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仙门大开(4)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老板娘和叶七夜互相调戏了一番后,便转身,扭着妖娆的腰,一步三晃的朝着楼上走去。

  同行的一些学子眼睛都要看直了,惹来叶允涵一阵白眼。

  陈兆席走在最后,和叶七夜并行,“那个老板娘不简单,老夫若是对上她,没有多少把握能赢。”

  这句话让叶七夜一阵心惊。

  分神期是什么概念?

  金丹碎,元婴聚,神庭显,魂入神庭,魂体合一,一旦进入分神期,便意味着可以元神出窍,身体上的伤害可以愈合,元神若是受损,直接陨落都有可能。

  而神庭,便是元神的所在,元神是一个修士最重要的东西,等于是普通人类的灵魂,元神越强大,对天道的感悟力就越强,修为提升的也就越快。

  分神期之所以比元婴期强大,就在于多了一个元神,沟通天地得到的力量将是几何倍的增长。

  分神之后便是合体,合体的强大在于元神和肉体完美的融合,魂体合一,很少为外物所动,普通的幻术对合体期的强者已经无效,一所出,即可以搅动风云,千万里取敌首级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个元婴期可以杀死十个金丹期不费吹灰之力,而一个分神期则无法轻易杀死十个元婴期,概因金丹和元婴,是一个最大的分水岭,只有进入了元婴期,才算是真正踏入了修仙的门槛。

  一个开在荒漠客栈的老板娘,进入让分神期的强者都束手无策,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到了二楼后,老板娘扶着门框,“两边加在一起七间房,七块灵石,概不赊账。”

  “七块!你怎么不去抢啊!”

  “有没有搞错?”

  立刻便有学子嚷嚷了起来。

  也难怪他们无法接受,在西楚,一两黄金都可以住非常好的客栈了,最好的客栈同福客栈也不敢要那么贵!

  老板娘嘴角的笑意渐渐收敛,一张明媚妖娆的脸转瞬变得有些冷,“原来都是些没有钱的穷鬼啊。”

  陈兆席微微皱眉,上前道:“我们不是付不起,只是觉得七块灵石,实在是有些趁火打劫。”

  “呵……还是个高手……难怪敢来我龙门客栈找事。”老板娘冷笑,正要站直身体,眼前就多了一个锦袋,叶七夜淡淡的看着她,“我们住了。”

  接过那锦袋,老板娘没有打开,只是晃了晃,然后笑意便又出现在了嘴角,她越过陈兆席,走到叶七夜身前,捏了捏叶七夜的脸,“还是小哥儿通情达理,晚上有没有兴趣来姐姐房里聊聊天啊……”

  叶七夜轻轻一笑,“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理吗?”

  嗯?老板娘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你若是喜欢那些,也可以……”

  “还不知道姐姐怎么称呼。”叶七夜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人可以去寻找房间了。

  老板娘看着那些原本还有些不忿的学子因为叶七夜的一个动作而乖乖的走进房间,一时间有些惊讶,“呵呵……贱名不足挂齿,大家都喊我鱼老板。”

  “那我就喊你鱼姐姐好了。”

  目送鱼老板消失在楼梯转角,叶七夜轻松了一口气,她不确定那个鱼老板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但是此人善恶不明,在别人的地盘,还是猥琐一点比较好,免得还没有发育成功,就直接被踢出局了。

  一个转身,嗯……叶七夜有些傻眼,走廊里就只剩下五个人了,加上她,六个人。

  叶允涵,唐智润,叶破军,楚夕颜,还有一个……寒墨!

  “话说,你们为什么还不找房间?”叶七夜有些无奈的问道。

  “这不是等你呢么三哥,你准备和谁一间房?”叶允涵不怀好意的问道。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和破军。”叶七夜面不改色的说道。

  “不行!”

  “不行!”

  两个人同时说出了不行,一个是楚夕颜,一个是……叶破军!

  叶七夜头上滑下两道黑线,“我就这么招人嫌弃???”

