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三十七章 荆州城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荆州作为西楚有名的美女之地,自古以来便出绝色红颜,先帝时期艳压了整个西楚群芳,且让先帝不惜和关系最好的八王爷反目成仇的祸水李师师,便是荆州人。

  荆州的首府荆州城最近十分的热闹,适逢荆州城最大的青楼风月楼选拔花魁,整个西楚有名有姓的人基本都来到了这里,自古英雄爱美人,而能被选为风月楼花魁的,一般都是公认的西楚第一美人。

  天空中流光不断,都是一些金丹期以上的宗师们御着妖兽进城,如此便和只能从城门内进城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突然,从远处缓缓飞来一艘巨船,那船是在天空中飞行的,遮蔽了阳光,偌大的阴影笼罩了城门,巨船上飘扬着一杆旗帜,被风吹的猎猎作响,黑底的旗帜上印的既不是金龙,也不是火凤,而是……一只狗爪子……

  白色的狗爪子印在黑底的旗帜上十分明显,如果不是船身上铭刻着四海二字,荆州城的守卫可能不会让它进城……

  荆州城很大,不亚于京都,巨船在天上很大,到了城内,也就不显得什么了,先后三道流光从巨船上飞出,直接进了同福客栈在荆州的分部,而巨船也在同时缩小,化为了流光消失在了天上。

  很多人看到了那一幕,除了感慨一句四海商号真是财大气粗,更多的,便只剩下羡慕嫉妒恨了。

  五楼,叶七夜站在窗边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这里竟比京都还要繁华热闹一些,毕竟京都更多的是一国的威严和气度,而荆州城,这是一个完完全全商业的城市。

  说起那个旗帜上的狗爪子,也是一个巧合,叶七夜那一日正在和褚良商量该给四海商号制作一个怎样的图标,这个世界的人基本都会给家族或者商号设计图徽的,比如叶家的家徽就是一片树叶,枫树叶。

  正纠结着,小白跳到了桌子上,一爪子按在了纸上,因为追着悟空而被墨水染黑的爪子就那么轻易的印了上去,叶七夜懒得动脑子,就直接用了小白的爪印……

  轩辕翊觉得她实在是懒得人神共愤,一个未来的商业帝国的图徽竟然是一只狗爪子!!!

  “褚良啊,花魁选拔什么时候开始啊?”叶七夜迫不及待的问道。

  来到这个世界,她还没去过青楼呢,以前是因为年纪小,现在年纪大了,结果不能继续女扮男装,真是忧伤。

  “后天晚上吧,还需要购买请柬呢。”褚良一边给悟空穿新买的衣服,一边说道。

  “那我们买了吗?多少钱?”

  “万两黄金。”

  我擦!真是丧心病狂!够同福客栈住多少人啊!!

  叶七夜的表情严肃了下来,“咱们也去开青楼吧,把花魁挖过来。”

  褚良默默抽了抽嘴角,“青楼生意不怎么好做,怎么在女孩子还小的时候就看出长大了是不是美女,还需要培养她们的各项技能,关键还得找好人牙子买人,老板,我不觉得你可以狠得下心啊。”

  老板这个词,也是叶七夜要求褚良喊的,因为喊老大不合适,喊名字太亲密,喊大姐,叶七夜会打死他。

  “我怎么会狠不下心,那些姑娘们进入我的青楼,总比别人的要好些,最起码,我不会允许你们动辄便打她们,我要收的,是那些天生便适合干这行的女人,而不是逼良为娼。”

  见叶七夜说的头头是道,轩辕翊忍不住皱紧了眉,“你该不会真的要开青楼吧?”

