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仙门大开(1)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出发去东秦那天,叶七夜没有在送别的人里看到慕容云影,她骑在马上,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京都,便在京都送别的人群注目下,扬鞭而去。

  一行近百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京都,也不知这些天之骄子,能进入仙宗的有几人,而最后能飞升成仙者又有几人。

  慕容云影蹲在城墙后面,哭的成了泪人,她的侍女站在她身边,也是一脸哀戚,“小姐,你就别哭了,如果真的舍不得,为什么不和公主他们一起走呢?”

  慕容云影擦了擦眼泪,“你懂什么,作为慕容家的女儿,我和她们是不同的……”她站起身,看着远处因为骑马而扬起的烟尘,泪眼朦胧中,嘴角勾起一抹笑,“你们一定要成功啊,进入仙宗,学成归来,那时,我定会为你们准备好美酒,不醉不归……”

  同时哭的惨兮兮的还有楚修名,他站在皇宫殿宇的最高处,遥望着楚夕颜离开的方向,除了在心里默默祝福自己妹妹可以成功加入宗门,和叶七夜一起,没有任何办法。

  他倒是想要抛下一切和她们一样,笑傲天下,可惜,他身上压着的担子太重太重,江山江山,那就像是一道无形的枷锁,将他困在了皇宫这四角天空。

  和一大群人一起进行长途跋涉真的不是多么愉快的事情,特别是这一大波人里还有不少是家世富贵的子弟,从小就是锦衣玉食,虽然修道一途枯燥乏味,但是在衣食上,他们却享受的是最好的。

  前两天还抱着新奇的态度,还有人互相打闹,比划着骑术,三天之后,便开始抱怨了起来。

  红叶学院这边的人,隐隐以叶七夜为首,倒不是说她想要领导这些半大的孩子,只是名义上学院第一的寒墨太过孤傲,并不怎么和人沟通,只是自顾自的行动,就连吃东西都不和大家一起。叶七夜虽然看起来不好接近,但是因为小伙伴都在身边的原因,她笑起来的次数倒也很频繁,再加上队伍里的那些小姑娘们有时找她,她也会耐心帮助她们,上过战场又让她比其他人多了一丝杀伐果断,所以红叶这边的学子都很服气她,一般有矛盾也都会找她调解。

  叶七夜也因为身份和那些人并没有任何对立的地方,处理事情也不会带有私人感情色彩,竟然会让他们觉得她很公正,于是,虽然没有明确说明,她也已经是红叶的队长了。

  另一边,白鹭学院因为有邵傲的原因,也还算平静和谐,虽然时不时爱找鹿鸣学院的麻烦,但因为不是什么太大的矛盾,基本都小事化了了。

  而鹿鸣学院呢,就有点惨,辛季的实力说起来是学院第一,但是并不是邵傲和寒墨的对手,和他们不是一个等级,寒墨就不用说了,他对谁都是爱答不理的,而邵傲更是懒得和辛季说话。

  辛季的性格也有些老好人,压不住鹿鸣学院的那些刺头,再加上白鹭学院不时找茬,这两天鹿鸣学院的人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终于,在一次午休的时候,白鹭学院的人再次找茬之后,鹿鸣学院便暴动了,将那个找茬的人狠狠打了一顿,等邵傲赶过去的时候,白鹭学院的那人已经伤的很严重了。

  “你们找死!”邵傲眼神一凝,他作为白鹭学院的院首,是绝对要为自己人讨回公道的,哪怕先找事的人是白鹭学院的。

  肆虐的灵力有些狂暴的冲向了鹿鸣学院,作为金丹巅峰的修士,邵傲完全有实力碾压那些只有筑基期的人。

  轰!

