了……

  “明日晨昏定省,让倩儿前来敬茶。”沈芸柔停下脚步,冷笑了一声。

  萧君泽对自己的棋子还真是从不怜惜……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下手了。

  ……

  怜嫔住处。

  朝阳带星移离开之时,天下起了雨。

  萧君泽居然当着所有宫人的面,亲自为朝阳撑伞。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