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神记 第两百一十八章 玄冰秘境!

小说:朝神记 作者:御久 更新时间:2021-07-22 16:50: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这样略显尴尬的气氛里,东海之滨,到了。

  长长的海岸线看不到尽头,谁也不知道玄冰秘境会在哪里出现,赶来的修士很多,海岸线已经被占据了不少地方,靠近海岸的镇子也都挤满了修士,五长老到达的地方还算安静,人数并不太多。

  从仙鹤上落下,一直不苟笑的五长老对着站在不远处的女子微微一笑,“静儿。”

  站在一块石头上女子循声回头,虽然没面纱遮挡了容颜,但是从那双露出来的眼睛里却满是笑意。

  “师父!”

  五长老挥了挥衣袖,叶七夜等人落在了地上,一眼便看到了朝着他们走来的北堂静。

  叶七夜微微挑眉,这便是那位大师姐?

  欧阳询轻笑着对北堂静介绍道“北堂师妹,这几位是这次仙门大开加入我青云宗的师弟们,已经分别拜入了几位师叔门下,这位是叶七夜,被宗主收为了弟子,同时也是前一段时间内门大比的第一,这位是寒墨,被洛师叔收为了弟子,君子峰这么多年,终于有了衣钵传人,这位,是叶破军,被二师叔收为了弟子。”

  北堂静的目光转到了叶七夜几人身上,因为在外历练她自然听过叶七夜的大名,相较于门内的弟子,她对于叶七夜多了那么一些了解,也正因为此,她才不会将叶七夜当做刚入门什么都不懂的小师弟来看。

  而寒墨就更让她吃惊了,君子峰多年不曾有弟子,这一次洛水寒竟然会破例收徒,由此可见寒墨的天赋是真的很优秀,优秀到洛水寒都不忍心将这块璞玉推出去。

  至于叶破军,和叶七夜两人相比,也就不是那么亮眼了,上次因为福气镇养尸地的风波,秦风身陨,让整个青云都为之震动,之后更是调查了很久,但却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已经灭掉的本命灯也打碎了刘振鸿的最后一丝希望。

  这一次仙门大比,遇到好苗子,他会挑选成为亲传弟子,也可以理解。

  对叶七夜几人点了点头,北堂静客气道“我是长生峰北堂静,比你们早入门,便托大喊你们一声师弟。”

  介绍完毕,也互相认识了,五长老眺望着东海,眉头微皱,想到了楚越雨告诉他的秘密,如何准确的寻找秘境开启的地方,但他没有想到,这里的人如此之多,便是他立刻赶去,想必没有当时就等在那里的人速度快。可是他也没办法将别人赶走,秘境本是无主之地,里面的宝物能者得之。

  想到这里,他便只能嘱托道“秘境开启后,你们可以看情况兵分两头,若是比较危险,便一起行动,给你们的传音石切记莫要弄丢了,你们在秘境内相互联系,全靠它。”

  正说着,天地间灵气突然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这样的变化非常细微,除了五长老,在场的几人无人察觉出来。

  五长老立刻拿出一颗半透明的珠子,珠子内部延伸出来一根白色的细线,朝着东海之滨的某处延伸着。

  衣袖一会,五长老卷了几人,朝着白线指向的地方而去。

  到了地方后,那里已经站了两人,见到五长老,具是神色一凛。

  “毕方圆,这次竟然是你亲自出马,看来你们青云宗对玄冰秘境是志在必得啊。”石元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毕方圆冷冷瞥了眼石元,“张无恒没过来?那真是可惜,我还准备向他讨教一下剑术呢。”

  作为青云宗目前为止最强的一人,毕方圆有资格代表青云宗处理一切事宜,而元天宗的石元虽然贵为大长老,但却是元天宗史上最憋屈的大长老,没有之一,张无恒是个极度狂放和控制欲很强的人,所谓的长老会,根本无法制衡他。

  所以,石元和毕方圆的等级其实并不对等。

  毕方圆的这句话,算是在石元的脸了。

  石元的脸色很难看,站在他身后的几位元天宗弟子更是觉得愤怒,一道流光落下,站在了石元的身边,却是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白金两色的道服穿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格外英武,五官端正,眉目间正气凛然,他看向毕方圆,并不因为毕方圆的实力而有所退缩。

  “毕前辈,此次玄冰秘境,欧阳询来了吗?”那人直接问道。

  毕方圆并不答话,只是一挥衣袖,青云宗的众人便落在了他的身后。

  其中,欧阳询和北堂静收到了最多的目光。

  看到欧阳询,那个男人目光一亮,带着昂扬的战意,“欧阳询!这一次,你我必有一战!”

