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四十九章 她走了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君离走了,走的悄无声息,就如同她回来时那样,她的离去除了叶君止,无人知道。

  叶七夜早上醒来时,在床头发现了一个小锦囊,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和叶君离手中一模一样的戒指,还有一张小纸条。

  “七夜,我走了,我们很快会再见的,希望那时你已经足够强大。”

  就这么走了?

  叶七夜捏着那张纸呆愣了半响,许久,她无奈的摇了摇头,人有悲欢离合,她不是一直都知道的么……为何现在会如此纠结,更何况,又不是再也不见。

  她将戒指戴在手上一缕神识探了进去,戒指上光华一闪而逝,契约生成。

  里面空荡荡一片,和她的储物手镯差不多,只是面积要大很多,更重要的是……她察觉到在那片虚无空间中,还连接着另外一个空间,莫非……就是契约仙兽存在的地方?

  想到赤焰鹰的出现方式,叶七夜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

  她穿好衣服,在院内打了一套拳,正准备出门,叶破军却过来了。

  自那日被刺杀,叶七夜已经许久未曾见过他,原本瘦弱的少年如今身量拔高了许多,身材也健壮了不少,站在那里,配上本就英气的面容,看起来倒像是哪家的将门子弟。

  “世子,您要出门吗?”叶破军轻声问道。

  叶七夜点了点头,“嗯,你身体好了?那陪我一起吧,石叔叔就不要出去了,我只是去见一下夕颜。”

  出门,没有坐马车,叶七夜选择了骑马,前世在地球,她的骑术很不错,如今来到了这个世界,竟然一次都未曾骑过。

  穿着一身红白相间的骑装,叶七夜打马扬鞭,朝着雍王府而去。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叶破军竟然也学会了骑马,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金管家都教会了他什么,反正不仅仅是武道。

  “驾!”胤王到雍王府的距离并不远,只是道路有些曲折,一路来到了雍王府的门前,本事恢弘大气的王府,此时看来却有些萧条,门口站立的护卫也是一副惫懒的模样,叶七夜见状,眸色略沉。

  下马,护卫见来人衣衫华贵,一时间倒也不敢得罪,“敢问是哪家的小公子?来雍王府有何贵干?”

  叶七夜手中把玩着马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甩鞭子,啪的一声脆响,在那护卫的脸上抽出一道鞭痕,“滚开,你也配问我话。”

  那护卫眼神一狠,另外三人眼见着就要冲上来,却被他一抬手阻止了,他擦了擦脸上的血渍,神色越发恭敬,“是,不知您要找哪位?我这就去给您通传。”

  叶破军来到了叶七夜的身后半步站定,“就说胤王世子过来了。”

  那护卫神色一变,还未等他请罪,叶七夜便越过他径直走进了雍王府的大门,叶破军紧随其后。

  偌大的王府内,竟半天见不到一个丫鬟仆人,偶尔见到一个,还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眨眼间就跑没影了,叶七夜想找个问路的人都没有。

  “世子?”正在她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惊呼,叶七夜回头看去,是楚夕颜的贴身丫鬟小梅。

  “你来的正好,我要见夕颜,她在哪?”叶七夜问道。

  楚夕颜并不在自己休息的院内,而是在王府的一个凉亭内,叶七夜过去的时候发现她正在自己和自己对弈,棋盘上黑白分明,她的手边还有一杯清茶,只是已经凉了。

  似乎没有想到叶七夜这时会过来,楚夕颜有些惊讶,她傻傻的看着叶七夜,直到叶七夜坐到了她对面,捏起了一枚黑棋才反应过来。

  “你……”

  “嘘……”叶七夜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棋盘,然后缓缓落下了一子。

  走了两步棋,叶七夜才开口:“我帮你教训了门口的那只狗,你不会生气吧。”

  “本就不是我养的,又怎会生气。”楚夕颜表情有些冷淡,她再次落下一子,看着叶七夜,目光有些复杂,“怎么会这时来找我?”

  “学堂放假,我已经几日不曾见你,甚是想念。”叶七夜随手端起桌子上的凉茶喝了一口。

  “你该知道,如今的时局,我们并不适合见面,更何况是如此大张旗鼓的过来。”楚夕颜转头看着外面的湖水,声音有些低沉。

  叶七夜放下茶杯,“茶凉了,你便是如此待我这个同窗的,我去褚良家都比在你这里舒适。”

  “小梅!给叶世子上茶!”楚夕颜没好气的看了眼叶七夜。

  热茶上来,叶七夜捂着微凉的手指,“我姑姑走了……”

  楚夕颜愕然,那位……竟然如此快就走了,只是想想也是应当,她本就不属于这里……

  没有等到楚夕颜的回答,叶七夜自顾自的说道:“阿颜……我心情不好……”

  你心情不好就来找我?楚夕颜一脸的哭笑不得,“知道你心情不好,你想怎样?”

  “想你了啊,所以来看看你,阿颜,我问你……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叶七夜想着,轻声问道。

  凉亭内除了她们二人,再无别人,叶破军和小梅守在外面,所以说,这里现在十分的安全。

  楚夕颜表情有些不自然,她看着叶七夜,实在受不了那好奇的目光,便磕磕绊绊的将雍王和她说的事情告诉了叶七夜,在她看来,叶七夜并不算外人,怎么说,她也是当事人的儿子,有资格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

  知道真相的叶七夜愣了半天,然后忍不住轻笑出声,“我爹爹……以前竟还是个风流种,难以置信啊……不过……我倒是更好奇那位长公主殿下,她如今在哪里?怎么说都是我爹对不起她。”

  “姑姑如今好像成了青云宗的宗主,你还说,我父王说了,你和叶叔叔一样,都不是好人,让我别招惹你。”楚夕颜没好气的说道。

  叶七夜愕然,随即便是大笑,笑的肚子都有点痛,“哈哈哈哈……我?我不是好人?难道我也是个风流性子?雍王是不是这么和你说的?哈哈哈……笑死我了……”

  楚夕颜有些尴尬,“你别笑了……”

  叶七夜揉了揉肚子,她真的很想告诉楚夕颜,她的真实性别不允许她风流,就算真的风流,也是祸害那些良家公子,楚夕颜可以放一万个心。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