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走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个问题用完后,叶七夜也知道了自己一直疑问的事情,她真的不是叶家的人,她也不是人族,她和原本的叶七夜之间有着某种联系,可能和她真正的身世有关,叶君止目前无法告诉她全部的真相,可能是因为她现在还未彻底安全。

  只是知道那些,叶七夜已经满足了,最起码心中安定了下来,自己不是占据了别人身体的小偷……

  “那爹,接下来我们怎么做?楚叔叔被困在了皇宫中,要直接杀进去吗?”叶七夜激动的问,她很想报仇,把皇宫给拆了,大不了出钱重新建一个。

  谁知道叶君止却摇了摇头,“皇室暗中也有很多人保护的,不是我们想的那样,更何况,元天宗最近有些异动,我需要去一趟青云宗,得到他们的支持,同时,我已经让你太爷爷去找皇室那些供奉,我们并不是为了颠覆西楚,只是为了拨乱反正,将这场可能的战争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还有你二叔,他已经秘密启程去了边关,一旦京都有变,他便需要掌握边军,对抗北周。”

  这些安排都是必不可少的,不过应该都难不住叶君止,他既然不担心楚越然的安全,那么便说明他有十足的把握。

  “我需要做什么?”

  叶君止颇有深意的看了眼叶七夜,“后天便是叶家一年一次家族大比,也是你恢复身份的好时机,但是你记住,你依然不能暴露你的真实身份,目前知道你女儿家身份的人,有几个?”

  叶七夜微微皱眉,“六个,轩辕翊,澜月,楚夕颜,褚良,叶破军,轻漪,还有一只狗,一只猴子。”

  听到那六个名字,后四个很正常,那个轻漪,他也调查过,大致知道对方的身份,前两个么……

  “轩辕……呵呵……中央神州的轩辕家。”叶君止知道中央神州的轩辕家并不出乎叶七夜的预料,她甚至觉得这个世界没有叶君止不知道的事情。

  “没错,她是轩辕皇朝的九公主,我救她的时候,她正被追杀,但是那些人被她全部杀死了,之前和我在苍州分别,爹,轩辕家很厉害吗?”叶七夜好奇的问道。

  叶君止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嗯,神族后裔,自然厉害。”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叶七夜总觉得叶君止的眼里闪过一抹讽刺的笑意,神族后裔,那么牛叉,想到神族,叶七夜不由自主的便想到了现在被自己丢在了同福客栈的澜月。

  “爹,之前我在福气镇那边的养尸地,不小心进入了一个半透明的圆球里,后来那个圆球里跑出来一个小女孩,每晚都在长大,现在长到了九岁,却停止了,她好像是盘古族,还喝过我的血,还有一个叫绾绾的女人也是盘古族,眼睛是红色的,非常厉害,我打不过她。”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和叶君止说了说。

  叶君止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化,“澜月……养尸地……那孩子现在依然跟着你吗?”

  “没错,被我丢在了同福客栈。”

  “奇怪……不应该啊……”叶君止喃喃,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那个绾绾呢?”

  “不知道,我从养尸地出来就没看见她,应该回南疆了吧。”

  更奇怪了,叶君止的眉头紧皱,如果是他想的那样,那个澜月,应该早就被接走了……

  “爹,你知道南疆是盘古族的大本营吗?”叶七夜看叶君止似乎对绾绾去南疆这件事没有一点好奇。

  “嗯,百年前南疆尽出,灵犀大陆的强者几乎都知道这件事,所以这么多年,只要拜月教不离开南疆,我们便不会去找他们麻烦。”

  “爹……为什么绾绾说我是祭品?”叶七夜犹豫着,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叶君止的眼神一凝,抬头直视着叶七夜,“她是这么说的?”

