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四章 便宜爷爷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深人静,叶君止的书房,一个身材魁梧的长须老者满脸通红的对叶君止吼着什么,“我是你老子!是七夜的爷爷!我去看我孙子怎么了!以前你说她身体不好不能打扰,一年就让我见那么一面,如今她身体好了,脑子也灵光了!我怎么还不能去看她!”

  叶君止一脸淡然,任你唾沫齐飞,我自岿然不动,等他老爹吼完了,淡定的开口道:“我说了,她身体还未痊愈,我给她用的药猛了,脑子灵光的过分,性格大变,怕吓着您。”

  叶正凌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震天响,“我呸!我孙子以前傻不拉几的我都不嫌弃,现在变聪明了我怕你个鬼!”

  叶君止皱了皱眉,略显心疼的瞥了眼自己的书桌,实在拿自己的老爹没辙,“您想看就去看吧,别吓到她,别一下把她扔天上去,她都八岁了,不是小孩子了,还有,她不吃西街那家的桂花鸭,喜欢吃的是东家的,嗯,也许口味变了,你要去看她两家都买吧,栗子糕是飘香坊的,顺便给她带一些杂书看看。”

  叶正凌每次看儿子面无表情的吧啦吧啦交代一大推孙子的习惯爱好都觉得好违和,果然为人父母就是知道心疼孩子啊。他抽了抽嘴角,摆摆手屁颠屁颠的走了,在门外候着的管家看到老王爷的菊花脸就知道事情成功了,夭寿哦,见一次孙子就跟修为突破似得,可遇不可求啊。

  第二日,叶七夜收拾好自己,精神的在桃花树下打了套拳,刚想去吃饭,就听见了院外传来一声高呼,“七夜啊!爷爷来看你了!”和声音一起出现的,是脑海里一张笑的比菊花还灿烂的老头脸,院门哐当一声被推开了,叶七夜眼睁睁的看着她爷爷把手里拎着的一大包吃的扔给了后面的另一个老头,然后身子一轻,整个人就飞了起来,跟玩蹦蹦床似得,如果她真的只有八岁,或许会很开心,但是现在,她只想爆粗口!

  等叶正凌扔够了,才想起叶君止昨晚和他说的话,心虚的看了看四周,然后不期然的看到叶七夜黑炭似得脸。额,孙子以前不是最喜欢这个游戏了吗?

  “七夜啊,高不高兴啊,爷爷给你买了好多你爱吃的东西,来来来。”

  叶正凌拉着叶七夜的手,坐在树下,抚开了桌上的桃花,管家迅速的放下那些东西,然后站到了远处和青姨说着话。

  叶七夜左手一只鸭,右手栗子糕,嘴里还咬着一个糖球,她无奈的放下手里的那些吃的,“爷爷,我会被噎死的。”

  叶正凌呵呵笑了笑,赶紧给她倒了杯茶,“是是是,是爷爷的错,慢点吃啊,以后爷爷天天给你带好吃的。”

  叶七夜嚼碎糖球咽了下去,说道:“那你别把我扔天上去了。”

  叶正凌忙不迭的点头,看着叶七夜笑的一脸安慰,叶七夜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心脏那里却不知为何有些温热,这是亲情?这就是被人在乎爱护的感觉?叶七夜赶紧喝了口茶,掩饰自己的情绪。

  吃完了叶正凌带来的所有东西,直乐的他笑个不停。

  叶正凌摸了摸胡子,“七夜啊,听君止说,已经可以修炼了,只是经脉还有些凝涩,需要再调养一下,爷爷晚上让人给你拿一些灵药来泡一泡。”

  叶七夜听说自己可以修炼了,心中不开心是假的,无论在哪个世界,力量都是立身之本,她又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若是需要依靠别人活一辈子,那比杀了她还难受。

  她呵呵一笑,心情好了很多,“青姨每天都会给我做一些药羹,不然我也好不了这么快。”

  这一日,叶正凌和她说了很多京城的趣事和叶家的家事,她知道了自己还有两个叔叔和一个姑姑,只是有印象的只有那个从军的二叔,三叔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云游给她找能治她的药,姑姑则是在她两岁那年被一个很厉害的人收为了弟子,带走了。

  她爷爷有一个亲兄弟,是叶家的长老,应该是她的二爷爷,二爷爷下面还有两个伯伯,大伯家有三子两女,二伯家有一子一女,但是按嫡庶来算,她大伯家只有一子配让她喊哥哥。

  她这一脉算是嫡系一脉,二爷爷算是嫡系二脉,一脉里只有她一个孩子,二叔立志疆场,多年来不曾娶妻,三叔潇洒人间,求仙问道,早就说过一辈子不成婚,姑姑更是据说有不世之材,是叶家最有可能飞升成仙的人,所以,在叶君止继承王位的时候,她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世子,哪怕她是个病秧子一副活不久的样子。

  但是叶家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成为了胤王不一定就能成为家主,当年叶家先祖帮助西楚皇帝建立了这个国家,楚王为了报答叶家,授予了叶家异姓王世袭罔替。但是叶家在西楚建立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自有一套挑选家主的规矩,那便是能者居之,也就是说,她可以继承王位,但是家主之位,就不一定是她了。想到这里,叶七夜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能活这么大,这和叶君止精心的保护离不开关系,但是也和她不能修炼无法当上家主有关。

  叶正凌离开后,叶七夜静静的想了一些事情,伸出手接住一片花瓣,低声说道:“我并不在乎什么家主,也不想当什么王爷,但是,我讨厌别人

  时时刻刻盼我死,我还没弄清楚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世,我,需要力量,需要势力,需要叶家。”花瓣被她轻轻碾碎,她眼底充满了冰冷和野心。

  她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圣人,也从来不屑于欺骗自己,在知道自己可以修炼的那一刻,她沉睡已久的斗志再次重新燃起,她渴望力量,渴望竞争,渴望胜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前世已经习惯了那样的日子,不要说什么让她体会一下平凡的生活,在她看来,平凡的生活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当你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为什么还要屈服于那些不知所谓的人。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谜团,她为什么会穿越,叶君止为什么不好奇她突然性格大变,这可是修仙的世界,谁不知道夺舍这种事?她为什么要女扮男装,仅仅是嫡系之间为了争夺王位的继承?她的母亲是谁?为何从未听人提起?她还有没有可能回到地球?

  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她自己慢慢解开,她看着自己纤细的手指,笑了笑,没关系,时间还长,她有的是耐心。

  夜晚如期而至,叶七夜看着不断冒泡的浴池,咽了咽口水,她下去确定不会被煮熟?

  青姨在一边看的好笑,提醒道:“放心吧世子,这是药效起来了,你快进去吧。”

  青姨从小把她照顾大,是整个王府除了叶君止以外唯一一个知道她女儿身的人,叶七夜也不矫情,三下两下把自己脱光光了,踩着阶梯下了浴池。

  刚开始,她只感到舒服,但是下一秒就像无数只小虫子在往骨头里钻,又痒又麻又疼,叶七夜狠狠咬住了下唇,闷哼了一声。

  青姨看的心疼,忙劝道:“世子,你别忍着,疼就叫出来。”

  叶七夜并没有叫,而是一个转身,趴在池边,手指紧紧的抠住玉石上的缝隙,指尖泛白,额头冷汗直冒。

  只是泡了灵药浴而已,为什么就跟断骨剜肉一样的疼,是每个人都要经历一遍这样的痛苦,还是只有自己是这样的,叶七夜闷哼一声,眼睛一翻,晕了过去。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