  叶七夜轻笑,推开了窗户,凛冽的风吹了进来,她半眯着眼睛,“为什么不呢,天下的女人有贤良淑德的,有温婉可人的,有以男人为天的,也有终生不嫁追求仙道的,为什么就没有喜欢感受那种被人追求,专吃青春饭的呢?做鸡确实不怎么光彩,但你不可否认,这种行业之所以存在,也有它存在的意义,男人唾弃那些女人,却又需要那些女人,我们无法禁止这种行为,却可以改变一下这个行业的风气,比如,不再强制接客,而是让那些姑娘们自己选择,比如你看透了男人,不想嫁人,也不想离开青楼,没关系,你去当老鸨,或者老师,培养楼里新来的姑娘,要知道,能在这一行混下去的女人,手里都是有几把刷子的,琴棋书画不比大家闺秀差,更重要的是,让她们不用担心老了之后的生活。”

  听完叶七夜的话,褚良和轩辕翊已经目瞪口呆了,特别是褚良,他是男人,当然更能理解叶七夜的那句男人唾弃那些女人,却又需要那些女人,青楼永远都是无法禁止的一个存在,逼良为娼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有买卖就有伤害,谁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而叶七夜所说的,也确实对那些青楼里的女子,是一个出路,很多青楼里的女子一旦年老色衰,便会被赶出去,或是被卖到窑妓里,过上生不如死的日子。

  “不过我还是不相信有你说的那种女人,好好的活着,为什么要去……要去那种地方,天下这么大,难道就没有适合她的路了吗?”轩辕翊一脸的不相信,在她看来,根本没有女人愿意自甘堕落的去青楼那种地方。

  她不信很正常,叶七夜是从地球过来的,地球最不

  缺的就是自愿做小姐的女人,至于这个世界,并不像华夏古代一般对女性要求严苛,所以这个世界放飞自我的女人还是不少的。不过她也清楚,真正自愿,进入青楼的,其实并不多。

  “其实大部分都是父母卖掉的,或者是罪犯的女儿,自愿做这一行的,很少,好了,我们不是讨论这个的,之后我会给出一个方案,褚良你去看着安排,咱们四海商号就得什么都试试,争取每一个行业都有我们的分店。”叶七夜转头对褚良说道。

  褚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他有些古怪的看着轩辕翊,想不明白一个大男人怎么整天和叶七夜腻在一起,还不知道青楼的事情,难道还是个童子鸡?

  轩辕翊无视了褚良的目光,对叶七夜说道:“待会晚上我们出去玩玩吧。”

  夜晚,荆州城内灯火通明,街上小贩们的摊子上都点了灯笼,路两旁的店铺外面也都挂满了灯笼。人虽然没有白天多,但也不少,卖糖人的,卖花灯的,表演杂技的,踩高跷的,路过酒楼时可以听到里面热闹的喧哗声。

  叶七夜和轩辕翊走在街上,她没带悟空出来,悟空被褚良带着学习怎么认字呢。

  头上顶着小白,叶七夜艰难的在人群中穿梭。

  轩辕翊朝着她伸出了手,“我比较高,看的也远些,你拉住我。”

  叶七夜无语的看着她,“你不说前面四个字,我会更愿意跟你走一起。”

  不过她还是握住了轩辕翊的手,好奇的看着四周的一切。

  路过一个卖花灯的摊子,叶七夜买了两个,“我们待会去放花灯。”

  轩辕翊点了点头,看到前面有表演杂耍的,便紧了紧叶七夜的手,“走,去看杂耍。”

  人群拥挤着,轩辕翊又走的比较急,一不小心挤到了一个姑娘,那姑娘一个踉跄,面具被带了下去。

  轩辕翊匆忙回头,和那姑娘对视了一眼,“抱歉……多有得罪。”

  叶七夜也回头看去,微微挑眉,真是个俊俏的姑娘,柳叶眉,樱桃嘴,眼里仿佛蕴着秋水,一袭青衫淡雅如烟。

  直到轩辕翊和叶七夜消失在了人群里,那姑娘身边才挤过来一个小丫鬟和一个侍卫。

  “哎呀小姐!你走那么快做什么啊!”

  青衣姑娘有些傻傻的看着轩辕翊消失的方向,脸色微红。

  丫鬟在她眼前晃了晃手指,“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给我买个花灯,我要去许愿。”姑娘一时间没话找话,指了指一旁的卖花灯的。

  城外的河边蹲了不少人,都是在放花灯的,河面上已经飘满了花灯,那一幕看起来格外美丽。

  叶七夜和轩辕翊站在河边,看着那些花灯,轩辕翊感慨道:“真美啊……想不到人间竟然有如此美景……”

  叶七夜点了点头,“对啊,就是第二天河工会很累。”

  轩辕翊无语……好好的意境都被这人给破坏了!

