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五十七章 重伤!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顾右肩那里血肉模糊,叶七夜的左手闪烁着霹雳的火花,她修习焱雷诀时日尚短,根本无法召唤出完整的雷霆,刚刚放出一丝雷电震慑这只扁毛畜生已经是极限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没有办法杀了这个玩意,她的指尖雪梭闪烁着诡异的蓝色电光,附着了雷电之力的弧形匕首,将绽放出比以往更加强大的力量。

  黑鹰在面对生死之境时,远远比人类更加敏锐,它察觉到了叶七夜的杀意和那隐藏的危机,鸣叫了一声便朝着不远处的骊山撞去,山上有不少怪石,更有高大无比的树木,叶七夜紧紧的趴在黑鹰的背上,揪住它脖颈间细小的绒毛。

  雪梭旋转的速度越发的快,叶七夜心念一动,这把弧形匕首便飞了出去,在黑鹰的脖子上来回切割着,发出让人牙根发酸的尖锐摩擦声,雷电透过雪梭进入了黑鹰的身体,让黑鹰恐惧的不住鸣叫着,声音响彻了整个秋猎场。

  叶君止本来在和皇帝安静的对弈,听到了黑鹰的鸣叫,他立刻站了起来,看向了骊山的方向,在见到天空中那个不断盘旋的黑鹰时,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

  “陛下,为何骊山会有妖兽?”

  皇帝的脸色比叶君止更加难看,这简直是在赤;裸;裸的打脸,可是他更无法忍受的,是叶君止的语气,好像是他安排了那只妖兽一般!

  “朕也不知,朕会立刻调查。”皇帝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勉强平静的说道。

  “七夜还在那里,请恕臣先行一步。”叶君止拱了拱手,离开了那里后,他的脚下出现了一把飞剑,流光一闪,便消失在了皇帝的视线。

  皇帝一把扫落了棋盘,一张儒雅的脸早已铁青,“该死!该死!”也不知他是在骂谁该死。

  “王林!”他低吼了一声,在他身后便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佝偻着身形的老者,低着头,默不作声。

  “查!给朕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终于,在叶七夜觉得自己快要流血而死的时候,她感觉到黑鹰的叫声越来越微弱,翅膀已经在缓缓停止扑扇,朝着下面的山林摔去。

  这只鹰其实不是被雪梭杀了,而是被它内心的恐惧吓死的,如果是那只野猪,叶七夜受了这般重的伤或许早就死了,妖兽一旦有了灵智,便会知道恐惧,知道畏惧那虚无的天道,如果它在脖子被雪梭划开的瞬间就将叶七夜杀死,也许还能活下去,可是它只想着飞来飞去将叶七夜甩下去,而忘记了最有效的手段是什么。

  又或许是那雷电之力麻痹了它的神经,叶七夜只能这么想,又或者……是她的运气实在太好。

  最终,黑鹰的翅膀划断了不知多少根树枝,扑通一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溅起大片的灰尘和树叶,还在地上砸了一个不算很深的坑。

  叶七夜虽然牢牢的抓住了黑鹰的绒毛,但是从这样高的地方摔下来,哪怕有黑鹰作为肉垫,她也感到胸口传来一阵剧痛,嘴巴一张,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连耳朵都在朝外流着鲜血。

  松开了黑鹰,叶七夜缓缓翻了个身,无力的躺在黑鹰的背上,透过被黑鹰砸出来的大缝隙,看着蓝的过分的天空。

  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觉得浑身疼的厉害,大口的喘息着,她努力不让自己睡着,因为一旦睡着了,谁知道在这深山老林里,还有没有什么更厉害的畜生。

  黑鹰虽然死了,余威还在,一时间倒没有不开眼的野兽过来找叶七夜的麻烦,只是身体一阵阵发凉,右臂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她只能祈祷自己能挺到叶君止找到她的时候。

  她看着天空,不时有一小片飘动的缓慢的云从她眼前过去,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以前看的故事中的青蛙,守着自己的井底,觉得看到的天空就是世界的全部……

  正胡思乱想着,眼前突然多了一张脏兮兮的小脸,脸上还带着一些被树枝划过的伤口,叶七夜怎么都无法将这个人和那个精致优雅几乎是贵族女子典范的楚夕颜联系在一起。

  楚夕颜爬上了黑鹰的背,小心的将叶七夜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腿上,见叶七夜一副傻子模样,忍不住焦急的呼唤她,“七夜!七夜你没事吧!!你哪里受伤了?”

  叶七夜还闻到了楚夕颜身上的血腥味,她这一路一定杀了不少阻拦她前进的野兽,她是不是也学着猿猴一般在树上飞快的奔跑,否则肯定是追不上在天上飞的黑鹰。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傻,就算她追到了黑鹰又如何,以她的实力,还不够给黑鹰解馋的。

  听到楚夕颜焦急的话,急的眼泪都快落下了,叶七夜终于张开了嘴大声笑了起来。

  她哈哈大笑着,笑的嘴角不断的有血液流出,笑的楚夕颜一脸的惊恐,笑的眼前阵阵的发黑。

  她笑自己身于黑暗,连心肝都早已黑了,她笑自己自诩阅人无数,对人心早已绝望却忽略了人心同时也是这个世界最美丽的东西,她笑自己纵有千万般豪情壮志,却永远学不会交出哪怕一丝真心给别人。

  她的卑劣,她的利用,她的借口,她的阴谋在楚夕颜的眼泪面前,屁都不是。

  终于停下了笑,叶七夜看着楚夕颜狸花猫一样的小脸,勉强伸出还能动弹的左手,擦了擦她的脸,可惜她满手鲜血,越擦越脏。

  “你没死怎么都不说声话。”楚夕颜拍开了叶七夜的手,声音还带着一丝哭腔。

  叶七夜只是笑,“我笑某个傻丫头变成了狸花猫……”

  “你有没有良心啊,我为了救你才变成这样的。”楚夕颜难得露出一副符合年龄的神态,她是非常委屈的,长这么大没吃过多少苦,第一次为了救人独自跑了那么远的路,天知道她体内的灵气耗尽后,到底是依靠什么一步步走到这里的,鞋子都跑没了。

  等了一会,都没有等来叶七夜的回答,楚夕颜低头看去,某人已经昏迷过去了……

  黑鹰背上突然落下一个人,楚夕颜抬头看去,一袭白衣的叶君止脸色却阴沉如水,他看着楚夕颜,冰冷的脸上缓缓解冻,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意,摸了摸楚夕颜的脑袋,叶君止轻声说道:“好孩子……七夜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是她的福气……”

  楚夕颜摇了摇头,“是夕颜三生有幸,能遇到七夜。”

  叶君止没有再说什么,抱起了叶七夜,然后示意楚夕颜站到了飞剑上,黑鹰突然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叶君止的指尖,楚夕颜知道,是被他收入了储物戒指中,应该是要回去调查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