  “嗯。”

  “呵,祭品,那个女人也真敢说啊……”突然,叶君止脸色再次变化,抬头看向了某处,留下了一句等我回来,便飘然而去。

  叶七夜追赶不及只能看着叶君止消失在了夜色里。

  同福客栈,屋顶之上,半轮圆月悬挂在天际,瘦小单薄的女孩穿着白色的亵衣站在月亮下,精致绝美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冷酷的不像一个孩子。

  “我说了,我不会跟你走。”澜月冷冷说道。

  绾绾单膝跪在她的身前,“皇……族人们都在等着您的归来……”

  “那是你们的事。”澜月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正要转身离开,绾绾身后却突然飘出一缕青烟,凝聚成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那道身影一出现,整个京都的空间都仿佛凝滞了,那不是时间静止,而是因为威压太过强大,而影响了这一片时空,造成的凝滞假象。

  澜月的身体有些僵硬,脸色却极度难看,她的骄傲和血脉不允许她被压制,可是实力的不如人却让她更加难受。

  她的眼里满是杀意,紧盯着那道模糊的身影。

  “皇啊……不要任性……”那道身影轻声说道,声音缥缈无垠,仿佛从遥远的时空传来,带着无尽的神秘和岁月的沧桑

  “我说,不要。”澜月有些艰难的说道,眼中赤红一闪而逝,气势陡然暴涨,长发无风自动,她的指尖闪烁着血红的光芒,给人的感觉非常可怕。

  那道身影轻笑了一声,“不亏是皇啊,刚刚觉醒,便有如此实力,只是祭品永远只是祭品,你如何可以抵抗血脉里篆刻的欲*望,待在她的身边,你迟早都会享用她的。”

  那句话似乎触动了澜月的逆鳞,她的瞳孔开始缓缓由赤红转向了深紫,“闭嘴。”

  绾绾闷哼了一声,脸色有些苍白,血脉上带来的压制让她无法忤逆澜月的任何命令,而澜月的愤怒也影响到了她。

  “嗯?有趣。”那道身影突然转头看向了某处,那里飘然而至了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竟然可以勉强抵抗那道身影的压制。

  “拜月教主,不知你深夜造访西楚京都,意欲何为?”叶君止有些艰难的说道。

  太强了……他看着前方那道模糊的身影,想到自己前世曾和那人的一场战斗,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战意,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强了,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对手啊。

  “我们是不是认识。”那道身影看着叶君止半响,突然问道。

  “百年前你率领着拜月教出南疆,我曾代表青云宗,和你麾下战将厮杀过。”叶君止淡淡说道,面上虽然平静,心中却是一跳,他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暴露的,否则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是吗……”那道身影呢喃,威压却突然加强,叶君止猝不及防下,闷哼了一声,从空中坠落到底,喷出一口鲜血。

  “能在这个年纪达到如此的实力,了不起,只是你以为,你有和我平等对话的资格吗?”

  澜月低头看着叶君止许久,突然开口:“你是夜的亲人?”

  叶君止擦了擦嘴角的血,“没错,我是她爹。”

  下一秒,澜便出现在了叶君止的身前,拦下了那道身影的攻击,“时间到了,我自然会跟你走。”

  许久的沉默后,那道身影缓缓消失,“让绾绾保护你。”

  这是双方妥协的产物。

  澜月看也不看绾绾,转头对叶君止说道:“告诉夜,她再不回来,我就杀了那只狗。”

  叶君止无奈的苦笑,“她可能不会回来了,你要是不介意,可以跟我去找她。”

  思考了一下,澜月便同意了这个提议,“带着那只猴子和那只狗,猴子是夜的徒弟,狗是宠物。”

  绾绾跟在澜月后面走进了客栈,打量了一圈之后,便看到悟空怀里抱着小白,被叶君止牵着手,和澜月一起,准备离开。

  她只能放弃继续查看房间,亦步亦趋的跟着。

  澜月完全当她是隐形人,一路跟着叶君止进了叶府,成功的在叶七夜的小院里见到了叶七夜。

  这里是叶七夜生活过的地方,到底都是叶七夜曾居住过的气息,澜月来到这里后,便放松了下来,她冲上去抱着叶七夜不满的嘀咕了几句后,便跑进了房间。

  小白则顺势跳到了叶七夜的怀里,不安的拱了拱身体,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绾绾。

  “你怎么在这!”叶七夜这才看到主人一般坐到树下的绾绾,一脸的不爽。

  绾绾瞥了她一眼,“哎呀,恢复了,不错,还进步了许多。”

  没有理会绾绾的揶揄,叶七夜转头去看叶君止,“爹,怎么回事?”