  叶破军赶紧摇头,他可不是嫌弃叶七夜,而是他是这里除了楚夕颜之外,唯一一个知道叶七夜真实性别的人,还是个男人,而且他和叶七夜在外人眼里还是好朋友,万一以后叶七夜恢复了女儿身份,对她的名誉会有所影响,他才不想叶七夜被人说闲话,哪怕叶七夜根本不在乎那些所谓的闲话。

  而楚夕颜出声阻止就更好理解了,她是不可能让叶七夜一个大姑娘和一个男人住在一间屋子的。

  刚才已经去看过了,房间里就一张床,要么两人挤一起,要么一个人睡床上一个人睡地上,叶破军当然不敢和叶七夜睡床上,但就算他不睡觉守夜,楚夕颜都不愿意……

  “这样吧,那我和小涵一起……”叶七夜无奈的说道。

  “不行!!”叶允涵立刻出声不愿意,“男女授受不亲,我都是大姑娘了,三哥得注意分寸!再说了,我要和夕颜姐姐一起。”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叶七夜头都要大了。“算了算了,我今晚找老板娘谈

  心去。”

  此话一出,就连刚刚推开门准备进屋休息的寒墨都停了下来,转头和其余几人一起,用诡异的视线看着叶七夜。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我们要纯洁一点,知不知道,不要乱想那些有的没的!”叶七夜义正辞的说道。

  楚夕颜知道她就是嘴贫,“好了好了,这样吧,我和小涵一起,智润和叶破军一起,你就和寒墨一起吧。”

  寒墨这个人一向孤僻,且从来不主动说话,让他和叶七夜住一间房,楚夕颜还是放心的,而且她相信叶七夜这个隐藏话痨和寒墨这个冰山之间,也不会有任何共同话题,重要的是,让叶破军和寒墨一间房……嗯……很害怕他们两个会坐在椅子上面对面坐一夜……

  叶七夜微微一愣,随即便接受了。反正她原本的打算就没有睡觉这一项,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可以。”

  叶破军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叶七夜,却又没话可以说,寒墨这个人虽然孤僻阴冷,但并不像邪恶之徒,之前还曾并肩战斗过,叶七夜的实力他也是知道的。和寒墨住一间房,倒也不需要担心。

  寒墨竟然也没有出声拒绝,而是率先进了房间。

  房间里还算干净,叶七夜打开窗户,发现正对着的是一个天井,环形的走廊对面还有着房间,正好可以看到那房间的门。

  晚饭是在客栈里吃的,别指望这里有热水可以洗澡,想要洗澡,可以,自己去烧水。

  叶七夜和一个大男人住一起,自然不会去洗澡,吃完饭后她便坐在窗户旁边,看着夜景发呆。

  寒墨过了一会也走了进来,看了眼叶七夜,便直接盘腿坐在床上,闭目养神。

  看他的样子,似乎也不打算睡了。

  夜有些深,楼下早已不再喧嚣,叶七夜对面的门却打开了一扇窗户,鱼老板穿着白色的长裙,站在窗边,对着叶七夜轻轻一笑。

  叶七夜微微挑眉,正要开口问话,就听到隔壁传来开窗户的声音。

  “三哥!你又和那狐狸精眉目传情啊!”叶允涵咋咋呼呼的说道。

  一巴掌拍在脑门上,叶七夜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迟早会被这丫头给毁掉,“成语不是那么用的,你给我闭嘴吧。”

  楚夕颜的声音响起,然后窗户被缓缓关上,一切又都恢复了寂静,叶七夜抬眼看去,鱼老板却已经关上了窗户。

  黑夜,一道白色的身影闪电般穿梭在屋顶上,风吹过,白色的毛发根根飘起,跳跃,落地,脚下一滑,一声凄厉的狗叫,重物落地的声音。

  当叶七夜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只浑身布满黑色泥点的白色蠢狗。

  有谁会在大半夜的猫在厨房烧热水?

  嗯??

  叶七夜一边朝炤台里塞柴火,一边嫌弃的瞥了眼脚边的蠢狗。

  “说真的,你是怎么从西楚找到这里的,我不是让老爹照顾你了吗?你追来做什么?万一被沙魔吃了怎么办?”

