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九十二章 仙门大开(8)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七夜次日醒来,只觉得大脑一片混沌,在呆呆看着床帏十几秒之后,她猛地坐了起来。

  “真是喝酒误事……”她喃喃,一脸的懊恼。醉酒并不意味着失忆,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她现在全部想的起来,也正因为此,才更加纠结懊恼。

  怎么会那么蠢跑到寒墨的房间撒酒疯,还差点将自己的真实性别暴露了,更重要的是,她到底对楚夕颜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啊,真想回到过去一巴掌抽死自己。

  然而事已至此,再后悔也没用,她下床,洗漱一番之后,推开门看着外面的艳阳天,深吸了一口气,“又是美好的一天啊……”

  “是吗?看来某人昨晚睡的很好啊。”身旁传来一声揶揄。

  叶七夜咳嗽了一声,转头看去,楚夕颜正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眼里带着莫名的意味。

  “那个……还好还好……”叶七夜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正打算转移话题,就看到小白踩着猫步有些摇晃的走了过来,竟然无视了叶七夜,径直走到房间里,跳到床尾缩成了一团,不一会儿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不用多说,这家伙昨晚一定喝高了,到现在都没有醒酒。

  “你吃早饭了吗?”叶七夜没话找话。

  “马上就可以吃午饭了。”楚夕颜没好气的说道。

  吱呀,叶允涵房间的隔壁,门打开,寒墨看着站在走道上的那两人,表情一愣。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昨晚喝醉酒的某人已经在心里翻了无数遍白眼了。

  正想着怎么开口,匆匆跑过来了一个人,“不好了!叶大哥!我们的人和北周的人打起来了!!!”

  叶七夜神色微微一变,“带路!”一路赶到小镇街上,那里乱成了一锅粥,各种法器和术法乱飞,不时有人被打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路边的小摊上。

  刚刚赶到那里,叶七夜就看到唐智润被一个人一拳打在了鼻子上,鲜血狂飙。

  咔嚓。

  青石板被她一脚踩裂,打了唐智润那人还想再上去补一脚,然后就被叶七夜一只手握住了脚踝,一个用力,狠狠的抽在了地面上。

  轰隆!

  地上的青石板碎裂成好几块,那人表情痛苦,惨叫了一声。

  叶七夜松开手,一脚踩在那人的胸口,扭头看向了停止了混战的诸人,冷声道:“谁是北周的主事人?”

  一直站在后面看热闹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穿着黑色的绣金长袍,腰间系着暗金色的腰带,一边把玩着大拇指的扳指,一边用略带阴沉的目光看着叶七夜,“你是谁?”

  “呵,打人之前你都不了解一下对手的吗?真不专业。”叶七夜冷笑,心中脚尖一勾,地上被她踩着的男人便飞了起来,然后被她一脚朝着对面那人踢了过去。

  那个男人后退半步,扯住了飞来那人的衣领,借力将他扔给了后面的几人。

  刚刚将那人扔出去,一道剑光便到了眼前。

  叶七夜和那人战在了一起,没有使用雷系术法,也没有使用星辰诀,只是用剑术,一招连着一招,本来中间还有所凝涩,到最后已经完全连贯在一起。

  那人却是越打越吃惊,西楚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剑道天才!难道这人是寒墨!

  叶七夜可不会给他分心的机会,几乎是一秒钟不到的时间,她的手腕轻轻一转,长剑收起,双手握拳,贴近那人,极短的时间内,狠狠打出了七拳,最后一拳直接将那人打飞了出去。

  落地后,那人倒退了几步,擦了擦嘴角的血,眼神冰冷,“你到底是谁?西楚什么时候多了你这号人物。”

  打的正兴起,叶七夜可不会轻易放过一个磨刀石,“呵呵,那你记住爷爷的名字,爷爷是西楚绝世武侯,叶七夜,在黎阳杀了你们北周拓拔庆的人,就是我!”

  那人眼里爆发出可怕的杀意,带起的一阵劲风,从脚下开始,青石板的裂缝慢慢扩大。

  “是吗,那你也要记住,今日杀你之人,乃是北周宇文昊!”

