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八十九章 仙门大开(5)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对于轻漪,叶七夜说不上信任,不过一面之缘的女人,碰巧应下了一个不算诺的诺,只是每每想起那个女人绝世的容貌,叶七夜便觉得有些心惊肉跳,在那双漂亮到让人沉醉的眼睛里,到底隐藏着多少谎和阴谋,她看不透。

  对鱼老板的提议,叶七夜最后还是答应了,并不全是因为轻漪,还有一方面的原因是想要在这个小镇多停留几天,补充一下物资,打探一下消息。

  但是她却不会让陈兆席和左宗横都离开。

  左宗横毕竟是南衙统领,叶七夜无法命令他,而且鹿鸣学院只有一个辛季可以拿得出手,他必须留下来保护鹿鸣学院的学子。这小镇多的是亡命之徒,如果没有强者压着,那些学子会被吞的皮都不剩。

  而叶七夜这边,因为有她和寒墨在,一般的元婴期勉强也可以拦住,再加上叶破军和楚夕颜从旁协助,基本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元婴期和分神期又不是街上的大白菜,一抓一把,要知道,每个国家,甚至于每个宗门的元婴以上的强者都是有数的,等闲难得一见。

  黑旋风的统领一片云之所以可以纵横沙漠,也是因为他的实力,而他可以偷袭叶君武成功,更证明了他不仅实力强大,对于暗杀这方面,也是有些涉猎的。

  叶七夜的要求陈兆席还是会答应的,更何况此事涉及叶君武,他就更没有理由拒绝了。

  在陈兆席和鱼老板离开小镇的当天,叶七夜便带着楚夕颜几人上街去采购了,其他人不敢离开客栈,经历了沙盗和沙魔,他们已经褪去了稚嫩,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险恶,不会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客栈有寒墨在,再加上那是鱼老板的地盘,叶七夜还算放心。

  小镇带着沙漠特有的风格,这里的建筑都是以土砖为主,只有屋顶用上了木头,街道并不宽,两边摆满了小摊,大多数都是一些草药和木雕,还有卖武器的,鱼龙混杂,但也热闹无比。

  叶允涵第一次逛这种地方,和京都的繁华不同,这里的热闹更有烟火气,穿着毛皮长袍的人,和穿着布衣的人和谐的走在一起,背负着长刀的刀客和衣衫褴褛的乞丐并肩而行。

  这里没有等级差异,贫穷和富有的界限被无限降低。

  在沙漠,并不会因为你比乞丐有钱,而能多活一天,更多的,看运气。

  将需要的物品采购一通之后,叶七夜几人便回到了客栈。

  如果不出意外,按照鱼老板的计划,明晚他们就能赶回来,后天叶七夜等人就能继续赶路了,从这里到元天宗,还有大概十天的路程,如果骑马,那么时间便能缩短一半。

  距离仙门大开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还来得及,所以叶七夜也不是特别着急。

  对于小白的到来,叶七夜的几个朋友都非常惊讶,谁也想不到小白到底是如何跋涉了千里,找到这里的。这个疑问,叶七夜也很想知道答案。

  而在距离小镇两百里远的沙漠,鱼老板踢了踢面前的岩洞,“他们的老巢就在这里。”

  “里面只有他们两个?”陈兆席微微皱眉。

  “自然不是,下面是坎儿井,坎儿井的尽头是一座沙城,黑旋风一共三百多人,那一日被你们杀死的,只是三分之一。不过你放心,黑旋风的人多是分布在分部里,这里的人并不多,且全部都是他的亲信。”鱼老板淡定的解释。

  陈兆席点了点头,摸了摸胡须,“既然如此,鱼老板,你先请吧。”

  鱼老板不置可否,带头跳下了岩洞。

  坐在客栈的屋顶上,叶七夜双手枕在脑后,看着满天的繁星。

  沙漠里的星星似乎格外的亮,瑰丽的让人着迷,叶七夜甚至都舍不得眨眼。

  身边坐下一人,闻着香味就知道是谁。

  “你就那么放心那个鱼老板?”楚夕颜轻声问道。

  “不是放心鱼老板,是放心陈夫子,他老人家或许攻击力不是很强,但是防御和逃跑的手段,可是不少。”叶七夜转了个头,对楚夕颜笑道。

  楚夕颜低头,刚好和叶七夜对视上,月光下,那人的眼里仿佛漾着星光,柔和了脸部的棱角,和她那一日……换成了女儿装后差不多的温柔。

  不着痕迹的转回了头,楚夕颜嗯了一声,继续道:“那我们后天便走?”

