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章 被陨石砸死的女人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中年男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你出卖我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说。”女人穿着黑色的风衣,单手插在口袋里,嘴角挂着嘲讽的笑。

  她懒得再看眼前这个男人丑陋的姿态,一脚把跪在面前的他踢开,对站在她身后的女孩说道“扔去喂鱼。”

  “不要!不要啊!叶七夜!你不得好死!我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能这么对我!”

  中年男子叫喊着被几个壮汉拖了出去,很快便没了声音,叶七夜原本冷漠的神色缓了下去,转身捏了捏身后女孩的脸,“小兰,你就笑一笑嘛,整天绷着张脸会神经衰弱的。”

  被称做小兰的女孩依然一副三无少女的样子,只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以表达自己的愤慨。

  叶七夜松开手,带头往仓库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解决了一个臭虫,接下来去好好潇洒潇洒,小兰,给秦朗打电话,让他先别忙堂里的事,咱们放松放松。”

  夜晚华灯初上,s市有名的夜店沸点迎来了一伙特殊的客人,叶七夜带着小兰和秦朗走特殊通道进了夜店,一进去,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能把心脏不好的人活活吓死。

  一路从楼梯进入二楼,避开了那些人群。

  坐在沙发上,叶七夜给自己开了瓶酒,招呼道:“秦朗,你站着干嘛,坐啊。”

  秦朗揉了揉阳光帅气的脸,赶紧坐到了另一个沙发上,舒服的叹了口气,抱怨着:“老大,说真的,还不如在堂里处理事情呢,这有什么好玩的。”

  小兰检查完整个包厢后,对叶七夜点了点头,示意没问题,随后站到了叶七夜身后,像个雕像似得一动不动。

  叶七夜喝了口酒,神秘的笑了笑,没说什么,她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皱巴巴的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食指指尖燃起一簇火苗,烟雾缭绕间,本就昏暗的包厢里,叶七夜的神色越发看不分明。

  秦朗的眼底满是痴迷,在他看来,叶七夜的一举一动都有着无穷的魅力,事实上,叶七夜并不妖娆,也不温柔,整天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头发自然的散着,刘海垂下来遮住了眼睛,唯一值得打分的地方大概就是她的那张脸,精致的过分,白皙的皮肤仿佛上好的羊脂玉,不管她怎么抽烟酗酒,皮肤还是那么好,墨玉似得眼睛闪着琉璃的色彩,和她对视都需要极大地勇气和坚定的心智,否则你会忘记自己想说什么。

  正在秦朗想着叶七夜的优点时,包厢门被轻轻敲响,秦朗站起身去开门,打开门看到毛爷那张胖脸,秦朗轻松了一口气,“毛爷啊,您怎么来了?”说完这句话,秦朗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劲,门外的保镖去哪了?脖子一麻,他晕了过去。

  叶七夜翘着二郎腿看着站在对面笑的跟弥勒佛似得毛爷,再看了看倒在地上跟个死鱼似得秦朗,冷冷一笑,“毛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毛爷搓着手,笑的无害,“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请小叶你和我走一趟,你放心,只要你和我走了,你的两个手下我保证不伤害他们一分一毫。”

  叶七夜揉了揉眉心,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领,“那就走吧。”

  小兰拉住了她的衣袖,焦急的摇了摇头,叶七夜捏了捏她的脸,笑容终于有了些暖意,“放心吧。”

  叶七夜转头看着毛爷,平淡的说:“让他们先走。”

  目送着小兰和秦朗坐上车,开走了之后,叶七夜深吸一口气,和毛爷上了另外一辆车。

  一行五辆车,沉默着往郊外开去,渐渐远离了繁华市区。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毛爷点着了一根雪茄,“小叶啊,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接手华武堂那么久,堂里的势力也吃的差不多了,当年陈大哥手里掐着我的把柄,你也应该知道,我只想要那盘带子。”

  叶七夜挑了挑眉,不解道:“毛爷,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啊,你也知道我是怎么接手华武堂的,说句不好听的,我那叫篡位,陈剑南当年的手下都被我搞死的差不多了,那些陈年旧事,我知道的也不多。”

  毛爷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小叶,我好声好气的和你商量,你别太过分。”

  叶七夜手肘放在膝盖上,双手交叉撑着下巴,眼睛死死的盯着毛爷,“您这么急着要那盘带子,是不是后台倒了啊。”

  毛爷自腰间拔出一把枪,抵在叶七夜的眉心,表情阴狠扭曲,“叶七夜,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实把带子交出来,我也许会让你死的痛快点!”