  宇文昊,宇文化及最得意的孙子么,叶七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杀了这个人,宇文化及那老头一定会疯了吧。

  正要认真动手,却从天而降两道流光,拦在了叶七夜和宇文昊之间。流光落地后,露出了后面的人。

  那两人年纪都不算大,穿着一身白底黑纹的长袍,手中拿着长剑,头发束起金冠,气质卓越,目光带着一丝傲慢。

  “你们竟然敢在元天宗境内擅自斗殴,不想参加仙门大开了吗!谁给你们的胆子!”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男人冷声道。

  附近本来正在围观的人立刻作鸟兽散,只留下了西楚和北周的人还不愿走。

  两拨人各自扶着伤患,恶狠狠的看着对方,楚夕颜有些紧张的看着叶七夜,担心她一个冲动便起冲突。

  宇文昊冷冷看了眼叶七夜,转头对元天宗的人说道:“只是一些口角,破坏的东西,我们会赔偿,惊动了真人,非常抱歉。”

  “哼,若非看在你们是初

  犯,定要剥夺你们参加仙门大开的机会!”那人冷哼了一声,转头看了看叶七夜,见叶七夜一直低头没有服软,便有些不满,“喂!你知不知错!难道还心有不服?”

  啪!一道电光在叶七夜指尖闪过,她抬头,神色冰冷的看着那人,“你有资格代表元天宗说话吗?剥夺我参加仙门大开的资格?呵,仙门大开难道只是为你元天宗而开?”

  “你!无礼至极!无礼至极!你是哪国的人!我定要禀告宗主,剥夺你参加仙门大开的资格!连元天宗的门都不让你进!”那人怒道,若非因为门规,他早就出手教训叶七夜了。

  叶七夜微微抬了抬下巴,鄙视的看了眼宇文昊,朗声道:“我乃西楚红叶学院学子叶七夜,你若是有本事不让我参加仙门大开,那你便去,我在这里等着。”

  听到叶七夜的话,元天宗那人忍不住惊讶,叶七夜,竟然是他!因为楚周之战,元天宗内知道叶七夜的人并不少,再加上她当初打败了叶允风,本就在宗门内有一定的知名度,可以说,她虽然还未参加仙门大开加入任何宗门,但是各个宗门都已流传着她的传说。

  这可谓是哥虽不在江湖,但江湖处处可以听到哥。

  “哼,口气倒是不小,希望到时候你莫要后悔!”那人留下这句话,便带着身后的小弟匆匆离去了,他要赶快回去将这个大消息和门内的师兄师姐们分享,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打不过叶七夜,留在这里也是平白受辱。

  宇文昊默默看了眼叶七夜,眼神森冷,转身,带着北周的人率先离开。

  叶七夜一边给唐智润检查,一边对着宇文昊的背影嗤笑道:“嘁,没种。”

  叶允涵崇拜的看着叶七夜,“三哥!你好厉害!”

  “哈哈,那当然。”叶七夜厚着脸皮接受了夸奖。

  郭豁达姗姗来迟,形容憔悴,黑眼圈非常瞩目,他一到,立刻便向叶七夜赔罪,“叶兄!我的错!昨晚喝多了,刚才才醒,是北周的那些杂碎干的?你说个时间,咱们什么时候打回去?”

  这一看就知道曾经也是个纨绔啊,叶七夜拍了拍他的肩,“没事,以后有机会,仙门大开在即,这次也没吃亏,就算了,等到入了宗门,他们最好祈祷别在外面遇到我们,否则,有死无生。”

  “对!干他丫的!”郭豁达咬牙道。一旁的西楚学子们也都纷纷点头,脸上的郁闷也少了许多。

  回去的路上,叶七夜对楚夕颜小声说道:“是不是担心我会冲动跑去找他们再打一架?”

