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九十六章 倒数第一?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概是叶七夜那句好不好吃被那些灵鸟听懂了,眼见着一群花花绿绿的鸟儿将一颗又一颗蛋交到别人的手里,叶七夜身边却空荡荡一片。

  虽然不知道那些蛋有什么作用,但既然涉及仙门大开,便一定不是凡物,只看那些年轻的修士们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便知道,他们对手里的蛋有多宝贝。

  不止是叶七夜身边没有鸟,在场的一百多人,还有几人身边也没有。

  寒墨,百里守约两人身边也没有。

  不过很快叶七夜就失望了,因为从第三根柱子上飞下来的紫色小鸟,将爪子里的蛋放到了寒墨的手上。

  包括百里守约,也收到了那种蛋。

  又过了一会,飞下来几只半透明的鸟儿,将几颗全透明的蛋给了寒墨,那些蛋虽然透明,蛋里面却悬浮着一把银色的小剑,看到那一幕的夙桓立刻注意了过去,看着寒墨的眼神带着些微诧异。

  不止是寒墨,百里守约也受到了那样特殊的蛋,只是比寒墨的少一些。

  还有一些人,比如叶破军,修习的纯武道,不走灵根之途的,收到的蛋就是半透明里带着缠绕在一起的金色丝线。

  这一下,就真的只剩下叶七夜是特殊的了。

  她环顾了一圈,早已看出来原由,那些鸟蛋每一种,都代表了一种灵根,鸟蛋的多少,可能就和根骨有关系,那种紫色的鸟蛋,可能就是气运。

  所以……她是一个都没有!!!

  要不要这么惨??嗯??说好的雷灵根呢???

  眼看着所有人都发现了叶七夜的特殊之处,她的那几个仇人更是露出了看好戏的笑容,皇甫涛更是等不及的挖苦道:“呵呵,看来雷灵根太特殊,连一只专属灵鸟都没有。”

  邵傲冷笑:“或许是因为雷灵鸟感受不到某些人的灵力呢?”

  “有可能,有可能啊,哈哈哈。”秦穆笑道。

  叶七夜双手环抱,站在那里,抬头紧盯着那个鸟窝,不是她不想去怼那几个贱人,而是……她总觉得有东西要从那鸟窝里出来了。

  别的灵鸟都要归巢了,鸟窝中却突然传出一声尖锐的鸟鸣,那些灵鸟一只只吓的毛都炸开了,四散逃开,不敢靠近鸟巢。

  从鸟窝里骤然飞出一只通体碧蓝的鸟儿,那只鸟儿的头顶还长着一根闪电形状的鸟毛,看起来非常炫酷。

  只见那只鸟儿在空中环绕了一圈,这才俯冲下来,将爪子里的鸟蛋扔了下去,环绕叶七夜的头顶飞了一圈,然后落到了叶七夜的肩膀上。

  叶七夜伸手接住了那颗比别的鸟蛋大了一圈的蛋,这颗蛋的颜色也很奇异,说是蓝色,泛着紫,说是紫色,却带着蓝,细看去又像是电光在微微闪烁。

  也是那颗蛋落到叶七夜手中的刹那,天空中的巨幕开始出现一个个名字。

  须臾,排名先后便出来了。

  只见第一名的位置,既不是叶七夜,也不是寒墨,而是另一个从未听过的名字。

  夏语冰。

  看名字还以为是一个女人,但是循着众人的视线看去,却是一个孤身站在人群外的男人。

  穿着一身蓝白色的长袍,看起来瘦弱白净,像是要进京赶考的书生。

  但就是这个文弱书生般的男人,在巨幕上的排行却是第一,后面的数据也好的可怕。

  “此乃仙道图,上面记录的是你们每一个人的灵根,根骨,气运,不过若是排名不好,也不必沮丧,修仙一途,最重要的还是心志,要有一颗坚韧不拔的道心!如此才能成就一番伟业!”

  上面有长老在劝解,但是大家伙的目光却依然停留在那个仙道图上。

  大家都知道心志的重要性,但是根骨和气运,也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占据了非常大的比重。

  夏语冰,灵根:金木根骨:八气运:十

  简直可怕!满值的气运!这就是传说中的走在路上撞到的姑娘都会是某某宗门的少宗主,捡一根烧火棍都是绝世神兵的人吧!