  “对,加紧时间赶路,我已经打探到百里家和皇甫家的人已经离开了有两日了,虽说去早了仙门也不会提前打开,但总比去迟了慌慌张张的要好。”

  “好。”楚夕颜点了点头,柔声应道。

  话说到这里,便陷入了沉默。

  叶七夜闭上眼睛,复又睁开,“阿颜,你还记得当年,我在骊山被黑鹰重伤的事吗?”

  楚夕颜微微曲了曲手指,垂下了眼,怎么会不记得呢,那一日,她拼尽全力的去追赶黑鹰,不考虑自己会怎样,甚至未曾考虑能不能追的上,衣服被划破,脸被划伤,灵力耗尽,体力耗尽,她都没有停下脚步,最后终于让她追上,看到的却是躺在黑鹰背上生死不知的叶七夜。

  她恐惧的抱着叶七夜不住的流泪,那是她娘亲去世后,从未有过的悲痛和绝望。

  “嗯,记得。”

  放在身侧的手被摸索着抓住,叶七夜的掌心温暖而干燥,不像她,指尖永远带着一丝凉意。

  “你抱着我哭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怎么会那么好运,认识你这么好的人,你知道的,我八岁前缠绵病榻,从未离开过叶家,也就根本没有朋友,后来被我爹爹治好了病,第一次出门,就遇到了你。阿颜,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叶七夜说着,转头看向楚夕颜,眼里带着温和的笑意和某种认真。

  “我希望你可以一辈子幸福安康,喜乐无忧。”

  楚夕颜久久未说话,嘴角蓦地勾起一抹笑,转头,看向叶七夜,丝毫不再避讳视线的接触。

  “嗯,我会一辈子幸福安康,喜乐无忧,还会和你一起,飞升成仙,一起去看看中央神州的美景,见识这世间未曾见过的神奇。”她说着,收紧了掌心的手,“我会陪你一起,也请你看顾好我。”

  叶七夜忍不住哂笑,坐直了身体,探出手弹了一下楚夕颜的额头,“好,好姐妹一生一世走,等你哪日看上了良人,我会替你把关。”

  楚夕颜点了点头,“好,如果你不喜欢,我就不嫁给那人。”

  “天色已晚,回去早些休息吧。”

  从未屋顶上下来,楚夕颜目送叶七夜走进了房间,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靠在门上,她看着床上睡的正香甜的叶允涵,目光有些迷离,带着一丝悲戚。

  何必……若是今生如此,也足够了吧……

  灵犀大陆最南端,布满瘴气的森林深处,这里被称为南疆,同时也是拜月教的所在。

  祭坛上,澜月接受了拜月教教徒们的跪拜,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被绑起来的祭品,“我不需要。”她冷声说道。

  站在她身边的女人轻笑了一声,“您需要,这对您的成长,大有帮助。”

  看着那个被封印了力量,眼神绝望的女人,澜月的脸色越法的冷,“我不想碰她。”

  “简单。”

  那个女人抬手一指,祭坛上的祭品喉咙便被割开,一道血线飞出,落在了她另一只手端着的杯子里,很快,杯子便被盛满,她将杯子递到了澜月的面前。

  澜月默默的接过,瞳孔一瞬间变成了血红色,她深吸了一口气,仰头,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血液。

  澎湃的力量在身体里流淌,澜月的表情却越发难看,她扔掉了杯子,压下了喉咙里的恶心感觉,掌心闪过一道红光,祭坛上的尸体便化作了青烟消失。

  “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澜月看着身边的女人问道。

  “当您真正成长,打败我。”

  另一边,西楚的京都,楚修名批阅完了奏章,正在看奶妈给他找的皇后合适人选。

  看着看着,他的目光停在了其中一张画上面。

  “鲁国公家的嫡女怎么会在这里?”他问着身边的太监。

  “回陛下,这画册上的贵女都是经过荣华夫人挑选过的,听说也是鲁国公的意思。”

