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六十八章 恶意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慕容云影抱着大熊走进湖心亭的时候,在座的所有贵妇小姐,全部都将视线聚集到了她身上,鲁国公家的嫡长女第一个开口问道:“云影,这是什么东西?”

  慕容云影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将熊放在腿上,“这是毛绒熊,小叶子送给我的。”

  毛绒熊,之前从未见过……陈国公的小女儿和慕容云影差不多大,好奇的走了过去,想要摸摸那个熊,结果却被慕容云影一巴掌打落了手。

  “不许摸!”慕容云影凶巴巴的说道。

  那小姑娘嘴一撇,跑到自家姐姐的身边,哇哇大哭起来。

  并不是每个七岁的小姑娘都有慕容云影这么彪悍的……京都的大小姐们,更多的是柔弱的淑女。

  陈国公的长女微微皱眉,“慕容云影,一个破烂熊而已,至于那么吓唬我家怜儿吗!”

  慕容云影撇了撇嘴,“你懂什么,这个毛绒熊身上的毛是我哥哥亲手给我打来的,这熊是小叶子亲手给我制作的,这个世界就这么一只,上官怜若是把它摸坏了,你赔吗!”

  “好了好了,云影,你少说几句,怜儿也是好奇而已。”唐国公的女儿唐果轻声劝说。

  唐果是唐智润的姐姐,今年已经十五岁了,早早便许给了慕容云影的二哥做妻子,明年他们便要成婚,慕容云影对未来的二嫂还算尊敬,便哼了一声,不再去看上官家的俩姐妹。

  “呵,说来说去,不过是小孩子的玩意,也就你才当个宝。”五公主楚思宁冷笑。

  慕容云影转头看去,一脸的怒容,“楚思宁!你找茬吗!”

  “你应该尊称本宫为晋阳公主!慕容云影!你放肆!”楚思宁回呛回去。

  这两个女孩,一个是皇帝宠爱的公主,一个是当朝大将军的女儿,慕容云影的小姨更是皇帝目前最宠爱的妃子,可以说,两人是谁也奈何不得谁,若是其他家的小姐,或许就会让一让公主,可惜,慕容云影被她那几个哥哥惯的,整个京都,还没有她不敢招惹的人。

  “呵呵,你别忘了,我也是陛下钦此的安宁郡主!你还没资格这么命令我。”慕容云影得意的看着楚思宁。

  楚思宁气急,可是她还真的拿慕容云影没办法,她曾经和慕容云影较量过,除了被皇帝斥责,没有第二个结果,这让她面对慕容云影总是处于下风。

  转头,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慕容云影身边安静赏花的楚夕颜,楚思宁心中越发不悦,她讨厌楚夕颜,论容貌,她比楚夕颜美多了,论才情,她自认也不必楚夕颜差,可是无论是慕容云影还是唐果,又或是其他的贵族小姐,大都和楚夕颜关系很不错,面对她却多了很多的疏离,这让她越发厌恶楚夕颜。

  “安平!梅花是否很好看?”楚思宁冷淡的问道。

  楚夕颜无奈,每次都是如此……只要是在这种场合,楚思宁就会找她的麻烦,她都已经习惯了。

  “慕容府的梅林,一如既往的美丽。”楚夕颜淡淡回道。

  “我父皇前一段时间还夸你才情无双,才九岁就已经显露出惊人的聪慧,当为我西楚第一才女,见此美景,可否赋诗一首,让我们见识一二。”楚思宁轻笑着说道。

  这话很恶毒,楚夕颜再聪慧也是个孩子,西楚第一才女,这样的名号无论如何也不该是她这个年龄可以拥有的,更何况在座的哪一位都觉得自己的才情也很优秀,京都的这些大小姐们,不喜比试修为,偏偏喜欢比试才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才女,现在楚思宁这般说,一下子就将楚夕颜推到了风口浪尖。

  楚夕颜摇了摇头,“陛下一定是误会了,夕颜当不得如此夸赞。”

  “呵呵,我看可不一定,夕颜妹妹,要不然你就赋诗一首呗,好让我等开开眼,我们西楚第一才女,究竟是如何的有才。”上官婷娇笑着说道,眼里却闪烁着恶毒的光。

  刚才慕容云影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她不敢找慕容云影的茬,可是一个落魄亲王的女儿,还是五公主所厌恶的郡主,她还是不介意踩上两脚的。

  慕容云影张了张嘴,刚想骂这几个女人有毛病,手上就是微微一凉,是楚夕颜阻止她说话。

  上官婷的话落地,一时间,亭内的其他小姐们也都应和着,带着恶意的笑看着楚夕颜,除了唐果和少数几个小姐,大部分人都是乐得看楚夕颜出丑的。

  她们不在乎楚思宁是不是撒谎,她们只是想给自己找一丝优越感。

  有时候女人的心思就是如此古怪,楚夕颜年纪虽小,可是已经出落的十分漂亮,若是长大,定然又是一个倾城美人,五公主的美貌是应该的,楚夕颜的美貌在她们看来,就是祸水。

  楚夕颜微微垂下眼,心里翻涌着某种古怪的情绪,这些愚蠢的女人……究竟在想些什么?那些勾心斗角的恶意,意义又在哪里?

  她不禁想到了叶七夜,想到了那一天叶七夜曾对她说的话。

  “有些事情不是你忍耐或者躲避就可以逃过,那样只会让你越来越压抑,长久以往对你的心性也有不好的影响,日后突破,难保不

  会产生心魔,夕颜,我希望你可以放松下来,做一个自由洒脱的人,不要在意那些想法,也不要将太多的压力担在肩上,无论如何,我都会站在你的身边,皇帝若是要杀你,那我便会先杀他。”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突然觉得自己前几年的忍让都是笑话,雍王府确实不得皇帝喜欢,可是雍王依然是亲王,依然是皇帝的亲弟弟,为什么他夺嫡失败了却还活着,这些人,恐怕永远无法理解,皇帝对雍王的忌惮和对叶家的恐惧。

  她抬头,直视着楚思宁,“公主既然这么想听夕颜作诗,夕颜自当从命,只是我一人作诗,还是有些无趣,不如喊上对面的那些公子们,我们便以梅为主题,每人赋诗一首,然后,互相交换诗作,我们评选出对面最佳的作品,而对面则评价我们的作品,如此,你觉得如何?”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