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战场!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黎阳城是战场的最前线,西楚作为防守方,一直都是以此城为立足点,和北周进行拉锯战,战争最惨烈的时候,曾在这座城下,埋下了几十万的英魂,有西楚的战士,也有北周的。

  每一个阶层的强者都有自己需要面对的对手,而基本分神期以上的高手出动,敌对国是一定会知道的,因为那种程度的高手,每个国家都有数。

  更上一层的,基本不会出现在世人面前。

  而叶七夜这个金丹期的修士,却拥有着不下于元婴期实力的异类,便是这场战争最大的变数。

  夜晚,中军帐内。

  慕容霸看着眼前的少年,目光复杂。

  “你既然可以打败叶允风,那么在实力上,是足以让我刮目相看的,可是战场和你想象中不一样,个人荣辱在这里,什么都不算,冲动是最要不得的东西。”

  叶七夜站的笔直,军姿挺拔。

  “慕容老将军想必已经收到了泗水城大捷的情报,应该知道我的力量对于攻城有很大的威慑,对于野战,也同样如此,所以明日的战斗,我请求做先锋,您不应该阻扰。”

  慕容霸当然知道自己不应该阻扰,可是叶七夜的身份在那里,他必须顾及,慕容家最有天赋的大朗战死沙场,给他的打击太深了,以至于他本来应该致仕在家的人,却不得不出来拼死拼活,他必须等到慕容海可以独当一面,否则慕容家,后继无人。

  而这个时候,他最应该搞好关系的,便是叶家,叶七夜若是在战场上出了事,慕容家就真的完了。

  可是……

  看着叶七夜的眼神,慕容霸叹息了一声,“也罢,少年心性,当年你父亲便是如此,既然你坚持,那我便分你五千铁骑,作为先锋官,冲破敌方的战阵,我会随时支援你。”

  得到了令符后,叶七夜便准备离开,她从不打无准备的仗,在不了解北周的实力之前,不会贸然的提出任何建议。

  “小影怎么样了?”

  身后传来慕容霸略显沧桑的声音,他毕竟老了,若是当年的他,此时最该做的就是将叶七夜军法处置,然后再将慕容云影送回京都,关禁闭。

  可是现在,他却默认了慕容云影的存在,不管不问,就当从来没有这个人来过,他其实是在害怕,怕自己到死,都无法见到最疼爱的女儿一面,如今女儿追来了边关,追来了战场,他如何忍心再赶她走。

  叶七夜还以为慕容霸当真铁石心肠,听到问话后,她并未转身,而是轻声说道:“她很好,之前生了一场病,现在已经好彻底了。”

  出了中军帐,叶七夜看着站在外面的慕容云影,微微一愣,“不进去看看吗?”

  慕容云影摇了摇头,“不了,我只是你的亲兵,没有资格去见大将军。在军营内,一切有军法管制,我不能让爹为难。”

  站在城墙上,可以依稀看到不远处的营地,浩浩荡荡,看不清边界,也不知有多少战士,北周这次,可真是倾举国之力了。慕容霸可以抵挡到现在,也真是不容易。

  叶七夜在脑海中回想那些经典的战役,结果发现能让她借鉴的并没有多少,世界不同,所能动用的手段也不同。

  地球上的古华夏夜袭可能会炸营,而在这个世界,夜袭只会让自己死的更惨。

  而这个世界的阵法更可怕,也更多样,由无数个会使用灵力的人结成的军阵,就是一个绞肉机,而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特色的军阵,那就更是不同的绞肉机打在一起,血肉横飞都不足以描写那些惨烈。

  叶七夜之所以情愿做一名先锋官,便是因为她对战阵根本不了解,让她领兵,只能惨败,而以她的实力,做一名先锋官,还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明日也许可以让北周大败一场。

  次日,城内炊烟不断,每次的战役开始前,都要吃好早饭的。

  五千铁骑几乎都是叶七夜带来的京都六率,这种出城做敢死队的事情,还是要挑那种对主帅衷心的人,京都六率经过泗水城一战,对叶七夜已经心服口服,所以是最好的人选。

  让叶七夜没有想到的是,本该是文官的军司马夙铭,竟然也跟来了。

  “你来做什么?”叶七夜低声问道。

  夙铭骑马站在叶七夜的身边,身上还穿着铠甲,似模似样的。

  “当然是帮你了,哪有兄弟上战场,我在城内看着的道理,你放心,有我在,一定会赢。”