  蹲在河边,点亮了花灯,叶七夜用手泼着水,让花灯漂的远一些,轩辕翊轻声问道:“你许了什么愿?”

  “希望后天的花魁可以足够漂亮,让我饱饱眼福。”叶七夜无所谓的说道。

  “真的假的?这么简单的愿望?”轩辕翊不可置信。

  叶七夜耸了耸肩,“我这个人一向不怎么相信美梦成真这种事,大概是因为我一向比较倒霉。”

  刚站起来,便看到那会被轩辕翊撞到的姑娘,那姑娘自然也看到了她们,出乎叶七夜的预料,她竟然走了过来。

  “两位,真是有缘。”姑娘轻笑着说道。

  “是挺有缘的,刚才抱歉了,不小心撞到了你。”叶七夜轻声说道。

  “无妨,还未请教二位名姓,小女子莫晴,这厢有礼了。”

  轩辕翊拱了拱手,“在下君轩,这是我妹妹,君夜。”

  听到叶七夜是轩辕翊的妹妹,莫晴的眼睛微微一亮,叶七夜看的清楚,心里已经给轩辕翊点了根蜡烛,没事女扮男装,招惹了桃花债,不是那么好还的。

  “相逢即是有缘,二位看起来不像是荆州人士,是来这里游玩的吗?我倒是有些好去处,可以介绍给你们。”莫晴说道,清秀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叶七夜很想说自己是来看花魁的,但是不好吓到第一次见面的小姑娘,还是算了……

  “多谢啊,你是荆州本地人?”轩辕翊接了话,顺势问道。

  莫晴看起来很开心,“嗯,我爹爹是城主,如果你们在城内被人欺负了,可以来找我,我会帮你们的。”

  倒不是炫耀,莫晴如此说,是真的存了想要帮她们的心思。可是叶七夜却在心里给莫晴打了个叉,幸好轩辕翊是女的,若是一个男的,听到她这样的话,大概被人打死也不会去找她帮忙的……

  轩辕翊点了点头,“好,我记下了,天色已晚,姑娘还是早点回家吧。”

  “嗯,你们呢?一起回去吗?”

  最终……叶七夜和轩辕翊还是和莫晴一起进城了

  一路上都是莫晴在和轩辕翊说,叶七夜偶尔插一句,倒是套出了不少话,关于荆州城,也关于那位城主的,听莫晴的语气,对她的父亲倒是颇为崇拜,从女儿的嘴巴里当然听不到父亲的半点不好,但是从一些平日的小事上,叶七夜却可以分析出那位城主的性格。

  是一个好父亲,同时也是一个好官,荆州城被他治理的繁华,足以证明他的能力,同时在这个烟花之城,著名的美女之都,他却能只娶一个夫人,而不纳任何小妾,这便足够叶七夜高看他一等。

  将莫晴送回了城主府,叶七夜和轩辕翊也回到了同福客栈。

  城主府内,听着手下汇报莫晴的所作所为,莫晁的眉头紧锁着,直到进了卧房也没有松开。

  莫夫人帮他脱去了外衫,将毛巾递给了他,“怎么了,愁眉不展的样子。”

  “唉……咱们女人认识了两个不得了的人啊。”莫晁沉沉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莫夫人有些紧张的问,毕竟就那一个女儿。

  莫晁泡着脚,怔怔的看着跳动的烛火,“四海商号的主人……没想到竟然是两个年轻人……”

  四海商号莫夫人自然是听过的,还买过他们的绸缎呢,“怎么了?女儿今晚认识的人,该不是四海商号的人吧?”

  “何止啊,是四海商号的主人啊……那个四海商号的主人,好像叫君轩,年少有为,又颇为英俊,我真担心女儿……唉……”莫晁再次沉沉的叹了口气。

  莫夫人打了他一下,“什么浑话,照你的说法,那个人真是难得的佳婿,女儿和他在一起,不是很好吗?”

  “哼,你懂什么,你看上了人家,人家能看上你?年纪轻轻便能杀死元婴期的真人,如此实力,定是仙宗的嫡传弟子,又拥有四海商号如此大的产业,家世肯定不凡,晴儿那是在痴人说梦啊!”莫晁的脸色难看。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