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六十一章 料峭寒冬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马车最终停在了京都城郊外的乱葬岗附近,叶七夜下了车,走在被风雪冻的坚硬的地面上,朝着乱葬岗深处缓缓走去。

  叶破军就跟在她身边,手里握着一把刀,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乱葬岗里到处都是长的七倒八歪的树木,寒冬里,树叶凋零殆尽,灰白色的天空下,那些胡乱生长的树枝便好像是不甘的冤魂在朝天空伸出自己手,想要抓住那最后一丝生机。

  一个个无名的小坟包遍布整个小山岗,还有很多裸露在外面的骨头,也有被野狗吃的还剩半截的手掌。

  叶七夜捧着暖炉,越过那些光秃的树木,越过那些低矮的坟包,越过那些伸出地面青紫色的手掌,来到了小山岗的深处,快要接近山头的那里。

  在那里,她见到了一个雪人。

  确切的说,是快要被雪埋起来的人。

  那人在如此寒冷的冬季只穿着单薄的长衫,跪在一个小小的坟头面前,瘦小的身体好像随着会被这无情的天地吞噬。

  他跪在那里,脊背却挺的笔直,叶七夜走近,发现哪怕他自己已经快被风雪淹没,而他面前烧纸钱的火盆却依然燃烧着,肿的宛如萝卜的手指捏着薄薄的纸钱,不停的在火盆里烧着,他的动作干净利落,已经被冻烂的脸上带着一丝虔诚,那是对死者最真挚的思念和爱意。

  叶七夜没有出声,只是站在这个人的身边,叶破军却不会允许她这样糟蹋还未痊愈的身体,从背后抽出一把油纸伞,撑开之后站在叶七夜身后半步距离,不让雪花落到她的头顶。

  一捆纸钱终于烧完,跪在地上的人终于开口了,“我娘死了。”

  叶七夜垂下眼睛,看着坟包前那个小小的青石碑,上面写褚氏妻之墓。

  “我娘死了……你说的对……她没有活过这个冬天……”褚良喃喃着,声音在寒风中转瞬即逝。

  没有等来叶七夜的回答,他抬起头,漆黑的眼睛紧盯着叶七夜,像是黑夜中的恶鬼看着害死自己的仇人。

  “我娘死了,你本可以救她。”褚良压低嗓音嘶吼着。

  “我为什么要救她?”叶七夜反问,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

  “你本可以救她!”褚良继续说着。

  “她活着也是受罪,毒素已经侵入了五脏六腑和骨骼。”叶七夜继续解释。

  “你本可以救她!!!”褚良呐喊着,想要站起来去打叶七夜,却因为跪的时间太长而猛地摔倒在地。

  唰!刀鞘弹出,叶破军一手撑着伞,一手握着刀,刀尖直指褚良的脑门。

  “你本来可以救她!!!哪怕她再多活一天也可以!!我只有这一个娘!我只有这一个亲人!!!叶七夜!!!你本可以救她!!!”褚良仰面躺在雪地上,眼泪不停的流下,也只有这个时候,他看起来才像是一个八岁的孩子,一个痛失至亲的可怜孤儿。

  叶七夜缓缓蹲下身体,看着褚良的眼睛,“你娘死了,你却活着,你为什么活着?”

  褚良抬起手擦了擦眼泪,想要坐起来,却发现整个身体因为寒冷已经麻木,他便放弃了这个想法,“为了报仇啊……你上次说的话还算数吗?”

  “自然算数,但是我要的合作者,可不是躺在雪地站不起来的蠢货。”叶七夜冷冷的说道。

  说完,她站了起来,瞥了一眼褚良,“跟上来。”

  叶七夜离开后,褚良咬着牙,强行运行身体里少的可怜的灵气,终于让自己掌控了身体,他缓缓站了起来,感觉每一个关节都像是有针在扎一般,刺痛让他几乎疯狂。

  但是他依然站了起来,并且朝着叶七夜离开的方向追去。

  他清楚的知道,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想要扳倒偌大的英国公府,所能依靠的,只能是这个和自己同样大的孩子。

  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乱葬岗外面,褚良一路上摔倒了不下五次,一张还算精致漂亮的脸因为冻疮和摔伤早已惨不忍睹。

  到了马车边,车里立刻便传出了叶七夜的声音,“上来吧。”

  褚良犹豫了一下,还是爬上了马车,无视了叶破军冰冷充满杀意的眼神。

  马车内温暖如春,褚良终于觉得自己是活着的,而不是一个冻死鬼。

  叶七夜给他倒了一杯热茶,然后慵懒的靠在马车一角,并不开口说话。

  褚良端起那杯茶,捧在手里许久,直到手掌有了些许温度,才缓缓的喝了一口,一口热茶下肚,他几乎要舒服的呻‘吟起来,冰凉的身体正在恢复,就连一直麻木的神智都开始恢复了运转。

  一杯热茶下肚,褚良放下了茶杯,看着叶七夜问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叶七夜半眯着的眼睛终于睁开,“现在的你什么都做不了,你最应该做的,就是把自己收拾干净,治好身上的冻疮。”

  褚良并不会觉得叶七夜这是在关心自己,他还没资格获得叶七夜的关心。

  果然,叶七夜接下来的话就证明了褚良的想法,“这副样子和乞丐没有两样,不适合你以后要

  做的事情。我在南水街给你买了一套宅子,你以后便在那里生活吧,我还会给你一千两黄金,这是买你一条命,如何搞定邱家的那些人不再找你的麻烦是你的事情,之后,你可以拿着这个金叶子来叶家找我,我再告诉你接下来该做什么。”叶七夜说完,放在桌子上的手收了回去,桌面上便多了一枚造型别致的金叶子。

  褚良并没有立刻去拿那枚叶子,而是看着叶七夜,“一千两黄金,买我的命?我竟不知道我的命这般值钱。”

  一千两黄金,足够西楚普通人活两辈子还绰绰有余。

  “如果你再大一些,不多,再大五岁,我便会花一千两黄金买你的命。”叶七夜淡淡说道。

  这个买命和之前可不同,之前是给褚良钱,这个……就是直接给黑水门了。

  褚良轻笑了一声,拿起了桌子上的金叶子,“那么,我以后该喊你什么?主人?”

  主人……叶七夜摇了摇头,“主公都比主人好听,算了,暂时就喊我世子吧。”叶七夜无奈的说道,她毕竟不是男人,以后一大帮子人喊自己主公,想想都一身恶寒,这里可不是三国。

  日后若是恢复了真实的身份,再改换称呼不迟。

  褚良点了点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而是犹豫了一下才问道:“为什么是我?”

  叶七夜抬眼看他,褚良并没有避开,“为什么选择我?”他一无所有,便是天赋,在整个京都的青年才俊中也不算顶尖,以叶七夜的家世,叶家一定会给她安排最好的伴读和幕僚甚至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护卫,在他看来,叶破军就是这样的人,那才是叶七夜最应该信任的班底。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