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两百零三章 楚越雨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何敬塘到底还是要些脸面的,只是离开时脸色有些难看。

  叶七夜除了感慨自己再次被当枪使了之外,别无他法。

  实在是白莲花不仅对男人有很大的杀伤力,对女人,效果同样如此。

  端看叶闲三两语就和韩蝶衣姐姐妹妹互相称呼起来,就知道韩蝶衣的段数很高了。

  叶七夜倒也不是讨厌韩蝶衣,只是不喜欢那种随时都在被人算计的感觉。

  青云宗的后厨并不大,因为饭点不固定,吃的人也少,也有很多人一旦入定,几个月不吃东西都有可能。

  食堂的饭,无论哪个时空,都不好吃。叶七夜在尝过后厨的饭味道之后,深以为然。

  另一边,青云宗的主峰上,刘振鸿端坐在峰顶的一棵枯树下,神色平静。

  没一会,从殿宇中缓缓走出来一个女人,看起来仅仅走了两步,眨眼间却来到了刘振鸿的对面。

  “师叔,这次仙门大开,你受累了。”

  说话的女子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宫装,长发挽起,一张极美的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一眼望去,竟和楚夕颜有四分相似!

  “宗主严重了,些许小事,只是未能带回你那小侄女,我心中有愧。”刘振鸿有些可惜的说道。

  既然是宗主,那么她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叶君止当年的未婚妻,西楚的大长公主殿下,同时也是青云宗的宗主,楚越雨。

  楚越雨撩起了衣袍,坐在了刘振鸿的对面,“无妨,我那侄女的情况我也知道,能被柳无梦看中,是她的福气,我一开始让她来我青云,抱着的想法也是有我看顾,可以少些腌臜事扰到她,如今她去了寒冰宗,倒比这里还要安全。”

  “确实如此,水灵根更适合寒冰宗的功法,不过,我却是带回了另一人。”说到这里,刘振鸿小心的看了眼楚越雨的表情。

  楚越雨的表情出乎意料的平静,到了她这个修为地步,其实并不会再为外物而轻易有情绪上的起伏,只是因为刘振鸿自己想太多,才会以为楚越雨也会如此。

  毕竟当年那一场退婚,影响实在太过恶劣。

  楚越雨差点因此道心不稳,修为倒退了一整个大境界,若非当时的宗主全力替她稳固修为,还不知道要遭受怎样的重创。

  “是那个孩子吗?如今也该有十五岁了,他为何没有加入内门?”楚越雨好奇的问道,本来她以为叶七夜不会加入青云宗的,结果没想到那孩子竟然真的过来了。

  想来,那孩子对她的存在,也是好奇的。

  “老夫也不知道他为何没有直接入内门,他的修为虽然有宝物遮掩,老夫看不透,但是根据他之前战斗的情况来看,金丹期还是有的,他如今也才十五岁,十五岁的金丹期,除了中央神州的那些有血脉传承的妖孽天才,在我东部神州,也算是震铄古今了。”刘振鸿感慨道。

  楚越雨微微勾起了嘴角,“你忘了他那个姑姑吗?”

  此一出,刘振鸿摸胡子的手立刻便是一顿,“那个丫头,已经不能拿她当做后辈来看了,她既然被高人收为弟子,便早已超脱了凡尘,超越吾辈,只是时间的问题。”

  想到叶家的那个小丫头,楚越雨也是一阵恍惚,那丫头,如今也有二十许了,当年和叶君止决裂的时候,还是个小不点呢……

  转念一想,连叶君止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对于修道之人来说,十几年,不过弹指一挥间。

  “他既然不着急入内门,那便随他去吧,想来两个月后的内门大比,他还是会参加的,听说你还带回来了一个剑道天才?洛师叔愿意收他为徒了?”楚越雨轻声问道。

  “他那个牛脾气,哪里会这么容易就答应,只是没把人赶走,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头了。”

  提到徒弟,刘振鸿就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弟子,神色微微一黯。

  本命灯已灭,便证明秦风是真的已经死亡,他心中悔恨万分,当时就不该让秦风去那养尸地历练,谁能想到,那养尸地竟会如此凶险!

  看到刘振鸿的表情,楚越雨便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修道之人,虽说寿元增加,法术神通万般,但真的劫难到来,也还是免不了化为一捧黄土,这也是为什么,一入修仙深似海,不破虚空不回头的由来,只因不渡劫成仙,便永远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和叶七夜分别后,韩蝶衣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

  她关上门,坐在床上,表情从一开始的甜美可人,渐渐变成了咬牙切齿的怨恨,最后变成了茫然。

  一切,和她最初的设想并不相同。

  叶七夜是个变数,她在前世并未遇到过这个人,甚至听都没听过,如今,却异军突起,甚至成为了登天梯的第一人!更是也加入了青云宗!

  几番试探下来,她发现这个人对女色并不热衷,尽管有一个所谓的未婚妻,但是韩蝶衣观察下来发现,他对那个未婚妻,也并无所谓的男女之情。她几次主动靠近,但都被对方不着痕迹的推开,这还是少有的在男人面前

  碰壁,自她重生以来,还从未有男人可以让她吃瘪。

  如今叶七夜算一个,哦,还有一个,便是那寒墨。

  想到寒墨,韩蝶衣的表情就有些不屑,不过是个一定会死的人罢了,没有必要放在心上,她最终的目的也并非是他。

  想到那个如今正逍遥快活的男人,她就恨的浑身发抖,恨不得立刻飞去将那人千刀万剐。

  “赵严,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让你如今拥有的一切,都灰飞烟灭!!”韩蝶衣原本漂亮的脸蛋,满是狰狞。

  另一边,叶允涵趴在弟子舍的窗口,看着外面的白云悠悠,轻声叹了口气,“三哥,你现在在哪里啊……人家好无聊……”

  沉寂了一段时间的秦楚战场再次燃起了战火,这一次,却是西楚主动发起的攻击,伤势已经被治疗好的叶君武再次身先士卒,带领着西楚的士兵们,像东秦发出一次次冲锋。

  而在其中,最夺人眼球的,却并非叶君武,而是带领着一支红衣黑铠骑兵的女孩。

  一场战役结束,慕容云影擦了擦长枪上的血,然后抬头看向了远方,星火点点,她深吸了一口气,是独属于战场的血腥味,“小叶子,我会努力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