  小白耷拉着脑袋,张嘴咬住了叶七夜的裤腿,像是发泄愤怒一般,不断的撕扯着。

  “我衣服很贵的,咬坏了你给我赔。”

  一边嘀咕着,一边将热水倒进了木盆,调好水温,叶七夜将小白抱进了盆里。

  皂角打在毛上面,洗下来灰黑色的污渍,叶七夜嫌弃的皱紧眉,“脏死了你,三天不许上我床。”

  “汪汪汪!!!”小白转身,怒瞪着叶七夜,甩了甩毛,水珠飞了叶七夜一脸。

  “呸呸呸!!!别闹!!赶快洗好!不然感冒了!!”叶七夜怒道。

  反反复复洗了三四遍,到最后小白都麻木了,趴在木盆里任由叶七夜搓扁揉圆,到最后竟然闭着眼睛睡着了。

  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着小白的毛,叶七夜掌心的灵力发出温和的热力,让毛发加速干燥起来。

  习惯的将小白抱在怀里,叶七夜嘴角带着浅笑,从厨房走了出去。

  只是刚刚出去,就看到了站在院内的鱼老板。

  “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鱼老板看着叶七夜,笑的优雅动人。

  鱼老板的房间里,叶七夜一手托着小白,一手梳理着小白的毛发,并没有先说话,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

  “你的宠物?”鱼老板也不急,反而问起了叶七夜怀里的小白。

  它一定是累坏了,以往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惊醒,此时一个不亚于陈兆席的高手就坐在对面,它却睡的香甜无比。

  叶七夜摇了摇头,“不。它是我的朋友,最重要的朋友。”

  鱼老板不置可否,一只狗对叶七夜有多重要,她其实并不在乎,提起来这个话题,也只是为了让叶七夜开口而已。

  “听说你们在沙漠里遇到了沙盗?”

  来了。

  叶七夜低着头,眼里闪过一丝暗芒,“没错。”

  “那些沙盗都被你们杀光了?”鱼老板继续问道。

  “没有,我们杀了一些,沙魔吃掉了大部分,还有

  两个类似老大的人逃跑了。”叶七夜没有夸大,平静的陈述着事实。

  鱼老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捧在手心里,“想不到堂堂黑旋风沙盗,竟然栽在一群刚出茅庐的小孩子手里,真是世事无常。”

  叶七夜终于抬头,“鱼姐姐,你究竟想表达什么呢?你找我,可不是为了那已经覆灭的黑旋风吧。”

  “不,你错了。黑旋风并未覆灭,他们这么多年积蓄的财货还在。两个最强大的头领也还在,不出一年,黑旋风就会重新出现在大漠。”鱼老板歪了歪头,有些随意的说道,语气就像是在讨论今晚的月色不错一般。

  “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马上就要离开了,去参加仙门大开。”叶七夜无所谓的说道。

  鱼老板轻笑,“自然是没有关系的,不过我听说了一件事,你或许会感兴趣。”

  明知道那件事可能对自己并没有利,但叶七夜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人有时候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好奇心的。

  “什么事?”

  “听说镇国将军叶君武,就是被黑旋风的一把手一片云震伤了心脉,以至于到现在都卧床休养,边关战事岌岌可危……”

  叶七夜的瞳孔猛地一缩,她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她在进入沙漠前,还去看过二叔,只是原本精神的二叔,此时却躺在床上,瘦的可怕,伤势虽然稳定了,但是他忧心战事,始终无法静下心来养伤,以至于伤势恢复的十分缓慢。

  “我怎么确定你不是在骗我。”叶七夜冷声说道。

  “一片云的老巢我知道在哪里,但是仅凭我一人无法杀死他和那个二把手,我需要你那两个手下的帮助,事成之后,一片云交给你处置,他的财宝,你我对半。”鱼老板目光灼灼的盯着叶七夜。

  叶七夜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我不相信你。”

  “那你总该相信轻漪吧。”鱼老板突然说出了这个名字。

  轻漪……她不是失踪了吗?

  想到那个在荆州和自己有过一次约定的女孩,叶七夜微微愣神。

  鱼老板看叶七夜那副样子,眼神有些复杂。

  “你和轻漪是什么关系?”叶七夜下意识的问道。

  “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轻漪的安排,包括这家龙门客栈,如果你还是不放心,那就算了。”鱼老板竟然愿意如此轻易的放过叶七夜,这反而让叶七夜觉得有些不安。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