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五十九章 家法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秋猎之后,整个西楚便迎来了冬季,京都今年的冬天尤其冷,叶七夜披着裘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眼里是和白雪完全相反的深沉黑暗。

  在骊山脚下,皇帝一定是查探到了什么,所以他在叶七夜被找回来之后的第三天便匆匆拔营回到京都。

  之后的京都便陷入了一种压抑的恐慌中,叶家越是沉默,那种压抑便越发让人觉得害怕。

  终于,在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叶家的报复也随之而来。

  叶七夜的眼神有些恍惚,她想起了第一场雪落下的那晚……

  她因为肩膀的疼痛而迟迟睡不着,窗外站着一个人,她知道是叶君止,叶君止离开的时候,她才从床上下去,打开窗户去看。

  只看到一个背影。

  没有人知道叶君止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证据,他那一晚独自进宫,回来的时候身上不染一丝尘埃,连雪花都没有。

  但是从那一日起,京都便再也没有三皇子这个人,好像皇帝从来没有这个儿子。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三皇子并未死,只是去了哪里,皇帝如何处置的,无人知晓。

  拢了拢裘衣,叶七夜看着肩膀上的粉白色毛领,忍不住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怎么也想不到,慕容云影要求她打兔子毛,竟然是为了给她做礼物,哪有男孩子披粉色的毛裘,给慕容云影出主意的人还真是一个蠢货。

  既然是蠢货,就没有活着的必要。

  “世子。外面风寒,您还是进屋吧。”小兰在身后低声的说道,声音里带着担忧。

  叶七夜关了窗子,觉得嗓子有些痒,忍了忍,没有咳嗽出来,免得小兰又要去找青姨给她煎药,她讨厌那些苦哈哈的药材。

  “马上就要到审判的时候了,我要去看看那个人最后一面。”叶七夜说了一句,就要推门走出去。

  巧的是门也在这时打开了。

  青姨把叶七夜朝屋里推了推,“世子您等等。”说着,她跑去柜子里寻找了一会,再过来时手里便多了一个暖炉。

  暖炉塞到了叶七夜的手里,青姨拍了拍小兰,“照顾好世子!”

  叶七夜知道自己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虚弱,但是青姨的好意也不得不领,她带着小兰走了出去,小兰撑着伞,雪花却在风的带动下,依然落在了她的毛领上。

  裘衣明明是镶金边绣龙虎的男子样式,偏偏一圈毛领是粉白色的,平白的多了一丝胭脂气,小兰看着自家世子掩在毛领下面的小脸蛋,越发觉得世子以后长大了可别变成娘娘腔,在西楚,娘娘腔可是要被人看不起的。

  这样想着,她心里又怪起那位慕容家的小姐来,喜欢兔子毛就让自己家里人去抓就好了,非要世子送的,结果世子为了这兔子毛受了那么重的伤,就换来一件不伦不类的裘衣,真是生气。

  叶七夜自然是不知道小兰的心思,她现在的心情有些愉悦,碍眼的人终于要离开了,在叶家当然不好弄死他,但是一旦离开叶家,可就不一定了。

  祠堂里燃烧着粗大的长明灯,叶七夜进去的时候却没有感受到任何暖意,小兰是不能靠近这里的,所以在接近祠堂十米距离的那段路,都是她自己迎着雪走过的。

  高位上坐着大长老叶广盛,下首是叶正凌和叶正气,还有就是叶君止叶君文以及叶品贺和叶品全。

  其中,叶品贺的脸色有些惨白,眼里满是恐惧。

  叶君武之所以不在,只因为在昨天,北周突然对西楚的边境发动了袭击,皇帝本来就在气头上,愤怒之下便勒令叶君武即刻启程,这一战看来需要打许久了。

  叶七夜进来后,叶广盛依然微闭着眼睛,看起来似乎睡着了一般,叶正气瞥了她一眼,也没有开口,倒是叶品贺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却也没有说出口。

  叶七夜对叶正凌行了一礼,然后便站到了叶君止身边,叶君文捏了捏她受伤的肩膀,疼的她微微皱眉,“还好,正在愈合中,最近莫要淘气了。”

  “知道了。”叶七夜点了点头。

  就在这安静中,叶允风压着叶长永进来了,之后,祠堂大门便紧紧关上,这样的场合,叶允建都没有资格进入。

  这是叶家即将执行家法。

  若非叶允风这些年的表现良好,他也是进不来的。

  不过这一次,作为叶长永的兄长,他却是必须得到场。

  “逆子!!”叶品贺见到叶长永的瞬间,立刻便站了起来,冲上前一脚便踹了出去,叶长永立刻便倒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一圈,吐出一口血来。

  叶允风拦住了暴怒的父亲,打一次可以理解为是愤怒,再打就是想要替叶长永减轻处罚了。

  叶广盛终于睁开了眼睛,冷冷的看了眼地上死狗一般的叶长永,开口说道:“叶长永,叶家第四十三代子孙,父叶品贺,母京都商贾之女柳氏,大业二十年秋,伙同三皇子阴谋暗害世子叶七夜,证据确凿,你可有话说?”

  叶长永沉默了一会,从地上

  缓缓站了起来,他嘴角泣血,眼神却如狼一般环顾了在场的所有人,特别是叶七夜,“哈哈哈!我有何话说?是我做的,那又如何?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无话可说。”

  叶允风皱眉,“永弟!你为何要那般做?我和父亲自问对你并无苛待,叶家也没有半分对你不起。”

  “叶家没有对不起我,没错,我只是不服,我只是讨厌叶七夜,从小到大,他除了跟在我屁股后面喊长永哥哥,他还会什么?我自问天赋不比任何人差,就算是和你叶允风比,我也仍然有一争之力!可是他呢?他凭什么?!”叶长永嘴里满是鲜血,愤怒的嘶吼着。

  叶品贺气的浑身发抖,一个儿子废了,无所谓,反正他最看重的只有叶允风一人,若是今日这个废儿子再把叶允风拖下水,他们嫡系二脉可就没有一丝机会了!

  叶七夜有些无聊,嫉妒是魔鬼,可以将人拖入深渊,同时嫉妒却也是动力,可以让人一飞冲天,很明显,在叶长永身上,魔鬼这两个字体现的淋漓尽致,命运给每个人安排的是不同的,若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一心想着杀了那些比自己高的人而不是去超越,那么这天下又何来那些赫赫有名的强者。

  心灵上的强大才是真的强大,同时认清自己的定位也极为重要。

  就像是叶允风,他就从来不会去嫉妒叶七夜,因为他知道在实力面前,出生并不能代表什么,如果叶七夜在成年时依然无法拿出足够的实力让整个叶家的人信服,那么叶府迟早都是他的,相反,如果他提前对叶七夜动手,那么他根本不可能成为京都三杰。

  没有比他更了解叶七夜父亲的可怕。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