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八章 三皇子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走了一段路,前方围了不少的人,叶七夜并不是好奇心重的人,瞥了眼就要绕开,刚抬起脚,就听见了人群里传来叶允涵的声音。

  “你们干嘛要打他!他好可怜啊!”

  叶七夜看了看叶石,叶石点了点头,用空出来的手左右开弓推开了人群,被推的人刚想骂娘,看到叶石冷峻的脸和身上放出的气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叶七夜在一众不满的目光下,走到叶允涵的身边,问道:“怎么了?”

  叶允涵看是叶七夜,赶紧拉住叶七夜的袖子,说道:“三哥,你看,他们那么多人打一个!好过分!你帮帮他吧,我说的话他们都听不见。”叶允涵年纪小,个子矮,又不想没有风范的挤到前面,楚夕颜身边的护卫也没有刻意隔开人群。

  叶允涵身边站的楚夕颜也面露不忍,只是好像还顾及着什么,没有开口,叶七夜看着一群侍卫模样的人在对一个蜷缩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孩子拳打脚踢。并没有像叶允涵想的那样立刻出声劝阻,而是认真的打量着什么,看了一会,叶七夜走到楚夕颜身边问道:“可否告知一下,打人的是谁的侍卫?”

  楚夕颜脸色有些羞愧,“是三皇子。”堂堂三皇子当街纵容手下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下手,确实让身为皇家人的楚夕颜感到羞愧。

  叶七夜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你为什么不劝的话,她看楚夕颜并非冷血无情之人,之所以没有开口,大约是有什么难之隐。

  “住手!”叶七夜喊了一声。

  那些侍卫旁边站着一个类似头头的人,看叶七夜的穿着并不是普通人,再往叶七夜身边看去,自然也就看到了和她站在一起的楚夕颜,侍卫头头命令动手的人停手,然后对身后的马车说了些什么。

  “看什么看!滚滚滚!皇家办事!闲人离开!”一些侍卫开始驱逐围观的百姓,很快清出了一块空地。

  车帘被挑开,走出了一个穿着黄色锦袍的青年,长相俊朗,但是眉目间很是轻浮,手中拿着一个折扇,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

  三皇子下了马车,看也没看地上躺的少年,径直走到楚夕颜面前,笑道:“夕颜,最近都没怎么见到你啊。”

  楚夕颜笑的矜持有礼,“最近学业有些繁忙。”

  三皇子点了点头,看向叶七夜,上下打量了一番,认出了她身边的叶允涵,“你是叶家的允涵妹妹,这位是?”

  叶七夜没有再保持有礼的微笑,而是一脸的淡漠,淡淡开口道:“我是叶七夜。”

  三皇子面露讶然,“叶兄的病好了?真是可喜可贺,胤王怎么都没有进宫告诉父皇呢?父皇可是一直挂心着叶兄的病呢。”

  听他张口闭口叶兄的病,不知道的还以为叶七夜命不久矣呢。

  叶七夜没有继续解释关于自己的病,而是指了指地上的少年,“他犯了什么事?”

  三皇子懒懒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少年,像是怕脏了自己的眼,很快转过了头,“他冲撞了孤的马车,怎么,叶兄认识这人?”

  叶七夜没回答,地上本来躺着的少年已经挣扎着坐了起来,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但是奇怪的是并没有吭声,没人发现他看向三皇子的眼光像是一只狼,野性,不逊,充满了愤怒和压抑。叶七夜看见了,所以她向那少年走了过去。那少年年龄比叶七夜大,叶七夜本就有些介意自己年纪和身高,也就没有蹲下,反正也没差多少……

  “还站的起来吗?”叶七夜问。

  少年怀里好像抱着什么东西,被打时也没有松开,他慢慢站了起来,虽然摇摇晃晃到几乎再次摔倒。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低着头,没去看叶七夜,也没有回答。

  叶七夜也不在意,转头对有些恼怒的三皇子说道:“我挺欣赏这个小子的,殿下大人有大量,这次就放过他吧。”

  三皇子甩开扇子,笑的优雅,“既然叶兄开口了,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他对侍卫统领使了个眼色,统领立刻对那少年道:“算你走运!遇到了世子爷!还不给我滚!”

