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六十四章 暖阳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觉得情报的收集,最重要的是哪一部分?”吃饱喝足,叶七夜端着一杯茶,坐在躺椅上,看着褚良问道。

  “暗线,埋下的暗线越多,情报就越多。”褚良不假思索的回道。

  “对,也不对,暗线固然重要。可是也需要有人分析,英国公府今天的厨房多采购了三成的菜,这时候你就需要根据各方面的情报,整合出一个原因,为什么会多出这三成的菜来。”

  褚良皱眉,“可是这样一来,工作量岂不是会增多。”

  “这是你的问题,哪些人收集,哪些人分析,哪些人负责收买暗线,哪些人负责传递消息,情报网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的,也不是依靠金钱就可以立刻获得的,这需要时间,以及,一个足够强大的靠山,现在,靠山有了,你需要钱和时间。”叶七夜淡淡回答。

  “钱,你没有吗?”褚良问。

  “我有,但我不会给你,你还是没有弄清楚我的话,情报网络并不是凭空产生的,你需要有自己的产业来支撑那些暗线来传递消息,褚良,我希望你做的,并不是一个情报头子,而是掌控者。”

  褚良心中一惊,他已经通过这寥寥几句话,看出了叶七夜心中的宏大理想,一个情报网络,只是这个组织的眼睛,而叶七夜想要的那个组织,绝不是如今的叶家,她已经是叶府的世子,不出意外,等她爷爷死了,她爹成为家主,她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新的胤王,完全没有必要做这些,可是现在,她偏偏这样做了。

  一时间,褚良搞不懂这个和自己同龄的孩子,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难道说叶家有谁,已经对她产生了足够的威胁,以至于她迫切的需要一个自己的势力来抗衡?

  年关将近,京都也越发的热闹,叶七夜最后去了一次学堂,夫子布置了冬日假的课业,之后便是长达一个半月的休沐。

  战事又启,叶君武去了前线,叶七夜在叶家的功课便由叶君文暂代,玄武拳已经练习的差不多了,接下来便是实战。

  叶君文整日里带着叶七夜外出,有时候是在京都的某个地下赌场,叶七夜需要打赢擂台上的某个壮汉,有时候是在京都外某个小镇,杀死某个凶恶的大盗,叶君文一开始还以为叶七夜会下不去手,但是他的侄子却比他想象中更加勇敢和果决,无论是打架还是杀人,他从来不曾眨一下眼睛。

  这让叶君文想到了自己的大哥。

  一个月后,游历归来,叶七夜身上多了几分肃杀,少了几分稚嫩,这是必须的,一个八岁的孩子经历了这么多,总要有一些改变。

  这一个月也并未离开京都太远,最起码,没有上次叶君离带她在天上飞去的地方远,叶七夜一回来便被青姨拖着去了温泉池子泡药浴,看着她身上大大小小不下十余道伤口,青姨眼泪都快出来了,这么多年,她一直把叶七夜当孙女看待,乍一看到叶七夜浑身的伤口,怎么可能不心疼。

  “君文那个杀才,老生待会定要去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照顾我们七夜的,可怜的孩子,弄的满身伤疤,以后可怎么办啊……”青姨咬着牙喃喃,恨不得现在就去把叶君文好好打一顿。

  叶七夜趴在池子边,昏昏欲睡,这次出去,不止她一人,叶破军也随同一起,若是青姨去见了叶破军的凄惨样子就会明白,叶七夜其实已经获得了优待。世家大族的继承人,文韬武略必须样样精通,叶七夜前几年因为痴傻,已经落后许多,这一次叶君文带她出去,就是为了锤炼一下她骨子里的杀性,毕竟叶家今后要面对的强敌太多,一个懦弱的家主并不合格。可惜,所有人都不知道叶七夜骨子里的杀性根本不需要锤炼,她早就是个无恶不作的坏蛋头头,如今人生重来一遍,她也没有任何改变,这一次的所谓历练,对于她来说,等同于旅游。

  等她一觉睡醒,已经是半夜时分了,悄悄坐起身,没有去打扰趴在桌子上睡的香甜的小兰,叶七夜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小兰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侍女,都被叶七夜给惯坏了,从叶七夜起床到喝完茶,这死丫头一点察觉都没有,要是进了刺客,第一个死的就是她。

  叹了口气,叶七夜盘腿坐在床上,开始冥想修炼,这是每天都必须做的事情,若非她刚回到家里,实在太过疲惫,绝对不会拖到现在的。

  不知不觉,天光大亮,叶七夜睁开眼睛,小兰已经不在了,她自己找好衣服换上,然后便去和叶正凌请安,离家月余,本该第一时间就去请安的,叶正凌心疼自己的孙子,便让叶七夜改在了今天。

  “孙儿给爷爷请安。”叶七夜跪在地上,行了一礼,叶正凌摸了摸胡子,笑的开怀,“好孩子,快起来吧,过来,让爷爷看看你有没有长个子。”

  叶七夜依过去,叶正凌按了按她的肩膀,“身子骨硬朗了许多,这一次外出,可有收获?”

  “有一些,京都虽然人杰地灵,偌大的西楚却也不乏好汉,孙儿还未远离京都,便见到了许多强大的修士,还在妖兽山上遇到了一些专门抢夺别人宝物的强盗,由此更知妖兽可怕,人却更为凶险狡诈,处事须得留三分,不可全交一片

  心。”叶七夜缓缓说着,她必须这样说,一个从小痴傻的孩子,纵然突然好转,也不可能聪慧到懂得人生全部的道理,她需要藏拙了,之前在骊山的那次受伤让她明白,就算她算计好了全部,也依然会有死亡的风险,既然幼小的身体不足以承担她的野心和智慧,那么她就只能隐藏起自己,静待时机。

  叶正凌哈哈大笑着,抚摸着叶七夜的头顶,“我孙儿果真聪慧,你还小,日后有的是时间去验证你的所思所想,莫要着急。”

  从叶正凌那里出来,叶七夜抬头看着苍白的天空,冬日里,阳光再好,落下来也感觉不到一丝暖意,她从未像现在这般,渴望成年人的身体和力量,成熟的思想被困在幼小的身体里,为了融入这个世界不得不伪装自己,叶七夜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会疯,而她一旦疯起来,是会死人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