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九十七章 允许你喝一杯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学园祭的结束,代表了某种战争的开始。

  几乎是一夜之间,叶七夜拥有雷灵根这件事便传遍了整个京都,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朝着整个西楚传去,无数的飞鸽和各种猛禽朝着四方飞去,用不了两天,北周和东秦的皇室就会得到消息。

  在这种爆炸式的消息面前,楚夕颜何时进入了炼气期,已经没有人关心了。

  她再有天赋,也只是一名水系修士,水灵根,是公认的辅助系灵根,疗伤和木系灵根不相上下,可是攻击力却是最弱的。

  皇宫内,皇帝站在一堆瓷器碎片中,突然仰天大笑,“雷灵根……雷灵根……哈哈!你想要成为第二个人族战神,也得看看我同不同意。”

  有多少阴谋在黑暗中滋生,一把看不见的利刃,已经对准了叶七夜。

  “我真的想不通,你为什么要那么早暴露。”学园祭过后的第三天,褚良和叶七夜坐在去往十里长亭的马车上,他发现自己是一点都看不懂叶七夜了。

  “你总有一天会想清楚的,京都的势力已经交接清楚了吧?”叶七夜淡淡问道。

  “嗯,你就真的全部放弃?那可是我们……”说到这里,褚良闭嘴了,那可是他们不费一兵一卒就坑来的……

  叶七夜撩开车窗,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以后大概就不能那么自由的外出了,我的一举一动都将暴露在那些敌人的眼皮子底下,今天是我所能为自己争取的,最后一天干净的日子,我将你送走,六年后的仙门大开之日,我们再见吧。”

  “希望你能活到六年后。”褚良不给面子的说道。

  但是真的远离,他又觉得心中不渝,好像是在狼狈逃离一般,“六年之后,你若是没有我强……”

  “不可能的,你永远只能给我当小弟。”叶七夜打断了褚良的话。

  到了十里长亭,那里有一个小码头,是叶家的私人货运码头,此时并不是交接货物的时间段,所以人并不是很多。

  “上了船,一路南下,你会被安置在黑云城,那里靠近三不管地带,牛鬼蛇神什么都有,一定会是你发挥才智的好地方,希望你能活到六年后。”叶七夜笑道,将刚才褚良的话,还给了他。

  褚良抽了抽嘴角,“希望吧……”

  目送褚良离开,叶七夜站在码头边,叹息了一声,转头对身边的叶一说道:“老爹真的没在我身边安排人?我出个门就得你亲自上场?”

  叶一冷峻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这个属下真的不知道。”

  妖兽山上的那些人,她已经全部撤走,目前正在去灵韵山的路上,灵韵山是慕容家的封地,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当然,更重要的是,那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小山村,村里的人一直都是打猎为生,距离京都,隔着一个广袤的灵韵山,而慕容家大概都快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山头属于他们家,毕竟这个山,是当年慕容云影生辰,皇帝一时高兴赐给她的……

  她已经将棋子全部撤离了棋盘,就看她老爹准备怎么和皇帝拼了,作为一个依附在棋手身边的小棋手,她只需要保护好自己,便是最大的胜利。

  学堂这段时间放假了,正在全面清查中,一个年龄35岁的杀手是如何混入学堂的,叶家准备好好查清楚,这些年,学院里到底混入了多少敌人的暗探,恐怕已经数不清了。

  京都似乎在酝酿着一场风暴,只是这场风暴酝酿的时间未免太长……

  叶子绿了又黄,当树杈上落下第一片白色的雪花时,冬天来了。

  今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似乎是在一夜间,天地变得肃杀起来,这几个月叶七夜十分老实,窝在叶家潜心修炼,难得出去一趟,也是浩浩荡荡一大拨人护卫着,那些人里有叶君止安排的,也有叶正凌。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慕容云影了,听楚夕颜说,那丫头已经从绝食改变策略变成了装死,整日里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整个人清减了一圈。

  至于唐智润,那家伙更惨,现在京都人谁不知道,唐国公世子被逼迫着减肥,每日清晨,他姐姐都会带着皮鞭和鸡腿,赶着他绕着皇城跑一圈。

  几个月下来,这家伙瘦了起码有二十斤,可想而知他过的是什么日子。

  上官琳被她父母接回家了,据说是上官家给了话,希望上官琳入族学,这就是要重点培养她了,上官琳的父母将她送来红叶学堂,也只是希望她可以有个好前程,如今家族可以给予,便不再寄希望于外人。

  叶允涵倒是还在,只是小伙伴都被关在了家里,她没有人一起玩耍,一张小脸上也见不到多少笑意,为了逗她开心,叶七夜做了不少的玩具,就差做出自行车了……

  眼看着年关将至,这一年就要过去了,为了让叶允涵开心一点,也为了放松一下心情,叶七夜决定喊上小伙伴们一起去妖兽山打猎。

  妖兽山基本是叶家的大本营,所以并没有什么危险,更何况她也不可能一辈子躲在屋里。

  让叶石将消息送给几个小伙伴,叶七夜看

  着伴随着雪花一起飞舞的桃花,砸吧了一下嘴。

  桃花酿和窖藏酒不一样,现在其实已经可以喝了,想着,她拿出铁锹,在小兰的惊呼声中,走到了桃花树下,开始卖力的挖着土。

  “世子爷!你这是做什么啊!”小兰惊讶的问道。

  “我的桃花酿好了,我挖一坛出来试试。”叶七夜头也不回的说道。

  等她挖出一坛后,小心的放到了一边,“擦干净泥啊!”她随口吩咐道,然后小心的将泥土填了回去。

  等了半天,没有听到小兰和以往一样叽叽喳喳的声音,扭头看去,差点没吓死,叶君止正拿着一块布,认真的擦着酒坛上的泥土。

  “爹爹!”叶七夜惊讶的喊出声。

  叶君止回头看了一眼叶七夜,脸上难得带了一丝笑意,“你还小,不能喝酒。”

  不是吧……你准备来青皮的!叶七夜脸都快绿了。

  “不过……这酒既然是你酿的,我便允许你喝一杯。”叶君止继续笑道。

  吩咐小兰拿来了酒杯,然后可怜的小兰就被赶去和青姨打下手了。

  品了一口酒,桃花落在肩头,叶七夜看着叶君止,总觉得今日的他有些奇怪……

  “味道不错,想不到你这个丫头,还会酿酒……”叶君止轻声感慨,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叶七夜说话,还喊叶七夜丫头……

  老爹……不会是中邪了吧……叶七夜不厚道的想道。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