  少年踉跄着走了几步,扶着墙一步一挪的缓缓离开了。

  三皇子低头看向叶七夜,说道:“叶兄,有空来宫中找我,我们好好聊聊。”

  “一定。”

  三皇子又对楚夕颜点了点头,然后上了马车,车帘一放下,本来充满笑意的脸立马阴沉了下来,对着空气说了一句:“查查叶七夜到底何时治好的病,她和刚才的少年又有什么关系。”

  三皇子走后,一直躲在叶七夜身后的叶允涵终于站了出来,拍拍胸口道:“怎么遇到三皇子了……”

  叶七夜挑了挑眉,看了看街边多起来的人,没说什么,准备打道回府,“走吧,不好玩,回家。”

  一路上楚夕颜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再没了刚出来时的从容淡定,叶允涵倒还是一样的没心没肺,“三哥,刚才那个人真是无礼,你救了他,他连一句谢谢都没说。”

  叶七夜伸了个懒腰,“我救他也

  不是为了一句谢谢。”那是为了什么呢?或许是看那少年有些武学天赋,她不忍一个天才就这么死了,或许是他备受欺凌的样子像极了曾经的她,或许,就是她一时的同情心泛滥,谁知道呢。

  还没到叶府楚夕颜的马车就先到了,她对叶七夜抱歉一笑,“抱歉,我得先回府了,改日再登门拜访。”

  叶七夜点了点头,目送她上了马车。

  回到叶府,叶七夜边走边问叶允涵,“你为什么害怕遇到三皇子?”

  “三皇子是京都里出了名的残酷暴戾,脾气怪异,你看他笑的那么开心,谁知道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开心,我以前亲眼看见他边打侍女边笑,侍女叫的越惨他越开心,当时好多人都在场,他还不许我们走。”

  叶七夜心里暗道这就是个变态啊,心理扭曲成这样,得治。

  她同时也发现,自己想要知道什么事情,除了叶允涵竟然无一人可问,跟个瞎子没有区别。

  暗暗叹了口气,路漫漫其修远兮,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啊。

  回到小院后,叶七夜伸了个懒腰,觉得自己应该做个摇椅,累了也能好好放松放松。

  叶石把她买的东西交给青姨后就离开了,叶七夜让小兰关上大门,然后走到远离桃花树的地方,握紧拳头用力打向地面,在小兰的尖叫声中,嘭的一声,地面陷下去一个大坑,碎石乱溅,叶七夜有些呆愣的看着自己造成的破坏,再看了看自己完好无缺的手,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力量,这就是修仙和习武的区别。

  她才后天五层,就已经可以造成这样的破坏,那么,那些仙人呢?抬手间移山填海吗?

  桃花飞舞间,叶七夜站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夜晚,叶七夜盘腿坐在地下室的玉石床上,第一次感受到空气中的灵气,这次灵气不像前几天那么疯狂,而是有序的进入她的身体,通过毛孔,进入经脉,再经过化灵诀的运行,在经脉中缓缓流转,最终聚集到丹田处,那里已经已经有了一小团白色的云雾状东西,很轻,很淡,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但是叶七夜很开心,才后天五层就可以内视了,这在她前世根本是不可想象的。

  就这样静静的修炼了一夜,醒来后,她并没有再次突破,这很正常,要是再突破了,她恐怕才会担心,基础不牢,大厦终会倾。

  叶七夜刚推开门,就看到叶君止坐在树下品茶,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父王来的可真早,用过早饭了吗?”

  叶七夜懒懒的拖着步子,倚靠在桌旁。

  叶君止拂去落在茶杯旁边的桃花,开口道:“明日起你入演武场,同叶家子弟共同修炼,五日后,同允涵一起入红叶学院学习。”

  叶七夜淡定的听完叶君止的话,然后回道:“何为演武场?何为红叶学院?”

  “随我来。”

  叶君止起身,离开小院,叶七夜挑了挑眉,跟在他身后。

  七拐八拐之后,两人来到了所谓的演武场。

  空旷而巨大的空地上,布满了各种武器,巨石,阵法,器械,时不时闪烁着各色光彩,有人在对打,有人在闯阵,有人在冥想,有人在休息。

  叶君止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里就是演武场,叶家无论男女,无论嫡庶,凡满五岁,皆需在此修炼。”

  叶七夜刚开始还有些惊讶,看到后来,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在地球时,她的训练比这里血腥残忍多了。

  “何时可以离开这里?”

  叶君止的眼神有些微妙,“年满二十,或者,达到筑基。”

  这是两个不同的条件,一眼便可知谁是天才,谁是庸人。

  “每日辰时,需到演武场晨习,之后去学院上课,下午随便你安排。”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