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三年情况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展一切果然不出叶七夜的所料,褚良之所以可以把明面上的四海商号和暗地里的华夏发展到如今这个境地,全部都是因为叶君止在幕后帮助。而叶七夜也是第一次知道,叶君止竟然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着手将叶家分离,到了现在,他手中已经掌握了叶家百分之七十的地下势力以及百分之五十遍布整个西楚的商行。

  而那一切,在这三年内,都以十分迅速但隐秘的方式转接给了四海商号,至于地下的势力,则进行的颇为缓慢,因为那些人只认叶君止一人为主,只是现在多了一个叶七夜,叶君止也不可能将偌大的一个黑暗帝国交给褚良,他自有他信任的人安排一切,不过三年前叶七夜埋下的种子之所以可以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也是多亏了叶君止的培养。

  “到如今,四海商号麾下的商行已经遍布了西楚,只是很多商行明面上依然各为其主,所以现在在外人看来,四海商号只是一个颇具发展潜力的新兴商号而已,至于华夏,目前拥有天地玄黄四大等级的管理层共三千一百三十五人,其中天字号一百人,地字号五百三十人,玄字号八百零七人,黄字号一千六百九十八人。华夏内分为斗堂专司刺杀战斗护卫,风堂专司情报,风堂麾下的蜂群目前只扩展到西楚境内和北周都城,我的计划是后续发展到整个灵犀大陆。”

  叶七夜随意翻着褚良带给她的账本和一些发展计划,不时点点头示意褚良继续说。

  “风堂目前的负责人是我,斗堂则是由叶破军负责,四海商号的总决策者也是我,只是需要每三个月将情况汇总报给王爷知晓。华夏的总部设立在了苍州,那里距离京都较近,且整个州府都是王爷的人,行事较为方便,四海商号的总部目前仍然在黑云城,京都的总部正在进行建设,同时最大的分部设立在了雍城,那是雍王爷的封地,王爷给的指示是希望我们可以将那里作为一个仅次于总部的地方来发展。”

  放下了账本,叶七夜的眼睛微微眯着,看不清情绪,褚良倒不会有什么忐忑的心情,这三年来,他一直兢兢业业,且从没有起过吞并四海和华夏的心思,根本不怕叶七夜调查。

  “辛苦你了,你目前修为到了什么境界?”叶七夜突然问起了这个。

  褚良一愣,没想到叶七夜会突然问这个,“筑基中期。”

  “不错,经营着这么大的摊子,还能不落下修为,好了,和我说说我不在的这三年,京都的情况吧。”

  京都,自叶七夜失踪后,便发生了不少重大的变故,首先一点便是因为邱百刃的死亡,使得邱家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都处于濒临崩溃的边缘,到后来虽然被皇帝下令让邱百刃的儿子邱敬承袭了国公身份,且将邱敬提拔到了尚书省左仆射的位置,可是邱家依然不可避免的衰落了。

  邱家毕竟不是世家传承,他是依靠皇帝的信任和拔苗助长发展起来的,一切建立在邱百刃的老谋深算上,在邱百刃被杀死在邱家后,整个邱家的心都散了。

  而原本颇受皇帝信任的慕容家,不知为何,近一年来过的却不是很好,慕容霸闲赋在家,领了个镇国将军的职位,却无法出征。

  唐国公的户部尚书不知为何被撤了,被调到了细柳营任将军,这真是一个笑话,让一个管钱的去管兵,唐国公都快被那些兵痞子给架空了。

  然而最让人意料不到的,是叶家。

  叶家再次选择了沉寂,不再和皇帝顶牛,只是谁都知道,那只是暂时的退让,一旦叶七夜确定了死亡,或者她突然回来,那么便是叶家爆发的那一天,最明显的就在于,叶君止亲自去了一趟皇宫后,雍王的禁令便被解除了。

  也是那一天,皇帝的脾气开始变得喜怒无常,行为也渐渐荒诞,有流从皇宫内传出,说是皇帝在等着雍王取而代之的那一天。

  距离仙门大开还有一年半,叶七夜有足够的时间来选择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听完褚良的汇报后,叶七夜摸了摸下巴,“真不知道老爹是怎么想的,直接把皇帝拉下来推雍王上去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这么拖拖拉拉的,难道皇帝还有什么底牌不成?”

  这个问题,褚良是无法解答的。

  “我准备接下来去一趟荆州城,你同我一起吧,算是给你放个假,我带你好好潇洒潇洒。”叶七夜对褚良笑道。

  褚良无奈的看着叶七夜,如果她还是三年前的他,那么褚良一定非常乐意,可是现在……一个大姑娘家,逛什么青楼啊!

  “我看,你还是先去一趟苍州吧,叶破军想必有很多话要和你说。”褚良建议道。

  “不急,我先去荆州,然后再去苍州,听说一个月后,落凤山上有诗会,我倒要去看看那些文人士子们是怎么聚会的,对了,今年有没有英杰选拔去逐鹿节的?”叶七夜问道。

  褚良摇了摇头,“没有,快要仙门大开了,从今年开始便不去逐鹿节了,有的人选择了闭关,有的人选择去闯秘境,有的人选择四处找人挑战切磋,谁有空去关心逐鹿节啊。”

  说的倒也是,叶七夜带头朝外面走去,“走吧,我们打两局麻

  将去,我那个朋友好东西不少,我要把她的宝剑赢来。”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褚良看着叶七夜的背影,在心里感慨,只是……老大变成了老大姐,总觉得怪怪的,而且,明明是个美人,为什么他却一点不觉得心动呢?难道是因为太熟了?还是因为潜意识里依然把她当男人?

  摇了摇头,褚良甩开了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叶七夜现在想要干掉他,易如反掌,差距太大,他需要努力了。

  走到麻将室,叶七夜看着小白面前堆的老高的筹码,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她上前,摸了摸小白和悟空的脑袋,转头不怀好意的对轩辕翊笑道:“你输得很惨啊,连我家小白都打不过。”

  轩辕翊脸色不怎么好看,“你家狗是妖怪,肯定的!”

  “我家狗是不是妖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输了,怎么样?现在结束算算筹码,还是继续?”叶七夜反问。

  轩辕翊哗啦哗啦开始洗牌,“当然是继续,这次你上吧,我不要跟那只狗打了。”

  悟空听话的让了位置,叶七夜将之前佟掌柜带来的一坛美酒扔到了另一边,小白立刻便跑了过去,不再惦记着麻将。

  吕秀才看到褚良出来后,知趣的站了起来,“楼下还需要我去看管着,属下告退。”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