  更何况,他竟然以双灵根而获得八的根骨,满值才十他竟然有八!双灵根的八加在一起就是十六啊!!难怪他是第一!有时候双灵根就是比天灵根还要牛逼啊!!

  一瞬间,各种或复杂,或忌惮,或好奇的视线投注到了夏语冰的身上,而他除了眼神有一些激动外,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只能说,都是心志超群的人啊。

  而第二名,就在意料之中了。

  是寒墨。

  灵根:剑修根骨:九气运:八

  不仅是剑修,还是九的根骨,这种天赋强度,再次印证了叶七夜之前所想,他根本就是隐藏了实力,他明明可以第一个登上天梯!

  第三名,是秦穆,灵根:土根骨:八气运:八

  第四名是韩蝶衣,灵根:木根骨:七气运:七

  第五名是萧天,灵根:风根骨:六气运:七

  第六名是百里守约竟然也是剑修,根骨:六气运:六

  第七名是之前给叶七夜

  威胁的女人,叫星,就一个单字,星。

  她竟然没有灵根,上面给出的是武道,根骨:三气运:十

  这是第二个满值气运的人,也让人特别无语的配置,根骨如此低,气运却如此高,同时,越发让人好奇,她以后的成就会是如何,武道一途,最重要的就是根骨,毕竟武道不能修习术法,走的是以力证道的路子。

  再往下看,第八名是叶破军,武道,根骨八,气运四,所以说,这孩子遇到叶七夜,可能就耗尽了他那四的气运,否则以他原本的命运,也不知会不会荒废了自己八的根骨。

  再往下,楚夕颜在第十五,唐智润在三十,叶允涵在三十一,百里守约的弟弟在十二,上官濯在十七,皇甫涛在十六,宇文昊在第十,在之后,便是一些叶七夜不怎么熟悉的人了。

  只是看了一圈……好像忘了最重要的一个人。

  “三哥,你在哪?”叶允涵终于问出了众人的心声。

  “她在最后。”寒墨幽幽的回答。

  叶七夜的目光一路看到了最后一行。

  嗯,很好,很强大,有史以来最古怪的评分出现了。

  按照登天梯的排名,叶七夜理所应当的第一名,且打破了欧阳询的记录,成为了近百年来,登天梯速度最快的一人,而按照现在这个灵根根骨气运的分值来排,她却是有史以来,最低的一位。

  叶七夜,灵根:雷根骨:一气运:零

  敲里吗敲里吗敲里吗!!叶七夜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崩腾而过,确定不是因为这种蓝色的鸟就这一只所以导致自己的蛋,不对,是给自己的蛋就只有一颗吗!!!

  谁的气运会是零啊!!那岂不是意味着喝口凉水都塞牙,吃饭都会噎着,随时随地走到哪里都是仇人遍地啊!!!

  想到这里,叶七夜环顾了一下四周,看清楚了!!她明明朋友更多好吗!!!

  “咳咳……七夜,最起码这证明了,你确实是雷灵根……”楚夕颜忍着笑说道。

  叶允涵憋着笑,“三哥……这还证明了,你能有今日的成就,完全是因为你的心志坚韧不拔,百折不挠……”

  “老大,这还证明了,你的灵根是多么的得天独厚,不对……多么的鹤立鸡群……”唐智润因为憋笑,嘴角都抽着了。

  叶七夜翻了个白眼,“想笑就笑,憋坏了还得找我的麻烦呢,这玩意可能坏了,我才不信呢。”

  “咳咳,前二十名可以自主选择宗门加入,其余人等,待会自会有通知,现在,我们还是先进行下一步吧。”元天宗的大长老咳嗽了一声说道。

  下一步是哪一步?当然是切磋了。

  轰隆巨响中,三根柱子缓缓消失在广场。

  石元的手一挥,平底而起一座高台,高台周围还布下了层层护罩,他摸了摸胡子,对一旁的寒冰宗宗主柳无梦说道:“柳宗主今年参加吗?”

  柳无梦沉吟了一下,“我今年要带走的人只有一个,那个叫楚夕颜的丫头,你们有谁要和我争一争吗?”