  叶七夜另一边的叶破军不屑的撇了撇嘴。

  城门打开,叶七夜带着兵马冲了出去,她需要抢占好有利的地势,在战争中开始的一瞬间,带着人,打乱北周的阵势。

  慕容霸带着副将站在城墙上,看着那五千骑远去的背影,轻声叹了口气,在他的身后,慕容云影脸色有些难看。

  “你莫要置气,叶家那小子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的实力太低,去了也是送死。”慕容霸没有回头,不客气的说道。

  慕容云影当然知道叶七夜是为自己好,但是他也不能在自己的房间下迷药啊!!

  叶七夜站在一个光秃秃的山坡上,看着下面的平原,附近的所有森林都被砍掉或者烧掉了,战争进行到这里,根本不可能留下任何物资。

  在她的视线里,北周那边出现了一道土黄色的洪流,前进的速度很快,阵型却并未紊乱,还未靠近,便有道道流星般的巨石砸向了黎阳城,还有很多火箭飞出。

  那比所有影视剧中做的特效还要震撼,叶七夜微微眯眼,看着那些巨石和火箭在还未落到城墙,便被撑起的防护阵法拦住,指尖微微一动。

  快要她上场了……

  城门打开,城内的战士呐喊着涌出,从城墙上发出尖利的啸声,那是破城弩的声音。

  用在这里,朝着北周的战阵而去。

  叶七夜上马,拉下了面前的面罩,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

  她抬手,然后挥下。

  五千人马沉默的朝着山下冲锋,在叶七夜的带领下,朝着山下的平原冲去。

  强者一般都会找强者打,哪怕一开始杀了很多小兵,也会很快被敌对方的强者发现,狙击,然后脱离战场。

  谁也没有想到,一队五千的骑兵里,竟然会有三个高手。

  叶破军自然不用说,筑基巅峰的他随时会突破金丹,在这战场上已经拥有副将的实力,而夙铭……叶七夜觉得自己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快了……已经可以看到北周士兵狰狞的表情了。

  叶七夜的长枪狠狠扎进了迎面那人的胸膛。

  与此同时,她身后天空中落下了五颗星辰,当然,在外人看来,是五颗霹雳弹。

  只是那霹雳弹……也太大了一点……

  一瞬便砸出了惊天的动静,在地面砸出五个空白区,这一下北周死的人大概是总人数的十分之一……

  一下就十分之一……

  再来几下,那就不用打了。

  北周的大将军从战车上猛地站了起来,“那人是谁!!”

  “启禀将军,从她的攻击手段看来,应该是破了泗水城,且杀了拓拔荣的叶七夜。”

  拓拔庆眯了眯眼,“叶七夜……胤王的儿子?杀了他!不惜一切代价!”

  哪怕这场战役输了,只要杀了叶七夜,那么一切便都值得!

  叶七夜当然知道自己一出手就会变成活靶子,但是她控制不住,战场上血腥味刺激了她的心跳,让她处于一种狂热的状态。

  身边五颗星星飞舞着,碰碰就死,而她早已放弃了马匹,单手持剑,所过之地,被星星砸成肉泥者有之,被她一剑削去头颅者更是数不胜数,而她也很快放弃了那些普通的士兵,专门挑北周的中级将领出手。

  在她前进的过程中,叶破军一直紧紧跟随着她,替她扫平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险。

  而另一边,同样有效率的,还有夙铭。

  叶七夜抽空看了眼夙铭,眼神微微一变。

  夙铭的剑芒和普通的灵力发出的攻击并不同,叶七夜曾在叶君离和轩辕翊的剑上看到那样的光芒,那是……剑元!

  夙铭竟然是剑修!

  而且还很强!

  他的剑都未曾出鞘,身边的北周士兵仿佛放风筝一般,被他一一拍飞了出去,再从天空狠狠砸了下来。

  三人很快便吸引了北周那边的人视线,也都迎来了真正的对手。

  “给我死吧!”

