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六十章 真正的她?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允风比叶君离还要大上三岁,所以他比叶府的其他子弟更加明白叶君止的可怕。当他还小的时候,听到的最多的话便是叶君止如何如何,那个时候,整个西楚,没有人不承认叶君止乃是第一人,那个人可以带着弟弟妹妹们悄悄进入东秦,夺得东秦逐鹿节的第三名,也可以一生未入任何宗门,仅仅依靠自身的天赋就打败宗门众多高手获得进入中央神州的机会,他退了皇室的联姻,无故消失多年,年少时在西楚又得罪了无数的人,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叶家竟依然愿意让他做少族长,还让他继承了王位,他儿子是个傻子,偏偏傻子也是世子,整个叶家无人敢反对!

  在叶君止带着叶七夜回来的那一年,上官家上门挑衅,结果叶君止废了当时上官家最有天赋的后辈,还将找上门来的元天宗大长老打成了重伤,他为了给叶七夜找续命的药,一人一剑单挑了整个邪鬼宗,甚至逼的邪鬼宗宗主需要使用燃血大法才逃过一难。

  他和鼎剑阁的阁主是生死兄弟,和青云宗的宗主是红颜知己,和玄武宗的宗主抢过女人,也和黑水门的门主切磋过武技。

  这个男人某种程度上已经代表了西楚的修仙界,甚至已经有传他早已飞升成仙,只是舍不得家里的傻儿子才一直没有去中央神州。

  这些事情,叶家其他的人不知道,叶长永不知道,叶润端不知道,叶允建也不知道,可是叶允风知道。

  这也是为什么他从不对叶七夜下手的原因,因为他清楚的明白,只有堂堂正正的战胜了叶七夜,他才有可能执掌叶家,任何阴谋手段在叶君止那里都不可能实现,相反,还会给他,以及他这一脉的人带来灭顶之灾。

  现在,他只是好奇,叶君止为什么会让叶七夜受那般重的伤,他绝不相信叶长永的小手段叶君止会察觉不到,也不相信叶七夜身边没有他安排的人,既然如此,叶七夜受伤这件事……就有些蹊跷。

  叶长永的惩罚最终宣判了,水牢七日酷刑,剥夺叶氏身份,族谱除名。

  从今以后,叶家将再也没有叶长永这个人。

  看着叶长永被拖出去,叶七夜的心里没有一丝波澜,虽然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中,可是她却没有半分的喜悦,如果不是为了给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报仇,她绝不会多看叶长永一眼。

  离开了祠堂,外面的雪已经停了,叶允风在经过叶七夜身边时,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叶七夜平静的和他对视着,眼里没有任何波动,叶允风撑开伞,轻笑道:“世子有没有兴趣去喝一杯热茶?”

  叶七夜摇了摇头,“我今日约了人,下次吧。”

  话刚说完,叶君文便走了过来,打开了伞,“你小子今天要去哪里?三叔送你。”

  他可是害怕叶七夜再遇到危险。

  叶七夜没有拒绝,对叶允风点了点头,便进入了雪中。

  看着叶七夜的背影,叶允风第一次觉得某些情况超出了自己的预料,这个孩子,真的会像那些人一般,成为他的手下败将吗?

  到了叶府大门,那里早已有车在等着了,叶七夜对叶君文轻轻笑道:“三叔,你还要继续跟着我吗?”

  叶君文看了看叶七夜,随即笑道:“好了,三叔不跟便是,若是遇到危险,记得吹响骨哨,莫要再像在骊山那般。”

  “我晓得,那次不过是因为太过匆忙,忘记了。”

  叶七夜说着,从领口拿出了灰白色的骨哨,对叶君文晃了晃,然后转身钻入了马车。

  赶车的是叶破军,这个少年因为叶七夜在骊山受伤这件事,便认定了是因为自己不在,叶七夜去哪里他都要跟着,不过也正好,有些事情,确实需要这个少年出马。

  叶七夜缩在马车里,车里有隐藏的小火炉,十分的温暖,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右边锁骨那里依然隐隐作痛。

  有些事情,她只是种下了一个种子,谁知道长出来的竟然是食人花,没有任何人逼迫叶长永做那些事情,只是在某些时候,给他提供了一些便利罢了。

  叶七夜摸了摸右边的锁骨,眼前好像再次出现了楚夕颜狸花猫一般的脸,心里隐隐有些歉疚,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楚夕颜会那般刚烈,如果真的让她追上了黑鹰,哪怕只是被掉落的黑鹰吹摔倒,叶七夜都不会原谅自己。

  因为在黑暗中走的太久,难得遇到一颗透明的真心,便希望收藏起来,没有人可以看到。她觉得自己有些变态,大概是因为装嫩装太久了,性格都有些扭曲了,在叶家人面前是一个叶七夜,在楚夕颜面前是一个叶七夜,在学堂的朋友面前又是一个叶七夜,到了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才敢稍微露出一丝本来的面目。

  马车的车帘飘来一角,飞进来一只小瓢虫,天知道在这样的天气里怎么还会有瓢虫活着。

  瓢虫落到了叶七夜的毛领上,她伸手捏住,看着瓢虫在指尖挣扎,一时间觉得自己就像是这个瓢虫。

  “大家都是瓢虫……”她喃喃了一声,撩开了车帘一角,将瓢虫扔了出去,尽管她知道瓢虫出去也会很快冻死,但是她固执的认为瓢

  虫不是自己杀的,是被寒冷杀死的。

  如果让楚夕颜知道,她一直以为的朋友,从一开始就在演戏,她会不会难过呢……

  所有的笑容,愤怒,小把戏得逞后的得意,狡猾,年少老成不过是一层随时可以撕掉的面具。

  前世她活了二十八年演了二十七年的戏,前十二年演给孤儿院里的人看,必须要乖巧听话,才能得到奖励,必要的时候还要装自己有传染病,不然那个恶心的副院长有可能就会将你带到小黑屋里去。后十五年演给陈剑南看,一开始演一个冰冷的武器,后来演深情不悔的养女,或许只有她得到华武堂的那一年,才是真正的她。

  可是真正的她又是什么样的,她自己都不知道了……

  随着环境的变化而伪装自己,从心灵到外表,再到性格,这已经被叶七夜刻在了骨子里,永远不会改变,她的不安是深刻在灵魂上的,无论是叶家还是楚夕颜,又或是手中那把库房的钥匙都无法让她安心……

  她微微闭上眼睛,在马车的摇晃中,昏昏欲睡,或许……她这样的人……就活该下地狱……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