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战婿归来顾远夏婉 第2526章 苏瑶发威

小说:都市战婿归来顾远夏婉 作者:鸡汤焖饭 更新时间:2022-09-29 19:25: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被木刺刺入身体的胡涛,全身都如同针扎一般疼痛。

  他张开大嘴想要呼喊,却被一条凌空飞舞过来的树藤刺入嘴中。

  这只树藤扎破了他的声带,直接刺入他的腹腔。

  胡涛再也说不出话来。

  “卧槽,这是什么东西?”

  跟在胡涛身后的刘琳暗骂了一句。

  他亲眼看到有几条树藤从苏瑶后背长出来,刺穿了胡涛。

  他可没有想到苏瑶是树妖,他还以为这是木系法术。

  一时间,刘琳就像是被一盆冷水兜头淋下,原本想要占苏瑶便宜的心理荡然无存。

  他从背囊中抽出一把长刀,就向苏瑶砍去。

  直到这个时候,刘琳依然不敢大声喊人,他怕惊动了屋内的顾远等人。

  一根长长树藤凌空袭来,卷起刘琳的持刀的右手,又一条树藤袭来卷起他的脚踝,将他倒吊了起来。

  树藤上的木刺根刺入刘琳的身体,他同样感觉疼痛难忍。

  又飞来几条树藤,分别卷起两人的兵器,轻飘飘的插入院中的泥土里。

  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不等刘琳高声呼喊,一根树藤照旧刺入他的嘴中。

  为了防止人类修士大声呼救,这是树妖的惯用伎俩。

  苏瑶痛快的吸食着人类修真者的血肉,脸上显出如痴如醉的表情。

  人类修真者的血肉对她来说是大补之物。

  很快,她的脚下留下了两身法袍和两张人皮。

  胡涛和刘琳的血肉连同骨头,都被苏瑶化掉吸食了。

  地上干干净净,连一滴鲜血都没有留下。

  苏瑶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又把目光放在了假山处,她知道,那里还有两个修真者。

  可苏瑶毕竟是树妖,她想不到要将胡涛和刘琳的法袍,以及人皮藏起来。

  藏在假山处的姜昊和郑池因为角度原因,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胡涛和刘琳的惨状。

  姜昊是在闻到血腥味之后,才伸出头来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把姜昊吓个半死。

  虽然现在是黑夜,姜昊依然能够清楚地看到地上的法袍和骇人的人皮。

  “郑池,不好了,胡涛和刘琳他俩好像出事了!”

  姜昊说完这句话,抽刀冲出来想要冲上来。

  郑池略一犹豫,也抽出一把长刀,从假山处跟着走出来。

  苏瑶已经感觉到两人的行动。

  几条树藤同时出动,扎向姜昊和郑池的身体。

  冲在前面的姜昊刚跑了没几步,就被树藤刺入心脏,如果穿糖葫芦一样,穿了个透心凉。

  一向小心谨慎的郑池走在后面,亲眼目睹了姜昊的惨状,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第二条树藤冲过来想要刺穿郑池,却撞在郑池的心脏部位,意外的没有扎进去。

  这是因为郑池身穿护身宝甲,树藤才没有在第一时间扎穿郑池的身体。

  慌不择路的郑池转身就跑,噗通一声,跳入了假山下的人工湖。

  他这也是急了,按说他跑得再快,也不可能有树藤的速度快。

  所以他才会在情急之下,第一时间跳入人工湖中。

  但是他跳入人工湖之后,马上想到树藤也可以伸入水中。

  .c0m

  这时候,郑池再想爬出来继续逃跑,已经来不及了。

  郑池尽可能的把自己藏入人工湖的湖底,心中暗暗祈祷,天上所有神仙,全部问候了一遍。

  苏瑶显然是一愣,她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树藤顿了顿,接着顺着湖边深入湖中。

  这人工湖本来就面积不大,苏瑶很快找到了郑池,长长的树藤已经卷起了郑池的脖子。

  只要树藤一用力郑池就会被勒死,郑池的内心已经被绝望充满。

  就在这时,树藤突然缩了回去。

  郑驰躲在湖底,直接吓破了胆,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他双手哆嗦着,努力了好几次,才从百宝囊中取出一个避水符,小心翼翼地激活了这张灵符。

  同时,他仰头看向苏瑶,他很意外树藤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了。

  郑池紧贴着湖边,这一抬头就能看到苏瑶所处的位置。

  这让他大惊失色,从他的角度能清楚的看到苏瑶把树藤缩回后背内。

  同时,他也看到了苏瑶后背破损的法袍。

  苏瑶全然不在乎,自己的后背赤果果的露在外面。

  很快,郑池就明白苏瑶为什么放过了他。

  原来是张勇和常玉文刚刚爬上了墙头!

  苏瑶不想暴露身份,果断的选择了放弃郑池,把树藤缩回来准备再次进攻。

  为了清理战场,她顺便用树藤把地下的几件法袍和人皮扔到了角落里。

  郑池只是一个人,张勇和常玉文可是两个人!

  这个账,苏瑶还是会算的。

  好在,她是背对着舍屋的门站着,张勇和常玉文看不到她后背的衣服已经破损。

  自然也猜不出发生了什么。

  张勇和常玉文趴在墙头吸着鼻子,两人有些疑惑,千春香浓烈的气味中,好像掺杂着血腥味。

  小院内很安静,苏瑶一个人面无表情的站在舍屋门口。

  胡涛和刘琳不知去向。

  张勇和常玉文两人对视了一眼,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两人等了一会,发现苏瑶还是一动不动。

  他俩回头望了一眼刘长老,刘长老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俩下去。

  刘长老还不知道小院内发生的事情,他还以为刚刚进去的几个弟子,都在小院内藏起来了。

  张勇和常玉文顺着墙边溜下来。

  他们脚刚落地,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苏瑶催发的树藤给捆起来吸食掉了。

  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在这漆黑的夜里,只有舍屋内推杯换盏的笑闹声。

  苏瑶将他俩的法袍和人皮连同之前的,一起扔在角落里,继续等着猎物出现。

  她有种预感,今晚有大收获。

  至于还藏在人工湖底的郑池,苏瑶理都没理。

  苏瑶觉得郑池跑不了,没有现在就动手的必要。

  刘长老可不知道张勇和常玉文已经死了,他见两人下去之后悄无声息,还以为一切顺利。

  他一挥手,又让葛令辉和齐斌出发。

  苏瑶不知道要躲起来,依然站在舍屋门外,静静地等候着猎物上门。

  虽然小院内没有留下半滴鲜血,被苏瑶吸食的干干净净,但血腥味明显更重了。_&