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四十章 花魁选拔(2)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比赛开始到下半场,滁州城队一改之前的颓势,开始高歌猛进,比分也由一比四追到了三比四,可是此时沙漏已经快要到底了,比赛即将结束。

  正在这时,滁州城队的一个少年,突然从马上一跃而起,站立在马上,将飞起的马球击飞了出去,马球撞击到了球洞上,铃声响起,弹飞了出去,那少年竟然策着马,正好赶到了球飞出去的方向,再次将球打了出去,第二次响铃。

  沙漏见底,裁判敲响了锣鼓,已经看傻的观众立刻欢呼了起来,就是叶七夜,都忍不住站起身,为那少年喝彩。

  刘据的脸色十分难看,牙关紧绷着,目光怨毒的看着那个在场内,被举起来欢呼的少年。

  倒是另一边的贵宾席上,有一伙人在大声的喝彩,看样子是真的非常开心。

  那伙人对其中一个领头的人低语了几句,那个华服青年便朝着叶七夜这边看了几眼,然后带着人走了过来。

  “哎呀刘兄!真是巧啊,怎么,你没在荆州城队压太多钱吧?”那个华服青年过来后,没有第一时间对莫晴献殷勤,也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叶七夜套近乎,反而直接开始了对刘据的打脸。

  果然,刘据见到那个青年,脸色立刻更加难看,黑的都快成炭了。

  “郑探,你别得意!爬的越高,输的就越惨!”刘据狠狠说道。

  “呵呵,我可没有得意,对了,今晚的花魁,刘兄大概是没有实力在竞争了,小弟我就先在这里,笑纳了。”郑探笑的越发得意。

  刘据抽了抽脸颊,“呵呵,话别说太满,今晚的荆州城,可不是你我的天下。”

  这句话一出,到让叶七夜高看了刘据一眼,虽然蠢,但还没有蠢的过分。

  郑探冷笑了一声,没有接话,转头看向了君轩,“不知阁下是?”

  轩辕翊其实很不耐烦这些,她和灵犀大陆没有一丝纠葛,跟西楚的人更是没有必要敷衍,她本就不属于这里,若非因为叶七夜,她没有必要做这些。“君轩。”

  郑探神色微微一变,原先有些轻视的表情收了一些,关于叶七夜和轩辕翊是四海商号幕后主人的这件事,也只有少部分人知道,郑探虽然不知道这个,却知道这两人实力强大,在福气镇曾做的事情。

  他们这些人,或许可以在普通人面前装大头,却绝对不敢对修仙真人有丝毫的不敬,人家背后也许就是一个大宗门,是他们得罪不起的。

  不要以为纨绔就真的一无所知,愚蠢无比,最起码,刘据在看到郑探的神色后,心里就是一个咯噔,他和郑探是针锋相对了很久的对头了,却因为家世差不多,而谁也奈何不得对方,同样的,郑探需要小心对待的人,也意味着,他也得罪不起。

  “原来是君少侠……郑探闻名已久,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年少英杰。”郑探恶心的恭维着,叶七夜听得都很想翻白眼。

  莫晴更是一脸莫名,她其实并不知道在福气镇发生的事情,以前她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主动和君轩相处,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

  轩辕翊矜持的点了点头,“客气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我便和家妹先行一步。”

  郑探后退了一步,让出了路,“您先忙。”

  轩辕翊看向了莫晴,“莫小姐……”

  “我和你一起……”莫晴赶紧说道,说完又觉得自己有些不矜持,脸色微红。

  刘据在一旁看的牙根痒,但是鉴于郑探的表现,他现在不敢和轩辕翊说话。

  离开了马球场,轩辕翊转头对莫晴说道:“莫小姐,我和小夜还有一些私事需要处理……”

  莫晴立刻便明白了什么意思,赶紧说道:“没关系,你们先忙,我回府里也有事……”

  和莫晴分别后,叶七夜奇怪的问道:“我们有什么事?”

  轩辕翊一把揪住了叶七夜的耳朵,“嗯?幸灾乐祸是吧?当我是傻子是吧?”

  叶七夜哎哟惨叫着,被轩辕翊拖到了一个小巷。

  “姐姐……我错了……我错了……别打我脸!!”

