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九十一章 仙门大开(7)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泡在木桶里,叶七夜整个人都放松的要睡过去了,小白在她面前肚皮朝向用两个爪子仰泳,她几乎都怀疑这只狗是不是人变的……

  “喂……你还不打算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吗??我警告你,如果你变回人身后,是个男的,那么我就直接把你杀了,或者阉了,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你的。”叶七夜懒懒的说道,说的话却带着丝丝森寒。

  小白翻了身,面对着叶七夜,用两只前爪比划了一下叶七夜的胸口,然后在自己的胸……不对,狗没有胸,然后在自己身前比划了两个更大的圆,对着叶七夜翻了个白眼,汪汪了两声。

  叶七夜的脸立马黑了,“你的意思是你比我胸大?所以不屑于看我的?”

  小白点了点头,又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胡子,然后指了指叶七夜的胸,再比了个戳瞎自己眼睛的动作。

  “你的意思是就算你是的男的,都不屑于看我?”叶七夜的声音非常平静。

  小白再次点了点头,还想继续比划,就被叶七夜拎着后颈皮扔了出去。

  “***大了不起吗?你是要生孩子还是要去做奶牛!哼,嫌弃我,没听过一句话,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叶七夜冷哼,从木桶里站了起来,身上的水分瞬间蒸发,她一边给自己穿着衣服,一边冷眼瞅着不停在地上甩着身上水的小白。

  “今晚的酒会你就别去了,在屋里反思吧。”

  整理好头发和衣服,刚走没两步,就感觉到裤腿被扯住,叶七夜低头看去,小白正可怜兮兮的用爪子勾着她的裤腿。

  “喵呜……”

  抽了抽嘴角,叶七夜无语,“你是狗,不是猫……”

  小白四只爪子抱紧了叶七夜的腿不撒开,就这么被叶七夜带着走了一路,叶七夜很想甩飞了这只讨厌的狗,但是又怕这只狗发疯当众挠自己的头发,它又不是没做过这种事,偏偏还拿它没辙。把人气的七窍生烟的是它,不顾危险穿越千里之地来找人的也是它,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敲了敲楚夕颜的门,须臾,门打开,楚夕颜已经换了身衣服,未施粉黛的脸上因为刚刚沐浴,还带了一丝粉色,看起来多了一丝属于少女的娇俏,少了一丝长公主的威仪。

  “走吧,晚宴差不多该开始了。”叶七夜说道。

  楚夕颜却低头看向了叶七夜的腿,“小白怎么了?”

  叶七夜无奈的踢了踢腿,“犯毛病了,别管它。”

  晚宴上,郭豁达充分发挥了自己八面玲珑的性格,联合了大半的学子们朝着叶七夜进攻,到最后,叶破军倒了,唐智润倒了,就是一直不喜欢喝酒的叶允涵都倒了,这样混乱的情况下,叶七夜根本没空去管小白。

  也就没人发现,在叶七夜的脚下,有一只白色的小狗抱着酒壶,喝的东倒西歪。

  宴后,仆人们鱼贯而入,将喝醉的学子扶进了各自的房间,郭豁达更是被四个仆人抬着离开的,整个人已经不省人事。

  叶七夜还做不到将酒精全部转化,一次性喝了那么多,整个人也是晕头转向的,只能勉强将叶允涵送回了房,然后便扶着墙,一步三晃的朝自己房间摸去。

  吱呀一声推开门,叶七夜醉眼朦胧的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白皙而不失结实的后背,倒三角的身材可谓是非常标准了,这一看就是男人的背,可惜叶七夜醉的眼前三分朦胧七分晃悠,一时间竟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扶着门框,看着迅速拉上衣服,转身一脸阴郁的寒墨,嘿嘿一笑,“原来你也是女的啊……”

  本来非常不悦的寒墨这下已经不止是不悦了,而是很想杀人。

  铿锵,长剑出鞘,剑指叶七夜,他有理由相信,叶七夜是在侮辱他!

  晃了晃脑袋,叶七夜的头抵在门框上,“你生什么气啊,大家都是女……唔……”叶七夜还未说完的话被一只手捂在了嘴里。

  楚夕颜站在叶七夜的身后,捂着叶七夜的嘴,看向一脸惊愕的寒墨,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她喝醉了,我这就送她回去。”

  还未等寒墨说话,她就拖着叶七夜离开,还顺便用灵力将寒墨的门给带上了。

  扶着叶七夜一路摇摇晃晃的走回房间,楚夕颜将她推到床上,然后轻声喘着气,“你这个人……下次再喝醉,就直接打晕!”

  叶七夜躺在床上,傻笑着,转了个头,看着床边的楚夕颜,“阿颜……来……我们一起睡……谈谈心嘛……我跟你说,我有好多事没有告诉你哟……你想不想知道啊……”

  楚夕颜无奈的扶额,一边给叶七夜脱掉鞋子,盖好被,一边安抚道:“好好好,我们明天再说,你先睡觉好不好。”

  “明天再说……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理……看星星……看月亮……好不好……”叶七夜呢喃着缓缓闭上了眼睛,却抓住了楚夕颜的手,“小兰……小兰……棉花糖好不好吃……”

  正准备走的楚夕颜听到小兰这两个字,一时间又停下了脚步,小兰不是叶七夜的侍女吗?难道她和那个侍女关系很好??棉花糖是什么?

  不可否认,楚夕颜非常好奇,她也知道偷听一个醉酒之人说话很无耻,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叶七夜又嘀咕了几句,声音太小,楚夕颜没听清,她俯下身,将耳朵贴近了叶七夜。

  “那妞身材真棒……”

  “杀了他……杀了他……”

  第二句可以理解,也许梦见了和别人在战斗,只是第一句……

  楚夕颜目光诡异的看着叶七夜,如果她的理解能力不出错的话,叶七夜是在夸某个女人身材很好??

  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很好,肯定不是自己,等等,那还不如梦到她自己,楚夕颜抽出手,狠狠拧了一圈叶七夜的耳朵,然后冷哼了一声,离开了房间。

  而在楚夕颜带着叶七夜离开之后,寒墨收回剑,眉头紧皱着,我们都是……女……

  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怪不知道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原来她竟是女子!

  这下,寒墨也不知自己是该继续生气,还是该尴尬,他的性格一向孤僻,这下不小心知道了别人的隐私,总觉得心中不安。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