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两百零五章 斗法!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七夜的问题算是比较无礼了,但一个月下来,她和叶闲关系也算是非常不错,她也知道,叶闲并非因为这种问题就会生气的人。

  事实也确实如此,叶闲的表情有些尴尬,却不是因为叶七夜,而是因为自己,“那个……唉……说来……我比较倒霉……”

  接下来,叶七夜便知道了什么叫做画风清奇,什么叫做神转折,什么叫做人生如戏。

  叶闲当年确实是和赵严一起加入的青云宗,也一起入了储仙峰,作为可以加入青云宗的人,她的根骨并不差,水木双灵根的属性也算是非常好的一种灵根了,而且当年她年仅十三岁,便有炼气巅峰的实力,差一点就可以筑基,在她们那个小山村,属于天才中的天才。

  可是加入了青云宗后,她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更加努力,努力的修炼,努力的让自己更的更好,可是命运就是爱开玩笑,当她好不容易等来第一次内门大比,结果却传来自己母亲病故的消息,在前途和亲情之间,她选择了亲情。

  等她回去埋葬了母亲,处理好后事,内门大比也结束了。

  第二年,她因为觉得自己实力不够,便决心闭关修炼,冲击筑基。

  等她好不容易筑基成功,闭关出来后,已经是五年后,她信心满满的去参加内门大比,结果那一年的内门大比,天才众多,她这个普通人的优秀者,竟然没有挤进前十……

  不仅如此,还被一人打伤了身体。她发誓报仇,为了凝练道基,她努力收集贡献点,积极接取任务,只为了兑换一枚养元丹,结果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来到了第二次仙门大开的时候……十年,过去了。

  叶七夜听得目瞪口呆,“所以,这就是你至今未入内门的原因?你如今也是筑基中期了,今年还参不参加?”

  以叶闲的年纪,再不入内门,便彻底错过最佳的发展期了。

  叶闲自然是要参加的,“我当然会参加,最后一个月,我准备闭关冲击筑基后期,一旦冲击成功,加入内门的机会便更大,不过今年的仙门大开,多了你们几个妖孽,我心里也是没底。”

  作为包打听,叶闲自然也收集到了除了叶七夜之外此次加入青云宗的人,大部分都不会盲目参加这次的内门大比,但还是有几人需要注意。

  比如身边这位叶七夜,还有上官濯,韩蝶衣,叶破军,这四人,是最有可能参加此次内门大比的人。

  而内门大比一共就取前十名,多了四个强有力的竞争者,便可能少了四个名额。

  叶闲无法看透叶七夜的修为,直觉自己不是叶七夜的对手,那么她的机会便又少了一分,所以时间对她来说,是很紧的,若不赶快晋级筑基后期,她没把握获得名额。

  叶七夜看着叶闲,无奈的摇了摇头,“师姐,你可真倒霉。”

  说话间,仙鹤在储气峰停了下来,放眼望去,和储仙峰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从仙鹤上一跃而下,因为面生,叶七夜收获了不少关注。

  “世子!”远远的有人激动的喊了一声。

  叶七夜抬头看去,便看到之前红叶学院的二胡在对着自己挥手。

  二胡跑了过来,一脸的激动,“世子,你怎么过来了!”

  叶七夜摆了摆手,“在这里,没有世子,我和你差不多大,占你一点便宜,喊我师兄就好。”

  “世……师兄……你是来找叶师妹的吗?”二胡立刻机灵的改了称呼。

  “嗯,你知道她住在哪里吗?”叶七夜轻声问道。

  “知道,我这就带你去……”二胡赶紧说道,只是表情有些奇怪,想说什么不敢说的样子。

  叶七夜看在眼里,眉头微皱。

  一路朝着弟子舍走去,路过的人有的认出了叶闲,不时露出奇怪的笑意,似乎是嘲笑,又似乎是惋惜,但是叶闲一律熟视无睹,只是和叶七夜介绍着储气峰的情况。

  “储气峰最厉害的人是王洪,筑基后期的修为,风火土三灵根,只是放弃了土灵根,专修风火。”

  在距离弟子舍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叶七夜猛地抬头,身形眨眼间消失在了原地。叶闲愣了一下,脸色一变,立刻追了上去。