  时间匆匆,天光很快暗下,这也意味着,荆州城内最大的一场狂欢也要开始了,太阳还未落山,荆州城的守军便进入了戒严,今晚荆州城内会云集非常多的王公贵族,富商子弟,绝对不能出一丝错误。

  叶七夜和轩辕翊,以及褚良一起,三人没有带一个护卫,来到了风月楼门口。

  门口车水马龙,十分热闹,进去的人无一不是穿着贵气,出手阔绰,只看那门口负责检查请柬的小侍笑的合不拢的嘴便知道,这一晚他应该赚了不少。

  将手中的三张请柬递给了小侍,叶七夜随手扔给了他一大锭金子,在小侍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大摇大摆的带着轩辕翊和褚良走进了风月楼。

  叶七夜几人后面的那些人,都嘿嘿笑着,一副看热闹的表情,“稀罕啊,女的也来青楼?”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也许人家就好这口。”

  “狗屁,我看啊,是来图

  个新鲜的。”

  “不不不,我看是来抓奸的。”

  “我呸!”

  风月楼内,装饰十分的雅致,楼内已经被改造了一新,最里面是一个高台,待会应该是待选花魁们表演的地方,越靠近高台的座位越高档,布置的越好,当然,价格自然也越高。

  最前面一排的座位已经提前一个月被抢光了,叶七夜她们只能坐在第二排,三人围着一个小桌子坐着,桌子上面还有一些酒水和凉菜。

  厅内来来回回不少红粉佳人,一个个都拉着往日的恩客笑骂着。

  叶七夜环顾了一圈,竟然没看到有人来招呼褚良和轩辕翊,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她们不过来找你们?”

  褚良无奈的看着她,“因为你啊。”

  叶七夜呵呵笑了笑,一把将小白伸到桌子上想要拿酒的爪子打落,“我的存在可有可无啦……”

  话虽那么说,可是两个男人带着一个女人来逛青楼,那个女人还这么漂亮,没有哪个女人会自取其辱的过来。

  过了一会,倒是来了两个小侍,给叶七夜几人添茶倒水,听候吩咐。

  不多时,风月楼的大门便被关闭,叶七夜回头看去,身后密密麻麻坐满了人,看来这个花魁选拔,倒是很有人气啊。

  很快,有貌美的姑娘将一个个花篮摆到了众人的桌子上,每个花篮内有十枝花。

  然后,一个身体十分丰腴的中年妇人走到了高台上,“哎呀各位,咱们今天不投金币,当家的说了,金币太过俗气,咱们啊,改投鲜花,待会咱们的花魁们上场,您若是觉得她好,就给她投鲜花,会有小侍下去收的,最后,谁的鲜花最多,谁便是今日的花仙子……”

  老鸨的话倒是挺有创意,叶七夜拿起花篮内的一枝花,发现上面竟然还粘着露水。

  有琴声响起,高台上垂下了薄纱,这是花魁要上场了,叶七夜好奇的看着薄衫后面。

  琴声渐停,随后,另一种更加美妙的琴声从薄纱后传出,薄纱被撩起,露出了后面的那人。

  坐在椅子上的女子怀中抱着一个琵琶,微微低头拨弄着琴弦,柔美的脸上带着浅笑,十指纤纤,绿色的纱衣让她看起来宛如丛林中的仙子。

  现场一片寂静,只有那琵琶声不断,叶七夜微微眯着眼睛,不得不在心里感慨一声,能来选花魁的,都是有真本事的,这一手琵琶,弹得真不错。

  一曲终了,那女子抬起头,温柔的脸上带着一丝楚楚的笑容,我见犹怜。

  老鸨走了上去,拉着那个女子的手,“这位是绿芜姑娘,各位贵人……送鲜花吧……”

  有小侍拎着花篮走到了叶七夜这边,褚良看了眼叶七夜,拿出了一枝花,放了进去。

  统计很快就出来了,五百枝花,绿芜得了三百枝。

  花朵投出去,很快就会被补齐。

  下一个出场的,又会是谁呢?