  叶七夜面对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看起来该有两米高,手中握着一根狼牙棒,两只脚始终都有一只踏在地面,叶七夜的剑砍在他的身上,竟然连皮都没破。

  只有土黄色的光芒一闪而逝。

  土灵根啊,而且,还是天灵根,叶七夜很快便发现了重点所在。

  她看着那大汉其实在不断地吸收大地的力量,只要他不离开大地,那么他的力量便无穷无尽。

  呵……无穷无尽……

  多好的打手啊。

  于是,刚刚因为叶七夜吃瘪而有些兴奋的拓拔庆便看到那个大汉突然大吼了一声,一棒子砸在了刚刚到他身边准备帮他的北周将领,将那将领的脑浆都砸了出来。

  怎么回事!

  更惊人的还在后面,那大汉不停的攻击着北周士兵,眨眼间已经杀死了上百,而且他根本对站在肩膀上的叶七夜视若无睹,只是在疯狂的杀戮着北周士兵。

  “邪术!绝对是邪术!”拓拔庆大喊。

  十几道流光朝着叶七夜而去,却在半路上被拦下了几个。

  真正到了叶七夜面前的,只有四人。

  那四人的实力都很强,具是金丹期的真人!

  四人联手攻击那大汉,其中一人操控的木系藤蔓,直接穿透了大汉的太阳穴,然后另外三人立刻便朝着叶七夜而去。

  叶七夜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若不是担心暴露太多实力,她都想试试让整个战场的北周人,都陷入幻境中,就像是地球上古华夏的那位诸葛先生那般,撒豆成兵的仙家法术,她其实也会!

  轰隆!

  真正的雷霆劈了下来,叶七夜的手中的长剑附着了雷霆之力,眼睛都似乎变成了蓝色,速度极快的和那四人战斗了起来。

  那四人越打越惊骇,有好几次他们的武器都打在了叶七夜的身上,结果那人屁事都没有!

  很快,稀奇古怪的符隶朝着叶七夜招呼过去,她从烟尘和流光中冲出,一剑闪过,削去了一人的头颅,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蓝色霹雳球砸死了另外一人,眼中琉璃色一闪而逝,正对着她的那人大喝了一声,一剑捅死了身边的同伴,然后在一脸迷茫中,被叶七夜一剑穿心。

  眨眼间解决了四人,叶七夜转头,目光穿透了人群,直直看向了拓拔庆。

  拓拔庆的冷汗流下,倒吸了一口冷气。

  “鸣金,收兵。”

  此时收兵意味着溃败,而溃败是最惨的一种,那意味着一切都不再受统帅的控制,能活下来多少人,全看天意。

  拓拔庆冷着脸带着亲兵撤离,这一次,是他大意了,看来得调一些高手过来。

  乘胜追击,便是此时,西楚的战士们大喝着,朝着北周人追杀而去。

  城门打开,越来越多的战士跑了出来,也有人抬着担架,开始救治战场上的伤员。

  叶破军受伤了,他一打二,杀了一个,重伤一个,而他没有死,已经是万幸。

  “你安心治疗,我没事的。”叶七夜拍了拍叶破军的肩膀,然后转身,去检查战场的情况。

  在一个死人堆里找到了夙铭,那小子怀里抱着一颗人头,傻愣愣的坐在尸体上,如果不是眼珠子还在转动,叶七夜几乎怀疑他已经死了。

  “你怎么了?”叶七夜放缓了声音问道。

  “他为了救我……死了……”夙铭的声音有些喑哑。

  只是素不相识,只是在上战场前,跟那个青涩的少年开了句玩笑,只是喊了声老弟,便可以付出生命吗?夙铭有些不明白。

  叶七夜却懂,战场上,战友便是最重要的人,更何况,夙铭的身份是军司马,作为下属,那个士兵,必须那么做。

  “你现在应该想的,是如何补偿他的家人。”叶七夜叹了口气,蹲下身体,拍了拍夙铭的肩,“你抱着他的脑袋,也无法复活他。”

  夙铭转了转眼珠子,“你知道他家人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但是皇帝知道,这场战争结束后,我陪你去找。”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