  欧阳询循声看去,正是任行!

  他和任行之间,可谓是宿敌了,当年仙门大开,任行和他差之毫厘,后来两人入了不同的宗门,两大宗门,一个是底蕴深厚,一个是新进老大,谁都不服谁,两大宗门内部也在不断的比较他们,他们就这样被推到了一个宿敌的位置,必须分出高下来,为了宗门的荣耀,也为了自己,到底谁才是东部神州,第一天才!

  而事实上,并非他们二人就是站在最顶尖的位置了,和他们同一个阶层的人还有玄武宗的燕青,青云宗的北堂静,鼎剑阁的夙铭,只是夙铭一直以来颇

  为神秘,不常在俗世走动,所以名气没有另外四人大。

  而前一段时间的仙门大开,寒冰宗宗主破天荒的带了一个弟子,外界纷纷猜测那人是不是也将栖身顶尖天才的行列。

  这一次玄冰秘境,几大天才可能会齐聚一堂,到时应该就会分个高下。

  叶七夜在对面看到了好几个熟人。

  比如元天宗的石昊,夏语冰,秦穆,张青书,再比如玄武宗的战南天,萧天,只是没有见到那个传说中的燕青,到是有些遗憾。

  正在可惜中,又是流光落下,落在玄武宗二长老的身后,正是一个身穿黑白二色道服的年轻男人,头发有些凌乱,却并不给人邋遢的感觉,腰间悬挂着一把长剑,另一边则是一个酒壶,他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打了个哈欠,嘟囔道“怎么

  还没开始啊。”

  见到那人,一直以来都端着一副死人脸的南宫旭情绪终于有所波动,“燕青……”

  那便是浪子燕青?

  叶七夜转头看去,仔细打量着那人,相貌英俊,表情却带着一丝懒散,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随和,有些不拘小节,站在那里和身后衣着整齐不苟笑的玄武宗弟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察觉到了叶七夜的视线,燕青立刻看了过去,叶七夜若无其事的转过了头,还挺敏感的……

  一阵寒意传来,有人踏波而来,众人转头看去,正是寒冰宗的少宗主,云霓裳。

  她算是在场人之中,最神秘的一人,这次仙门大开才出现在众人面前,在此之前,没有人听说过她这个人。

  突然,毕方圆手中的圆珠一阵剧烈的抖动,空间开始泛起波纹,在众人的不远处,一个黑色的漩涡缓缓出现,在漩涡后面,隐隐露出一丝白色的光芒,依稀可以看到后面的景象。

  石元剧烈那里最近,试探着伸出了手,却被弹了回来,看来确实是只有分神以下才可以进入。

  他对身边的几人点了点头,任行看了眼欧阳询,便带头走了进去。

  在他们之后,玄武宗的人也迅速的进入,欧阳询看了看云霓裳,好心的问道“云姑娘要和我们一起吗?

  寒冰宗和青云宗的关系一向不错,这次的秘境消息还是柳宗主告知的,虽然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

  云霓裳摇了摇头,这次寒冰宗,就只要她一人前来,“不需要。”

  拒绝的很干脆,云霓裳抬脚进入了那个漩涡。

  和毕方圆告别之后,青云宗的一行人也进入了那个漩涡。

  而就在他们消失不久,一阵金戈声响起,海马上奔跑来一辆布满蓝色雷霆的马车,为首的骏马高大雄壮,头上长着独角,马车后面是一辆同样拥有蓝色雷霆的战车,战车上站着一个头戴金冠的青年,一张脸颇为俊美,身上穿着华美的衣服,看起来宛如神祇降临。

  而在那战后后面,还跟着十几匹披着重甲的骑兵,每个人的背上都背着一个小旗子。

  毕方圆见到那一幕,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一丝惊疑。

  那人,分明是东秦的太子,秦亥!

