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七十六章 南北衙军!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火焰彻底遮挡了几个孩子的身影,待的那火焰散去,皇城下的混乱也已经平静了。

  叶七夜和楚夕颜收了手,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那个男人。

  那人穿着蓝黑双色的劲装,头发束起,手持一把7字型的长刀,刀锋直刃,刀背呈黑色,上面还隐隐有红色的符文闪烁。

  那人看到叶七夜几人毫发无损,眼里闪过一丝暗芒,刀入鞘,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到了近前,他抬起手,反握刀柄,行了一礼,“属下见过安平郡主,胤王世子。”

  楚夕颜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似乎受了很严重的惊吓,眼神也有些恍惚,叶七夜率先开口:“你是谁帐下的?”她从未见过这身装扮,绝对不是禁卫军,京都左右武卫也不是,所以……

  “禀报世子,我是陛下的人。”来人淡淡说道。

  陛下的人……有意思,叶七夜冷笑,倒也没有再追问,“外面处理好了吧,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自然可以,世子和郡主还需要注意安全,属下会安排一队禁卫军护送你们回去。”

  离开的路上是沉闷的,楚夕颜没有再开口,叶七夜也是,首先把唐智润和上官琳送了回去,再是楚夕颜。

  眼见着楚夕颜朝雍王府内走去,叶七夜忍不住开口:“阿颜……”

  楚夕颜回头,看叶七夜的目光有些古怪,但还是说话了,“嗯,我没事,就是有些疲惫,你回去也好好休息……”

  好好休息……没错,确实该好好休息,叶七夜笑了笑,“好。”

  回到叶府,第一时间便被叶正凌接了过去,“七夜啊,有没有受伤?”

  一眼看去,没发现叶七夜有什么明显的伤势,便松了一口气,“小涵呢?”

  “被大伯带走了。”叶七夜答道。

  坐在叶正凌的书房,爷孙俩好好的谈着心,“爷爷,你知道陛下手底下有那么一批人,身穿蓝黑两色的军服,手里的刀是那种直刃长刀,会结一种很厉害的阵法。”说着,叶七夜便问道今晚见到的那些人。

  叶正凌端着茶杯,喝了一口,“那些人是南北衙军的人,南北衙军一共一百人,南衙军重剑阵,北衙军重术阵,你今日见到的是南衙军。”

  南北衙军……叶七夜十分感兴趣,“那爷爷你了解这南北衙军吗?”

  见叶七夜感兴趣,叶正凌便放下了茶杯,细细说道:“自然了解,这南北衙军的创始人可是我叶家,当年西楚风雨飘摇,周边小国时常会派人过来暗杀皇帝,在此基础上,我叶家祖上帮助皇帝建立了南北衙军,南衙五十人,北衙五十人,隶属于皇帝掌管,是京都最强大的一股力量。”

  最强大的一股力量?那禁卫军呢?叶七夜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呵呵,禁卫军……十万禁卫军不是百人南北衙的对手,只要南北衙还在皇帝的掌控中,那么京都便固若金汤,西楚便无人敢作乱。”叶正凌笑道。

  叶七夜倒吸了一口冷气,要知道禁卫军并不是普通的军人,最起码也是武道修为后天五层以上的,里面甚至还有筑基期的军官,他们的单体实力确实不强,可是一旦结成军阵,便是元婴期的真人,都需要赶快逃跑,否则结局一定非常惨烈,南北衙……竟然如此可怕!

  “他们……真的如此强?”叶七夜不可置信的问道。

  “所有的南北衙军人,最低都是金丹修为,南北衙的两位将军,更是分神期的强者。”

  可怕,可怕至此,叶七夜一时间没有接话,默默的在心里消化这个事实,这还是只是西楚皇室为人所知的力量,她可不信经过几千年的发展,皇帝会只有这一道暗棋,更何况,现在这暗棋已经差不多算是明棋了。

  “七夜,有些时候,我们必须退让。”叶正凌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叶七夜抬头,看着叶正凌,许久没有说话,叶正凌的眼神平静,带着温和,似乎看透了所有的事情。

  “爷爷……有些时候,退一步,便必须退百步。”叶七夜轻声说道。

  叶正凌摇了摇头,“你还小,爷爷能做的,就是保护你,等你长大,到了那时,你若依然不愿退,爷爷支持你。”

  走出叶正凌的书房,外面的星空十分漂亮,叶七夜抬头看了一会,轻笑了一声,双手背在身后,朝着自己的小院缓缓走去,退……如何退?她可不信自己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情,叶君止会不知道,而他既然默许,便是在告诉她,不需要退,叶家已经退了太久,爷爷还是在乎太上皇的嘱托,或者说,在乎叶家和皇室这么多年的情分,可惜,时间会带走一切,包括曾经许下共天下的诺。

  而在叶七夜经历皇城下那惊魂一幕的时候,叶府,祖地内。

  老祖宗站在祖树下,轻轻抚摸着重新焕发生机的祖树,“君止,当年你外出游历,回来后性情大变,我曾探测过你的神魂,却发现竟然看不出来,但你记忆还在,对待我们也没有什么变化,甚至习惯和说话的语气都和以前一样,我虽然怀疑,但也没有深究,祖山也承认了你的身份,那

  我更加不会再去猜测什么,但是现在,我还是想问问你,你还是不是叶君止,是不是我叶家的嫡子。”

  站在老祖宗身后的叶君止微微敛眉,“我自然是叶君止,至于您无法探查到我的神魂,只有一种解释,我,比您强大。”

  老祖宗闻转身,目光死死的盯着叶君止,而叶君止并不回避,眼神平静。

  “好,很好,我信你,那么,七夜呢,他的母亲到底是谁?”

  “很重要吗?”叶君止反问。

  “当然重要,祖树的变化你也看在眼里,七夜的血脉如此不寻常,叶家的来历你是知道的,随时可能面临覆灭,哪怕有一丝可能,我也要为叶家留下一缕血脉!”老祖宗的神色有些激动。

  提到这个话题,叶君止的脸色也是一变,“我已经告诉了阿离一部分事情,她会知道轻重,作为昆仑的传人,她不会有事,叶家绝对不会满门覆灭,您可以放心。”20146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