  “你走开!别靠近我!!”叶允涵一边后退,一边大喝着。

  而站在她对面的,是四个同样穿着道服的男人,为首的一人五官还算清秀,只是一双眼睛有些淫邪,此时正上下打量着叶允涵,像是在一看一件货物。

  “我说,做我的道侣有什么不好?在这储气峰,我便是天,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一个新来的,还想怎么样?拿捏了这么多天,也该看清事实了吧。”

  “我说了,我不喜欢你……王洪,你别以为我怕你……我三哥很厉害的!!”叶允涵尽量让自己冷静的说道。

  “呵呵,你三哥是谁?现在在哪呢?莫说他根本不在我们储气峰,便是在,又能拿我怎么办??”王洪冷笑着说道,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

  “是吗?你觉得,我

  应该拿你怎么办?”不知何时出现在王洪身后的人冷声说道。

  王洪心中一惊,刚要回头,一阵轻风便从耳边掠过,等他再看去,便看到叶允涵身前站着的那个男人。

  “你是谁?”他虽然好色,但是却并不蠢,他竟然看不透眼前这人的修为,要么是他法力实在高出自己太多,要么他有遮掩实力的法器,无论是哪一种,对于王洪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你刚才不还找我呢吗。”叶七夜冷冷看着王洪。

  王洪眼珠子一转,知道此人是叶允涵的三哥,想到叶允涵的修为,对这个所谓的三哥,便不怎么放在心上。

  “你来了正好,我欲求娶你妹妹做我的道侣。你可答应?”

  叶闲赶来,刚好听到王洪的这句话,一时间不知道该替王洪默哀好还是待会直接替他收尸好。

  二胡也是一阵胆战心惊,不同于其他人对叶七夜的了解只是书面上的调查,二胡作为叶七夜昔日的同窗和一路走来的同伴,他比其他人都要了解叶七夜的实力和可怕,可以说,在他的心目中,叶七夜便是这个世界,最妖孽的人,天才这个词在她身上都不够格。

  叶七夜怒极反笑,笑的如春风拂面,她男装打扮本就十分俊美,此时一笑,更是宛如三月桃花盛开,醉了人的心神。王洪本以为自己只爱美女,此时却觉得,只要人美,无论男女,其实都可以接受……

  “你想娶我妹妹,可以,先过我这一关,斗法台上见真章,若是你赢了我,我就答应你的要求。”叶七夜轻笑着说道。

  王洪看了看叶允涵,又看了看叶七夜,“如果我不想娶你妹妹,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呢?”

  “也可以啊,就怕你没那个胆子跟我斗。”叶七夜依然笑着。

  这里的情况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叶七夜和王洪的对话也都被众人听见了。

  “那不是我们储气峰的吧?”

  “和那个叶闲在一起,莫非是储仙峰的?”

  “储仙峰的人这么嚣张,都打上我们储气峰来了!”

  一时间,各种猜测和愤懑的声音不断,大都是让王洪好好教训一下叶七夜的,也有人在不停的解释叶七夜之所以找王洪斗法的原因,但是在有心人的引导下,众人并不怎么相信。

  叶七夜看着王洪,“怎么,你怕了?”

  “笑话,我会怕你?我只是在跟长老报备罢了。”王洪冷笑道。

  似王洪这等身份,可以和长老直接联系。

  不多时,一道恢弘的声音便响彻了整个储气峰。

  “同意王洪同叶七夜的斗法比试。”

  叶七夜的名字一响起,便又是一阵轰动。

  他们或许不知道叶七夜在外面的那些战绩,但是作为仙门大开登天梯打破欧阳询记录的人,她可谓是各个宗门的红人,再加上她后来测灵根的史上最低记录,让她比天道图第一夏语冰还要惹人注目。

  王洪脸色微变,倒不是在意叶七夜那个登天梯第一,而是叶七夜的灵根。

  他自然关注了仙门大开,知道叶七夜的灵根属性是雷,尽管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但仍然免不了有些踹踹,心头蒙上了一阵阴云。