  其余几人都是默不作声,楚夕颜的是水灵根,很适合寒冰宗的功法,虽然和冰灵根无法相比,但是冰灵根毕竟是从水灵根变异而去的,两者同宗同源,修习寒冰宗的功法,也非常正常。刘鸿振这时却开口了,“老夫来之前,答应了宗主,要将那丫头带回青云宗。”

  是了,众人这才想起,楚夕颜是青云宗宗主的侄女!

  “此时说这些为时过早,她在二十名之内,可以自主选择宗门加入,既然柳宗主只想要她一人,那便无需参加这次的比斗了。”玄武宗的三长老张常说道。

  仙门大开的比斗很重要,获胜者可以优先选择下面的那些修士,若是垫底,可能只能选被挑剩下的了,当然,真正的尖子是在前二十名,人家因为天赋的原因,有资格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的宗门,可是不代表后面的修士就是垃圾了,无数年来,多的是那种根骨不好,气运不强的人最终飞升成仙,修仙,修的可不是气运,而是心性。

  柳无梦点了点头,“可以,我不参加便是。”

  夙桓半眯着的眼终于睁开,冷声说道:“我们鼎剑阁要参加,就由我儿夙铭上吧。”

  我擦,石元的脸色有些难看,先不说玄武宗的那位少宗主,也不说青云宗的那位大师兄,单是这位鼎剑阁的少阁主,就是个厉害的主,他的孙子他知道,这三个人,没有一个人他能打得过,本以为这次仙门大开不会过来太多厉害的人,想让自己的孙子长长脸,结果可能要被打脸了。

  正在想着对策,天空突然传来一声大笑。

  石元立刻站了起来,躬身立于一旁。

  原本的座位多了另一个男人,五官硬朗,眉毛浓密而粗犷,看起来有些凶恶,他的身后也站了一个男人,却是清俊的很,一身青翠的衣衫,像是一株夏日里的竹子。

  “参见宗主!”元天宗的所有弟子全部行了一礼,恭声说道。

  “老夙,你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那人朗声说道,十分豪迈。

  夙桓冷哼了一声,“怎么,我去哪里,还需要和你报备吗?”

  “那倒不用,只是这次的仙门大比,便让我儿和你儿练练如何?”

  什么你儿我儿,叶七夜站在台下,非常庆幸自己老爹不是这般的……嗯……不拘小节……

  站在夙桓身后的夙铭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战南天,然后就看到一直没啥特殊表情的战南天,现在眼神都带着强烈的战意,这家伙可是和张青书一直都是死对头啊。

  “呵呵,不好意思啊张伯父,我和欧阳兄约定好了,要比出个高低的。”夙铭抢在自己老爹开口前笑道。

  欧阳询古怪的看了眼夙铭,却并未出口反驳,说到底,父辈的恩怨情仇,对小一辈的,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欧阳询虽然不是楚越雨的亲传弟子,但作为青云宗的大师兄,他对楚越雨也非常尊敬,对于楚越雨的朋友,夙桓,也颇有敬意,连带着对夙铭,都有一些好感,而非敌意。

  此时虽然不明白夙铭为什么要撒谎,但是他反正都要和在场的几人比试一下的,倒是无所谓先和谁比试。

  人家都这么说了,张无恒也没办法,只能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想当年,我一把长刀浪迹天涯,和你父亲曾有过一场关于刀剑的辩论,当年一战,未曾出全力,自然也就没有分出胜负,本想在你和青书身上了却遗憾,现在看来,还是得拖到下一个十年了。”

  对此,夙铭只是报以抱歉的一笑,开玩笑,谁要了却你们老头子的恩怨啊,还是看热闹比较爽,他转头,看向战南天,果然不出他所料,战南天在张无恒的话结束后,立刻就说道:“张宗主!我想和张青云一战!”

  原本低垂着头的张青云缓缓抬起头,目光凌厉的看着战南天,平和清俊的脸上,带上了一丝杀意。

  站在台下的叶七夜收到了夙铭的眼神示意,很想掏出一把瓜子然后搬个凳子坐下来好好看热闹,多难得啊,没有人来找她茬而是她去看着别人打来打去,还能汲取战斗经验,真是中国好义兄啊,看热闹还要带着老弟一起,给你比个心。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