  叶七夜身体放松的靠在车背上,嗤笑道:“哎呀,恼羞成怒了,毛自勇,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张脸扭曲成什么样了,年纪大了,小心心肌梗塞啊。”

  没给毛自勇再开口的机会,叶七夜迅速的看了眼车窗外,勾起嘴角笑了笑,“够了。”

  够了?什么够了?毛自勇还没明白过来,就看到了极度诡异的一幕,他的枪竟然自动解体了!他惊恐的看着叶七夜,只见叶七夜指尖捏着一枚子弹,对他淡淡一笑,手指一弹

  子弹射入了他的眉心。

  解决了剩下的所有人之后,叶七夜的掌心燃起一团火,对着那些停在路边的车扔了过去,火光冲天,叶七夜食指中指并在一起,自眉尾那里向前轻轻一挥,对着燃烧的汽车敬了一个军礼。

  郊外的夜晚有些寒冷,叶七夜拢了拢衣领,朝市区的方向走去。

  走没两步的叶七夜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抬头往东边看去,郊区的空气不错,可以看清漫天的繁星,夜幕中,一道流星拖着金色的尾巴朝她飞了过来,她在一瞬间动也不能动,脑海里最后的想法就是,妈的,老娘竟然是被陨石砸死的!

  “世子!世子!世子您快醒醒啊!”

  叶七夜迷迷糊糊中就听见有人在她身边不停地说着柿子柿子,“我不吃柿子……”

  “世子,您终于醒啦!我这就去告诉王爷!”

  她睁开眼,看到了雕刻着古朴花纹的床头,看了一会,缓缓转头打量着四周,身体像是被车碾过的疼,艰难的揭开被子,坐了起来,叶七夜盯着自己的手发起了呆,渐渐地,她的身体颤抖了起来,神色惊恐的跳下床,却因身体太虚弱而摔倒在地,她就这么躺在地上,一脸的绝望。

  十几年的隐忍,十几年的努力,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切,如今,全部都化作了云烟,她怎么可能不绝望……终于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结果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一切都要从头来过?

  老天真爱开玩笑。

  “啊!世子!您怎么了!”

  “世子!您怎么在地上啊!”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叶七夜眼前出现了一张端正清秀的中年女人的脸,她一脸心疼的抱起叶七夜,把她放到了床上,小心的盖好被,另一个大约十几岁的小姑娘站在床边,眼泪汪汪的看着她。

  叶七夜不知这是怎么回事,越过两人,她发现门口还站了一个人,那个人背着光站着,她看不清他的面容。

  “青姨,她清醒了吗?”

  站在门口的人进了屋,和那个叫青姨的人说着话,随着他靠近床边,叶七夜终于看清了他的长相,面若冠玉,目若晨星,一双桃花眼勾人夺魄,本该十足风流的长相,来人却冷着一张脸,再加上一身黑衣,更显得阴沉。

  青姨侧着身子站在床脚,低头回答道:“回王爷,世子已经醒了,就是不说话。”

  叶七夜这时脑子已经彻底清醒了,也从那些绝望的情绪中摆脱了出来,听见青姨喊这个男人王爷,再想到刚才她们喊自己世子,嚯!这人是这副身体的爹啊!

  这个爹长得还挺不错,叶七夜是个十足的颜控,想到自己的脸并不丑,她心里就好过多了。等等,世子,叶七夜想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她不会变成男人了吧!

  偏偏现在周围都是人,她根本不能证实!

  叶君止看着叶七夜不同于以往的深沉表情,眼底划过一丝暗芒,对叶七夜说道:“最近不要乱跑,养好身体,等好彻底了,我再来看你。”说完,转身离开了。

  叶君止一走,小姑娘轻呼一口气,呼的一下趴在床边,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委屈的嚷嚷着:“呜呜呜,世子你终于醒了,你都睡了三天了,吓死小兰了!王爷也真是的,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她嘟嘟囔囔说了一大堆,叶七夜只记住了两个字,小兰。

  “你叫小兰!”

  小兰吓得一个哆嗦,或许是叶七夜的表情太过认真和焦急,不同于以往的迟钝和和蔼,小兰结结巴巴的回答道:“是是啊,呜呜呜,世子你怎么了,你不记得小兰了吗?”

  叶七夜被她吵得头疼,却因为那个一样的名字不好发火,还是青姨有眼色,看出了叶七夜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一把捂住了小兰的嘴。

  叶七夜皱紧了眉,“你们先出去吧。”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