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七音埙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沉闷而压抑的乐声响起,仿佛在你的耳膜上锤着鼓一般,张青书只是吹了一下,脸色立刻便白了一分,但是仅仅一下,便将长老布下的护罩击破,若非张无恒出手,下面的修士们都得受伤。

  但众人依然听到了一丝细微的声音,心神猛地一震,只觉得喉咙一甜,心中一股郁气上涌,整个人都难受的很。

  叶七夜自然也感受到了,她识海深处一阵荡漾,上方的金色石头闪出一道光芒,挡住了那道音波。

  某些方面来说,音攻也算是攻击灵魂的一种方式,只是通过影响人的感官,来伤害灵魂,当然,还有一些音攻是直接作用在肉体上的,可以一击摧毁一个人的肉身。

  第一声,战南天发出的刀光尽数破碎,第二声,战南天倒退了一步,单膝跪地,长刀驻在身前,嘴角泣血。

  那可是金丹巅峰!还拥有紫金级的法器!还是金火双灵根的武道修士!竟然被两次攻击逼的毫无还手之力!

  叶七夜微微眯眼,将自己和战南天调换了一下位置,如果是她去和张青书战斗,那么她可能会使出阴阳术,直接将张青书拉入幻境中,不给他使用七音埙的机会,星辰诀虽然厉害,但那只是群攻,而且她不确定如今的星辰诀能不能扛过灵器的攻击,而焱雷诀和雷火九策,都快不过声音,还未等她使出,七音埙的攻击可能就到了。

  唯有阴阳术,可以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将他拉进幻境中,再在幻境中,想办法打败他。

  但阴阳术还有一个缺点,若是对方有保护神魂的法器,可能会破了她的幻境,那种情况下,只能实打实的拼一场了。

  “啊!!!”战南天一声嘶吼,将叶七夜拉回了现实,只见战南天上半身完全赤*裸,血管暴起,看起来非常可怖,他怒吼着,猛地站了起来,双手握紧了乌金刀,刺啦一声,赤红色的火焰在刀上燃烧着,他一个用力,乌金刀斜斜劈下,红色的火焰带着霸道的刀气一往无前的朝着张青书劈去。

  七音埙强归强,但现在的张青书只有金丹巅峰的实力,无法真正的发挥出它的威力,而且他也只能发出两次音攻,此时眼见着战南天的攻击转瞬即至,他脸色雪白,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中的七星埙。

  七音埙突然绽放了柔和的光芒,在张青书身前张开了一个弧度,将他护在后面。

  可是强大的冲击力却也让张青书倒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张无恒布下的护罩上。

  全场寂静。

  为了那惊艳的一刀,也为了七音埙的突然爆发。

  战南天剧烈的喘息着,他瞪着眼睛看着缓缓爬起来的张青书,没有说话。

  张青书咳嗽了一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对战南天拱了拱手,“是我输了。”

  一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战南天突然轻笑,收起了乌金刀,“这次算你赢了,下次有机会,我们还是要打的,真是可惜,你竟然没有修习张宗主的无双刀诀,否则,我们打的会更加畅快。”

  他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吧一声,对着端坐在座位上的张常说道:“三长老,我先回去了。”说完,也不待张常应声,就从地上一跃而起,空中出现一个漩涡,从漩涡里飞出一只黑鳞蛟龙,发出了一声咆哮。

  战南天站在蛟龙头顶,蛟龙一个摆尾,消失在了云雾中。

  张青书看了眼自己的老爹,抿了抿嘴,回到了他的身后站立。

  叶七夜总算是看出来了,说是仙门大比,根本一点都不严谨,完全就是这几个超级宗门内部比划比划,若是真的仙门大比,应该是整个东部神州的盛会,到时候无论宗门大小,应该都会参加的。

  夙铭看了看欧阳询,又看了看张青书,跳到了高台上,“欧阳兄,虽然我们鼎剑阁不参与选徒,但为了公平起见,你还是和我战上一场如何?”

  欧阳询点了点头,“自该如此。”

  他也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张青书和战南天一战,受了一些伤,灵力耗损也不少,他若是不和夙铭好好打一场,就算得了第一,也会被人不齿。

  欧阳询的武器是一把剑,虽然他不是剑修,但是他的灵根属性为风,特别适合缥缈剑道,虽无剑元,却有了剑修的一丝灵性,有自己的剑意。

  一旦上了比武台,夙铭就正经了下来,他单手握着自己的佩剑,倒悬于身前,行了一礼,“在下鼎剑阁夙铭,剑名飘雪。”

  欧阳询也行了同样一礼,“青云宗欧阳询,剑名无垠。”

  台下的人,无论是不是剑修,神色都很肃穆,这是剑客的战争,叶七夜也可以体会出那种感受,她和欧阳询一样,虽然都不是剑修,却都有自己的剑意。

  如果说欧阳询的剑意已经小成,是缥缈无垠之剑,神鬼莫测,变化多端,那么叶七夜的剑意,只能说是初露端倪。

  毕竟她还未形成自己独有的剑诀,虽然有自创的三招,但却不是一个完整的剑诀。

  想必接下来的战斗,会让她受益匪浅。

  介绍完之后,夙铭率先出剑,剑元灌注到剑中,原

  本凝重的剑势,突然起了变化,像是九天飘雪,随风而起,落下哪里,却并不知道,欧阳询的脚下淡青色的风璇在旋转,这让他的速度快到了极致,长剑上依附的风灵力也让他将那片片雪花切割拦截。

  而他突兀的出现,却没有造成任何灵力的波动,就像是一片树叶,被风带着,落到夙铭的身前。

  两人的剑意都走的轻灵风格,只是夙铭多了一丝厚重和沉稳,欧阳询多了一丝飘逸和洒脱,闪电般的剑芒不时撕裂空间,护罩外面的风灵力竟然也被影响,还是缓缓出现一个个小旋风。

  突然,夙铭的剑势又是一边,由一开始的轻灵,变成了山岳般厚重,剑路雄劲,颇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

  欧阳询眼中精光一闪,“鼎剑六脉!”

  没错,夙铭使用的,正是鼎剑阁的嫡系功法,六脉剑诀!

  之前使用的,是少泽剑,少泽剑之剑势忽来忽去,变化精微,杀人于无形,但却和欧阳询的缥缈剑意有些相仿,无法更好更快的决出胜负,所以他换成了少商剑,正好和缥缈剑意相对,一时间,高台上的战斗激烈了起来。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