  这一次,是一个吹笛子的,她不仅吹笛子,还一边吹,一边跳舞,裙摆旋转着,像一朵热烈盛开的花朵。

  这位若玉姑娘,得到了两百九十八朵,主要是她转的太快了,很多人没有看清她的脸,特别是后排的,所以说,还是得学绿芜,坐在那里安静吹笛子不好吗。

  一共十位花魁,各有所长,也各有千秋,美的都不相同,容貌是一方面,气质更是一方面,目前得花最多的,是一位跳肚皮舞的异域舞娘,得到了四百朵花。

  很快,到了最后一位,叶七夜坐直了身体,一般来说,能在最后一位上场的,压轴的人,绝对是最漂亮的。

  很明显,在场的各位都是老油条,都深知这个道理,一个个屏住了呼吸,紧盯着薄纱后面。

  琴声响起,就在众人都以为,这位又是要弹琴的时候,薄纱撩起,露出了里面的那人。

  她穿着一袭红衣,眉间点上了一朵桃花,头发挽起,在那高台之上,众人瞩目下,翩翩起舞,脸上不带一丝笑容,却也并不冰冷,平静中带着某种炽热的暗涌,那是属于舞者的灵魂。

  一个转身,红色裙摆旋转,她的目光落在某处,某处便会传来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

  她实在太美,让人眼前一亮的美,带着侵略性的美,深入你的灵魂,让你忍不住屏住呼吸,甚至担心吐出的每一口气,都会污染她的美丽。

  叶七夜抱着小白,轻轻叹息了一声,“如此红颜,天地之绝色……”

  小白点了点头,当然,除了叶七夜没有人看到,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挠了挠小白的下巴,“给你聪明的……”

  何为一舞倾人城,再舞倾人国,此时的众人大概都知道了,就算是褚良,也是在那曲舞结束后有一会,才回过了神。

  老鸨大概是心知这种情况一定会出现,待众人都回神了,这才笑眯眯的说道:“这位姑娘可是我风月楼头牌中的头牌,我可都舍不得让她出来的,唉……想想就难过啊……”

  “桑妈妈!你快说吧!美人叫什么名字啊!!!”

  “就是就是

  ”

  “你是什么人!我们能不知道!”

  底下的人不耐烦的起哄。

  老鸨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笑道:“你们这些挨千刀的,也罢,迟早会有一天的,我们姑娘啊,叫轻漪,轻风吹澈湖,涟漪了无痕的轻漪,可记住咯各位贵人。”

  小侍再次拎着花篮走了过来,叶七夜将十枝花全部扔进了花篮,然后单手撑着脑袋,看向台上的轻漪,碰巧,轻漪也在看着她。

  戳了戳轩辕翊的手臂,“哥……美人在看你呢……”

  轩辕翊抬头看去,默默翻了个白眼,“明明是在看你。”

  “是吗?她看我做什么,你看,她还笑了,明明就是看上你了。”叶七夜继续戳轩辕翊。

  “她在对你笑。”轩辕翊一脸的嫌弃。

  是吗?叶七夜转头问褚良,“她在对我笑?”

  褚良郑重的点了点头,脸上还颇为遗憾。

  叶七夜挑了挑眉,回头去看台上,老鸨已经在宣布得花数了,果然不出所料,轻漪得到了最多的花,只是意料之外的是,她竟然得到了五百枝!

  全部!

  去年的花魁也才得到了四百八十二枚金币!

  至此,花魁选拔的结果算是彻底出来了,然而今晚的重头戏,却还没有来临,花魁是选出来了,但是花魁的入幕之宾,还没有。

  这里采用的,是类似拍卖的方式,从第十位小花魁到最终的花仙子,每个人都有一个底价,然后大家再竞拍。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想要买花魁的一夜,且不说那最终会高上天的价格会刷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你最终钱花到了,花魁却不愿意和你共度良宵,那你也无法抱的美人归,花魁是大家选出来的,你就算要报复,也要掂量掂量惹众怒的下场。

  只能说,风月楼,将花魁的价值,压榨到了极致。

  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人还是会选择去竞争一下其余的九位,那九位长得也都是国色天香,等闲难得一见,这次有机会,所有人都是摩拳擦掌,等着大战一场,僧多肉少,想要抱得美人归,全看实力。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