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五十八章 湖里爬出的人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养尸地内,已经是一片废墟了,自从这里的宝物被抢夺一空,且关于那个邪魔已经离开这里前往南疆的消息不胫而走之后,这里便重新归于了平静。

  哪怕这平静是基于无数的鲜血累积。

  夜无声,风吹过,树影重重,吹过山涧,类似恶鬼嚎哭,让人不寒而栗。

  今晚月色惨白,洒在地面,像是一层白漆。

  养尸地里的墓室毁坏严重,地下水渗出,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湖泊,月光下,像是地面睁开了一只眼睛,直视着苍穹。

  突然,湖泊泛起了一丝涟漪,渐渐地,那涟漪扩大,从那湖泊中央,伸出了一只手来。

  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从湖中缓缓走出,浑身湿透,形容狼狈,身上满是伤口,被水泡的发白,有的伤口里还有尸蟞在撕咬。

  他站在岸边许久,夜风寒冷,却不见他有呼吸传出,像是死人一般。

  就在那极致的安静中,他发出了一声低吟,带着痛苦和压抑。

  到后来,那低吟变成了嘶吼,他抬起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露出了精悍强壮的上身,那里布满了各种伤口,挣扎中,他的头发撩起,露出了那张已经辨不出相貌的脸。

  “啊!!!啊!!!”他痛苦的哀嚎着,仿佛在忍受着世间最可怕的折磨。

  在翻滚中,月光下,他脖子处的两个血洞,格外显眼。

  到最后,他终于停止了哀嚎和翻滚,仰面朝天,一双眼睛无神的看着天空然后缓缓闭上。

  不知过了多久,月亮落下,天光泛白,他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瞳孔竟然泛着青色,看起来非人非妖,十分可怕。

  脚步声响起,来人手里拎着一只受伤的小鹿。

  小鹿被扔在那人的身边,双腿被折断,血液不断的涌出。

  那人的喉咙控制不住的吞咽着,却强忍着不去看那只挣扎鸣叫的小鹿。

  绾绾蹲下身体,歪着脑袋看着地上躺着的那人。

  “你知道吗?抗拒本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我觉得你做不到。”

  地上的那人没有回答她,看得出来,他在用全部的精力,去抵抗着某种欲望。

  没有得到回答,绾绾并不在意,白嫩的指尖在鹿腿上轻轻一点,然后将那血,抹到了那人的嘴唇上。

  “如果不是吾王让我回来,我现在应该已经到南疆了,没想到让铠随手救下的人,竟然还活着,也算是你走运,遇到我了。”绾绾自自语着,然后便看到那人疯了一般爬了起来,扑到小鹿的脖子上,在那血管处,狠狠咬下,嘴角翘起的獠牙,扎进了血管,血液涌出,他大口的吞咽着,眼神却带着绝望。

  等他终于喝完一只鹿的全部血液,脸上的伤口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可以看出原来的样子了。

  竟然是已经被卢东安判定死亡的秦风!

  秦风傻傻的坐在干瘪的鹿尸旁,不也不语,像是失了魂一般。

  绾绾觉得他很无趣,比不得那个叶七夜好玩,便站了起来,“你这个人真无趣,既然活过来了,还不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盯着树叶发什么呆。”

  被绾绾的话唤醒,秦风转移了视线,看向了绾绾,然后眼神一变,咬牙站了起来,就要去攻击绾绾。

  “你这个邪魔!!僵尸!!!你把我变成了什么怪物!!!”秦风怒吼着。

  绾绾一巴掌把他拍飞了出去,手都被没有碰到秦风的脸,而秦风却砸倒了几棵树,摔在地上咳出了几口血。

  他的血,还是红色的。

  看到这里,他无声的笑了起来,眼泪都要笑了出来。

  绾绾觉得这人疯了。

  她却不知道,一个将全部的信念,都投入到修仙除魔,匡扶人间正义的人,突然有一天,知道自己变成了僵尸,变成了自己一直以来欲除之而后快的邪魔,那种感觉,是怎样的绝望。

  “如果不是我让铠救你,你早就死了,哼,人族果然都是卑劣的,你自生自灭吧。”绾绾冷哼了一声,转头便走,她还要去追叶七夜呢,那个祭品竟然还活着,而且还拐走了她们的皇,真是不可饶恕!

  不可饶恕的叶七夜此时正在无比的纠结中。

  京都城外两百里远的卫星城内,她正想着到底是男装进城还是女装进城。

  如果女装进城,以后恢复成叶七夜的身份,岂不是暴露了自己的性别,那岂不是辜负了叶君止的苦心,如果男装进城,那她还得化化妆,最起码不能再让人一看就是女扮男装,更重要的是,她不能再使用星辰诀了,免得被人认出来,也不能再使用雷系术法,免得立刻就暴露了叶七夜的身份。

  只是那样一来,她岂不是什么都不能用了???要死要死。

  正当叶七夜愁的头发都快白了的时候,小白用爪子飞快在木板上写道。

  你不是会剑术吗?

  “你想让我假装剑修?可是我没有剑元啊。”叶七夜疑惑。

  小白鄙视的看着她,谁会没事探查你的经脉,

  看看你到底是使用剑元使出的攻击,还是灵力。

  这个……叶七夜挠了挠头,“我对剑修有误解?好吧,那先按照你的办法试试看。”

  等她买好衣服,换好之后,一直在吸收日月精华的澜月忍不住皱起了眉。

  “还是喜欢你穿女装。”

  叶七夜挑眉,施施然的走了过去,揉了揉澜月的头发,“以后要喊我爸爸了。”

  “你信不信我在你睡觉的时候喝干你的血。”澜月的眼睛平静的看着叶七夜。

  “咳咳……那什么,我开玩笑的,你可以喊我哥哥……对……哥哥。”叶七夜认怂了。

  没办法,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认怂能怎么办?打又打不死,骂又舍不得,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叶七夜已经吃过不止一次亏了。

  只看她如今的穿着,一声白云锦织的袍子,束着夹金丝的玉带,脚上踏着一双黑底纹云的靴子,腰间悬着一枚玉佩,长发束起,但未加冠,脸上做了一些修饰,去了女气,添了英武,眉毛也微微加粗,更显得一张脸棱角分明。

  叶七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再次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和叶君止……真的是一点都不像啊……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