  辛季拦在了前面,双手抬起撑在身前,挡住了暴动的灵力。

  “没必要吧。”辛季微微皱眉。

  “打伤我的人,想要轻松了结,不可能!”邵傲冷声说道,右手结印,淡青色的流光箭矢朝着辛季飞去。

  辛季不能后退,身后便是鹿鸣学院的学子,他若是退,身后之人必定会受伤。

  他神色微微一变,脚下在地面用力一踩,轰隆一声,一面土墙在他身前拔起,却并未拦住那些流光,只是让它们的速度微微放缓。

  但是那已经足够,辛季的身前浮现起黄色的微光,类似一面护盾,他侧身,站在护盾后面,流光撞在护盾上,上面浮现出一只牛头,那些流光被尽数拦住。

  下一秒,邵傲便一刀斩开了土墙,掌心微光一闪,数道风刃越过辛季朝着他身后的那些鹿鸣学子而去。

  辛季心中一惊,就要拦下那些风矢,却被邵傲缠住,无力顾及。

  突然,一道半透明的水光飞来,半透明的流水护罩将鹿鸣学子保护了下来,柔软的水面让风矢渐渐失去了力道,化为了无形,邵傲反手一刀打在辛季的护盾上,然后借力后跳,站定后,转头看去,眉头压下,神色不渝。

  “长公主殿下……”

  楚夕颜冷着脸,“都是大楚之人,没必要如此狠手,到此为止吧。”

  邵傲咬了咬牙,既然楚夕颜发话了,若是他执意要继续下去,叶七夜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再加上一个辛季,他还没有那个本事一打三。

  白鹭学院的夫子是个分神期的强者,此时轻笑了一声说道:“都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公主殿下未免

  有些小题大做。”

  红叶学院这次过来的夫子是院内实力第二强的陈兆席,他是陈忌的父亲,也是叶家的家臣,听到刘夫子的话后,他冷笑了一声:“既然带了杀心,便不算小题大做,我看老刘你是有点老糊涂了。”

  刘夫子还准备说些什么,皇帝派来的南衙统领朗声道:“该启程了!!”

  叶七夜本来躺在树枝上半眯着眼睛睡觉,被这一声喊吵醒,打了个哈欠,低头看去,看到地上半死不活的那个白鹭学院学子,惊讶道:“他死了吗?”

  邵傲脸色越发黑了,“还没有!”

  “那你还不给他治疗?都在这干嘛呢?准备给他开追悼会?”

  本来已经有些想要站起来的伤患,一听这话,气的又晕了过去。

  寒墨抱着剑站在另外一棵树下,冷眼看着那边的闹剧,只是目光在转到叶七夜的身上时,有些复杂。

  再次前进,这次火药味更足,不过因为辛季的出手,鹿鸣学院的人对他也变了一些态度,最起码愿意听他的劝了,而不是之前那样当他不存在。

  不过相比较辛季,楚夕颜或许在鹿鸣学院更有话语权,谁让她是公主呢,鹿鸣学院便是皇家开办的,她等于是学院的拥有人之一啊。

  又是半个月过去,一行人走到了东秦和西楚的交界处。

  因为仙门大开的原因,战争已经暂停了一段时间,所以这时的沙漠很平静。

  甚至还有不少胆子大的在沙漠附近开办了茶肆,供沿途的修士们歇息。

  到了这里,遇到的人就多了起来,鱼龙混杂,不仅有去参加仙门大开的年轻修士,也有一些准备抢劫那些修士的老牌散修。

  大部分学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沙漠,被那壮丽的景色震撼的同时,因为赶路有些颓靡的神色也有了一些精神。

  “我们需要在进入沙漠前做好准备,里面的环境很恶劣。”叶七夜转头对叶破军说道。

  叶破军点了点头,“我会去安排。”

  “不用你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我会列一个清单,每个人都将需要购买的东西买好,每人都有一份,谁不买,谁死在沙漠不要怪我不救他。”叶七夜冷声说道。

  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有储物戒指,再不济的都有储物袋,购买的东西也不是很多,完全就是一个意识问题。

  因为这么多天听叶七夜的话已经养成了习惯,红叶学院的人都很顺从的按照她的吩咐去采购东西了。

  鹿鸣学院的人虽然不理解,但是因为楚夕颜的原因,也还算听话的在辛季的带领下跟着红叶学院的人去买东西。

  只有白鹭学院的人还在叽叽歪歪,吵闹的最厉害的两人被邵傲打了一巴掌后,老实了。

  邵傲在叶七夜失踪又回来,并且打败了叶允风之后。便将她看做了此生最强大的敌人之一,另一个人是寒墨,他从不会小看敌人,更何况叶七夜还上过战场,对于如何在这种环境生存肯定做过研究。学习敌人的做法,并不丢人,丢人的是死要面子结果害死自己的人。