  “拜月教教主过来了,让绾绾跟着那个孩子。”叶君止淡淡说道。

  您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淡定啊!!!那个女人是要杀了你闺女啊!!叶七夜很想狂翻白眼。

  “澜月不愿意跟你走吧,那你就别找不自在了,赶快回南疆吧。”叶七夜一脸的嫌弃。

  绾绾一边喝着茶,一边悠闲的抓着桃花玩,“我必须要保护我的皇,你再多嘴,我就放干你的血。”

  叶七夜抽了抽嘴角,这人太暴力了,接受不了,等自己成仙了,迟早灭了那个南疆。

  既然打不过人家,便只能认怂,没看叶君止都悄悄离开了,完全无视了自己女儿悲催的眼神。

  “悟空啊,看到没有,这就是没有实力的下场,你以后一定要变的很厉害,齐天大圣的名号我都给你想好了,你要加油啊。”叶七夜苦口婆心的劝告站在自己身边的悟空。

  “叽叽叽叽!!!叽叽!”悟空比划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叶七夜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我的徒弟啊,就要有这种自信。”

  绾绾看着那对师徒的比划,嗤笑了一声,“你不怕他以后被天雷劈死,尽管给他起那个名号。”

  “什么意思?”叶七夜皱眉。

  “天道威严,圣人更是不得亵渎,你还想让你的徒弟做齐天大圣,与天道并齐,他不被劈死,谁被劈死。”绾绾嗤笑道。

  悟空表情一僵,挠了挠脸,它是妖族,妖族很怕天雷的,不像人族一般,每次突破都有天雷,妖族一旦迎来天雷,基本都是死亡的结局,一定是它做了什么极大的恶事,上天降下天雷

  惩罚它。

  叶七夜撇了撇嘴,“没追求,我们修仙之人,目标就是成仙,然后成神,然后正道成圣!!与天道齐名!!”

  轰隆!!

  叶七夜的话刚落地,天空便传来一声闷雷。

  她吓的缩了缩脖子,“切……还是天道呢……小气鬼……”

  怂怂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澜月已经霸占了她的床,不过叶七夜已经习惯了,这么多天,都是和那个丫头一起睡的,除了一开始担心过半夜会被吸干血,现在已经不会那么害怕了。

  小白趴在叶七夜的脖子旁边,团成了一团,伴随着叶七夜的呼吸声,很快便睡着了。

  悟空靠在房梁上,也很快便休息。

  澜月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瞳孔一片猩红。

  鼻尖传来的血液甜美味道,带着致命的诱惑,她的呼吸渐渐有些沉重,微微张开嘴,犬齿尖锐闪烁着寒光。

  轻轻转身,一眼便看到了叶七夜脖子上的青色血管,她几乎可以透过表皮,看到里面流淌的血液。

  “汪……”小白轻叫了一声,小脑袋钻过叶七夜的下巴,恶狠狠的瞪着澜月。

  澜月和小白对视了许久,呲了呲牙,“再叫就放干你的血。”

  说完,翻了个身,背对着叶七夜,缓缓闭上了眼睛,只是皱紧的眉却显示了她的心情,似乎并不多么美好。

  小白看着澜月的背影,眼里带着一丝不解。

  下一秒,它便被叶七夜揽到了怀里,揉了揉毛。

  院子里,绾绾靠在树枝上,指尖的光芒消散,无奈的叹了口气,“皇啊,你倒是下手啊,多好的机会,我也会为你打下手的。”

  没有她用武之地,绾绾捏起一片桃花,扔进了嘴里,嚼了嚼,然后吐了出去,“好无聊……好想杀人……”

  另一边,叶君止缓缓睁开了眼睛,松开了手中紧握的剑,轻舒一口子,“真是……出乎意料……”

  澜月和绾绾的出现,是一个变数,他只希望一切不要偏离轨道,按照既定的计划发展,只有那样,叶七夜才能真正安全下来。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