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二十六章 皇宫夜宴(4)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所谓的晚宴其实十分无趣,都是一些人阿谀奉承,那些歌舞初看还觉得挺好,看了一段时间,便让人失去了兴趣。

  叶七夜忍不住左顾右盼,想要离开这里出去转一转,却也知道这种场合下,她身为胤王世子,根本无法离开。

  又是一段歌舞结束,皇帝看了眼座下的各位大臣,朗声说道:“北周狼子野心,犯我边境,多亏前线战士英勇奋战,此战,他们当居首功,诸君,且饮此杯!”

  “万岁!万岁!”

  喝了一杯酒,皇帝的脸色微微潮红,显然是十分激动,“天佑我西楚!我大楚必定会一直强盛下去!”

  “天佑我大楚!”

  一时间,又是一大段歌功颂德。

  叶七夜偷偷问楚夕颜,“为什么不是我大楚一定会一统三国?”

  每个皇帝不是都会有这样的梦想吗,一统天下,成为至高无上的帝王。

  楚夕颜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叶七夜,“怎么可能,先不说三国并存从西楚开国就是如此,单是北周我们西楚都没有把握打败,更何况还有一个更强大的东秦,东秦的国力十分强大,若非有万兽森林挡在它和我西楚之间,西楚恐怕早就被东秦灭亡了。”

  原来如此,灵犀大陆上的老大是东秦,本以为西楚就算差一些也无可厚非,没想到竟然差那么多。

  这个晚宴只是为了让皇帝高兴,真正的庆功晚宴会在前线大军归来后才正式举行,那时就不会如此简单了。

  晚宴平静结束,并没有想象中有人不开眼的来招惹叶七夜,毕竟她亲爹还在身边坐着,她代表可是整个叶家,无论是谁,便是皇帝,也要掂量掂量惹怒叶家的下场。

  楚夕颜回到雍王府后,本来打算回自己的院子去休息,结果走了一半,心中有些疑虑,便对身边的侍女吩咐道:“小梅,我们去父王那边一下。”

  小梅打着灯笼,转身跟着楚夕颜朝王府东北方向一个偏僻的院子走去。

  作为京都仅存的一名亲王,雍王的地位无疑是十分尴尬的,自古天家无情,他又不是皇帝的儿子,只是皇帝的兄弟。

  楚夕颜从小就聪慧,更从雍王口中知道了家中的尴尬境地,一直以来都小心谨慎的处事,和太子等人相处也一直比较恭敬,今晚她敏锐的发现了雍王的不对劲,便想去问问怎么回事。

  雍王作为亲王,家中自然不缺钱,可是他所住的院落却是王府最偏僻最小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菜蔬,还侍弄了几只鸡鸭,不知道的会以为这是乡间老农的居所。

  院外无人看守,楚夕颜径直推开门,一眼便看到了独自坐在房门口的摇椅上喝酒的雍王。

  小梅懂事的留在了院外,还关闭了院门。

  “父王。”楚夕颜轻声呼唤,朝着雍王走去。

  到了近前,她顺势坐到了摇椅旁边的石凳上,“父王,夜深了,您少喝一点酒。”

  雍王晃了晃酒壶,看了眼楚夕颜,微微皱眉,“石凳凉,你早点回去睡觉吧。”

  “父王为何不睡?”楚夕颜问道。

  “父王心中有事,睡不着。”雍王淡淡说道,又喝了一口酒。

  自从三年前楚夕颜的母亲因病去世,雍王便越发颓废,整日待在这个小院里,除了偶尔会过问一下楚夕颜的课业,其余的事情一概不问,偌大的雍王府,竟需要两个半大孩子来操持。

  楚夕颜眼中黯然,“父王……你今日在宫中,为何不让我和叶七夜相处……”这个问题她想了很久,如果说是因为担心皇帝猜忌,完全没有必要,雍王府这么多年已经低到了尘埃,纵观整个西楚,再也没有比雍王更可怜和可悲的亲王了,她作为一个孩子,和叶七夜相处,还不至于让皇帝如此上心。

  “叶七夜……叶家……呵呵……”雍王的眼神复杂,“为父并不是不想你和叶七夜相处,只是叶家的人,都是薄情寡性之人,我只是怕你日后伤情。”

  听这话的意思,雍王似乎对叶家很了解,楚夕颜曾试图找出雍王被困京都的原因,可是除了先帝对雍王十分偏爱这一点之外,她什么都查不到。

  仅仅因为先帝偏爱雍王,当今皇帝便对这个弟弟如此刻薄吗?恐怕事实不止如此。

  雍王放下了酒壶,抬手摸了摸楚夕颜的头,“夕颜,你今年九岁了吧?”

  九岁,正是一个孩子天真烂漫的年纪,虽然这个世界的孩子都很早熟,可是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楚夕颜这般精明算计,她又何尝不想活的无忧无虑,万事都有家人操心,可是现在的她,却连自己的真正天赋都隐藏,实力进步也无法明说。

  叹息了一声,雍王向后仰去,靠在了躺椅上,“你哥哥修名是个马大哈,心性善良单纯,一心想着参军入伍,报效国家。可怜你这个孩子,从小就心思机敏,家中的事也多是你在管理,你才九岁……本该活的比现在幸福……”

  “父王,没有什么本该,身为雍王府的郡主,您的女儿,这些都是该我承受的,若我不是安平郡主,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那种无

  法掌握自身命运的处境,您又觉得我会幸福吗?”楚夕颜打断了雍王的话,她从来不信什么如果,她身为雍王的女儿,已经比大多数普通人要幸运,最起码她得到的,远多过她付出的。

  雍王不得不承认,他的女儿,确实比他当年出色,他骄傲之余又十分庆幸,幸好楚夕颜是个女子,否则,他的那个弟弟,恐怕早就对她动手了。

  “夕颜,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为什么我被困在京都,多年来,从未离开过吗?”雍王低沉的叹息了一声,喃喃道。

  楚夕颜心中一动,知道雍王终于愿意说出困扰了她多年的疑问,她心中激动,眼神明亮,“父王……您愿意告诉我了?”

  雍王笑容温和,“我家夕颜如此聪慧,有些事情,是该告诉你了,只是你一旦知道,日后,恐怕再难有之前的轻松。”

  “女儿省的,但是有些事情,您不告诉我,不代表那件事就没有发生过。”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孩子,楚夕颜有时候比大人看的还要透彻。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