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夙铭(一人醉酒和氏璧加更)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带了一个唐僧上路的感觉是什么,叶七夜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她终于理解那部电影里,孙猴子为什么要把唐僧一棒子打死了,换成是她,她也会一棒子,不,一巴掌把唐僧拍死。

  就连叶破军如此沉默寡,沉稳可靠的新世纪好男人,都被夙铭带的学会了几句侃大山。

  当然,不得不承认,旅途也因为夙铭这个活宝的存在,而有趣了很多。

  “所以你要上战场啊,那肯定很有趣,带上我呗。”夙铭一边啃着烧鸡,一边厚颜无耻的说道。

  “带你去做什么?吃我的军粮吗?”叶七夜毫不客气的贬低他,经过两天的相处,两人,不,三人一狗已经非常熟悉了,自来熟的夙铭除了没说自己来自哪里,就差把自己的内裤颜色告诉叶七夜了。

  “我很厉害的,可以帮你打胜仗。”夙铭觉得叶七夜是在质疑自己的能力,对此,叶七夜只是呵呵冷笑了一声。

  “天黑前能到京都,到了京都,我也该尽一下地主之谊了,说吧,你想去哪玩。”叶七夜一边撸着小白的毛,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夙铭闻,立刻三两口啃完了烧鸡,叶七夜眼睁睁看着一整只鸡腿进入了他的嘴巴,然后被他抽出来时只剩下一根鸡骨头……

  他目露精光的看着叶七夜,“我听说京都是一个国家最热闹的地方……也是最繁华的地方……我想去……青楼!”

  噗!

  正在喝水的叶破军一口清水喷了出去,正喷在夙铭的脸上,他刚刚抹去脸上的水,就被叶破军一拳头打在了眼睛上。

  “啊!!你干嘛!!哎呀!!不能打脸!!我如此帅气逼人!!你嫉妒我的美貌!!!!都说了别打脸!!”

  叶七夜默默的转了个身,看着树叶发呆,“所以说小白,做人不能太夙铭,会被打的。”

  小白认同的点了点头。

  京都的繁华一如往昔,而京都最有名的青楼,风月楼内,迎来了三个特殊的客人。

  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其中两个客人一人顶着一对大黑眼圈,而另外一个客人,则年纪太小,而且怀里抱着一只看起来可爱,实际上凶巴巴的小狗,生人勿进的模样。

  老鸨看到叶七夜,眼前一亮,她可是远远见过叶七夜的人,一眼便认出来这位公子哥的来历。

  虽然坊间传说这位是钦定的驸马爷,可是人家也是胤王府的世子啊,还是陛下亲封的武侯爷,楼里的姑娘谁能巴上他,那就是走了八辈子的运了!

  所以老鸨立刻推开了眼前对着自己伸出咸猪手的富商,脸上挂着最真诚的笑意,走到了叶七夜的身前,“哎呀世子爷,您今日怎么有空过来啊,稀客稀客啊……”

  那个富商本来还一脸的不渝,听到老鸨的话,脸色立刻一变,灰溜溜的转头走入了人群里。

  叶七夜制止了叶破军想要上前的动作,轻笑道:“陪朋友过来的,我朋友想要见识一下青楼的风采,你可要给我伺候好了。”

  “哎哟瞧您说的,我们风月楼的招牌可不敢在您这里被砸了,这边来,今天楼里的姑娘们都在,可赶巧了。”老鸨笑说着,在前面一扭一扭的带路。

  夙铭一开始还很兴奋,四处的打量着,到后来,都有些审美疲劳了,都是一些为了取悦男人而搔首弄姿的女人,没有灵魂,他不感兴趣。

  进了包间,叶七夜熟练的靠在软塌上,松开了小白,“喊两个乖巧点的姑娘,我朋友吃素,别吓到他。”

  老鸨看着叶七夜熟练的架势,在心里直纳闷,这位世子爷不是说不近女色吗?怎么看起来对青楼那么熟练的样子?到底去过多少次?果然啊,男人都是一个样,年纪再小也是如此。

  叶七夜若是知道老鸨的想法恐怕要笑破肚皮,呵呵,老娘前世可就是混这行的,能不熟练吗!

  老鸨出去后,叶破军一直绷紧的神经才微微放松,站在叶七夜身后,铁塔一般守着。

  叶七夜摆了摆手,“坐下休息休息吧,这几日赶路,你也累了,京都没什么危险,放心。”

  叶破军听罢,犹豫了一会,坐到了叶七夜的身边,但还是警惕的注意着四周,一直都在暗暗蓄力,保证敌人若是出现,无论从哪个方位进攻,他都可以第一时间拦住。

  叶七夜拿他没办法,便转头对屁股长了钉子似的夙铭说道:“想看就去看看,别在这里碍我的眼。”

  夙铭立刻站了起来,四处查看,连茶壶都要研究半天,到后来,更是推开门,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朝下面的大厅看去。

  虽然他眼眶青了,但是相貌并未受到太多的影响,一个年轻英俊的公子哥趴在栏杆上,也不知吸引了多少红粉的视线,有些老道的姑娘更是直接开口调笑,更有直接上手的,吓的夙铭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赶紧关上门。

  他坐到叶七夜的身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灌了下去。

  “女人太可怕了……”

  叶七夜闻,怪怪的看了他一眼,“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来青楼还怕女人。”

  无论哪个男人,被说不是男人,都会很生气,夙铭也不例外,他的脸色通红,瞪着叶七夜,然后一撩衣摆,“来比比!!!看看谁更男人!!”

  叶破军立刻一跃而起,朝着夙铭扑去。

  “哎呀!!你怎么又打我!!!说了不许打我的脸!!你还打!!”

  叶七夜剥了个葡萄,喂给了趴在自己身边的小白嘴里,“你看吧,我说的话都是至理名,做人不能太夙铭。”

  那边的两人正在地上纠缠着(嗯?这个词……)

  老鸨已经推开了门,身后跟了两个相貌清丽婉约的小姑娘,其中一个怀里还抱着琴。

  三人看到地上的夙铭和叶破军,具是一愣,但是老鸨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别说衣衫整洁的在地上撕打,便是光溜溜的两个大男人在打架她都看到过,没啥,谁还没个特殊爱好呢。

  “咳咳,看什么看,还不过去侍候贵人!”老鸨咳嗽了一声,对着身后的两个姑娘低斥道。

  其中一人走到叶七夜等人对面的座位坐下,将琴轻轻放置在桌子上,然后便开始试音。

  另外一个女孩则走到叶七夜身边,为她倒了一杯酒。

  夙铭和叶破军终于停止了撕打,两人冷哼了一声,重新坐好。

  “去侍候他吧,我自己来。”叶七夜指了指夙铭说道。

  小姑娘有些害怕的看了看夙铭,脸上淤青一块,眼眶还是黑的,更何况还和一个男人不清不楚,小姑娘觉得自己前途渺茫……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