  作为东秦的太子,他不仅仅是身份上的尊贵,于修仙一道上的天赋,更是和他的身份完全符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年仅三十岁,便踏入了元婴后期,只差临门一脚,便可进入分神。

  同时他的气运也是顶尖,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外出历练永远都是收获最丰厚的人,从未有过任何一次,他隐藏起来的保护他的高手出手过,所有让他不高兴,或者想要劫掠他东西的人,最终都变成了他升级的经验。

  在东秦国内,他的太子之位,稳如泰山,可以说,他就是上天注定的天子,所有人都会自然而然的变成他的陪衬。

  和他的天赋同样出名的,还有他的好色,凡是姿色上佳的女子,无论什么风格,在他的后宫都可以找到,但他并不爱那些女人,只是坐拥四海的雄心让他在收集美女这件事上,也要做到天下第一而已。

  眼看着秦亥带着黑骑进入了玄冰秘境,毕方圆的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那些黑骑,可是都有元婴期的实力!竟然是黑骑的中皇家守卫军!

  同样心中忧虑的,还有玄武宗的二长老,虽说燕青答应了会保护那些进入的弟子,但是他一向不靠谱,万一找到一个好对手,打的开心,也许就忘了自己的师弟师妹们了,他已经又不是没做过那种事。

  玄冰秘境内,叶七夜从漩涡中出来,放眼望去,并非想象中一片冰天雪地,而是有些类似原始丛林,树木非常的高大,遮天蔽日,而在那些树上,还缠绕着一些藤蔓树下的灌木丛里隐隐有异香传来。

  身边的人一个不少,都是青云宗的弟子,欧阳询做主,将队伍分成了两拨。

  “我、子规和肖尧叶破军一组,北堂,你便和南宫还有七夜寒墨一组如何?”

  北堂静没有异议,南宫旭也不想和欧阳询在一起,自然不无不可,之所以这么分配是因为北堂和南宫的实力都很强,保护叶七夜和寒墨两人便很轻松,欧阳询和林子规可以照

  顾一下肖尧和叶破军。”

  “那么。传音石联系,若是遇到危险,互相支援。”欧阳询说完后,便带着林子规几人朝着另一个方向搜寻去。

  叶七夜四人对视了一眼,根据灵气的流动方向,朝着某个灵力的聚集点而去,那里,应该有什么宝物。

  宝物自然是有的,叶七夜已经见过不少比妖兽森林里还要大的草药,一路搜寻,到了后来,队伍不得不再次分散,只因为这里太大了,走了好久都没有见到一个人,虽然草药采乐不少,但是真正的宝物却没有找到几个。

  一分开,走了没多久,北堂静就发现了一个山洞有光芒发出,她无奈的笑道“果然是因为某人零的气运吗?”

  寒墨看着插在地上的烧火棍,抽了抽嘴角,他当然感受到了烧火棍里蕴含的力量,他只是对某人的衰运觉得无语罢了,一起走了那么久,什么都没找到,现在刚刚分开,就遇到好东西,有些时候,真的不得不信那些东西啊。

  被吐槽的叶七夜此时正蹲在树上目光紧盯着树下的一株人参。

  人参上方一团雾气,里面是一个不断变换形状的娃娃,这株人参的年龄实在太大了,都快化形了,药效不用提,肯定非常恐怖,叶七夜现在就等着它药效达到极致的那一刻,采下来,她现在也在感慨,队伍里真的有人运气不好,不然你看,为什么刚分开就遇到灵药了呢。

  正感慨着,人参突然从地上弹了出来,张腿跑了!

  叶七夜一脸的卧槽,只是感慨都会惹到你妈!!你等等啊!!!别走啊!!有话好商量!并不是要吃了你啊!!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