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三十四章 最好的合作者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了叶七夜的话,褚良愣了两秒,随即便像疯了一样冲入了房间,一把夺过了褚母手中的药碗,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娘!你告诉我,这些药是不是根本不能救你!你是不是每次喝完这些药都会很痛苦?”

  褚母脸色微微一变,抓住了褚良的手,“没有……娘不疼……娘很好……”

  褚良的眼睛都红了,紧紧的咬着牙,啪的一声跪在地上,“褚良没用……害的娘平白受了那么多的苦……”他的声音已经带了一丝哭腔。

  叶七夜一直都在院内的树桩上坐着,听见了屋内的那声碗碎的脆响,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弧度,鱼,上钩了。

  狗子一直都在偷偷看着叶七夜,见她笑了,便好奇的问:“你笑什么?”

  叶七夜瞥了他一眼,“心情好自然就笑了。”

  狗子还想问什么,褚良出来了。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叶七夜,许久,走上前来,“你能不能救我娘?”他的语气已经软化了许多,只是从他紧握的拳头来看,他心中其实是愤怒的。

  “我说了,你娘没救了,除非是天仙下凡,我一个八岁的小孩子,有什么办法救她。”叶七夜的表情有些冷漠。

  深吸了一口气,褚良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坐在了叶七夜的对面,目光凌厉,表情镇定,终于看出那么一丝乙班班首的风采。

  “说吧,你找我究竟为了什么?我家徒四壁,一无所有,哪里值得你这个胤王世子屈尊降贵。”褚良冷静的问道。

  叶七夜听到这句话却笑了,“你一无所有吗?最起码你拥有金火双灵根,拥有红叶学堂学子的身份,拥有整个乙班的尊敬和服从,褚良,从你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对我的不屑和仇恨,为什么?我好像从未对不起你。”

  “你看错了,我怎么敢仇恨你。”褚良淡淡说道,藏在袖子中的手却握的更紧。

  “让我猜猜,你一定是和某个权势人家有仇,也因为此,你便对所有权贵子弟不满,你心中有傲气,也有怨气,可是褚良,有一点我希望你明白,以你目前的实力,你凭什么对我不满和不屑,凭你的天赋,还是那点可怜的谋略?”叶七夜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笑容带着鄙夷和不屑,不等褚良发火,她突然站了起来,抬起手一把按在了褚良的肩膀。

  褚良动了动,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站起来,眼前这个比他还要小一岁的男孩,力量竟然如此可怕!

  他有些惊骇的看着叶七夜,过了一会,便放松了紧绷的肌肉,“是,我位卑轻,自然无法和您相提并论。”

  “告诉我,让你怨恨的是谁,或许我可以帮你。”叶七夜的声音放缓,收回了手,直视着褚良的眼睛。

  褚良眉头一皱,避开了叶七夜的眼睛,他总觉得那双眼睛有些邪性,让他心惊肉跳。

  “呵呵……别说你现在只是世子,就算你成了王爷,也无法帮我。”褚良淡淡回道。

  叶七夜在院子里走了两步,回头去看褚良,“是吗,看来你对自己很没有信心,在你看来,是你一个人艰难的复仇比较快,还是多了一个世子帮你比较快。”

  在骄傲尊严和复仇之间取舍,褚良叹了口气,“是邱家。”

  邱家,英国公么,叶七夜眼里的笑意越深,果然是冤家路窄,自己难得看上的人才,竟然也是英国公家的仇人,真是妙啊。

  “那你应该知道我和邱明元之间恩怨,我打掉了他一颗牙,断了他的手,还落了他表哥的面子,英国公家和我家一向不和,褚良,我们是天生的合作者。”叶七夜笑的宛如狐狸。

  褚良惊讶的看着她,“你不是想要收服我?”

  叶七夜微微挑眉,“你觉得现在的我,有资格收服任何人吗?再说,你也才九岁,等你我都再大一些,再谈这些也不迟,今日,我只是来拜访一下同学,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

  说完,叶七夜已经走到了门边,“告辞。”

  褚良目送她离开,直到院门再次关上,他才松了一口气,摸了摸额头,竟然薄薄一层汗,整个红叶学院,唯一让他看不透的人,除了那个北周质子……就是这个叶七夜了……

  离开了褚良家,叶七夜走了没多远,七拐八拐,走进了一个小巷子,背靠着墙壁,微微眯眼,在从旁边走出一个人的瞬间,她伸手扯住了那个人的手臂,使劲将来人按在了对面的墙上,雪梭顶着那人的脊椎。

  “哎哟!!”被按住的那个人脸贴在墙上,撞的一声闷响,他刚想反抗,背后就是一疼,立刻吓的不敢再动。

  “为什么跟踪我?”叶七夜冷声问道。

  “谁……谁跟踪你了!臭小子!赶快把老子放了!否则你小命难保!哎哎哎!!!疼疼疼!!!”

  叶七夜的一手拧着他的手臂,一脚踹在他的膝盖后面,直接将他按跪在地上,雪梭已经戳破了他的衣服,刺入了他的皮肤,脊椎受到伤害,剧烈的疼痛让那人再无一丝反抗的力气。

  “再问一遍,为什么,要跟踪我。”叶七夜的声音越发冰冷。

  那人被吓得一动不敢动,这个臭小子太狠了……他转了转眼珠子,“我就想看看你身上有没有带什么值钱的,没别的想法。”

  “是吗……”叶七夜轻声说道,狠狠一下扎入了他的肩胛骨,卡在骨头缝隙里,那人立刻疼的瞳孔微微放大,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被叶七夜抓起头发,一头磕在墙上。

  “再不说实话,我就戳瞎你的眼睛。”叶七夜的声音平淡,好像在说今晚吃什么一样。

  那人嘴里发苦,这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就是一个小恶魔啊!

  “我说!我说!我奉老大的命令,监视那个小兔崽子家的情况,跟着你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谁!放了我吧小祖宗!!!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小兔崽子……是褚良么……叶七夜微微垂下眼,“除了你,没有别人了么……”

  “没了!狸猫抢了那小兔崽子的钱,跑去赌钱了!!就我一个,你放了我吧!!你行行好,放了我吧!!”

  他话刚说完,身后的人就松开了他,他眼底闪过一丝阴狠,转身刚要一拳打在叶七夜的脸上,整个人却猛地跪在了地上,紧紧捂着脖子。

  那里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血线,雪梭划过的速度太快,他都还未察觉,便已经死了。

  叶七夜冷冷的看着他的尸体倒地,转身离开了小巷子,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