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二十四章 皇宫夜宴(2)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慕容霸带着夫人和那个青年朝叶七夜那边走去,他首先对叶君止行了一礼,“参见王爷。”

  叶君止点了点头,微微抬手,“不必客气。”

  慕容夫人看了眼慕容云影,眼神嗔怪,慕容云影吐了吐舌头,跑了过去,”娘……“她也知道自己失礼了,赶紧撒娇。

  慕容家四大金刚,好不容易生了个女儿,全家都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要天上的月亮也要想尽办法得到,溺爱的这个唯一的女儿刁蛮任性,脾气和她几个哥哥一般火爆,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可是还好,慕容云影虽然任性,可是心性单纯善良,从未给家里惹过什么麻烦,慕容夫妇也就随了她的性子。

  “七夜,过来见过慕容将军。”

  叶七夜依走了过去,对慕容霸夫妻行了一个礼,“见过慕容将军,慕容夫人。”

  “世子不必多礼。”慕容霸摸了摸胡子,看着叶七夜心中有些感慨,这个孩子终究还是好了,看样子也是十分聪慧,就是不知日后会如何发展。

  “这是犬子慕容海,小海,过来见过王爷和世子!”慕容霸不悦的说道,显然对自己儿子没有眼力见这件事很不满。

  慕容海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父亲已经开口,他是绝对不敢忤逆的,老老实实的上前,“慕容海参见王爷!参见世子!”

  叶七夜玩味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刚才就是他一脸要吃人的看着自己,为什么?听说慕容家的四个公子都十分疼爱慕容云影,该不会是妹控吧,妹控惹不起,惹不起……

  聊了几句之后,叶君止便带了叶七夜先行离开了,慕容海拉着慕容云影落在了父母的后面,小声的问道:“你和那个臭小子很熟?”

  慕容云影点了点头,“他是允涵的哥哥,我们都是朋友。”

  朋友,就怕那个臭小子别有用心,慕容海在心里给叶七夜打上了登徒子的标签,想要诱拐自己的妹妹,不可能!

  可怜的叶七夜还什么都没做就被一个妹控哥哥盯上了。

  “慕容,你觉不觉得胤王变了一些?”慕容夫人轻声问道。

  慕容霸差点没把胡子揪断,当年胤王还是世子的时候,在西楚可是出了名的风流浪荡子,整天和他那两个弟弟还有当时的五皇子,如今的雍王四处游玩,处处留情,偏生他长了一副好皮囊,修炼天赋又强,是当时的西楚第一天才。整个西楚,上到八十岁的老奶奶,下到八岁的小萝莉,没有不喜欢叶君止的,都说少年风流,可以理解,叶君止就这么风流了许多年,慕容霸当时也只是万千看他不顺眼的人之一,好就好在他没有付出行动罢了,只是在心里暗暗羡慕嫉妒叶君止的人生。

  后来,叶君止出门云游天下,再回来时,便多了一个孩子,他性情大变,整个人看起来阴沉了许多,再也没有笑过,深居简出,继承了王位之后更是和以前的老友断了联系,都说他是深爱的妻子死亡,受到了太大的打击才会如此,为此,西楚的姑娘们心都碎了一地,所谓浪子回头最是迷人,可惜,让浪子回头的人并不是她们。

  尽管知道叶君止和以前不一样,慕容霸听到夫人这么说心中也还是有些吃味,“哪里不一样?我觉得还是那副样子,没变。”

  慕容夫人掐了一下自家相公,“我问你认真的!以往的宴会,你看他有和谁说过话吗?今日竟然和我们打招呼了,真是奇了怪了。”

  慕容霸认真回想,似乎确实如此,“想必是唯一的孩子身体好了,他心情好吧。”

  慕容夫人点了点头,“也许吧,不过我看云影挺喜欢小世子的,两个孩子也确实般配。”说着,慕容夫人还回头看了眼慕容云影,难得有一个男孩不嫌弃她家女儿的脾气。

  “胡闹,你还上赶着嫁女儿是吧,你最好消了这个念头,我慕容家的女儿是绝对不会嫁给他叶家的。”慕容霸想也不想的说道,他一看叶七夜的那个长相,就知道那孩子和叶君止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长大后也绝对是个风流的纨绔,这样的人,哪怕日后再有出息,他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受罪。

  慕容夫人就是一提,谁知道慕容霸的反应会这么大,顿时有些不悦,“你这个人,一句玩笑都开不得,都还是孩子,以后的事谁说的准,这么认真做什么!”

  进了大殿,里面都已经坐了不少人,大都是一些大臣,最中央的那个位置肯定是皇帝的,而越靠近皇帝的位置,无疑就越是位高权重。

  叶七夜已经看到了楚夕颜,她正和一个少年坐在一个中年大叔的身边,那边坐的都是皇室。

  叶七夜被叶君止带着,也走到那边坐了下来,谁让他们家是异姓王,虽然不属于皇室,但和一般的大臣,也有很大的区别。

  坐在雍王下首,叶七夜的和楚夕颜之间只有一臂的距离。

  自从进入了这间大殿,叶七夜便收到了不少的视线,大部分都是惊讶的,不可置信的,并不是惊讶于叶七夜的身体好了,而是惊讶于她的长相。

  所谓三岁看到老,如今的叶七夜已经八岁了,眉目间和叶君止

  也有几分相像,更重要的是,这父子两个走路的姿态和神色,都十分相似,一样的寡淡疏离,一样的不苟笑。

  坐下之后,叶君止察觉到了一道视线,他转头看去,越过叶七夜和楚夕颜这两个小不点,看到了雍王。

  雍王是一个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大叔,穿着一身王服,看起来十分富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富商。

  叶君止愣了一下,或许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遇到雍王,雍王已经多年不曾理会国事,甚至每年都会传出他已经病死的谣,没想到,他今晚会过来。

  端着酒杯,叶君止对雍王遥遥敬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叶七夜端正的坐在座位上,不时的暗中打量着殿内的众人,除了雍王之外,其他的藩王都不在京都,这也是叶七夜一直以来所疑惑的,按照西楚的规矩,成年的郡王都是要就藩的,绝对不允许一直待在京都,可是雍王并不是如此,他自当今皇帝登基就一直留在了京都,深居简出,低调做人,若非一对子女还在外走动,世人恐怕早就忘了这个西楚还有这么一个王爷。

  雍王看到叶君止喝了一杯酒转过了头,眼神一时间有些沉郁,他转头问楚夕颜:“你旁边的那个小子就是叶家的那个七夜?”

  楚夕颜点了点头,“没错。”

  “你以后和他少来往。”雍王冷声说道。

  楚夕颜愣了一下,没想到她印象中一向沉默寡不理世事的父王会管她的事情,还未等她问理由,雍王便有些烦躁的说道:“算了,随便你吧,那个孩子……唉……”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