  楚夕颜摇了摇头,“不,我是怕你直接杀了他们。”

  “??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暴力?”叶七夜无奈的问道。

  “何止暴力,简直是非常暴力,动不动喜欢杀人全家的那种。”楚夕颜夸张道。

  而在之前战斗的地方,不远处的一个茶楼,二楼靠窗坐着三个人。一名老者,两名青年。

  “大少爷,您感觉那个叶七夜和宇文昊,孰强孰弱?”老者问着其中一位年纪稍大点的青年。

  “生死之战,宇文昊撑不过十招。”那个青年淡淡回道。

  坐在他对面比他年轻一点的少年不服气道:“我看未必,那个叶七夜也没有多厉害啊。”

  “阿策,你不懂,他和宇文昊,都未出超过五分力。”

  名为阿策的少年穿着红色的劲装,头发刺猬一样冲天,只在脑袋后面扎了一个小辫子,没有同常人一般留着长发,俊俏而有些稚嫩的脸上带着惊讶,嘴巴微张,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不会吧,这么夸张,哥你别骗我。”

  穿着黄白两色劲装的男人喝了一口茶,眼神晦暗,“事实确实如此,阿策,不要小瞧了天下英雄,叶家既然能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西楚第一世家,自然有他厉害的所在,这个叶七夜既然能成为叶家的世子,且打败了叶允风,就更非常人,我们一定要小心他。”

  百里玄策撇了撇嘴,似乎很不屑自己哥哥的稳重和小心,却也没有反驳。

  老者满意的看着百里守约,“大少爷,您说的对,仙门大开,并不比拼实力,只看天赋,但进入仙宗后,一切就都要靠实力说话了,若是和那几个天才人物进入了一所仙宗,便要注意一些,切莫轻敌。”

  “嗯,我只担心阿策,他这么笨,被别人当枪使都发现不了。”百里守约看着百里玄策轻笑道。

  百里玄策立刻炸毛,“你才笨!有本事打一架比比!我肯定比你厉害!”

  另一处,也有同样一拨人在看着方才的战斗,为首的男人嗤笑了一声,“不过如此。”

  他身后跟着的人也纷纷点头,“皇甫兄,还是要小心为上啊,那个叶七夜可是打败了叶允风的人。”

  皇甫涛冷哼了一声,“上官濯,我看你是越活胆子越小,看谁都不简单,看谁都厉害吧,那个叶七夜连宇文昊都打不过,有什么资格做我的敌人。”

  上官濯并不在意皇甫涛的讽刺,他倚在墙上,手中把玩着一把折扇,一脸的漫不经心,“我提醒到了,信不信,是你

  的事。”

  这个人,皇甫涛瞥了眼上官濯,一甩衣袖,离开了那里,他并不怎么喜欢上官濯,总觉得这个人心机太过深沉,和他相处,整个人都要算计着怎么才不被坑,实在太累。

  上官濯并未离开,他看着叶七夜离开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真是期待,若是可以和你进入同一个宗门,那该多有趣。”

  随着仙门大开日子的临近,天空中不时划过道道流光,那是各个宗门的代表赶来,关于仙门大开的各种小道消息也传的沸沸扬扬,其中传的最热烈的两个,便是关于寒冰宗是否会参加这次仙门大开以及青云宗会派谁过来。

  这两个宗门,一个非常神秘,上一次的仙门大开就已经缺席,另一个,和元天宗一向不对付,每次的仙门大开,不仅是仙宗选拔新人的时间,也是各个仙宗互相比斗的时候,作为主场,元天宗绝对会找青云宗的麻烦,若是青云宗过来的人扛不住,那就非常丢人了。

  竟然还有人开了盘,赌一赌到底寒冰宗到底会不会参加这次的仙门大开,以及青云宗到底会派谁来参加这次的仙门大开。

  “我猜这次青云宗应该会派欧阳询过来,青云宗内年青一代最厉害的弟子便是欧阳询和北堂静,北堂静好像外出除魔了,只有欧阳询可以赶来。”

  楚夕颜和叶七夜分析着情况。

  “是吗?那寒冰宗会不会过来呢?”叶七夜继续问。

  “这个就不知道了,冰灵根非常难得,虽然不比你的雷灵根,但也非常稀少,寒冰宗内虽然并非全部都是冰灵根的人,但最起码修习的术法是冰系的术法,而且还只招女子,一般她们都不参加仙门大开,而是入世后,寻找有缘人。”

  还真是有意思,叶七夜听着关于宗门的那些事,对寒冰宗越发好奇,当然,她最好奇的还是青云宗的那两位,大师兄和大师姐啊,也不知道修为到了哪一步,到底有多厉害呢?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