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战后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这里很难找到一副完整的尸体,无论是敌人的,还是同胞的。

  胜利来得太惨烈,并非这一战,而是持续了一年的高强度作战,让所有人都倍感疲惫和压抑,等到战争真的结束时,便生出了一股茫然来,喜悦?在这个时候,并不存在。

  天空是压抑的灰色,铅块似的乌云遮蔽了太阳,已是下午,狼藉的战场需要胜利的一方来打扫,至于败者,要么死了,要么不知逃亡去了哪里,活着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再踏足这里。

  在无数的尸体里寻找自己的战友,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只能从那些铠甲的颜色来判断,有时候几个人纠缠在一起,解不开那些缠绕起来的衣服和锁甲,便只能砍断手臂和大腿。

  伤兵被抬上担架,朝着营地快速送去,本该负责战后事宜的叶七夜,此时却不在这里。

  她在伤兵营。

  不止她,夙铭也被她拉过来当帮手了。

  尘雪因为是女孩子,被打发到外面去配药,只要最简单的金疮药,其余什么都不要。

  夙铭负责绑绷带和上药,另外两个医官,其中一人也是负责如此,而叶七夜和另一人则负责治疗伤兵。

  当然所谓的治疗,也只是将冻坏的手指,脚趾,或者手臂,耳朵,给割下来。

  寒冬腊月,还是北方,健康的时候还好,都是壮实汉子,并不害怕这些,可是一旦受伤,在战场上受伤,没人会管你,你只能自己熬,活下来,全靠运气,有的人活了,受伤的腿却冻坏了,这种情况下,必须截肢,拥有木灵根和水灵根的人,太少,军营这种地方,更是不会有的,楚夕颜倒是有水灵根,但她只能救治那些比较重要的军官和受伤严重的士兵,就这,都快要了她的命,若非叶七夜发脾气,她大概还要坚持救治下去。

  叶七夜戴着口罩,面无表情的用剪刀剪去一个伤兵的脚趾,夙铭再面无表情的上前撒药,包扎好。

  下一个是肚子上破了个洞的人,叶七夜洗干净手,用火烧了烧针,然后开始用羊肠给他缝合。

  整个过程很快,蜈蚣一样的伤疤就出现在那人的肚皮上。

  天黑了,又亮了,叶七夜不知道自己救了多少人,等到她和夙铭包扎好一人又过了许久,她才听到尘雪在外面轻声说道:“世子,伤兵救治完了。”

  松了一口气,叶七夜晃了晃身体,转头看去,夙铭的眼睛红的像是炭火,摘掉了口罩,她拍了拍夙铭的肩膀,“去泡个澡,好好睡一觉,你现在好像一只鬼……”

  “你以为你比我好到哪里去?你像是一只鬼王……”夙铭幽幽说道。

  等到叶七夜回到黎阳,住进了最大最豪华的庄园,将自己泡在温暖的浴池里后,才终于回神……

  这几天,她是以极强的意志,才压制住了自己有些崩溃的心境,看着那些原本健康的人在自己手里被摧毁,看着那些坚强的汉子在醒来后抱着自己的腿嚎啕大哭,看着缺胳膊断腿的人依然笑嘻嘻的坐在一起吹牛皮,她觉得心中仿佛被一把刀在来回切割,她一向坚硬如铁石的心被深深触动,她有些无法理解人,这种生物的感情,哪怕她一向自诩为人,哪怕她活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人,可是她不得不承认,作为人,她的感情是缺失的,是不完整的。

  她拥有亲情,拥有友情,如果她愿意,她还可以拥有爱情。

  可是同时,她却无法被那些感情所触动,她所体会的在乎,其实有些浮于表面,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冷酷的简直可怕,她自己都无法接受那样的自己。

  而这么久以来,唯一一次感受到感情和灵魂相碰撞的那种感觉,还是楚夕颜舍命去救她那次,原因还并非仅仅因为楚夕颜,还是因为她终于发现自己有多阴暗,自己的阴暗第一次暴露在阳光下,接受她仅存的良心的审判,让她终于愿意敞开一丝心门,接纳那些她曾不屑的感情。

  从那之后,她才活着像是个人,而不是游荡在这个世界的孤魂。

  而现在,军中的生活,让她第一次深刻的明白集体这个概念到底有多沉重,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句话不再是空洞的一句话,而是切实的情况后,她终于知道自己到底缺了哪一块。

  缺失的一块到如今,终于补齐了。

  她首先是叶家的嫡系长孙,西楚的胤王世子,绝世武侯,其次才是人,或者某个乱七八糟的身份,她如今若拥有的一切,全部都基于以上的那一点,永远不会改变,无论之后她变成什么样,无论她到达了怎样的阶层,她都会记得这一点,记得她最初的身份和模样,勿忘初心,不过如此。

  认同自己的身份,且愿意为了自己的身份去战斗,她如今所做的,不就是如此吗?

  她会愤怒于荆州城发生的惨剧,也会因为那些西楚士兵的死亡和痛苦而内疚,她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宁愿背负着巨大的风险,也要拼尽全力打赢着一场战争,她为什么这么做?没有人逼着她这么做,她完全可以在后来直接离开,可是她没有,她已经彻底融入了这个世界,融入了西楚,这是她的国家,这是她的子民

  这是她的根,她会为了这一切,战斗到最后一刻。

  想通的刹那,脑海中的神识海域再次解冻了一块,漾起微波,叶七夜缓缓闭上了眼睛,神识放了出去,覆盖了整个庄园,并且朝着整个黎阳城而去。

  略过了夙铭的房间,她可不想看见一个裸*男在洗澡,会长针眼的。慕容云影正和慕容霸在聊天,父女两个看起来气氛很融洽。

  尘雪正在看一本书,眉头微皱,好像遇到了什么不懂的地方。

  叶破军正在给伤口上药,那一身腱子肉看的让人想犯罪……

  而楚夕颜……

  咳咳……叶七夜赶紧睁开眼睛,“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她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过小丫头身材还不错啊……今年多大了来着?十五好像,这个世界的女孩发育都这么早吗?”嘀咕着,叶七夜低头看了看自己,“果然,因为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么……”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