  萧璇……

  楚修名的手在那个名字上轻轻划过。

  整本画册已经被他看了一遍,大部分人都不认识,只有一两个曾在他还是雍王世子时听过,外朝关于皇后的事,已经吵翻了天,甚至还有传说他有断袖之癖。

  登基一年多,他的后宫一人未增,只选了一次宫女,而且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听说他曾宠幸过任何人,断袖之癖可以流传开来,也和他不近女色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真的要选择一个共度一生的女人……那么……一个不让自己讨厌,且曾有过接触的人,总比一个陌生人,要好吧。

  楚修名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深吸了一口气,“告诉奶妈,就选萧璇吧。”

  说出那句后,他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许久才从位置上站起来,朝寝宫走去。

  夜晚的皇宫空旷而安静,后宫无人,许多宫殿都是灭了灯的,为了省钱,楚修名甚至坚持每顿只吃三道菜。

  走在长廊里,他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外面的夜色。

  今晚星光不错,也不知小妹她们是否平安。楚修名双手背负在身后,轻声叹息了一声,“我这一生,也只能如此了,小妹,你比我勇敢,希望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幸福。”

  幸福的定义是广义的,同时也是狭义的,楚修名看着星光感慨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妹妹正被他名义上的妹夫发了一张姐妹卡。

  如果知道,他大概还要感慨一句,兄妹俩都是同病相怜,且一辈子都栽在了姓叶的手里。

  时间到了半夜,叶七夜突然被一声巨响惊的睁开眼睛,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打开窗户,朝着外面看去。

  远处的沙漠亮起闪电般的光,强横的力量带起来的风力甚至影响到了这边,灵力暴动,可怕的乌云翻腾,遮蔽了天空,那是两个以上的分神期强者在进行

  生死较量,引来了天地异象!

  叶七夜飞出了房间,站在屋顶上,头发和衣角被狂风吹起,她半眯着眼睛看着远方,同时将神识悄悄放了出去。

  黑旋风的老巢已经彻底毁掉,四道身影在天空中激斗着,时不时的发出炫目的光芒。

  “你这个贱人!!老子当年就应该杀了你!!”高瘦的男人怒吼着。

  鱼老板冷笑,“那真是可惜!”语毕,从她脚下爬出两条粗大的火蛇,眼睛都带了一丝灵性,咆哮着朝着一片云撕咬过去。

  陈兆席手中的小旗子不断的扔出,空中已经插了大片的各种颜色的旗帜,黑旋风的二把手此时正被困在阵中,无头苍蝇一般四处攻击着。

  一片云眼神闪烁,不断的观察着形式,他在找机会逃走!

  鱼老板并未给他这个机会逃走,只见她突然消失在了原地,正当一片云防守好,准备找出她时,陈兆席手中最大的小旗子被他扔了出去,一时间风云变色,无形的力量将他禁锢住了那么一秒。

  也就是那么一秒。

  鱼老板出手了。

  “啊!”

  一片云惨叫了一声,身上的衣服被割裂开无数道,同样的,他衣服里面的身体也受了无数道伤,火焰顺着伤口钻进了他的身体,鱼老板站在一片云的身侧,在他断开陈兆席的束缚瞬间,右手插进了他的胸膛。

  “你当年就该杀了我,而不是将我卖给风月楼。”她贴在一片云的耳边轻声说道,眼角的泪痣让她看起来更加魅惑,只是那种风韵,带着杀了人之后的血色。

  陈兆席使用完那一招之后,有片刻的虚弱,让另一人突破了阵法,鱼老板却看也不看那人,任由他逃走。

  “你不追?”陈兆席咳嗽了一声,看着生生将一片云的心脏挖出来的鱼老板,心惊肉跳。

  鱼老板顺手割掉了一片云的脑袋,扔给了陈兆席,“拿去给那个小鬼交差吧,至于那个人,留着做磨刀石也不错。”

  满手血腥的女人看着掌心还在跳动的心脏,笑意醉人,怎么看,怎么让人麻头皮,陈兆席一刻都不愿意再待下去,拎着一片云的人头离开了那里。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