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三十四章 郎才女貌?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昨晚打麻将打到了凌晨,叶七夜输的快倾家荡产了,鬼知道为什么后来轩辕翊的运气那么好,不是自摸就是胡,杠上开花跟不要钱一样的来,三家输她一个,结算的时候叶七夜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反正轩辕翊最后赢的钱够她在同福客栈住到老死了。

  一觉睡到了下午,叶七夜醒来只觉得浑身酥麻,骨头都在咔吧响,看来,她还在长个子啊。

  洗漱完毕后,推开门出去,外面的大客厅里,轩辕翊正在吃糕点,见到叶七夜,她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快来呀,吃东西。”

  这个女人,赢了钱这么得意做什么。

  刚吃了两块糕点,门便被敲响。

  “进来。”

  褚良手里捏着一份请柬,径直走到叶七夜身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有人请你今晚去吃饭。”

  喝了口茶,叶七夜翻开请柬,只见上面写着,于成恩诚邀贵客莅临城主府赏菊。

  很好,原因有了,请客的人也有了,叶七夜挑眉,“于成恩是谁?”

  褚良咳嗽了一声,“黑云城的城主,一直看我们四海商号不顺眼,我早就想干掉他了,奈何他家好像有个元婴期的供奉在,我手底下没有能杀死元婴期的人,除非向王爷借。”

  “是不是因为我们占了黑云城内大部分的生意?”叶七夜淡淡问道。

  褚良点了点头。

  叶七夜摸了摸小白,继续说道:“他是不是暗地里做过很多手脚对付你们?”

  “没错。”褚良再次点头。

  “阿九!干他丫的!”

  正在专心喝茶的轩辕翊差点没呛死,她瞥了眼叶七夜,“女孩子家的,文明一点,你打算怎么办?”

  叶七夜坏笑道:“既然他请客了,我们怎么能不去呢,就是那个元婴期的真人有点棘手,你能不能打得过?”

  轩辕翊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叶七夜便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不能暴露,我再想想办法。”

  “不是的,我伤好了。”轩辕翊平静的看着叶七夜说道。

  叶七夜眼睛一亮,“真的?那你能打得过那个供奉吗?”

  轩辕翊看了眼褚良,叹了口气,“你也太看不起我了,仙人以下,我还是有把握的。”

  褚良心里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轩辕翊,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凭什么那么大口气!仙人以下都有把握,那岂不是意味着他已经是仙人了?仙人不是应该都在仙界吗!怎么可以随意离开!

  “既然如此,那我们今晚便去看看,看看他想搞什么把戏。”叶七夜不在意的说道。

  压下了心中的震惊,褚良微微皱眉,“我想,我知道他在打什么把戏了。”

  “嗯?”

  “你们之前是不是在福气镇救下了红叶和鹿鸣学院的人?”褚良问道。

  叶七夜点了点头,“没错。”

  “消息已经传到了这边,他大概是看中了你们的实力不错,想要拉拢你们为他所用,来对付我,四海商号一直以来都很神秘,前期也有很多人对我们下手,但都被王爷派去的人干掉了,于成恩大概是不想贸然得罪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或势力,准备拿你们打先锋呢。”褚良分析道。

  这么说确实有些道理,“无所谓,反正今晚我不打算睡了,你准备一下,接手黑云城,既然他想拿我们打前锋,总得给些好处,我会尽量拖延时间,你带着人,将黑云城内他的势力清理一下,他本人和那个供奉,由我和阿九解决。”

  领了命令,褚良便下去安排了。

  他吩咐了佟掌柜送两套衣服去五楼,然后便开始调集人手,一切安排妥当后,叶七夜和轩辕翊也收拾好走了下来。

  褚良坐在一楼的大堂内,没有人认识他,他就好像是最普通的士子一般坐在那里品酒。

  原本喧闹的大堂突然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他抬起头,看向了楼梯。

  那里有一男一女在缓缓走下来,佟掌柜的眼光不错,挑选的衣服都非常适合叶七夜和轩辕翊。

  轩辕翊依然是男装打扮,在这里不需要用木炭画眉了,有更精细的材料,她的脸部轮廓经过了一些修饰,显得更加英气,目若星辰,眉飞入鬓,高挺鼻梁下,略薄的嘴唇紧抿着,甚至连脖子那里,都被叶七夜用手段粘上了一个喉结。紫色的华服让她看起来越发的高贵凛然,虽然身材较之同龄的男人略显单薄,但是气势很好的掩盖了这一点。

  叶七夜没有穿裙子,她穿了一身劲装,白色外袍上红色火焰花纹热烈燃烧着,头发松松的挽起,站在轩辕翊的身边,非但没有被压下去一头,反而隐隐和轩辕翊相辅相成,她的皮肤比刻意修饰过的轩辕翊白了很多,灯火下,越发显得灵气逼人,她不笑的时候,倒是比轩辕翊还要严肃,漆黑的瞳孔里带着森然的寒气。

  褚良一时间有些恍惚,真的……很相配啊……

  然而不知为何,他的目光却单单略过了轩辕翊,紧盯在叶

  七夜身上。

  若她是男儿身,那般的气势便很正常,可她偏偏是女子,明媚姣好的面容配着那孤傲凛冽的气质,越发的让人移不开目光,好像是盛开在雪山之巅的荆棘花,火红的艳丽下是森冷的冰雪……

  一想到他将要站在这个女人的身后,帮她打理着她的帝国,替她拦下黑暗中的恶意,将她一步步送上那至高的天空,褚良便忍不住的想要颤抖,那是因为克制不住的激动。

  你的成功便是我的成功,你骄傲如太阳,世间万物卑微如尘埃,我也不例外,然而我却是让太阳成功升起的那一粒尘埃,我终归是不同的……褚良心里想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叶七夜,在叶七夜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目送着叶七夜和轩辕翊上了门口的马车,大堂内才终于再次恢复了喧哗,只是较刚才的杂乱,这次讨论的话题十分的统一,具是关于刚才离去的叶七夜和轩辕翊。

  “刚才那两人谁啊!那气势!我还以为京都的太子来了呢!”

  “太子也不一定有那气势啊!我怀疑是哪个仙宗的嫡传弟子!”

  “你们这就不知道了吧,刚才那两人啊,便是前一段时间在福气镇除魔的真人!救了红叶学院和鹿鸣学院上下几十名学子呢!”

  “真的!如此看来,倒真的是仙宗的弟子了!”

  “哎,你们看他们是去哪的?听说今晚城主设了赏菊宴……会不会……”

  “有可能……有可能……”

  话题谈论到这里便戛然而止,在同福客栈,还是少提城主为好,能在黑云城活下来的人,谁不知道城主和四海商号不对付。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