  在邵傲的威严下,没有人敢于反抗,结果就是百十人全部都买了叶七夜说的那些东西。

  至于负责安全的几个人,只要不是生命危险,他们都不会管太多,自然也不会出手。

  采购东西的时候,叶七夜看到了不下三拨去参加仙门大开的人,其中还有一拨穿的衣服上面有慕容家的族徽,叶七夜已经记住了那几个人的长相,她准备在沙漠里如果遇到,可以试试坑一下那些人。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聚集点,唯一的客栈还小的可怜,根本容纳不了这么多人,叶七夜便觉得不必再休息,直接进入沙漠,早点赶路,早点出去。

  分歧由此而生,邵傲却觉得没必要走那么早,反正穿过沙漠就到达了东秦,在这里可以观察更多未来的竞争对手,对于之后的仙门大开有很大的好处。

  在这种情况下,叶七夜自然不会因为邵傲就妥协,笑话,不早点进去,难道等着那些散修们到了在沙漠里布置好陷阱吗!

  红叶学院的人全部跟着叶七夜离开,鹿鸣学院的人在犹豫之后,也选择了离开,毕竟他们和白鹭学院一向不和,留下来万一打起来了,他们会吃亏的,没人是邵傲的对手。

  进入沙漠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叶七夜买的骆驼起了很大的作用,这种长得丑兮兮的动物走的虽然慢,但确实沙漠里必不可少的前进工具。

  四十几个人,骑着骆驼,头脸都围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同样的,身上也包的严严实实的。

  也有人不愿意这么做,结果后果就是没一会皮肤就受不了了。

  有了前车之鉴,大家对于叶七夜的话便深信不疑,跟着世子,绝对没错……

  刷!

  叶七夜的剑飞了出去,插入了沙子中。

  她从骆驼上一跃而下,跑去拔出了剑,带出一只小臂大小的蜥蜴。

  “你杀它做什么?”楚夕颜好奇的问。

  “吃啊。”

  “呕……三哥……你口味真奇特……”叶允涵干呕了一声,不明白叶七夜为什么要吃那么丑的东西。

  就是一直将叶七夜的话奉为人生信条的唐智润都是一脸的怪异。

  叶七夜收起了蜥蜴,一脸的不屑,“你们迟早会知道的,沙漠里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都不能浪费。”

  不用很快,到了晚上就知道了。

  白天还热的要死,晚上就冻的人想要去死。

  这下大家总算知道为什么叶七夜要让他们尽可能买多的羊毛毯了,那东西虽然味道不怎么好,但确实可以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给他们带来为数不多的温暖。

  沙丘后面,几十个少年少女们挤在一起,面前是一口超大的铁锅,锅里煮着羊肉,乳白色的羊肉汤翻滚着,剥了皮的松木混着羊肉一起熬煮,没有一丝腥膻味,大骨头上的肉都被煮的微微散开了。

  香味飘了出来,咕噜噜肚子响的声音此起彼伏。

  “老大……什么时候可以吃……我好饿……”唐智润的眼珠子都绿了。

  叶七夜伸出手,叶允涵赶紧将自己的木碗递给了她,给叶允涵盛了一碗羊肉汤,那丫头吹了吹,便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烫的直伸舌头,还死死抱着她的碗。

  唐智润看着楚夕颜,口水都流出来了。却还是不拿出自己的碗,包括其他人也是如此,都在看着她。

  她无奈的笑了笑,将木碗递给了叶七夜。

  叶七夜给她盛了一大碗,还有小块骨头,“多喝点汤,暖暖身子。”

  “嗯。”楚夕颜应道,捧着自己的碗走开了。

  等到所有人都分到一碗汤后,叶七夜给陈兆席和南衙统领也盛了一碗,最后自己捞起锅里的大骨头,啃的嗨皮。

  正吃着,面前多了一个木碗。

  抬头看去,寒墨那张谁欠他八百万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这个人不是一向不吃大锅饭的么!!

  不过人家碗都递过来了,叶七夜能说什么,只能默默的放下自己的大骨头,给他也盛了一碗,最后还剩不少肉,也都一次性的给了他。

  寒墨端着碗,久久无语,就在叶七夜以为这人又不吃的时候,他开口了:“多谢……。”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