  两人很快来到了斗法台,台下已经围满了人,都是听到那道恢弘声音赶来的,每次有人斗法,都会有人前来观看,若是斗法双方的实力和名头都不小,那么观看的人就会更多。

  到最后,几乎整个储气峰的人都在赶来,作为储仙峰明面上的第一高手,王洪和任何人斗法都会引起这种效果,但这次尤为不同,皆因他斗法之人,是传说中雷灵根的拥有者叶七夜。

  站在斗法台上,叶七夜感受着这个台上刻下的强大禁制,心中有些遗憾无法彻底杀死王洪。

  “今日,我便要见识一下传说中的雷灵根,是否真的如传那般强大,你可别让我失望。”他看着叶七夜,冷笑着说道。

  叶七夜双手背负在背后,面无表情的看着王洪,“可惜。”

  “可惜什么?”王洪下意识的问。

  叶七夜却没有再回答,只是抬起一只手,平伸在身前,勾了勾手指。

  这是个对修士非常有侮辱性的动作,我就站在这里,你过来打啊。

  王洪的目光一凝,单指在眉心一点,“崖山木!”

  从他的眉心飞出一截黑色的玄木,上面布满了玄奥的花纹,隐隐透出一股死气,朝着叶七夜兜头砸去。

  “王洪竟然这么就用出了崖山木!还是最强的一招!”

  “灵木死风!这个叶七夜肯定没有想到王洪一上来就用杀招,一着不慎,可能就会输了!”

  “不是可能,是必输无疑,王洪又进步了,崖山木祭出的速度越来越快!”

  叶七夜看着朝自己飞速砸来的崖山木,眼神平静无波,只是随意的探手一抓,看起来威势无双的崖山木竟然就那么被她抓在了手里!

  王洪双目爆出精光,咬牙操控着崖山木想要挣脱叶七夜的手掌。

  叶七夜却一手抓着崖山木,转瞬出现在了王洪的身前,右手握拳,精光乍现,带起一阵罡风,狠狠一拳打在了王洪的鼻子上。

  王洪紧急情况下布在身前的木盾被瞬间砸碎,他本人也狠狠倒飞了出去,却因为不涉及生命,而被斗法台的护罩弹了回来。

  叶七夜脚尖在地面一点,又是一脚,直接将王洪踢飞了出去,下一秒,她却出现在王洪飞出去的方向,单手扯住了王洪的衣领,将他狠狠砸在了地面。

  轰!

  巨响中,叶七夜对着躺在地上不断吐血的王洪轻轻一笑,明明是那般温和的笑意,却让围观的众人齐齐一抖。

  “我说可惜的意思是,你不配见识我的雷霆之法。”说着,她收回手,再狠狠砸了下去。

  嘭!嘭!嘭!

  拳拳到肉,王洪的脸很快被砸的血肉模糊,五官都辨不真切。

  到最后一击,斗法台上一道光芒打出,拦住了叶七夜的攻击。

  王洪的身体被卷起,落在了台下,在他身边缓缓出现一个瘦高的中年人,那人指尖迸发出一道光芒,点在了王洪的眉心,很快,王洪的伤势便恢复如初。

  他睁开眼睛,第一时间拜谢了那个中年人,然后便看向了斗法台,眼中暗藏怨毒,却不敢直视叶七夜的眼睛,只能低下了头。

  叶七夜手中还握着崖山木,只是原本凶悍的崖山木此时却被她当做了玩具一般抛上抛下,上面的灵光已经非常黯淡。

  瘦高的中年男人看着叶七夜,眼神复杂,“杨虎,你难道不需要给我一个交代吗?”

  叶七夜的身边也换换凝聚出一个身形,赫然就是杨虎。

  胖乎乎的他对瘦高中年男人微微一笑,“古鹏,同辈之人切磋道法而已,你我何必干涉,无论是储气峰还是储仙峰,本质上,都是青云之人。”

  杨虎一句话,彻底堵死了古鹏的后路。

  古鹏微微皱眉,“话虽如此,但此人未免太过狠厉,丝毫不念同门情谊。”

  杨虎还想说些什么,叶七夜却提前说道:“古长老,你该庆幸,这里是在门内,是在斗法台上,否则,他已经是死人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