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四十二章 祭祖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七夜和叶允风之间的对话十分古怪,怎么看都不像是堂兄弟第一次见面时应该说的话,还未等叶允建猜透他们到底想表达什么,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几人回头看去,原来是叶正凌带着几个白胡子老头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跟在叶正凌身后的是叶君止三兄弟,看样子,前面那几个白胡子老头就是叶家的长老了。

  一拨人径直走到了叶七夜这边,为首的白胡子老头古怪的看了几眼叶七夜,就在叶七夜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转头看向了叶君离。

  “小离离,过来让爷爷看看。”白胡子老头笑眯眯的对叶君离说道。

  我擦,这位原来是叶正凌的老爹!叶七夜的太爷爷!

  还小离离!你恶不恶心啊!!!就在叶七夜心里疯狂吐槽的时候,叶君离竟然真的过去了。

  “爷爷。”叶君离一直略显冷淡的脸上带了一丝微笑,一时间整个人的气质都柔和了许多。

  白胡子老头摸了摸胡子,笑容越发和蔼,“回来就好,我这个老头子也不知道还能看你几次啊,走吧,爷爷带你去祭祖。”

  说完,他看也不看剩下的那些人,带着叶君离朝祖地的方向走去,而叶君离在经过叶七夜的时候,不着痕迹的抓住了她的手,连带着叶七夜也跟在了后面。

  于是很古怪的一幕出现了。

  地位最高的大长老身边跟着叶君离,而叶君离身边又跟了一个叶七夜。

  剩下的四位长老和叶正凌等人反而走在了她们后面。

  大长老瞥了一眼叶七夜,微微皱眉,却也没有说什么,依然和叶君离有说有笑的。

  人家不待见自己,叶七夜也不会上赶着去找不自在,她低头看了眼自己和叶君离交握的双手,眼中闪过一丝暖色,看来有一个姑姑还是很不错的,两世加起来,也没有一个女性长辈曾关爱过她,叶君离的到来很好的填补了叶七夜心中的某处空白,只是很可惜,那空白的位置也许叫姐姐更为合适,叶君离还是有些稚嫩,距离母亲这个词,还差着十几年的距离……

  到了所谓的祖地,叶七夜看着眼前盈盈波光的湖面,一时间有些惊讶,话说她关于祭祖的记忆根本没有,以往的家宴都是直接拜见一下长辈,然后吃饭,祭祖是每十年一次的,上一次她还没有出生呢。

  所以……祖地在哪?

  很快她就有答案了,叶君离带着叶七夜退后了几步,另外四位长老上前,和大长老站在了一起,五人同时抬起手,掌心浮现出一个红色的树叶光芒,红光照射进入了湖中,须臾,轰隆的巨响传出,湖中心开始不断的翻涌着,好像是煮沸的开水,接下来,有东西从水中缓缓冒了出来。

  叶七夜的瞳孔猛地一缩,那是……

  灰白色的巨大石山,凿成阶梯状的横截面,一列列摆放整齐的牌位,而在那山顶……是一棵散发着淡绿色光芒的小树……

  直到那石山彻底的冒出水面,叶七夜抬头目测,最起码得有十米高,层层叠叠的牌位一眼看去,让人忍不住心生肃穆,不过很奇怪的是,最上面的四个牌位却是没有名字的。

  叶家的祖先,竟是没有名字的吗?

  还有那棵树,一看就不是凡品,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神秘,叶七夜心中的好奇又增加了一个。

  “不肖子孙叶广盛、(叶广材!)(叶广泰!!(叶广兴!)(叶广成!)(叶广坚)拜见祖宗!”语毕,五位长老全部跪了下去。

  哗啦啦,身后跪下了一片,叶七夜也被叶君离牵着跪了下来。

  原来大长老叫叶广盛,叶七夜可没有敬畏之心,就算跪着她也是好奇的打量着四周,那座石山看起来好像是漂浮在湖面上一样,真是神奇,那些长老们手心浮现的东西是什么?

  长老们缓缓站了起来,除了叶广盛,另外四人分别战在了两边,叶广盛则面对着众人站着。

  叶正凌以头叩地,“不肖子孙叶正凌!拜见祖宗!”他说完之后,也站了起来,上前走到了左边的长老后面。

  接下来是叶君止和叶君文叶君武,然后是叶君离,接下来是叶七夜。

  可是叶七夜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听到了一声低喝。

  “慢!”

  她缓缓抬头,直视着大长老。

  叶正凌紧张的看着大长老,“爹……”

  大长老抬了抬手,“不要喊我爹,在我接任大长老的那一刻起,我便不是你那一脉的人,叶氏五千年基业,代代相传,从未间断,我这一代是广字辈,你那一代,是正字辈,到了君止那一代,是君、品字辈,如今,允风那一代,是允字辈,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我只问一句,叶七夜,属于哪一代?怎么入族谱?入谁的名下?母亲那一边,填谁的名字?”

  一时间,气氛压抑而安静,叶七夜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大长老,她可从不知道,自己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入族谱!也就是说,她根本不算是叶家的人!可偏偏她是胤王世子,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

  在这样的安静中,叶

  君止开口了,“叶家第四十三代世子,叶七夜,父亲叶君止,母不详,这样录入族谱,如何?”他看着叶广盛,连一声爷爷也不愿喊。

  叶广盛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当年叶君止和楚越雨的婚约,是他一手促成的,现在他只是想知道让这个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孙子放弃一切的女人是谁,可是现在看来,他孙子宁愿惹怒他,也不愿意说出那个女人的身份。

  “好,好的很,君止,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不同意,叶七夜永远不可能入我叶家的族谱!便是你同意他接替你的王位,也和家主之位无缘!叶家也将就此分崩离析!你便是叶家的千古罪人!”

  “那又如何?”叶君止依然一脸冷漠,黑如曜石的眼中便是一片冰冷,好像眼前的人根本不是他的至亲。

  “你!你!”叶广盛气急,怒瞪着叶君止。

  “我叫叶七夜。”叶七夜不知何时站了起来,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丝与年龄不相符的冷意,“我叫叶七夜,以前是,以后也是,什么劳什子家主,王位,我根本不感兴趣,有本事你就将我逐出叶家,别抓着我那死去的娘不放!”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