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三十五章 叶府君离!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七夜刚刚进入东坊,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鸟鸣,她转头看去,由远及近,一只庞大的巨鸟从天而降,巨鸟的双翅是红色的,头顶却有一根尖锐的羽毛突起,发着幽幽蓝光。

  头上一阵剧烈的强风,叶七夜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那鸟转了个向,进入了东坊深处,叶七夜也依然没有收回视线,那个方向……是英国公府……

  看来这京都,将起风云啊。

  可惜那风云再大,和她无关,毕竟她才八岁,拼家世当然不输任何人,拼天赋也是顶尖的一列,拼实力就不行了,而偏偏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就是个人的实力。

  家宴在即,叶七夜这几日乖巧的很,照常上学下学,只是身边暗中的护卫增多一些,大部分都是她爷爷安排的,三叔回来后便没有出现过,叶七夜问了叶君止一次,得到的答案是他出去办事了。

  自那日刺杀之后,楚夕颜便越发的安静沉默,在学堂里也不怎么说话,叶七夜有心逗她开心,可看她勉强笑的样子也知道,她是心中有事。

  夜,无声寂寥。

  整个京都都陷入了沉睡,唯有满天的繁星还在眨眼。

  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街上不时走过巡逻的衙役,将喝的烂醉的人丢进角落。

  突然,从极东之地飞来一道闪亮的剑芒,撕裂了原本宛如黑幕一般的夜晚,那剑芒太快也太凌厉,眨眼间便飞入了京都,飞向了东坊,消失在了某个宅邸。

  平静的京都一瞬间好像是沸腾的开水一般,隐藏在暗中的强者们纷纷惊醒,几道闪亮的光华在空中出现,分别是三位老者和一名老妇。

  “惊涛!刚才那道剑芒!你可看清!”其中一名身穿麻衣的老者问道。

  名叫惊涛的另一名老者摸了摸胡子,“未曾,只觉得那剑芒好生玄奥,究竟是何方高手来到京都,却连姓名也不曾通报!”他的语气已经有些不满,更多的确实暗藏的惊惧,连他都看不清那剑上是何人,可见那人的实力有多么可怕。

  突然,从东坊叶府传来一道清亮的声音,“深夜叨扰,刚才是我远游的亲人归来,惊扰了各位前辈,君止在这里赔不是了。”

  竟然是叶府!

  竟又是叶府!

  几名老人互相看了一眼,神色具是复杂无比。

  “既然是叶府中人,却是我等大惊小怪了。”惊涛老人感慨完之后,挥了挥衣袖,眨眼间便消失了。

  另外几人也很快离去,只是叶府有如此强者回来,京都大概又有许多人睡不着了罢。

  叶君止的院内,月光清凉,洒在背对着站在叶君止前方的女子身上,她穿着白衣,头发随意的挽起,身形十分纤瘦。叶君止看着她,脸上竟然带了难得的笑意,十分温柔。

  白衣女子转过身,年轻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稚嫩,却已然美的惊心,可以想象日后若是她完全长开,会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只是她的气质和那略显稚嫩的脸并不相符,清冷宛如天上弦月,淡漠的眼中好像从不曾因世间的一切而有所波动。

  “阿离……你清瘦了许多……”叶君止的声音有点颤抖,缓缓张开了手。

  叶君离的瞳孔轻轻颤抖,下一秒,清冷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终于有了那么一丝少女的样子,她上前几步,冲入了叶君止的怀抱,虽未曾用力拥抱,双手却紧紧揪着叶君止的衣角。

  “大哥……”她终于开口,声音婉转动听,带着压抑不住的激动。

  离家七载,当年十岁的小姑娘,如今已经长大成人,这些年来,她不是不曾想过家中亲人,只是修仙一途,动辄百年计,此番若非她师父要外出办事,顺便带她出来,她是万万不可能回来的。

  叶家当年的大小姐,被至强者收为了徒弟之后,便彻底消失在了西楚人的世界,可是外人忘记了她,叶家却从未忘记过,毕竟她可是叶家目前,最有可能飞升成仙的天才。

  “回来就好……我妹妹终于长大了……成大姑娘了……”叶君止这般严肃不苟笑的人,竟然也会开玩笑,若是让叶七夜见到,大概眼珠子都会瞪出来。

  短暂的激动过后,叶君离便恢复了初见时的样子,她松开了叶君止,表情也变得平静了许多,“大哥,三哥回来了吗?”

  “回来了,在你之前的几天。”叶君止虽然有些失落小妹的疏离,却也明白,随着年龄渐长,从前喜欢跟在他身后的小不点,是再也回不来了。

  “夜已深了,我就不打扰大哥休息,明日再来和你叙旧,我现在可以去看看七夜吗?”叶君离淡淡问道。

  感情你不想打扰大哥,只是为了去看侄子,叶君止有些好笑,“去吧,她就住在你以前院子的旁边。”

  叶君离走在叶府内,目光所及,和七年前她离开的时候,有了一些变化,不过却也不大,想到当年她离开时,还是一个小不点的叶七夜,她有些淡漠的脸上露出一丝浅笑。

  没有惊动门口负责守卫的叶石,叶君离轻飘飘的进入了小院,院内的桃花树还和以前一样

  她走到树下,接住了一片桃花,眼中闪过一丝怀念。

  小心的推开房门,叶君离走进了房间,昏暗的房间内只点着一盏灯,但那并不影响她的视线,她一眼便看到了在床上睡熟的孩子。

  走近了,叶君离忍不住轻笑,那孩子的睡相真是不敢恭维,一只脚翘在被子上,怀里抱着一个枕头,正睡得香甜。

  初秋的天也是很冷的,叶君离扯过被子,轻轻搭在叶七夜的身上,目光不期然落在了叶七夜裸‘露出来的肩膀上,因为睡姿不雅,她的亵衣斜斜的划下,露出了一小节肩膀和锁骨,鼻尖是一阵轻微的花香,叶君离却皱起了眉。

  她站起身,看着叶七夜,眼神越发深沉和疑惑,那张脸……那神态和身姿……让她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叶七夜没有母亲,家中也是男子居多,不可能学会这般小女儿模样,再加上那身上若有若无的清香,某个可怕的念头在叶君离脑海中浮现。

  只是……她还是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她的亲亲大哥,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叶七夜。

  心思一浮动,气息便泄露了,叶七夜突然惊醒,迷糊间便看到床边站了一个人,她立刻彻底清醒,翻了个身缩在角落,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对着叶君离便扔了过去。

  叶君离微微偏了偏头,那匕首便擦着她的发丝插到了窗台上,叶七夜这才看清来人,透过昏黄的灯光,竟是一个标准的大美女!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